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、开窍
    第二十章、开窍

    子吟避嫌,隔开两步的距离站着,指示子吟怎幺弄出来。他想起自己年青的时候,也曾有过一段疑惑的日子,是第一次在梦里遗精了,收拾床单的丫头向他娘通报,才后知后觉的给子吟讲解。

    他娘是想给安排个通房丫头的,可内府一切人事都得经大太太批准,大太太说庶房不该有,就没有了。

    成亲前夕,爹知道了子吟没有被分配丫头,还骂了大太太几句,「你就算针对四房,也不该让孩子受罪。」可为时已晚,就买了些房中术的书让子吟读着,怕他面对白家小姐时显得太笨拙。

    如今子良反是另一个极端,因为丫头们的示好引诱,竟让他害怕起来。子吟想着该怎幺给他思想教育,把他导向正轨。

    「对…手捋着你的……五指握紧,然后上下的套弄……」武子吟一个指示,弟弟便依然做了,子吟并没有去看,把视线别向远处,滔滔不绝地解说道,「只要觉得舒服便继续,直至射出为止。起床的时候若有发现亵裤湿了,那就是遗精,是自然的身体现象……」

    「大哥……」子良突然哀哀的喊道。

    「怎幺了?」

    「我这里包住了。」武子良小声道,「动的时候有拉下一点皮…会痛……」

    武子吟尴尬的说,「你要把皮剥开……第一次是会痛,可剥开了以后就会好。」

    「大哥……」武子良试了别次,怕痛就不敢再碰了,「剥开吗?」

    「嗯,不然磨擦的时候如果力道太大扯到了皮,你会更痛。」

    「我不敢……」武子良弱弱的说,「你帮我…我有点害怕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也就在书里看过包茎这回事,一般发育的时候就会自己剥开来,可也有严重的需要看大夫的,子吟心里有些担忧,想了想还是走上前去亲自看。

    武子良把亵裤退到膝盖,双腿张开着,无助的向兄长求救。

    武子吟看那茎头确实有一点包住,但顶端已经露出大半,和他当年是差不多的,他便说,「大哥这帮你剥开,第一次是会有点痛,你忍着。」

    「一定得剥吗?」子良又问了一次。

    「嗯,前端需要露出来。」子吟当时看书,是有说过包茎的种种问题,他不想吓子良,就都不提了,伸手直接的握着他的鸟,「我现在开始了。」他小时候还帮婴儿时的子良把屎把尿过,也不嫌髒。

    子良乖乖的颔首,害怕得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子吟为了早点结束弟弟的痛苦,握着那肉身快速的往下撸,那力道小心控制着,刚好把皮剥下,圈在伞头的边缘。

    武子良倒抽一口气,已经痛得不会说话了,眼泪一下子从眼眶滑了下来。

    「瞧,这就剥下了。」武子吟忙安慰他,「别哭,男儿有泪不轻弹啊﹗你是大人了﹗」

    「嗯……」武子良抽噎着,看到自己的茎头暴露在空气中,感觉还是有些刺痛,「大哥,你的都是这样的吗?」

    「嗯,并不是所有人都要这样,有的天生就剥开了,也有的包得紧,就要找大夫去。」武子吟对弟弟传授正确的知识。

    「我想看大哥的……」武子良脸有些通红,「可以吗?」

    武子吟一愕。

    「我觉得这样露出来很奇怪,想看看大哥的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劝子良不要多想,真的就没有分别。可子良的模样是那幺不安,好像他不让他看,就要觉得自己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看出了大哥在犹豫,武子良便执拗的扯了他到床上一起坐着,蛮横的解下亵裤,去看子吟那套传宗接代的器具。

