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一章 入赘白家
    第一章  入赘白家

    武子吟今早醒来就被母亲耳提面命,进了白家要怎样、见到白家人要怎样、对老丈人的态度要怎样……紧张兮兮,好像他要嫁给人去做新娘子似的。

    武家上下却没人怪她多虑,太太们自己也是隆墨重彩妆点着,早几个月特意订做的新衣服,以免待会白家人来时显得失礼。

    照说这气氛有些诡异,子吟要娶白家唯一的女儿,该是他骑着马、一路扬街过市到娘家去接人——可他这却是特例,白家何许人也?掌领着国家大半军政权,将门三代都是人物,白老爷子据说即将要选大总统了——相比起只在一个小省掌兵的武家,实在是门不当户不对。

    若非武老爷子和白老爷子识于微时,订过娃娃亲又念旧,这头亲事根本不会落到武家处。

    所以婚礼在白府办,一早派人来接武子吟一家,到那边拜天地,流水宴,连新娘夫妇的婚房也準备妥当。

    说白了,就是入赘,茶余饭后、人们都说便宜了武子吟这个上门女婿。

    武子吟穿了一身大红的新郎服,坐在客厅里等待白家的礼队,边听着大妈二妈三妈不是滋味的说话,心里一片清明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的本分,所以不像家人那样兴奋,但倒不是不期待的,毕竟成亲也是人生大事。

    他就要成如果└】..为一个女人的夫君,要为她遮风挡雨,撑起一个小家。男大当家,女大当嫁,就是这个理。

    「欸、来了﹗这声音……是马队呢﹗」武老爷子大早坐在主位,听到响动第一个坐不住。着下人出外打听,果然是白家来的礼队。

    「子吟,快去出迎。」

    武老爷子说的同时,武子吟已随下人跑了出去,只见门前大街站满了围观的人,礼队由数个军装骑马领头,后面是礼乐师、再伴着看不到尾巴的送礼僕役。武子吟站在武府玄关前恭迎了——军装马队中,一人一骑率先抵达、俐落地翻身下马。

    来人穿着黑皮手套、军装笔挺,背后的大斗蓬飞扬起来,是个很有威压感的军官。

    黑压压的军帽底下,射出刀子一样的目光。

    「是武悠予?」

    「是的。」武子吟点头,这是他的字,「请问阁下……」

    「我是你未来大哥,白镇军。」对方报上名号,没料到竟是白家长子亲自到来,下人连忙跑进屋里通传。武子吟谨慎的垂下眼,避开了白镇军逼人的眼神,恭顺地喊了声:「大哥。」

    「今日小妹出嫁,却要你们移步到白家行礼,委屈了。」

    「不,倒是劳烦了大哥。」武子吟礼貌地道。

    「我们也只这幺一个小妹,宝贝得紧,以后还劳烦妹夫多迁就。」白镇军说着,冷凝的目光不着痕迹地打量了这位新郎官,他个头长得高大,又因着家世地位,总是习惯了别人的仰视,然而这个妹夫态度自然客气,没有阿谀奉承的意味。这让白镇军觉得挺顺眼——一个安分知礼的人,至少眼下印象是。

    随同白镇军到来的还有白老爷子的心腹司令官,当年跟武老爷子当过同僚。武子吟领着他们进内堂时,老爷子登时就乐翻了,把白镇军晾一旁,先跟那些老战友激动拥抱、打招呼,彼此多年不见,说起当年勇自是一发不可收拾,武子吟不想扫父亲兴致,又怕白镇军受到冷落,便主动走到白镇军身前,让下人送来茶水,亲自奉上。

    「大哥请坐,爹一时半会是停不住话题的,劳烦你稍等了。」

    「不碍事。」

    「大哥、喝茶。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白镇军暗暗打量武子吟捧茶杯的手,发现他干事挺麻利,是习惯了忙活的人,反倒是本该迎客的武家女眷,除了进门时打过招呼,便只坐在原位交头接耳嗑瓜子,让武子吟跑来跑去安顿礼队、吩咐下人,实在是……不成体统。

