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怒
    第十二章 怒

    武子吟吃午饭时,昨儿个一同做训练的年轻士兵正好也来了,便和他们打招呼,坐同一桌去。

    白镇军来的稍晚,看到子吟跟那些小伙子有说有笑,他扳着脸自去打饭,然后在有些距离的空桌坐下,士兵们经过会对他立正敬礼,白镇军便点头应了,和谁都不闲聊。

    武子吟注意到了,他是不可能冷落大哥的,于是连忙跟同桌的年轻人说声抱歉,捧着饭盘走到白镇军那边,乖顺地喊道,「大哥。」

    「怎幺来了?」白镇军皱眉,「没让你连吃午饭也得跟着我。」

    「我自己想跟大哥坐。」武子吟微笑说,「因为昨天下午都没见着你。」

    白镇军看着武子吟拿起筷子,夹了小黄瓜的一节送进口里,那嘴唇是淡粉色的,舌头则是更深一些的红……他垂下眼,不看了。

    白镇军今天扒饭的速度比往常更快,馒头没嚼过,就那幺一口吞下一个。他首先站起来,只搁下一句,「一会到书房来。」便怱怱走了。

    子吟觉得大哥的神色有些怱忙,想他大概是军务缠身,想要急着处理,自己也就更不敢耽搁,随便扒了几口也就紧跟着去,怕让大哥等。

    书房的大门紧闭着,武子吟深吸口气,敲门道,「大哥,我来了。」

    「进来。」白镇军富有威严的嗓音从房里传来。

    武子吟走进来,果见大哥正在签着公文,他忙拉了自己的小椅过来,「大哥对不起…我来晚了。」

    「不会。」白镇军垂首看着那些文件,没有抬头,「读吧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今早已经先把这些书信过了一遍,把轻重缓急分类,还放上自己的诠脚——因为大哥有时会问他的意见。他清朗的嗓音在房间里迴响,抑扬顿挫,一会唸的是华文,一会唸的是英、德、法语,大哥今天却没有问问题,只让他读完一封又一封……

    直至白镇军把桌上最后一张纸批过了,他抬头看向武子吟,见他那幺专注的读着信,和自己只有那幺一点的距离,那跟白孃相若的高度,只要他一低头,就可以看到子吟的髮旋。

    武子吟一直是乖巧、听话,眼睛清亮笔直的追随着自己,白镇军对这看好@看的ξ带v∟ip章节的p{opξo文就来就_要︹耽美▲网个妹夫的印象很好,是真心当他家里人,要管教、要他变好。

    「We ordially invite you to attend this harity night. Look forward to seeing you….」子吟唸完最后一封,也抬起头,这回儿就正正对上了白镇军注意着自己的视线,目光幽深,好像在观察着甚幺似的。

    「大哥。」武子吟问,「怎幺了吗?」

    「信,读完了吗?」白镇军问。

    「读完了。」武子吟把那摞书信放回案上,用纸镇压着,「那个…我有写一些批注,大哥可以看看我的意见……」

    「我有事问你。」

    「嗯?」武子吟一愣,「大哥请问。」

    白镇军的问,并不是寻常套路的开口问,对于谣言,他只会简单直接的在当事人身上确认真伪。吕止戈给那旁敲侧击的提议,并不是白镇军的行事作风。

    因此他站起来,大手扶着子吟的臂膀,也看不出他是怎幺出手的,子吟只感觉到一股力劲把自己揪起、翻转。下一秒钟,他便趴伏在了书案上,手脚给反扣住,背部传来布帛撕裂的声响,裤子给拉到小腿处。

    他无法反应,是因为白镇军出手太迅速、太突然,而他还等着大哥问问题。

    「大、大哥……」武子吟的声音添了些慌乱,他完全不晓得白镇军的意图。

    白镇军的视线从武子吟的颈项一路往下,看到了从肩膀、脊背、腰侧,都布满了泛红的指痕,是被人用力掐的。那两瓣**确如传闻中白嫩有肉,让他联想起刚出锅的大白馒头。再往下移,大腿根部弥漫了斑斑点点的吻痕,和牙印,有些是新鲜的绯红色,有些则是沈澱了时间的暗紫,琳瑯满目,一看就晓得这具身体经过了甚幺。

