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、发兵前
    第二十二章、发兵前

    军令下达,冯知行从白镇军处领了命,回头便抽调出一个营的兵士,明早起行,剿匪虽不是艰难的任务,可说不準也有人因此丢掉性命,厨房便办了大盘鸡、红烧肉,算是给士兵草草饯行,这是少帅军里的惯例。

    午饭的时候,士兵的气氛便有些分化,数十个年轻小伙子都是新人,通过重重考核才进的少帅的团,气志高昂地期待着第一次发兵,老兵却都比较沈默,他们曾参与许多场战事,活下来的既带着荣耀,却也背着战友牺牲的悲痛。

    武子吟都跟新兵们训练最多,年纪也是相若,便围坐一桌给彼此敬水——军营里是禁酒的。

    「祝大家平平安安回来。」子吟的杯子与他们逐一相叩,「祝剿匪顺利﹗」

    「子吟,回来再对练。」年轻小伙子笑吟吟的,「至少要把咱哥俩摔下地啊﹗」

    「我会努力的、承你贵言。」武子吟苦笑回道。

    子吟被这群兵蛋子灌了许多杯,倒像是他才是主角似的。连一向不凑热闹的武昇也要来敬,喝得子吟一肚子水,直求饶。

    后来冯师座来了,大伙儿便立马散去,酒足饭饱后又是训练,即使明儿发兵也不能落下。

    冯知行是有名的严师,看那新兵都是兴奋期待、像要去郊游的模样,眉头一皱便把训练加重了,武子吟也一同背了双倍的沙袋、在泥泞地翻滚、爬战壕,他很高兴自己的体力有了长进,儘管依然是最后一名,做完整套的训练后,他却不感到透支。

    今儿个训练却略早结束,冯知行让他们早吃饭、早睡觉,明天黎明出发。子吟想着这时候,白家的汽车还没来,他一身泥巴,是该洗个澡。

    想起大哥的吩咐,他就打算回少帅的办公处所,可这会儿士兵们却喊住了他,众人都是髒垢垢,有的连脸孔都给泥巴糊满的。

    「子吟你去哪?」

    「别急着走,大伙儿去沖个澡呗﹗」

    「子吟,你不换衣服也得洗啊﹗」

    「我回办公处洗……」武子吟回道。

    「为啥啊?澡堂大伙儿在,不好吗?」有人这般问道。

    「对啊、子吟,跟咱一起洗澡嘛﹗」这群兵蛋子隐隐带着期盼地道。

    武子吟其实也不知道原因,但大哥是这幺吩咐的,他就要听话。不好说是少帅的命令,武子吟只为难的拒绝了,却不知道他这一走,有好些小伙子都垂头丧了气。

    其中却有人动起了心思,在往澡堂的路上偷溜了。

    少帅的书房、军议室及书记厅都在同一栋建筑里,子吟一路穿过走廊,向来往的副官、书记问好,他们看到武子吟都是一惊,「武书记,你刚是爬泥地去?」

    「嗯,跟着士兵们训练呢﹗」子吟应着,笑笑说,「我这就去沖个澡。」

    「快、快、快……这落了一地的泥脚印呢﹗」文官实在不能理解,为何武书记要去外头做体力活,悠悠哉哉地坐在办公室里写字不才适合幺?可既知道是少帅授意,就没人敢非议了,武书记官身分跟他们不一样呢,总是有点规制外的待遇。

    武子吟用了白镇军的私人浴室,儘管是少帅专用,也就是加配了热水管汀和荑皂而已,大哥是实在人,并不喜奢华多余的配置。

    他脱下一身衣服,开了水沖洗,把乾结在身上的泥块擦掉,又去拿荑皂。

    这会儿,一阵怪异的叩击声却从窗户传来,子吟顺着响动看去,竟是一同训练的其中一个兵。

    「小陈。」子吟忙把窗户打开,把人拉了进来,这边儿是建筑物的背面,接壤着大片林地,林子虫患严重,一般窗户都是关死的,鲜有人来往,「你在这干嘛?给毒虫咬了可怎幺办?」

    「哈哈……」小陈没想到计谋如此轻易便得逞,心里太乐,却又不能表现出来,勉强挤成了傻笑,「没事儿没事儿……咬到也不痛……」心里却骂自己不冷静:妈了个巴子,像个爷们儿行不行?

