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、成长
    第三十章、成长

    白孃这阵子夜里睡得并不安份,烙饼似的翻滚身体,还总是发着微热,是要抽身高的势头。

    「孃儿……」武子吟给他按摩脚跟,白孃的翻动也让他夜里醒来,怎幺也放心不下,「我给你弄点湿布巾。」他说着就要下床,却被白孃一把攫着手腕拉回床上,紧紧的搂住。

    「你很凉,舒服。」武子吟的体温相对较低,白孃与他脸贴了脸,皮肤相贴的磨蹭,便感到很舒适。

    武子吟便顺着妻子,不停歇的按揉他的腿骨,心里的隐忧却是与日俱增——大哥二哥都是高个子,若长成同样的身高和体格,秘密肯定瞒不了。这世上哪有七尺昂藏的娘们儿?谁会相信这种鬼话?

    他甚至想着,要是孃儿长成个五大三粗的糙汉子,他便与他收拾行囊离开白家,这天下之大,总有他们小俩口过日子的地方。

    白孃脚踝痛得睡不着,便睁开眼,瞅着丈夫说会儿话,二人这阵子都是绕着震江的教育问题讨论,白孃觉得子吟不该再去军营了,四弟就是个蹬鼻子上脸的,对他越好越受罪,可子吟却坚持以怀柔政策感化震江,他总是以弟弟子良为成功的例证。

    「我这弟,早就长歪了,心术不正,是改不过来的。」

    「这阵子跟震江说话,感觉他是个被宠过头的小男孩儿,只是惯了肆意妄为。」武子吟分析道,「当年子良也是这样的,他作弄夫子、又让下人为难,因为大夫人把他宠上天,但只要多花时间教导,他便能学好。」

    「那怎幺一样,你弟有拿髒水泼你吗?」白孃说,「你们关係本来很好,所以他才听你的话吧?」

    「要孩子听话,首先要让他知道你是爱他的,关係就会慢慢变好。」武子吟回话。

    「娘也爱他,怎就不见四弟听话了?」白孃冷笑,「依我说,反是娘被四弟收服了呢。」

    「孃儿,我是说首先。」武子吟叹道,「那只是管教孩子的第一步,让震江知道我爱他,所以才想他学好。」

    「你爱我一个就够了。」白孃故意曲解他的意思,「不需要连我的兄弟都爱。」

    这话在武子吟耳里,却是有另一层的意思的,他垂下眼,为想起大哥而苦笑,「孃儿,四弟也是我的家人。」

    「他不是。」白孃清晰的黑瞳倒映着子吟,「我的家人只有你,我们夫妻俩是独自一家的。」

    「孃儿……」武子吟无奈,「怎幺钻起这牛角尖来?」

    「其实你应该也察觉到,我和娘并不如表面上和睦。」白孃淡然道,「这些兄弟于我的情份也是有限,大哥二哥待我好,所以我敬重他们。但四弟……说实在,一个顽劣的、无可救药的败家子,我是不会有多少感情的。若他要来犯我,我是会毫不犹豫地一枪毙了他。」知道四弟胆敢对武子吟撒气时,白孃是真的想废了他。

    「在武家里,大太太跟我娘都是势成水火,但儘管如此,子良还是我弟。」武子吟对白孃的冷情并不能苟同,「四弟再顽劣,也是与你血浓于水。」

    「子吟,我没有你的宽容大爱。」白孃笑着,怜爱的蹭着子吟的脸,淡淡地说,「我们的成长经历不一样,我可以看出你娘虽是偏房,却一直是爱护着你长大的,可我没有娘啊,我懂事以来就只能靠自己,必须每一步算计着,才能在这个家过得安稳。」

    「孃儿…我不懂。」武子吟微皱着眉,「有爹在,有白府的卫兵,谁还能害你呢?」

    「我也曾经这幺想,所以当年我总劝着娘搬回来,以为有爹在远比秦皇岛安全。」白孃垂下长长的眼睫,眨拂着,「可娘就在回来的路上突然死了,爹的卫兵都在,却连她怎幺死都搞不懂。然后……爹只让人办了丧礼,他甚至没有追究娘是怎幺死的……」

    武子吟沈默下去,他晓得白孃正在跟自己诉说着埋在心底深处的秘密,那段他总是避而不谈的往事。

    「你认为是白夫人做的?」

    「不是认为,而是事实。」白孃合上眼,无比清明的张开,「我后来才晓得,这都是从娘确定带我回白府时就开始计划的,她不杀我是因为我是女孩儿,没有威胁。」白孃并没有任何难过的情绪,这往事早已消化沈澱,只留下警惕、戒慎,然而武子吟却还是边听着,边抚慰着白孃,从背部到手脚。

    「她总是表现得像个慈祥的母亲一样,背后却尽做阴狠下作的事,偏偏没人去掀开那真面目,只扮演着和谐美满的家庭。」白孃呵呵的笑着,「子吟,我其实恨不得四弟学坏,最好干下一些无法挽救的蠢事,这便是对她最好的报应。」

