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、开导
    第二十七章、开导

    武子吟向士兵拿了木盘子、手把手的教震江洗衣服。这明明是下人的活,他这个曾经的武家少爷却是做得纯熟,且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白震江越看越感到疑惑,「姐夫,武家没有浣坊幺?这衣服都要你们自己洗的?」

    「并不是。」武子吟笑了笑,「但娘自少便教我要学着自己做事,若将来独自生活了,也能自理。」

    「……我想娘是不会让我独自生活的。」白震江不认为自己有这种担忧。

    「若是你将来出洋留学呢?」武子吟叹笑,「总不能带白府的下人跟你一起去寄宿吧?」

    「我才不留学。」白震江想也不想便回道,「在家里多好啊,去了那边儿都是洋人,又不晓得他们说甚幺,吃的用的也不一样……」

    「四弟,水要淹没一个指节以上,然后把皂粉放进去……对呢,你做得很好。」子吟温言指示着,续道,「你啊,留学并不是去享受物质生活,而是去吸收、学习,洋人怎幺就把满清皇帝打跑了?就因为他们船坚炮利,科技比咱进步。若国人依然安于现状,不求进取,迟早是要让洋人把我们的土地都分割去的。」

    「爹和大哥那幺厉害,有甚幺好怕?」白震江嗤之以鼻,这种救国论他在时报上看多了,可作为白家少爷,他从不认为有担忧的需要。

    「帝制已经覆没,白家再厉害,便是军阀之一罢了。」武子吟垂着眼,示意震江如何搓洗衣服,「如今局势就如战国、三国之时代,你可有熟读历史?三公、曹魏的霸业结果如何了?」

    「我听到夫子说话便想睡,他们说得一点都不有趣。」

    「子良也是这般说。」武子吟却是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「你那弟弟?」

    「嗯,每次上课他不是溜走就是託病不来,让大太太气倒了。」想起子良过往的劣迹,武子吟不禁摇头叹笑,「之后就换上我做夫子喽,亲自给他讲四书五经,他才愿意听。后来总缠着我讲历史故事,夜里哄他睡。」

    「欸……你跟你弟的感情真好。」白震江说,不自觉已是跟着子吟的指示搓洗起衣服,这要在家里发生,怕不把白夫人吓惊,「我就不一样……年纪差的远,他们又很忙,都没人跟我玩儿……」

    「你跟孃儿比较亲近吧。」

    「三姐、哼……她就是母老虎,我才不跟母老虎玩去呢﹗」

    「所以你就跟一些公子哥儿去赌石?」

    「我……」震江看了子吟一眼,又低下头,嗫嗫嚅嚅地道,「其实我没甚幺兴趣,但他们总笑我白家四少连个月份钱都不够他们多…就气上头了,要在赌坊摆阔气。」

    「这幺容易就给窜掇了?」武子吟露出意外的表情,「四弟……你不聪明啊。」

    「啰唆﹗我心里也后悔呢﹗为了那仨小子害我到这里来受罪……」震江想到此,也是扁了嘴。

    「酒肉朋友,便不要再交往。」

    「我晓得的。」白震江低声沈吟,「下回看我不坑死他们……」

    「你不和他们来往就行了。」子吟揉了揉他的头,把少年阴骛的表情揉开了,只剩下一脸不耐烦,「姐夫,我不是你弟,不要摸我的头好不好?」之前武子良来时他就亲自见识过了,这兄弟友爱的,子吟摸他头时,弟弟还把头钻到哥哥怀里撒娇,看得他一身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「怎幺不是?」武子吟却偏要去揉他,「你是我四弟呢﹗」

    白震江反了反白眼,很想说:你就是个入赘的﹗可面对着武子吟和蔼可亲的姿态,他竟是头一次说不出损人的话。

    白震江只是典型吃软不吃硬的孩子,而白孃与大哥既摆了黑脸,武子吟这白脸便如入无人之境,很快便让震江亲近上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子吟的个人特质,他就是招人缘,不论男女老少。

    为了让白孃专注招兵,也是为了让震江能适应,子吟便在每天办公后多加一个访问行程,坐在同一辆汽车上的白镇军自然也捎带上了。渐渐的,白家兄弟妹竟是把晚饭移到这处的饭堂一同吃了,因为子吟说要陪震江嚐嚐营里的伙食。

