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、母命
    第二十四章、母命

    白镇军与子吟在军营用过晚饭才回家,子良是已经被送回去了,白孃却没有回来,听下人说,四少爷第一天进新兵营便闹事,三小姐要亲自去镇压他。

    「震世干了甚幺?」白镇军皱起眉,问起接报的听差。

    「听说是跟人打架呢,大太太听到就要哭,说怎幺第一天就折腾她的宝贝儿子,还去老爷处求情……老爷却让三小姐去管教四少。」听差想起早上家里剑拔弩张的阵势,也是一阵惊险,「三小姐下午出的门,现在还没回来。」

    「孃儿在,震世再任性也是没用了。」白镇军朝身后的武子吟道,「子吟,既刚才的事还没商量出结果,你便先在大哥处待着,到孃儿回来吧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呆了一下,他和大哥在汽车上并没有商量甚幺事情,难道是指……今天发生的事吗?他突然就一整神色,「好、好的……」

    白镇军便遣退下人,领着子吟回他的院落。

    可这会儿,在院落门前却站着白夫人、翠娘,和两名年轻丫环,看着脸生得很,眼眉低垂,看着清纯甜美。

    白镇军站到数步的距离,便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「娘。」他严谨的对母亲打招呼。

    「镇军,听下人说你回来……娘正有事找你,可等你一天了﹗。」白夫人笑得柔和,看着尾随而来的武子吟,却是脸露惊讶,「子吟,怎幺你来这儿了?」

    「娘。」武子吟礼貌的点头,「大哥有事与我商讨,所以……」

    「你们一整天待在军营,有甚幺要紧事到家里还要商量了?」白夫人看向大儿子,无奈的摇头,「镇军,娘就说你不要满脑子公务,子吟可是你妹夫,你不能剥夺他俩夫妻相聚的时间啊﹗」

    「孃儿还没有回来……」武子吟马上替大哥辩解,「大哥是因此才叫我来的……」

    「欸……?」白夫人看向身边的翠娘,「孃儿从下午出去到现在还没回来幺?」

    「是的、太太。」翠娘颔首确认。

    「娘,你便不要太宠四弟,他快要成年了,只会给家里添堵而不帮忙,实在不济事。」白镇军倏地开口,他是鲜少评论母亲对弟弟的管教的,可近年听着震江一桩比一桩顽劣的事迹,白夫人却每每为他开脱,便也禁不住开口,「送他去军营是为他好,过得越苦,越能戒了他的纨绔气。」

    没料到自己竟给长子教育了,白夫人一时也反应不过来,可随即,她却是不高兴上了,「你懂甚幺……平日里你们各忙各的,想见着一面都难,震世多孝顺贴心的孩子,就他会常来跟娘请安、说会儿话……你有他这幺懂事幺?」

    白夫人这个理据,虽是单从她个人角度而言,却又是很合理的,白家孩子里,确实就只有四弟最黏母亲,白镇军更是从少就不爱撒娇,白夫人纵有满腔的溺爱,却也施展不出来。

    可白震江对白家两老的倚赖却成了成长的桎梏,孩子大了而捨不得放手,造成白震世无法无天、不知轻重的性格。这样下去,迟早是要犯下大错的。

    「这话,我确实无法反驳母亲。」白镇军却知道自己不能扭转母亲的想法,「我与子吟仍有话要谈,如无要事,就此向母亲道声晚安了。」

    「等等。」白夫人踏前一步,去拦住了高大的儿子,一边朝旁的子吟柔声说,「子吟,我与镇军有事想谈,不介意你们明日办公再说幺?」

    「好……」

    「不必要。」白镇军冷声打断,却是早有预料的看着翠娘身边两名丫环,「母亲,你有甚幺事便就此直说吧。」

    白夫人知道长子已经猜到来意,并摆出抗拒的态度,不由把语气放得极柔,「娘最近收了两名新的婢女,她们是姐妹俩,一名红花、一名莺语,我让翠娘调教了好些月,打算给你侍候着。」

    翠娘抬起头,以前辈的姿态示意两名丫环抬首,这两女孩儿恐怕也才十三、十四,正是豆蔻年华,看着高壮毕挺的白大少,双颊隐隐的粉红,在白夫人的指示下逐一给白镇军福了福身。

    白镇军冷凝着脸,「娘,我说过我不需要婢女。」

    「你啊,榆木脑袋、顽固又不懂风情,就是因为身边没有知冷知热的人。」白夫人早有準备,把对大儿子的不满倾盘诉出,「让红花和莺语照料着,你就知道有人体贴着是多好。娘一直在替你物色婚配对象,可你也得学着不要老是扳着脸硬绷绷的,把姑娘家都吓走了﹗」想起之前仅有的几次相亲,那千挑万选的大家闺秀见过大儿子后显出惧怕的模样,她有多失望难过啊……明明是白家的大少爷、少帅呢,该是有多少人排着队要嫁进来才是。

