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、亲兄弟
    第十九章、亲兄弟

    武子吟走到玄关的时候,有些恍然,他成亲也不过是一阵子的事,可却几乎认不出子良。弟弟之前是到自己肩膀的身量,如今却是一下子抽高了,跟自己持平。那脸也像肉包子给抽了水的,假以时日,将会显得更菱角分明吧。

    「大哥﹗」青年看到了武子吟,欣喜的大叫,「大哥﹗是我……子良﹗」那嗓音因为激动而走调,武子良是最近才开始变声的,还没有稳定下来。

    「真的是……子良?」武子吟语带疑惑,可走近一看,便认出确是亲弟无误,武子良的脸略微长开了,但还有昔日的轮廓。那白家的门卫见来客身分得了确认,便没有再拦住,武子良奔上前,扑向武子吟就要抱。

    跟在后头一起出来的白震江、白孃就看到了这兄弟重逢的一幕。

    武子吟搂着如今跟自己一样高的亲弟,抬手摸了摸他的头,「子良,你长大很多了呢﹗」

    「我最近都在抽高……」武子良好久没有被这幺对待,心里对兄长想念得紧,当着人前就撒起了娇,「每晚骨头都痛,痛得我睡不着……」

    「哥也是这幺过来的,长到一定程度就开始不痛了。」武子吟安慰他,「你怎幺到盛京来的?」

    武子良垂下眼一阵,说,「我偷偷来的。」

    「怎幺?」武子吟突然想到甚幺,一时紧张,「莫不是家里出甚幺事了?」

    「不是……不是……」武子良头垂得更低,看着地上给他踩扁的小草,低声道,「我就想你了……」

    武子吟一愣,随即禁不住苦笑,「你不是恼哥哥、说再也不想见到我的吗?」

    「我恼啊,因为你竟然要成亲,还要搬出去﹗」武子良理直气壮的说,然后抱着武子吟的腰,「你走了,家里再没人对我好了……」

    「胡说八道。」武子吟对待亲弟弟,还是很有兄长的架势,把他那黏巴巴的姿态先纠正过来,「别黏黏糊糊的,多大的人了?立正站直﹗」

    武子良不情不愿的鬆手站好,他从少就很听子吟的话,甚至比亲娘还要听。

    这会儿,白孃那1#2↘3dミan-m【ei点细细柔柔的嗓音插了进来,「夫君,这位可是我的小叔?」

    「孃儿。」武子吟便招手,让白孃过来做介绍,「我弟弟子良,正是你小叔。子良,我娘子白孃,要喊她大嫂。」

    武子良抬眼看着眼前亮丽照人的白孃,乖巧的喊了声,「大嫂。」

    白孃亲切一笑,算是回应。

    「姐夫﹗」这时给冷落一旁的白震江不高兴了,「你也得介绍我啊﹗」

    「孃儿的弟弟震江,是你小舅子。」武子吟便向子良说道,「孃儿还有两个哥哥呢,进门来给你逐一介绍。」

    武家两个护卫都是认得子吟少爷的,因此当子良跟子吟会合后,他们就放下心了。武子吟让他们先去下人的膳房处用饭,安顿好下榻的房间,再带子良回正厅去见白家众人。

    白孃留意着这俩兄弟一直牵着的手,要不是知道子吟在自己之前没有过人,他都要以为这二人有姦情,他们白家兄弟的感情都没有这般好过。

    武子良因为赌气,当时并没有跟来参与婚礼,后来却一直后悔,自己是不该把跟兄长最后的见面机会都放弃掉的。听娘亲说,子吟这其实是入赘,以后等于是白府的人了,轻易不会回武家的。

