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、匪患
    第二十八章、匪患

    剿土匪洪星之行意外的并不顺利,冯师座传来讯报,这帮土匪的武备精良,甚至还有一门大炮,而战斗时借着山地遁走,纪律严明、行兵快速,不似是本地山民拉起的杂匪。

    而他们亦坚持不与冯知行死战,每每都是且战且走,所谓一鼓作气、再而衰、三而歇,冯师座手下的兵再有雄心,对着连番弃战而逃的敌人也渐渐的洩气了。

    白镇军在军议上宣读冯师座的电报,众师令都是不发一语,唯有老林脸红脖子粗,恼火的道,「我就知道这贼匪不单纯﹗是你们故意弄出来要把我打垮是吧?」一般的土匪不可能有这样的军备、规律,只能是故意被扶植、供养着的,就为了製造乱事。

    林师令搥桌大叫,其他人却是消遣、无奈的态度,「欸,老林你不要血口喷人,也许这洪星自己有本事?跟洋人买军火去了呢?」

    「干你老张,你还编得有条有理了﹗当我三岁小儿幺?」老林回吼,「既你们真要针对老子,咱可以堂堂正正开战啊﹗老子不怕。」

    「老林,你真想多了……咱当年可是出生入死的兄弟啊﹗怎可能下绊子阴你呢?」

    「依我说,老徐是有嫌疑的,毕竟他的属地跟你接壤……」

    「关我啥事﹗」徐司令忙撇得一乾二净,「我跟老林可是拜把子,还常一同听戏喝茶,之前打洪星我也有借兵给他来着。」

    白镇军也严肃脸容,冷眼看着座下乱成一团的司令们,「此事我会亲自调查,若洪星真与在座几位有瓜葛,便不要怪白家无情。」

    「少帅,你这话可不公允﹗」那张司令便质疑道,「要是元兇故意要洪星做假证、陷害我们兄弟呢?那岂不是冤大头了?」

    「对啊﹗真给冤枉了怎幺办?」有人也呛声问。

    「我自有查证辩证的方法。」白镇军冷道,「不劳你们费心。」

    那些老司令并不慑于白少帅的军威,依然自说自话,一会说自己身正影不斜,对白家忠心可昭日月,一时却又质疑白少帅如何去查证、非要交出一个说法,及后又有人说老林是在作戏、可能那洪星根本是他搞出来的……一时热火朝天的对骂、争持,几乎是要打起来了。

    这时书记与副官就显得有些害怕,这帮丘八动起手来,总是他们这群斯文人先遭殃,有老司令怒得反桌,踹椅子,便正好砸向他身旁的副官了。

    武子1≈2@3d◇an⊙m♂ei点吟坐在白镇军身边,相对地较安全。可看着眼前这乱了套的大战,也不由瞠目结舌、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这会儿一个墨砚飞来,眼看就要砸到武子吟的脑门,白镇军眼疾手快,抬手把那墨砚挡了。他顺势抬手,让卫兵去把这群红了眼的丘八区隔开来。

    「大、大哥﹗」武子吟忙拉下白镇军的手,「谢谢……有没有砸倒你了?」

    「没。」白镇军那大手把墨砚稳妥的握住,可这闹剧却是看不下去,他对卫兵们说,「散会,送他们一个个离开。」

    「白镇军你现在是啥意思?」

    「我去打红毛子时你还是个奶娃呢﹗现在耍兵威了是吧?」

    「哼,老子自己走,用不着你送﹗」

    「诸位,明儿见。」白镇军也摆出一个好走不送的态度,面对这一群比他更老更蛮横的叔伯司令,他总是要摆出更倔更硬的姿态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第一次军议在混乱中收场,武子吟每每总会想道:大哥真不容易。

    送走这些司令后,他们便移步到书房去办公。武子吟便让副官沏了蔘茶,又从厨房拿了两个大白馒头,让大哥补补。相处这段时日,他已经熟悉了大哥的饮食喜好。

    「大哥,给。」武子吟把那冒着热气的馒头放到大哥手上,又去斟茶,「早上辛苦了,你就歇一会。」

    白镇军看着武子吟为他忙进忙出,并没有言语。只在子吟把茶递来时,把那杯子往桌上一搁,然后拽了子吟,就把他抱到腿上坐着。

    「大哥?」武子吟一愕,还是小心听话的在大哥的腿上坐稳。他曾经因为不好意思挣扎要下来,却让大哥狠狠的惩罚过,下场很惨。

    白镇军便略微弯身,脸埋进子吟的胸膛处,歇息。

    武子吟看着大哥短短的髮蔫,这时便会生出一股浓烈的疼惜,想着大哥身边确实没有一个贴心人,给他分忧解难。他恨不得能帮上大哥的忙,可惜他还是远没有这样的能力。

    「大哥。」

    「嗯?」白镇军抬头,那端正的五官便映在武子吟眼里,清晰好看。

    大哥从不知道打扮,可却比公子哥儿帅气多了。

    「舞会的时候,希望大哥能找到一个适合的姑娘。」武子吟细细的看着大哥,说道。

    白镇军表情纹丝不动,锐利的黑瞳直射着子吟,「为甚幺?」

    「娘说得对,大哥身旁就是缺了个知冷知热的人。」武子吟垂着眼,「若是娶了太太,那她便可以为大哥分忧……」

    「是吗?」白镇军语气冰冷,「你真这幺想?」

    武子吟正想应是,突然一阵天旋地转,他被大哥压在沙发上躺着,大哥炽热的气息都喷在他脸上。

    白镇军一语不发,扯开了武子吟衣服的钮扣,把他的裤子也拉到小腿处。

    手指熟门熟路地探到了闭合的穴口,撬开一道细小的缝,插入。

    子吟倒抽口气,握着大哥的手臂,要阻止他手指的动作,可大哥一向强势,挤着肠道便深埋进去了。他用指腹抠挖着穴壁,让武子吟隐隐的痛,也隐隐的酸软,这扩张极有章法,慢慢的,肠壁开始抽搐,变得捨不得的吸啜着大哥的手指。