    「你怎幺在这里?」武子吟看着他一身的泥,「不是都去澡堂沖身幺?」看好∥看的▅带v№ip章节的p‖op∥o文就来就→要≈耽美○网

    「来找你嘛。」小陈暗暗鼓起勇气,走近武子吟,看那传言中白皙身材和带肉的**,心里有些激动,「子吟,咱一起洗可以吧?」

    武子吟不懂他怎幺大老远跑来洗澡,只道他是孩子心性,想拿自己当藉口试试大帅的澡堂。小陈既然都站在面前了,武子吟也不好拒绝,「那你快点洗完快点走,不要让人看见。」

    小陈得了准许便雀跃了,三两下把衣服剥光,他看向武子吟,对方正给胸口抹荑皂,搓了一手的泡泡,那微红的两颗乳头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他已经为这一天幻想了无数次,可现实带来的感观刺激却是不一样的,那水的湿气、荑皂和子吟混着的体香,还有那湿淋淋的肉体,让小陈胯下立马站了军姿。

    子吟心里却是怕被人发现小陈来偷用浴室,只想快快的把澡洗完。他抹好皂就背着小陈去沖水,完全没有留意对方。

    可当他对着水管汀淋浴时,背后突然一阵重力把他压向了墙,双手给扣紧,然后小陈的鼻息便热呼呼的喷着他的颈脖。

    「小、小陈?」武子吟对此完全不能反应,「你怎幺了?」

    「子、子吟……」小陈鼓着生平最大的勇气,对着那光滑的背部说,「那、那啥……我……我稀罕你很久了,明天发兵,要是就这幺挂了、我可就再也没有机会……」他喘着粗气,把自己硬绷的肉棒蹭着前头的**蛋,「就一次……你跟我好吧……啊?子吟……」语气里带了哀求,可按着子吟的力道,却不是开玩笑的。

    武子吟再驽钝,也是意识到情势不妙。从没有想过自己会给男人稀罕上了,还是个年轻小兵呢,他下意识的便要挣动,可小陈的力道在他之上,他只觉得腕骨给掐得生痛,压在背上的力道又增了几分。

    连那湿润滑溜的阳物也在趁着空隙,要往自己的臀缝处缵。

    第一次,他意识到自己和这些士兵真正的差距,也感觉到了恐惧。

    这和被大哥、孃儿碰触时都不一样……

    「小陈﹗我不愿意。」武子吟抗拒道,「放开,我可以当作没事发生过。」

    「就一次而已﹗」小陈有些急躁,「你就跟我好一次吧﹗」他冒了被发现的风险潜来,就为了一遂心愿,实在不能接受子吟的拒绝,「吶……腿张开,让哥爽爽……」

    武子吟奋力挣扎,好几次几乎要甩脱小陈的制肘,却又被对方再压回去了。**处给蹭着的湿黏质感让他噁心。他本能的抬脚后踢,小陈却是灵俐地把他绊住,武子吟失了平衡,向前摔了一跤,膝盖落地发出了重钝的响声。

    像是要与这一响动和应似的,门外倏地传来数下粗暴的撞击,随即给一条重腿给踹开来,白镇军那套着军靴的长腿大步迈进浴室里,随后是武昇及数名卫兵。

    本把武子吟压在身下正要得逞的小陈脸如死灰,白镇军抬脚对着他的腰侧一踢,小陈整个给踹到了墙上,发出一阵巨响。

    看着赤裸趴跪在地上,混身湿透的子吟,白镇军立时解下军装外套,俯身给他披上。

    「子吟。」白镇军的嗓音沈厚,让子吟慌乱的心平静了许多,他揽着武子吟的肩膀,问,「起得来吗?」

    武子吟缓缓的抬头,对上白镇军的视线,细细的喊道,「大哥。」

    「没事儿。」白镇军大手掐了掐他的肩头,让他放鬆,又问了一次,「站得起来吗?」

    武子吟很冷静,只是摇了摇头,「膝盖痛。」他刚刚是摔了个正,还没缓过痛来。

    白镇军没有半刻犹豫,伸手将子吟拦腰抱起,另一手托着腿,让他舒适的靠在自己怀里,「大哥帮你找大夫。」看那膝盖是没有表面伤,但要是摔倒骨头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「不碍事、一会儿就不痛了。」武子吟回道。

    「还是得检查。」白镇军看子吟还要推却,便沈下了脸,「听话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就不敢说话了,只揪着大哥的衣襟,让对方稳稳地抱着。

    身后的卫兵这时已经上前制住了小陈,侧腰受了白镇军一记,他捂着伤处哀叫起来,像是伤倒了内脏似的。

    「让冯师座自己处置。」白镇军冷睨了他一眼,并不表达情绪。抱着武子吟往前走,经过武昇的时候,对这位来通报的年轻人投注了视线,「你叫甚幺名字?」

    「少帅、我是武昇。」第一次与少帅面对面的谈话,那不怒自威的气势让武昇有些怯。

    白镇军仔细的打量他,浓眉大眼,是个稚气半褪的大男孩儿,却不知道他这番作为是真是出于耿直,还是别有目的。

    「武昇,了。」白镇军颔首应道,「感谢你通报及时,救了子吟,白家欠你一次。」

    「不……不会……少帅言重了。」

    「武昇、谢谢你。」武子吟却是由衷真诚的,对武昇充满了感激。

    「因为我看到小陈鬼鬼祟祟的跑走…就奇怪上了……」武昇对子吟解释时却有些口吃。

    「嗯……多亏你……」武子吟光是想到刚才经历的,便犯噁心,「等你剿匪回来我们再一同训练。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武昇肯定的点头。

    二人再无话,白镇军这时便说要给子吟看伤处,抱着人回书房里去。

    如果et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