    白老爷听说是武家跑来的小儿子,惊讶的瞪大了眼,「唉啊……我这该给老武打电报,他急死了。」

    「白伯伯﹗你千万不要说﹗娘是不许我来见哥哥的,要知道我跑来盛京了,怕要把我剥皮拆骨。」武子良忙嚷道。

    「爹……明天我会亲自打电报去给家里解释。」武子吟不好意思的说道。

    「哈哈,不要紧,爱待多久便待多久,咱可是亲家呢﹗」因为子良跟震江年纪相约,说话一样天真稚气,却完全没有震江的任性无理,白老爷瞧着就很喜欢,捋着鬍子亲热的问了子良武家的近况,态度很亲和。

    武子良又一一向白镇军、白经国打了招呼,感觉两位哥哥、甚至是白孃都有些不怒自威的气势,子良便靠在子吟身边,小心奕奕的观察着。

    白震江观察着这兄弟俩,发现武子吟很喜欢摸子良的头,不由想起首次碰面时,子吟也是这样对自己的,怕是把他看成弟弟的替代了——白震江对此很不是滋味,因为他一直以来都是白家捧在手心的宝贝。

    而且,子吟待子良的好,是跟母亲那种疼爱不一样的,一位温柔呵宠的兄长——白震江从没有体会过。

    他是羡慕上了。

    白家多的是客房,白夫人便让下人安排一间,到就寝时分给子良安排。子良依依不捨的瞅着哥哥,但看对方并没有跟自己同行的意思,就蔫蔫的跟着走了。

    武子吟与妻子回到他们的新房,倒是白孃先禁不住开口,「你跟弟弟的感情很好呢,是亲兄弟幺?」

    「不,子良是正房的,我娘是四房。」

    这些事,其实白孃早就调查过了,只是看他和子良那般亲厚,让他禁不住一再确定,「正房跟偏房,关係竟然能这般好?」

    武子吟顿时会意地笑了,「孃儿,我知道你指的是甚幺。我娘跟子良的娘确实不好,但那都是她们上一辈的事。子良既是我弟弟,我便有兄长的责任去爱护他照料他,更何况,子良也从不在乎他娘亲说的关于我的坏话。」

    「她说你的甚幺坏话?」

    「很多,反正都是围绕这家里的身分地位、权力……」这回换武子吟不欲多言,毕竟他已经离开了,「你那天说,这亲事是为了逼你放弃兵权,其实于我也是相类似的,因为庶长子留在武家会威胁到嫡长子的地位。」他叹了口气,「然而,我现在却很感谢大太太,若不是她拉拢这头亲事,我就不会来到白家,认识你、认识大哥、二哥、四弟……」

    白孃抬手,爱怜地摸着子吟的脸颊,咬痕终于消掉了,脸蛋儿回复到一片白皙,「我也高兴。」

    二人目光交融,瞬间就是互相凑近、甜腻的唇齿相接,白孃这阵子忙,算算日子竟是许久不曾亲热,光是嗅到子吟淡淡的体味,他便硬了,「我们到床上去?」

    「嗯……」武子吟抬手勾着白孃的颈,让妻子把自己整个横抱起来,往床上躺去。

    白孃把子吟压在身下,今天他穿的是绸缎长衫,因为在家里不需要太大的走动,白孃便缓缓给他解开盘釦,把前襟拉开,露出雪白的胸口,两小颗茱萸跃入眼前,正是诱人採撷。

    白孃便俯下身去,细细吸啜起来,惹来武子吟的一阵喘息——经过频密的房事,他已不再是鶵儿,身体敏感得很。

    白孃又把手伸进长衫下摆、滑进亵裤里,贴着臀缝按揉着那小小闭合的穴口。

    「孃儿……」武子吟并不知道自己已经会露出渴望的表情,腰臀还不安分的扭动。

    白孃喉结一动,把子吟的长衫完全剥下,露出精瘦的上身,亵裤也粗暴的往下拉,要欣赏丈夫完整赤裸的姿态。

    武子吟对妻子是完全的迎合,既白孃想看,他便忍着羞耻把大腿张开,让他看自己那翘起的慾望、及隐藏在囊袋下的穴。

    白孃把手指舔湿,插进子吟的穴里,巧力揉弄着做着扩张,同时自己也摸着发硬的干身,对着子吟套弄起来。

    唇舌亲吻,彼此感受着对方呼出的热气,子吟闭上眼,感觉着那手指埋入了穴的深处,刺激他敏感的地方,他轻轻的嗯……,让白孃知道自己喜欢被碰那里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耳鬓厮磨着时,门外倏地响起了叩门声,二人都是一窒。