    「你已经长大了,没有人能伤到你。」子吟把白孃搂得很紧,「我会一直陪着你。」他终于知道那时白孃说要夺走他兵权的人是谁。

    都已经坐上正房之位了,为甚幺还是容不得别人?武子吟发现这是个亘古不解的谜题,在每一个大家族都是存在的。大太太也是,时刻担心着他这个庶房的会取代子良继承的地位。

    「娘还在生时说过,她怀我的时候爹很期待,早早便预备给白家第三个男丁起名,可后来听说出生的是女儿,便给改成了白孃。」

    「那名字叫甚幺?」

    「怒洋。」白孃笑道,「镇军、经国、怒洋、震江……可霸气吧?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子吟由衷的点头,却也觉得遗憾,若他是男儿,这白家三少的大名将会与大哥二哥一样纵横天下吧,「孃儿、会不会有那幺一天,你能以真实的身分示人?」

    「不知道。」白孃回道,「没想过。」习惯了女儿家的造态、梳妆打扮示人,这白家三小姐的身份与他早已融合为一,他已经麻木了。

    武子吟看着白孃卸去妆容,那俊美端正的眉眼,突然便起了一个心思,「孃儿……若我私下唤你怒洋……你可喜欢?」

    白孃静静的看了子吟一阵,嗯了一声,然后凑上前去,贴着子吟的唇亲涩的吻他。

    子吟闭上眼,嗅着白孃那混了淡淡脂粉气的体味,还有那热烫的唇舌,他唤着那鲜为人知的名字,「怒洋。」回搂着白孃,二人胸膛相贴,乳尖擦过时冒起了阵阵的颤慄,双腿交叠,那带着热量的下身暧昧的互蹭,直至慢慢的充盈硬挺。

    白孃欺身把丈夫压下,怜爱至极的抱他,一夜缠绵缱绻。子吟带着哭音,细细的叫着怒洋,却是让白孃越发的激动,彷彿这名字成了夫妻间私密的爱称。

    这是妻子第一次向自己躺开心门,子吟打从心底的感到喜悦,并决定要用更多的爱填补白孃——白怒洋,让他不要困在过去里、心怀怨恨。

    而白震江受过这次教训后,真的改变了。

    因冷水感染风寒后,他病了数天,却一直无人理会、无人照料。某天早上却突然跟着那些新兵蛋子出现在校场上。他不再讨价还价,不再大嚷辛苦、嫌弃抱怨,而是默默的跟着大伙儿做训练,听从教官的指令。

    这于他人而言,是很喜闻乐见的,因为白四少的存在对新兵的纪律是个坏影响,若不是忌于身分,他早就被逐出去了。

    从前对着哥哥姐姐都会呛声撒泼的幺子,却不再肆意妄为,看到白孃他便脊骨隐隐作痛,一脸戒备、随时要遁走的模样,与见着大哥时无异。

    若是武子吟来与他谈话,他也会回应,态度却是带着距离,再没有从前的胡闹。这正是顺了白孃的心,他不希望看到四弟像那武家弟弟那样黏着武子吟。

    「你看,四弟多懂事。」白孃私下与子吟说,「这是我的策略凑效吧?」

    「你确定?」武子吟仍是不赞同,「我只觉得他被你打怕了。」从前震江只以为三姐在威吓他,这白家上下,可从没有人敢打他的。万料不到这回他是真捅了马蜂窝,三姐动起手来竟是毫不留情,所以他就怂了、收敛了,再也不敢不听话。

    「怎幺也罢,他现在已经不是问题1♀2 □3◣d ▃an⊿me i点▲n ▄et ▆。」白孃昂起头,看着校场上跑步的兵,震江努力的跟在最后,勉强的吊着尾巴,「你还要每天来看他吗?」

    「我也是来看你。」子吟拉了白孃的手,握着。

    「这倒是像话。」白孃听着高兴,不管身边的下属看着,凑到子吟脸上亲他,「相公……」他喊得软腻,实在难以相信是出自男儿之口。

    武子吟看着一脸得意的白孃,叹道,「幸好我们没有孩子」

    「子吟,这话怎幺说?」白孃皱起了眉。

    「要是有孩子了,非给你天天吊着打。」武子吟光是想像便心痛了,「可怜见儿。」

    「不会,咱的孩子肯定是知书达礼,跟你一样温文殃雅……绝没有打的必要。」白孃眼睛转了一弯,却是不正经的贴着他耳畔道,「欸……我倒是想看你餵奶的模样。」

    「甚幺乱七八糟的﹗」武子吟无奈妻子的胡说八道,毫无威胁力的瞪了白孃一眼,换来他不以为意的坏笑。

    三小姐与丈夫鹣鲽情深,在校场上旁若无人的展露恩爱,这佳话飞快的在白家军里传开,正好推翻了关于之前二人婚姻不和美的谣言。

    在白孃持续招兵训兵的同时,白镇军的团里则传来捷报,土匪寨已被攻破,冯师座把洪星活捉回来,让白镇军办一场大型的会审,白老爷亲自坐阵,要查清这土匪背后的扶植者是谁,众依附于白家底下的师长团长都剑拔弩张,蓄势待发,预备着北方将至一场大震动。

    如果et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