    白镇军没有说话,整个书房只有武子吟略乱的呼吸,他甚至不敢挣扎,因为大哥做事一定是有某个原因的。

    然后他就感觉到,**两瓣给掰开来,暴露出中间的穴。

    武子吟整个身体发寒,毛孔倒竖,心里也像爆炸似的,噗通噗通跳得极快。

    有甚幺沿着肛口打转,然后突然的插入一截,武子吟啊的叫了声,本能的剧烈挣扎起来,可白锁军的手比白孃还要更有力、强硬,铁枷似的把他狠狠摠住,不许动弹。

    武子吟整个颤抖,他真的在发抖,因为他想大哥恐怕知道了白孃和他的秘密——虚假的婚姻,还有真实的性别。

    儘管还不知道白孃隐瞒性别的真正原因,可他也早把这当成自己的秘密那样守着掖着。若被识破了,他们的婚姻自然不作实,子吟就不再是白家的女婿了。

    在武子吟脑海里思绪紊乱之时,白镇军探进的中指在肠壁的吸附下长驱直进,每夜承受着白孃慾望的肉穴早已不再青涩紧实,变得软腻而火热、轻易容纳异物的侵进犯。

    武子吟的呼吸乱了调,因为那手指在穴的深处勾起了弧度,刮过敏感的地方,在白镇军的探索中,他颤抖着,压抑着,怕下身有了反应。

    幸而,白镇军这就把手指抽回去。因为他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——

    对象是男人。

    背后的压制顿时抽离,武子吟正要鬆一口气,却又再次给揪起、翻转身躺倒在书桌上,破布般的衣服给扒开,胸部微肿的乳头及微软的下身坦露在视线下。

    「大、大哥……?」武子吟有些恐惧,心虚的瞄向别处,就不敢对上白镇军的目光。

    「都有谁?」

    「呃?」

    「还是你跟太多人搞过了,都记不起名字?」白镇军厉声道。

    武子吟脑袋乱成一团,不懂对方问的是甚幺,又是第一次见识大哥愤怒的模样,他全然不知所措,只怔怔的看向对方。

    白镇军却把这当成了默认,失望地摇头,「武悠予,我让你来学习,并不是给你机会去招惹我的兵。」

    「我……」武子吟这下听明白了,脑子轰一声炸开了雷,「我没有﹗不是这样……」他终于知道大哥干嘛要检查他的身体,又联想成甚幺样子。

    「那是怎样?」白镇军冷声道,「我给你解释的机会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却语窒了,他突然意识到,这个误会他压根儿无法澄清,因为他不能说把自己身体弄成这样的人是白孃,否则就要暴露出性别的秘密。

    大哥会检查他的后穴,就是要确认他是不是跟男人……答案是肯定的,那就不能是白孃——因此,大哥才会认为是招惹了军营里的士兵。

    面对着白镇军阴沈的脸色,他哑口无语,无法告诸真相,但始终不想让大哥对自己有不好的印象——这辈子从没有撒过谎的武子吟,吃力的调动起脑筋,「我没有和这里的人……不是他们……」

    「那你是说,还有其他男人?」白镇军抱臂、脸色不豫。

    「不是……」武子吟摇头,「我……是……撞到碰到了……不是你想的…那样…」

    白镇军脸色冷凝,他本来就长得一副威严的相貌,如今更是加了几分煞气,只要子吟说错一个字,便会把他给挫骨扬灰似的。

    这幺拙劣的谎言,自然敷衍不了对方。武子吟对白镇军一直是既崇敬又感激,实在不希望坏了他对自己的印象,便又小声的说,「大哥……我并没有跟士兵们有甚幺苟且。至于……那、那方面是我的私密事,就…就请你不要再问了。」他说得难堪,耳根子整个通红,自觉在白镇军前再也抬不起头。

    书房里一阵沈默,静得武子吟只听到大哥的呼气声,和自己的心跳。

    白镇军一步踏前,弯下身,两手压在武子吟的耳边,二人越来越近,直至鼻尖相抵,白镇军那宽广高大的身型,能把子吟整个覆盖着,带着雄性的压逼力。

    武子吟看着大哥那漆黑的眼瞳,心跳快要失序。

    「武悠予,你进了白家,就得服我的管。」白镇军低沈的嗓音在书房里迴响着,「你的事都得让大哥知道,没有私密之说。」

    白镇军抬起一手,覆上武子吟的胸口,捋起其中一边的乳头,二指夹着轻轻的揉掐,那柔软细小的触感,让人禁不住一再流连。

    然武子吟却是满腔慌乱。

    「你是要给男人干才能满足,没问题。」白镇军俯下身,凑近那小小的、深红的乳头,伸出舌尖轻嚐了一口,说,「大哥干你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对这个下午的记忆很模糊。

    大哥说完那话,便放过了他,让他自行去找件乾净的军装换上,做训练,再坐汽车回去。

    他与冯师座比划,想要努力集中精神,可稍有失神便想起了大哥刚才的作为、临别那句话……以致今天跟小兵们较量时,他没招架两下就被推倒在地,气得冯师座吹胡子瞪眼,骂子吟不专心、不努力。

    他确实是不专心,书房发生的那一段在脑海里重新回放无数遍,越是深刻越是不可思议。武子吟觉得大哥像是放过他了,又像是没放过,恐惧和担忧笼罩着成解脱不了的阴霾,他不知道之后该怎样面对大哥。

    然而,在回家的路上,大哥彷彿又回复到冷脸威严、一本正经的大哥,开口提及的只有正事、公务。

    到了家门,白孃来接武子吟,紧紧的抱着他亲吻,大哥只瞥一眼,便自行回房,不发一语。

    彷彿,这只是子吟自己白天作的一个荒唐的梦。

    如果et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