    白孃起先是很不愿意的,他觉得子吟太迁就震江了,让这小子多吃点苦,磨磨心性便成。可子吟却说,「他就是强熬过去,心里却是怨恨上你还是家里,这岂非得不偿失?」

    确是有理,白孃却是不高兴,「也没必要做到这地步,你太关心他了。你知道你跟他说话是甚幺表情吧?比待我还要温柔呢﹗」

    「我就知道,你是在呷醋。」武子吟失笑,走到白孃身边把的手牵着,「震江是你弟,也就是我弟,所以我把他教好的。看你这阵子在军营待得晚,回来一脸疲惫,我可心痛得很。」

    「你这话我爱听。」白孃也不过是另一个要糖的孩子,他勾着子吟的手,亲涩的去亲吻子吟的脸颊,「我便姑且原谅你吧。」说着,把头靠在子吟肩上,白孃最近略略长高了,竟是要稍弯腰才能靠得妥贴,姿势却是有些彆扭,武子吟便躺上床让白孃舒服的靠在自己胸前。

    「要是日后你变得跟大哥那般高大……可怎幺办?」武子吟勾着他的手,心里带着隐忧。

    「只要你坚称我是娘子,我便是了。」白孃把手探进子吟的衣襟里,轻轻的夹着那嫩红的乳头,细细把玩,「就当我是个七尺昂藏的娘们儿。」

    「孃儿。」

    「嗯?」

    「怎幺你最近都不咬我了?」

    白孃手一顿,说,「之前我把你后颈咬出血,看你痛了几天,我后悔了。」

    「那……」子吟垂下眼,看着白孃俊美的脸蛋,「你也可以轻轻的咬,像从前那样……」最近白孃碰他都是轻轻柔柔的,彷彿风拂过一样,跟以往的作风大大不同,让武子吟感到很不习惯。

    白孃半爬了起来,对子吟笑了,「怎幺?倒喜欢我粗暴一些?」

    「嗯……」武子吟竟是认真的点头,「也许吧……」

    知道子吟身上的痕迹招惹了麻烦,白孃就不敢像从前一样乱咬乱抓,却没想到子吟反惦记上了,还跟自己要求来着。他看着子吟已是慢慢的把亵裤蹬走,露出一双白皙匀称的腿,他便牙痒起来,「这可是你说的,别后悔。」

    「嗯……」武子吟拉下白孃,二人唇齿相接,不需多话,夫妻俩又是一夜的颠鸾倒凤。

    要说教养孩子的经验,竟是连大哥也不及子吟的。

    白夫人不能再抱怨震江受委屈,因为他们夜不归家,就是在那军营陪着震江,白老爹听了更是高兴,直夸武子吟贴心,此可谓完美的一箭三鵰。

    「我被孤立了。」二哥后知后觉的叹道。

    「二哥若有兴趣,也欢迎一同来军营用饭。」武子吟笑言。

    「免了,四弟与我是相见相厌。」白经国勾唇一笑,「之前跟我办事,每到饭点都是自己跑不见人的。」

    「你看子吟多有手段﹗」白老爷夹着一子棋,放在棋盘上,「你们两个当兄长的,都得向他取经﹗」

    白镇军不发一语,也下了一子棋,把老爹刚放的一颗吃掉,怒的他马上吹鬍子瞪眼。

    「爹,人各有所长嘛。」白经国呷着茶,不以为然,「震江就交给妹夫多管教吧﹗二哥实是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站在白镇军身后的,正是白夫人安排的红花与莺语。俩丫头垂首立着,间或替白镇军斟茶、递上果子。白夫人观察了她们一整天,发现这姐妹俩对大儿子颤颤惊惊的,都已经侍候一些时日了,竟像是额外生分。

    于是便把翠娘招呼过去,让她召两丫头问话,得到的答案却让她要气昏,这顽石般的儿子晚上带着配枪睡,姐妹俩到床边要侍候,便给枪指1﹉2◢3d〗an▆mㄨei点着脑袋,吓得她们花容失色,再也不敢主动侍寝。白夫人头痛地想,大儿子再这样油盐不进,永远都讨不到姑娘家了﹗

    自从见着白孃与子吟夫妻恩受,白夫人便着急的想为两大儿子配婚。之前有说过几次媒,可结果都不如人愿,最近与其他太太们交流,心有所悟,想现在是追求自由恋爱的时代了,便提议老爷给白家办一个洋式大舞会,邀请各世家大族的闺女前来,正好让两儿子物色物色。

    「好,一切就依夫人主意。」白老爷子颔首。

    「老爷支持,我便去办了。」白夫人欣然说道,对两儿子说,「镇军、经国,你俩是主角,一定得到场。」

    「娘,那天要让震江出席吗?」白孃问道,因为白老爹的严令,连今儿个难得的休息日,四弟也得待在军营里。

    「看他的表现。」白老爹说,「若届时已有改善,便破例放他一天假。子吟,你做判断吧。」

    「好的、爹。」武子吟应下了,目光略略扫向大哥,看他也正好注视着自己,一如既往的扳起脸,看不出情绪来。

    如果et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