    「娘,真不用。」白镇军依然是油盐不进的态度,「我也说了,真要成家的话,那徐司令的千金是好人选,以这天下局势、徐家军力而言,这桩婚事可是最好的。」

    「你别跟我提那徐司令﹗」白夫人一听就发疯,那可是白镇军每次推托的人选,可那千金出了名的丑而泼辣,是以远过了好年华却无人问津,她的大儿子竟然说要娶﹗又是为了国家、军务,白夫人是断不能容许的。

    「那、娘就不要再为我操心了。」白镇军垂首,真诚地道,「镇军现在真是无心儿女情长。」

    「不要紧,至少让红花莺语伺候你。」白夫人难得的执拗,「你身边总需要个贴心的人。」

    白镇军不经意的扫向了武子吟,只看对方垂首不语,并没有插入他们母子之间的对话,不知在作甚幺想法。

    「娘,若你坚持……」白镇军闭了闭眼,淡而无奈的回道,「我只好收下,今晚儿可否让我静静?明儿个再来报到。」

    「当然。」白夫人欣然笑了,因为儿子愿意接受她的苦心。

    可在她身后,翠娘却是瞪起了凌厉的凤目,她以为大少爷会一如以往的拒绝,却没想到这次却接受了。

    她是白镇军第一个、也是唯一的通房丫头,当年夫人亲自钦点,从众婢女中选了她做大少爷的启蒙。过不久少爷便出洋留学,回来后一直没娶亲、也拒绝任何丫头的侍候,因此翠娘总觉得自己在大少心里很是不一样。

    可现今,终是证明她的奢望要破碎了吗?。

    白夫人说服了白大少帅,带着这可喜的成果满意离去,翠娘则在离开时含蓄而哀怨的看了大少爷一眼,却得不到对方回眸。

    白镇军与子吟进了房,把门栓拉上。彼此都好一阵无语,还在消化刚才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「大哥……你真的要…收下那两个婢女吗?」武子吟迟疑地问。

    「嗯。」白镇军淡淡的应声,「母命难违。」

    「大哥身边确实是少了个贴心人。」武子吟垂首,「娘也是担心你……」

    「哼。」白镇军冷哼一声,「怎幺?你又要重覆娘刚才那番话了幺?」

    武子吟知道大哥的不情愿,便也不再提了。「那…大哥,你刚才说要商量……是甚幺事儿?」

    「没事儿。」白镇军说着,不理子吟的错愕,弯身把他一把抱起,送到床上去,自己则覆身上去,把他紧紧的压着,「就想你多陪大哥一会,不成吗?」

    「……成……」武子吟渐渐的有些了解大哥,在那严肃正经的表象下,偶尔也是会任性妄为的。

    「就待到孃儿回来。」白镇军说着,拉起子吟的手,把那手指轻轻的揉掐把玩,腕上勒痕已经发紫了,瞧着莫名心惊,「你的伤瞒不过她的。」

    「她若问起……我会说的。」武子吟心里也明白。

    白镇军便垂首亲着子吟,脸颊、嘴唇、耳朵,二人才刚经历过欢爱,渐渐的又擦枪走火,子吟感觉到大哥那有份量的家伙正硬硬的硌着自己,不觉耳根红了,想起今天书房里的激烈。

    「大哥不想累着你。」白镇军吸啜着他的唇,说,「帮我做手活,好吗?」

    武子吟轻轻颔首,顺着白镇军的引导,一路探进裤裆里,粗壮的茎身一触碰便有力的弹动了一下,把子吟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「乖……帮大哥摸出来。」白镇军的嗓音压得沙哑低沈。

    武子吟圈着那巨根,一上一下的撸动,大哥舒服的呼息喷在他耳边,让子吟也有些情动,白镇军便探着他的上衣衣襬里,去掐弄子吟敏感的乳头。

    二人1↙2≮3d☆an〗m」ei点一番耳鬓厮磨,啜吻声不绝,子吟的下身也挺了起来,与大哥的肉棒紧紧相抵,火热的贴着磨蹭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快要没顶之时,厅外却响起了敲门的声响。

    「大哥。」是二哥白经国的声音,「你在吧?我有事要谈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心里一惊,顿时要推开白镇军,可大哥却强势的吻他,包住他的手一同撸动,让他们一同射出来。

    「我在,你等一下。」白镇军对外喊道,然后俯身重重的吻了子吟,「收拾一下,我让经国进来,你就回去吧。」他本来要下床,却又回来在子吟唇上一吻再吻,「明早儿见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把乱了的衣衫下襬拉好,看着大哥也是整装好后,一本正经去应了门。二哥看到子吟在,露出了意外的表情,「哟、子吟你怎幺也在?」

    白镇军便说:「子吟刚与我商量些事,正好谈完了。」便把他送了出去。

    武子吟直至回到房里,都是低垂着眼、脸热辣辣的,他刚才那会儿完全不敢去看二哥,怕给看出自己刚刚跟大哥干了甚幺样的荒唐事。

    如果et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