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、求不得
    第二十三章、求不得

    武子吟给抱到了沙发上坐,用毯子把军外套盖不住的位置包裹好,膝盖的痛楚慢慢消散,就只余下一点隐痛,大概是叩瘀罢了,过些时日就会好的。

    可白镇军瞧着武子吟的目光越发深沈,子吟只顾看膝盖,并没在意别处,他的两边手腕红痕慢慢的泛了出来,是刚才给小陈掐的,明天大概就会变成紫青色。

    武子吟还是想不明小陈是怎幺会打上自己主意的,他也没有特别对对方做过甚幺,就跟其他士兵一样是一同训练的情谊。不、该说在他过去的人生,还从没有男性对他表示过兴趣。

    怎幺就要跟自己好呢?他又不是天姿国色、更不是潘金莲之类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武子吟倏地一惊,看向大马金刀的坐在身边的大哥。之前没有想到的担忧,突然就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白镇军也感觉到武子吟的视线,以为对方是受惊了,要向自己寻求安慰来着。

    可当子吟一开口,白镇军的感受便变得複杂。

    「那个……大哥…」武子吟斟酌着说法,「这事儿…我没法解释,可是……我只想告诉你,我真的没有招惹小陈……」他的头越说越低,明明自己是无辜的,却被当场目击,大哥一定会把自己想得浪蕩不俭点吧,「大哥…我向你保证,我真的甚幺都没有做……」

    他慌得提起了心,因为不想大哥失望,也不想……就此失去了当书记官的资格。

    他是那幺高兴能帮上大哥的忙、每天给他读信、参加兵训,这是从前他嚮往着而一直没能得到的。

    若是因为这样的莫须有便给大哥解僱,他一定抱憾终身。

    白镇军沈默了一阵,于武子吟来说,彷彿就是在给他做刑讯判决。他的眼睫低低地垂着,是任凭大哥发落的姿态。

    在他们默言相对时,军医却是刚好来到,这位中年大夫叩开了书房门,看到少帅连忙哈腰点头。

    「张夫子。」白镇军便招呼他到武子吟的身边,「帮他看看伤势,刚刚膝盖撞狠了。」

    「好的、少帅。」那张夫子早听卫兵说了伤者是三小姐的丈夫,千万怠慢不得。他小心奕奕的搁下药箱,走上前给子吟做诊察。他也是老资历,在白家做军医许多年的,伤筋动骨还是表面伤一探即晓,白镇军便放心的交给他。

    「没伤到筋骨,就是整个膝盖都会结瘀,明儿个看起来大概会挺可怕。」既不是重伤,张大夫便放下心头大石,「我给你一些药酒,每日早晚推拿散瘀便可。」

    「谢谢张大夫。」武子吟礼貌的道谢。

    「不、医者本分罢了。」张大夫也扫到子吟腕上的勒痕,「手给我看看?」

    武子吟这才注意到,「这……不痛……嘶﹗」张大夫一按便让子吟倒抽口气,「欸……也是瘀了……」

    「在大夫面前不必逞强。」张大夫笑了笑,把他的手放下,「这个也是要散瘀酒,早晚按摩。」

    「谢大夫……」

    把药酒搁下,张大夫便告辞离去。白镇军把大夫送出后,反手把门关上,书房再次回复平静。

    武子吟端正好坐姿,毯子拉到大腿位置,倒药酒给膝盖揉圈。

    「我来。」白镇军开口,把药酒抢了过来,坐到武子吟的身边,「把腿放上来。」

    「大哥……我自己行的……」

    「你是不是要惹我生气?」

    武子吟就不说了,乖乖把那腿搁在大哥大腿上。

    白镇军那宽大有力的手掌很温暖,包合着子吟的整个膝盖按揉,他没学过推拿,但彷彿天生就有这门天赋,把子吟揉得很舒服。他渐渐的放软了身体,靠在沙发上,享受着大哥给他的按摩。

    两边膝盖给仔细的揉弄过了,白镇军又拉起他的手腕,缓慢而稳定的划着圈。

    就在武子吟舒适得昏昏欲睡的时候,白镇军突然喊了他的名字,「子吟。」

    「咦?」武子吟随即睁开眼,正好看到大哥注视着自己。

    「大哥碰你时,你就不反抗。」白镇军揉着他的手、从手腕到手臂、肩膀,纾缓了子吟紧绷的神经,「是因为你怕没了这工作幺?」

    武子吟表情一愣,不知大哥是怎幺会把思路这般搭成一块的,他下意识的摇头,「不是…我没想过……」

    「那为甚幺小陈不肯,大哥就肯了?」白镇军凑上前,与子吟鼻尖几乎相贴,是让他无处可躲的逼供态度,「不是怕了大哥?因为大哥有权决定你的前途?」

    「我……」武子吟看着白镇军那深邃的黑眸,心里有些难过,他从没有为了利益而故意讨好大哥,「不是、我没有怕……大哥是……我打从心底很尊敬的人。」从第一次见面,看到那宽肩长腿、军姿笔挺的身姿,便充满了仰慕。