    庶房长子,做的份多了就说是有野心,做的份少了就是不懂事,武子吟经过了许多风波,才造就了现在的性情,但这对天之骄子般的白镇军来说,却多少有些不苟同了。

    男儿志在四方,内府是妇人事,武子吟过门以后,这些事定不能再沾手。

    武子吟猜不出未来大舅子脑子里想的那些,只是不能把目光移离那高壮身量和笔挺整齐的军服,心里是羡慕的。

    他从前也嚮往过军人、想跟爹一起驰骋沙场,可大太太死活不许,与武老爷子吵了数年,直至大太太生了子良,他们便不吵了,子良五岁时已经跟爹去校场骑马。

    「怎幺了?」察觉到对方的注视,白镇军问。

    「大哥这身军服很好看。」武子吟由衷地讚道,一双眼睛透着真诚的欣赏。

    「嗯。」白镇军抿了抿唇,眉头却紧了起来,还学娘门儿那样对人评头品足……过门了把他这些坏习气都去掉。

    白镇军接了武家众人,阔气的轿车车队过了几个县城,直到白家所在的盛京,穿过城门便见着夹道欢迎的人们。

    「这都是给白家贺喜的?」武子吟瞧着玻璃窗外的百姓,竟都在恭喜造揖,万分惊讶。

    「全城流水宴,宴开三天,与民同乐。」白镇军言简意赅地回道,语气里不无自傲与荣耀,白家不单是土皇帝,更是盛京人民拥戴的统治者,白老爷子得的是民心,每回他们白家出征,都有百姓夹道送迎。

    白家的大宅是一栋中式的宅院,在封建皇朝时是王爷的府邸,有自家的园林湖泊,石林假山,虽然现在流行的反倒是那些精緻的西式洋房,白老爷子却偏好传统的宅院。

    武家人在白镇军的领导下来到了穿过玄关、到达正厅,除了武子吟的娘洋洋得意,其他太太都露出不甚自在的颜色,特别是怂恿这门亲事的武夫人,总觉得是让庶房得好处了。

    「镇军、回来啦。」一位雍容华贵,穿着旧式袄衣的太太上前来,想必就是白夫人了。她慈爱地看着个头比自己高出许多的儿子,「天冷,就你爱臭美要穿军大衣,看嘴唇冷得都发青了。」

    「娘﹗」瞬间,白镇军尴尬地喊了声,人前威严的表情险些崩裂。武家人只顾眼睛四处瞟,没留意这母子的互动,倒是武子吟尾随着白镇军,目睹这一切禁不住微笑,原来白大哥和自己一样,都是对娘没辄的儿子。

    白夫人与几位姨太太从昨晚便吩咐下人打理正厅,都挂上了婚庆的装饰,如今武家人一到,下人自觉地奉茶、上点心、给座位摆垫子。白老爷子和武老爷子许久不见,与一众老战友寒喧敍旧,白家女眷则把府里打理得妥贴,立马见出了传统大家族的不同。

    「悠予,过来。」白老爷喊了喊儿子,正式来见未来的丈人,「以后要叫亲家做爹,进了武家门,好好疼爱人家的女儿,知道没?」

    「爹。」武子吟看向白老爷讪讪的笑,有些小男孩儿的害羞。

    「小娃娃,你出生的时候我们还见过面呢﹗没想到一眨眼就长这幺大了。」白老爷子捋着鬚,看着眉清目秀的女婿,心里很是满意,「真有老武你当年的风範﹗」

    「可不是嘛﹗」说起这个乖巧的庶长子,武老爷也是很疼爱的,只可惜,终是庶出,没可能让他继承家业。入赘武家虽是夫人的意思,却也是儿子最好的着落了。武老爷心眼亮很得,知道正房对武子吟有多忌防,把他送出去倒更好。

    「镇军、经国、震江﹗全给我过来﹗」本来笑语焉焉的白老爷突然扳起脸,对一屋子狮吼,正在交谈的众人不禁一怔,然两名高大的军人便在此时从座间走了出来,昂首挺胸,来到两位老爷子跟前,齐刷刷的站军姿敬礼,很有军训的意味。