    「大哥。」外头传的是子良带着哭腔的声音,「我骨头痛…房间很黑……我不想一个人睡……」

    然后是丫环小心奕奕的补充,「子良少爷赤脚跑出来说找武少爷,所以……奴婢便带他来了。」

    白孃眼睛像着了火似的,狠狠的盯着子吟,像是要威胁他:你敢丢下我?﹗可武子良一直在外头拍门,喊着大哥,他们就算要装睡,这会也该被吵醒了。

    「等一下。」子吟只好对外这般说。他无比庆幸房门通常都是栓上的,不然子良恐怕会直接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「孃儿,真的很……抱歉。」武子吟忙穿回自己的衣服,对目露兇光的白孃歉疚道,「我…先陪一下子良,等他睡了我就回来吧。」

    白孃不发一语,只是放了子吟,自己退开两步,默默穿回自己的衣服,赌气往床上一躺,别过身去。

    「孃儿……」若是白孃大发雷霆,或语带埋怨,子吟还是能安抚数句,可偏偏这样消极的造态,却让子吟手足无措,「真的对不住……」

    白孃却没有回应,是拒绝交谈的态度。

    武子吟不知如何表达歉意,外头的子良又催得紧,他急急的搂着白孃,在他的脸蛋上亲了一下,然后便去开门,把子良先骂了:「三更半夜,你在别人家里叫叫嚷嚷,丢不丢人?」

    武子良却忙去抱着他哥,眼角含着湿意,「哥,我骨头真的痛……你像以前一样陪我睡吧?」

    「行、行……哥陪你。」武子吟叹口气,终是心软,他小心的合上了门,打发下人,自己就跟武子良回客房去,「在别人家不可以赤着脚跑,硌到石头怎幺办?」

    「……刚才已经硌倒了。」武子良回道。

    武子吟关上客房门,便让子良坐着床榻上,自己单膝跪了下来,要查看子良的脚掌,「硌到哪边?给哥看看。」

    武子良便乖巧羞涩的抬起一只脚,放在子吟乾燥柔软的手心里,给他看。

    刚才情事被打断了,子吟是怱怱穿好衣服出来的,因此盘扣并没有全扣上,他跪下时,子良从上便可以从偌大领口清楚看见他的锁军、胸口,甚至是那扁小的乳头。

    当武子良抬头时,就见弟弟红了脸,不知所措地按着裤裆。

    「子良?」子吟疑惑地道,「你怎幺了?」

    「最近有时……下面会热热肿肿的。」武子良害怕地说,「我不敢跟任何人说……哥你又不在……」

    武子吟顿时呆滞,又想到子良会长高、变声,那自然也是到了要通人事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「子良……你这是要转大人的徵状了。」武子吟耐心地解释,「回去让娘给你个通房丫头,她会教你怎幺发洩出来的。」

    谁知子良听了,反应却很激烈,「我不要丫头﹗」他拉着武子吟的手,用时高时低的少年嗓音害怕地道,「她们有时会突然摸我、说我要临幸她们,我觉得很可怕……都不让她们进房里来﹗」

    武子吟听了先是一怔,随后又理解了……子良可是未来武家的继承人,所以就有身边的丫头动心思了吧……大户人家里,通房丫头升格成妾侍可是很常见的。

    心里叹口气,了解到子良的无助。武子吟想自己已经离开武家,子良孤零零的无人可诉,更是心软得一蹋糊涂。

    「那……你听哥的指示……哥教你弄出来吧。」子吟温柔地道。

    子良抽了抽鼻子,乖巧而期待的点头。

    如果et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