    「只是尊敬吗?」白镇军饶有耐心的打量着子吟。

    武子吟点头,不明白大哥为甚幺要这般问。

    白镇军的唇抿得笔直,对此答案并不满意,他知道自己在期待着甚幺,却也理智的清楚除非是子吟撞坏脑袋了,否则是不可能发生的。

    求而不得,不如不求。

    于是他就不再发话,上前封缄着子吟的嘴唇,舌头霸道的探进去、翻搅着他的口腔、贝齿,手则不由分说的握住了子吟那软绵的下身,轻缓的逗弄。

    武子吟倒吸口气,大哥火热的拥抱和亲吻让他卒不及防,心却是因此安了下来。

    1〖2︶3d‖an∥m┳ei点连带刚刚被小陈碰过、觉得噁心的地方,都被大哥抹去了痕迹。

    「大哥……」武子吟微弱的叫了,当大哥吸啜着他的乳头,手给他抚弄下身,掐着那囊袋时,他好像发出了舒服的哼音。

    但是那还是不够,他已经习惯了从后面受到刺激、高潮。

    被大哥摸得下身翘起来后,他却是抬起腰,大腿微张,露出那翕张的穴口,想要后面也一同得到爱抚。

    想要大哥也把那烫热的肉棒顶在臀缝,把小陈那作噁的触感覆盖掉。

    那时大哥的眼神……武子吟只觉得羞愧难当,大哥从书桌抽屉拿来了雪花膏,手指涂得油亮,探进子吟的肉穴里,那指骨在穴的深处弯曲成勾状,戳弄、搅动着穴壁。武子吟受不住的呻吟,翘起的肉柱抵着大哥的手蹭,要他不要忽视了前端。

    白镇军对子吟的积极有些意外,也有欣喜,至少子吟的身体是想要他的。

    当三指能轻鬆的进出那穴时,白镇军便把阳具顶进去了。这才是子吟第二次容纳大哥那尺寸惊人的肉棒,伞头埋入穴口的一瞬,子吟痛呼出声,白镇军便套弄着子吟的肉茎,分散他的注意。

    「子吟……」白镇军一寸一寸的没入,那火热的、吸附着他的肠壁让他只想发了疯的往内捅,可却必须压抑着,让子吟慢慢去适应。

    武子吟虽说自己不喜欢男人,可对后穴的插入却是已经习惯。他深呼吸、放鬆着身体含进大哥的肉棒,同时双腿紧紧的环住了大哥的腰,身体贴合无间。

    在那干身埋入了大半时,白镇军便开始了绵长而有力的肏干。他托抱着子吟的**蛋,让他不得不搂抱攀附着自己,一颠一颠的摆动。有过第一次操射的经验,白镇军知道要深入到哪个角度才能让子吟舒服。腰腹处的块状肌肉全都紧绷着,使劲的把肉具插入、抽出,每一次把干身撞得更深,直至囊袋能贴上子吟的**肉上。

    如此插了数十来下,子吟怕大哥累着,便要躺到沙发上,趴伏下来撅起**。可白镇军没忘了他膝盖的伤,就不许他转身,拉起双腿托在肩膀上,肉棒对準**缝又肏了进去。

    二人浓重的喘息成了书房里唯一的声响,他们做得忘记了时间、忘记了这是军营的办公处,大哥最后抽出贲张的肉棒,大手包覆住子吟的茎身相贴着一同套弄,二人唇齿交缠,汗水淋漓的肉体交叠着出了精。

    缓过了高潮带来的空白期,白镇军先穿好军服,出门去让副官通知家里,他跟妹夫有事耽搁,晚些再回去。回来的时候,就见子吟依然脱力的在沙发着躺着,那高高翘起的**像两个刚出炉的大白馒头,湿热的还带了水汽。

    白镇军便坐了过去,对着那**轻轻的咬一口。

    「大哥﹗」武子吟转过头来,惊骇地看着大哥。

    白镇军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,无法坦承他是在兴奋撒欢。他抿直了唇,一本正经地拍了那**,「痛不痛?」

    「没事……」这回轮子吟不好意思了,又垂下头,不敢去看大哥。

    白镇军看着这样羞涩的子吟,又想要轻怜蜜爱,又想要欺负作弄一番,因此沈默的思考着,一时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「大哥。」子吟倏地启口。

    「怎幺?」这打断了白镇军的天人交战。

    「我想求你一件事。」

    「说。」

    「小陈的事……可以当没发生过吗?」武子吟小心奕奕的看白镇军的脸色。

    「为甚幺?」白镇军锐利的眸子扫向子吟。

    「我不想让人知道……」武子吟垂头,差点被男人侵犯,实不是一件光彩的事,「往后我还要和小陈他们一同兵训,要是都知道了总会尴尬。武昇我会请他保密的,可是那些卫兵……还请大哥帮我说去。」

    「行,大哥答应你。」白镇军颔首肯定,却没有告诉武子吟,他永远不会再见到小陈了。

    如果et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