    毛髮并不茂密,颜色漂亮的一团软肉垂在髮丛中,茎头鲜豔殷红,下面两个肉囊悬挂着。

    武子良却定晴注视了好久,看得武子吟都不自在了。

    「大哥的……好小。」

    「那是因为还没有变硬。」武子吟无奈地解释,「要有反应才会翘起来的。」

    武子良瞅了大哥一眼,突然伸过手去,就摸了武子吟的家伙。

    「子良﹗你干甚幺?」武子吟忙向后避,握住弟弟的手腕。

    「……我想看大哥翘起来是怎幺样的……」武子良希冀地说,「求你嘛、大哥……我明天回去以后就没人可问……今天一定得全部弄清楚……」

    武子吟对于这弟弟的要求不论任性与否,只要力所能及,便一定会满足。且子良已经握着他的东西套弄起来了,并不给哥哥拒绝的机会。

    子良对兄长总是很黏,他把身体缩在对方的怀里,要大哥抱住他、摸他的头,跟以前一样,手却又探进亵裤里不疾不徐的抚弄着对方。

    「大哥……」子良的鼻子在子吟的胸膛处拱着、嗅闻着,像只小狗似。他很小心的爱抚着子吟的肉茎,还无师自通的轻戳着前端的小孔,子吟1﹉2∪3d╚an←m╮ei点倒抽口气,身体一软,便给弟弟扑倒在床上。

    武子吟一低头就看到子良的髮旋,柔软的头髮轻轻的搔着他,武子吟心里软得一蹋糊涂,想起从前弟弟哭闹时,也总是要求自己这般抱着他睡的。

    可现在,这小男孩都长成青年的模样了。

    岁月如梭。

    「大哥。」子良撒娇的在武子吟怀里扭,羞羞涩涩地说,「你也帮我摸可以吗?」

    武子吟最受不了他这种造态,无奈的被子良拉着手,引导他滑进亵裤里,握住了子良那发硬的茎物,孩子年纪需少,那东西的份量可不轻。

    子良便通红着脸,与子吟互相套弄起来,他在子吟身上扭成一条肉虫,非常的不安份,但手下的动作却是越来越娴熟,让子吟几次哼出了声,他想也许子良对这方面是有天赋的,将来也不怕在姑娘家面前失礼了。

    兄弟俩在彼此的抚弄下射了,把亵裤弄得湿湿黏黏,子良气喘吁吁的靠在大哥身上,满足的说,「大哥,我好舒服……」

    「子良,虽然你不喜欢那些通房丫头,可关于男女之间的房事,你还是必须让她们教你的。这个哥哥实在帮不了。」武子吟却摸着弟弟的头髮,谆谆教诲,「如果不喜欢她们主动,你就自己挑一个,不要害怕她们,只要明正拒绝便可以了。」

    武子良撇了嘴,「我不喜欢她们……」

    「通房丫头是房事的老师,并不是让你去喜欢的。日后你还会娶媳妇儿,就像我那样。」

    这话武子良就不爱听了,他爬起来,自己躺到床的一边去,背对着子吟。

    「子吟……」武子良苦笑,他也躺下来,从后抱住了子吟,像过往无数次的安慰着他,「傻瓜,闹甚幺彆扭呢?」

    「哥。」

    「嗯?」

    「你休了白三小姐好吗?」

    「啊?」

    武子良转过身来,晶亮的眼瞳里满满的执拗,「我会继承爹的兵,你回来做我的副官,我们一辈子都在一起,不好吗?」

    「傻瓜。」这样荒谬的孩子话,武子吟压根儿没有相信,「当然不好。」

    「为甚幺?」武子良紧张上,爬上了哥的胸膛上,「你喜欢白三小姐?」

    「废话。她是我媳妇儿啊﹗」武子吟掐了掐他的脸,「睡吧,天晚了,明儿个我就给爹拍电报。」

    武子良就乖巧的没说话,靠在兄长的肩膀上睡。

    武子吟本来是打算等子良睡下了,他便回房去哄妻子的。可是子良像只小泼猴,手脚并用的紧缠住他,他脱身不得,渐渐的就这幺睡去了。

    大概是跟弟弟讲了许多关于发育的性徵,许久不曾遗精的子吟竟也作了个春梦。迷糊的梦里,他被人拉开了双腿,肉穴给热热的滑溜的东西侵入了,那东西像蛇一样在他体内钻动,肠壁没经受过这幺舒服的待遇,让子吟混身酥软,他下意识的把腿张得更大,想那东西更深入到穴里头。

    迷濛的,他好像意识到一个人正把头埋在自己的私处,那东西从穴抽出来,又缠上了他的茎身,让子吟舒服的哼出声,这才明白那是舌头的触感。

    这场淫靡的春梦让子吟早上醒来后湿得泥泞一片,他已经好久没有这样过了。尴尬的鬆开了子良手脚的箝制,武子吟先去浣房找替换衣服,又给弟弟带上一套。

    如果et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