    这二人都比武子吟高了一个头,其中一位便是白镇军。

    「震江呢?」白老爷皱起眉,问。

    「他有事,说拜堂时会到。」白镇军回道。

    「这不懂事的臭小子……来、子吟,我大儿子镇军、二儿子经国,以后你成为孃儿的丈夫,便当他们是兄长。你们、多给子吟关照着,知道没?」

    武子吟朝白镇军微微颔首,随即又转向了旁边的二哥白经国,白家兄弟都有些类近的长相,五官硬朗、刚毅,看得出军人的威压。不过白镇军感觉是更老成的,完全不像他本来的年纪。

    白经国在军政局也是非常有名,只是大哥风头太盛,老二便总像是在旁辅助,但从那不拘言笑的唇、冷凝的目光,感觉也是个狠角色。

    「武子吟,该叫你悠予吗?」白经国扫了未来的妹夫一眼,道。

    「二哥喜欢喊哪个都可以。」武子吟又是讪笑,他其实是个怕生的,但既然都要入赘了,就必须好好与未来的家人相处。

    白经国看了他一眼,抿了抿唇,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白镇军注视着武子吟,心下又浮起了一丝不满,嫌武子吟没有男儿气,就会点头示好。他们家三兄弟都是被白老爷丢进军队里训大的,身边围着一堆糙老爷们儿,鲜少有像武子吟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自幼管两个弟弟惯了,白镇军看着武子吟的讪笑,这刻就涌现了无数个改造他的念头——白家男儿怎能是这副德性?孃儿可是………

    「子吟,虽说你从没习过武,但孃儿是带兵的,你以后跟着她,必须得好好锻鍊学习,有甚幺不明白,随时可以请教你俩大哥、知道没?」白老爷的想法似乎与大儿子如出一辙,只是他的辈份更适合把话说出口。

    「好的……先谢谢爹、大哥。」武子吟点头应是,心里却隐隐有些激动,这可是他小时候嚮往过,却不被允许接触的。

    到了预定的时辰,亲友、宾客陆续登门,白府门庭若市,内眷忙得脚不沾地。一位老婆子从闺房带出新娘,在喜乐中缓慢地走到正厅来,站到早备好的红软垫前。

    新娘白孃,白家唯一的女孩儿,从少随着兄长接受军队训练,长大以后没有学妇德女红,倒是跑到德国军校,白老爷子还让她带兵打仗,是个非一般的佳人。如今她盖着红头帕,身穿凤于飞刺绣的红袍,正与武子吟的新郎官服相映成趣。

    武子吟垂首,看着袖子下新娘子的手,白皙修长,线条纤细,是双很美丽的手。

    「新人一拜天地————二拜高堂————夫妻对拜————送入洞房——」

    礼成,白孃又在老婆子的搀扶下送到新房去,武子吟则要随白镇军、白经国到饭厅去招呼宾客,作为权倾一时的白家,来祝贺的人们自都是达官贵人,武子吟打起精神,随着这两位未来二哥去会客了。

    他不是常喝酒的人,没练过,今天却偏是被干的对象,即使白镇军和白经国出面替他挡酒,还是数十杯下肚。忙活了一整天,只有早饭吃过,现在不住的空腹喝酒让他渐渐的感到不适,脑袋热昏昏的,肠胃也起了烧灼感。

    「大、大哥……」巡了有七、八席,武子吟舌头开始钝了,他喊住了前头高大的背影。

    白镇军转过头来,心里有些讶然,不知甚幺时间武子吟的两颊已经都熟透了,像个红鸡蛋一样。

    白经国也瞥了他一眼,心想:这妹夫不太行啊……

    「受不了了幺?」白镇军走到武子吟前,仔细打量,目光还是清醒的,就说话不俐索。

    「……我想、上茅房。」武子吟眼眶通红,好像还渗了些水气,怪可怜的。

    「茅房这边厢,直走、穿过长廊就是。」白经国从他手里取走了酒杯,「接下来的我们代你吧。」

    「谢谢……」

    他转身依着指示走,脚步还挺稳的,白经国跟大哥对视一眼,二人继续敬酒会客。

    武子吟脑里晕眩,酒热烧得他整个人要冒汗,可新郎官服是不能轻易解的,上过茅房后,他便从长廊走到园子里,想说让自己透透气、清醒一下脑袋。

    他坐在石阶边,给人见着是不太好,但双脚有些软了,他不得不歇一会。白府很奢华,武家完全不能相比,武子吟却只觉陌生,对明天开始的生活不安,也对今晚上要面对的妻子不甚自在。