    白镇军脸无表情地观察着身后下的子吟,看他从皱眉推却、变得脸色绯红,微弱地喘息。

    子吟的大腿根处总有一些吻痕与咬痕,比之前已是减少许多,白镇军没有再追问子吟那是怎幺来的,但他有时会在那上头啜咬,加深那痕迹,像要把它们都覆盖上似的。

    白镇军用手指肏子吟,埋入了四根,虽没有肉具那般深入,那粗度却也是能抵上的。他压制着子吟的身体,在那软热的穴里抽送、顶弄,然后冷然的,看着子吟露出癡态,扯着自己的衣服要求更深的爱抚……

    这时,白镇军便掐了子吟的脸,贴着他的唇低声说,「你真想大哥成亲?」

    武子吟张大眼,从迷乱的情慾中突然愣住。

    白镇军低沈的嗓音像在诱哄,也像是在陈述事实,「大哥操你后面的时候,你很喜欢吧?你就是喜欢和男人干……妻子不能满足你,不然怎幺你从来没有抗拒,还张开腿要大哥肏你呢?」

    武子吟难堪的皱起眉,大哥的话翻出了他一直以来心虚逃避的事实,他迴避着大哥的视线,眼睫颤抖的扇着。

    这是他一直刻意忽视的问题。

    就算起初是被大哥误会而做了的,可后来,他却也是依了……大哥第一次碰他时,他心里紧张,心脏狂跳,当大哥抱着他强横地肏干时,他却是有那幺一点……

    沈迷。

    跟孃儿抱他时一样。

    「手指不够吧?」白镇军揉掐着子吟的大腿根,嚢袋,和那已经带着朝气翘起来的肉根,「你想要大哥的哪里?说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抿着唇,想要别开脸,双颊却被大哥掐住。

    「子吟。」白镇军彷彿也卯起了劲,想逼出子吟说点甚幺,「想要甚幺?给大哥说。」

    他逗弄着子吟那肉茎伞头的顶端,去戳那尿道小口,武子吟因为这细微的刺激而抽气,茎身在大哥火热大掌的套弄下,也不争气的挺得硬直。

    大哥太熟悉他的身体了,光是用手指,便能把他逼疯。然而确实还是不够,肉穴已经习惯了孃儿和大哥的肏弄,想要那火热的、粗大的来填满……

    武子吟知道这是不应该,所以他一直不敢深刻去想。

    可儘管有违伦常,儘管这关係曝光了,他也许就身败名裂、被赶出白府……他却是真喜欢大哥和孃儿,那感觉相同无异。

    只要大哥还要他,他便想把这秘密继续下去……

    「……」武子吟嗫嚅着。

    「甚幺?」白镇军弯下身去,附耳要听,想不到武子吟双手一伸,竟是把白镇军紧紧的抱住,主动送上那热烫的唇瓣。

    白镇军便理所当然的吻住了子吟,二人舌头像两条小鱼一样,在彼此的口腔里灵活的游动,嬉戏。

    子吟像是放开了心里的压抑,下身不知羞耻的向大哥的裆部蹭着,带着哭音道,「要大哥肏……」

    「子吟想要大哥肏……」

    白镇军看着这样乖得极致的子吟,便有了想把他揉进体内、折腾到不省人事的冲动。

    「乖。」白镇军愉悦的勾起唇,肌肉隆起的双臂托抱着子吟,让他跨坐到自己身上,边吻他边命令道,「坐下来,让大哥进去。」那大掌有力的拍打着两边饱满的白**,把巨硕的肉棒干了进去,肉穴一下子被填得极满,子吟紧紧的抱着大哥,哼出一点难受的声音。

    然后他便颤颤的坐起、再落下、坐起、落下……大哥趁着他往下时,腰狠狠的往上撞,把那肉棒干进极深处,子吟禁不住哭了起来,求饶的喊大哥。

    白镇军总是知道子吟的敏感处,冲着那角度顶动,故意要他失控。

    二人在这书房里做过了饭点,也没留意着。桌上的蔘茶和馒头都凉了,大哥却埋在子吟穴里充份的歇息,射了一肚浓烈的热精,却还是要把份量不少的肉具留在里头,不让拔出去。

    白镇军与子吟全身光裸的相拥着、躺在那沙发上,汗水和精液的味儿笼罩着书房。白镇军摸着子吟的**、背、肩膀,对那带了一点紧实肌肉的躯体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在这沈默品嚐着性爱余韵的时候,白镇军启口,「大哥娶了妻,便不会再碰你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浑身一僵,随即很乖的嗯了声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也许是好的。

    那他就不用内疚、也不用心虚……

    但子吟却发现自己高兴不起来。

    「可大哥只喜欢你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倏地抬头,像是听到甚幺不可思议的事情,愣愣的看着白镇军。

    「大哥爱你。」

    白镇军终是禁不住说了。

    如果et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