    人都说盲婚哑嫁是老封建的思想了,武子吟是认同的,他也嚮往罗曼所写的那样不顾一切、与自己的摰爱厮守一生,可惜生他的是武四姨太,他从来没有任性的本钱,更可惜他从没有遇上这样的对象。

    所以他没多想,就安分、就守己,做个好的入赘丈夫,也就算了。

    夜风吹着他的脸,给身体稍稍降温,他想他的脸一定还是很红,两颊还是有发烧似的热度。

    在他脑袋放空时,旁边传来了脚步声,他转过头去,看到了一位白衬衫黑西裤的青年。

    「你好。」

    「你好。」

    青年从武子吟的脸,一路往下扫到那身新郎服,略带惊奇,「你是新郎?」

    「是。」

    「新郎不是今天的主角吗?怎幺待在这里?」

    「喝太多,要歇歇。」武子吟说着,手支着地站了起来,不知少年是甚幺背景,但给人看到主角待在这,难免会惹人闲话,于是他马上就打算返回饭厅。

    他担忧着怠慢客人,又怕白镇军和白经国嫌他没用,便更加怱忙的想走。却没想过少年刚来搭话,而他这急着要走的态度也是很伤人的。

    少年相貌俊逸,聪明伶俐,加上家世背景,从没被这样冷遇过。他发现武子吟甚至没有多看自己一眼,这是白府,难道他认不出自己是谁吗?

    于是少年还亦步亦趋地跟着,问道,「你就是武悠予吗?」

    「是。」

    「真普通啊,像你这样普通的人,怎配得上我姐呢?」

    武子吟一怔,定住脚步,缓缓回头。

    只见少年咧出自傲的笑容,他就是要武子吟注意到自己,一改那爱理不理的态度,「三姐夫,以后你叫我四弟就好,我是白震江。」

    镇军、经国、震江。

    想起白老爷子日间那虎吼,武子吟就知道这是姗姗来迟的幺弟了。

    「四弟。」他颔首,语气客套而尊重,「以后请多指教。」

    白震江却没有感到高兴,反而皱起了眉,这算是个甚幺态度?一般人听到他的大名,不都是马上变得诚惶诚恐,唯自己马首是瞻的吗?

    「我们白家的男人不是这样软懦的。」他故意摆了脸色,哼声道,「你既然过了门,就改正一下说话的态度吧﹗」

    武子吟看着少年,假如说这句话的是白镇军或白经国,他大概心里一凛,就要反省起自己。可白震江这样一个俊秀的男孩儿,老气横秋的说这些话,不但没有震慑效果,反而有种不搭调的可爱。

    让他想起武子良,那个跋扈的,意气风发的长房弟弟。

    纵然弟弟任性,却也很黏他,知道他要成婚入赘后,还异想天开去找爹娘说要取消兄长的婚事,武子吟觉得这样的子良可爱极了。

    子良气他不反抗婚事,这几天赌气故意闷在房里,以后住在不同城市,要见上一面就更难了。

    想到此,武子吟叹口气,就觉得眼前的少年格外亲切,他没了一个弟弟,却多了一个太太,三个新兄弟,这新生活也是挺期盼的。

    「我不太懂,你以后就多教教姐夫吧。」武子吟在白府第一次发自内心的微笑,自然而然地摸了摸白震江的头顶,这孩子还在长个头,只到他下巴而已。

    白震江却因此像炸毛的猫一样,大大的往后退,没想到武子吟会这样回应他。

    武子吟看到更是笑了,因为武子良也总是这样,然后他就会气恼地搥打自己,「大哥、我不少了,你不要再当我是小孩子﹗」

    收服了白震江,二人便一同回到饭厅,酒席还是依旧热闹,白镇军、白经国已经敬酒到了尾席,白老爷子、武老爷子与一众老干部拚酒,这些军人越喝越没个人样,还动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