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、风起
    第三十一章、风起

    白镇军让武子吟参与了会审的準备过程,他必须与一众书记负责证据、状词、记录,甚至是出席人员名单。

    吴止戈这时便成了书记官的临时上司,统筹整个事儿。武子吟现在才知道神出鬼没的吴书记是白家兄弟的肱股心腹,会审中许多调查还有他一份功劳。

    「会审于本月初九举行,与会者包括团级以上、军、师、师、兵团领导,均需出席。卫兵只能带五人以下,不能进入法庭……」

    吴止戈与白镇军边讨论,武子吟便低头撰写规条,跟一般书记略有不同,他还得把这规章翻译成不同的语言,因为外国领事们来信要求参与会审,而白镇军也准了。

    洪星那帮人用的枪械有德国货、日本货、也有俄国……并不是白家配给的型号,可土匪子是怎幺与洋人搭上线交易军火的呢?这可就耐人寻味了。

    这週武子吟也没能到白孃处探班,甚至得在军营里熬夜,冯师座领的兵团陆陆续续回来了,年轻伙子一个个灰头土脸,军服上有了烧焦和刮伤的痕迹,与出发时那兴奋劲儿不一样,全都垂下了头,沈重的回来。子吟看到了武昇,彼此点头示意,一同训练的小伙子里却有几个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「小陈呢?」武子吟犹豫了一阵,还是问道。

    「小陈?」士兵们互相对看一眼,「子吟不知道吗?」

    「应该是不知道……」

    「毕竟是临出行前发生的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听得提起了心,正要追问士兵们说的是甚幺,这会儿武昇却走了过来,给了子吟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,「小陈在出发前一晚想偷走,冯师座以逃兵罪名把他枪毙了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呆了半晌,才平静的垂下视线,「这样啊……」

    「那小子平常打抢打得恁好的,也不晓得怎幺就临阵退缩﹗」有小伙子无奈的骂。

    「对嘛,没卵蛋的家伙﹗」另一人啐了口口水,「活该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与这群倖存归来的兵吃饭洗尘,然而碰杯庆祝时却是有些强颜欢笑,唯有知晓内情的武昇看出他的郁闷,一直留意着。

    当饭点过了,子吟要回到办公处时,武昇便喊住了他。

    「子吟。」武昇站得直挺,紧张的手握成拳,「小陈的事……你不要怪自己。是他活该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抬头,有些意外武昇会与他说这话,也许他的心事已经明看好卐看的█带v〖ip章节的p◣op█o文就来就◤要■耽美@网显的挂在脸上,不管谁都能看穿。

    儘管小陈对自己干了……那些事,可子吟没想到他就这幺死了…… 这可是一条人命啊,小陈才多大,一个充满朝气的年青小伙子。

    「谢谢你、武昇,我了解大哥和冯师座的做法,只是需要些时间接受。」武子吟朝他挤出安抚的笑容,「我也想着那些回不来的兄弟,若是出发前有多跟他们说说话就好了。」

    武昇垂下眼,就默默的听子吟说会儿话。他自己是无甚感觉,当年在农村时经历了土匪、战乱,每天身边都有死人,早就对生死这事看麻木了。

    反倒是活了那幺多的年头,第一次总想着一个人,因为他而慾望躁动。他还记着武子吟裸着身体给小陈压在浴室的模样儿呢,那**雪白雪白的。武昇打土匪时恁地狠,怎也得含着一口活气回来,活着还能肖想一下,死了就甚幺也没了。

    如今能与武子吟这般单独待着,看他垂下眼露出有点低落的表情倾诉心事——武昇觉得小陈死得值,实在是太值了。

    不晓得对方一本正经的模样下竟是浮起这许多异样的心思,武子吟与武昇待了一会,浅浅的哀悼了死去的年轻士兵,便告辞离去。办公楼还有堆叠如山的事情要处理,书记处连日夜里都是灯火通明的。

    武子吟才走到大楼的玄关,便见白镇军昂首挺胸的走出来。

    「大哥。」武子吟上前喊道。

    白镇军蹙紧了眉,启口便是质问,「你到哪里去了?」

    「我……跟刚回来的士兵们吃饭……」武子吟为大哥那不快的态度一愕,可随即想到书记处那幺忙,自己离开岗位有些久了,确实不妥,便歉疚的道,「大哥,对不住……因为刚才与他们庆祝归来,便多待了一阵……我马上回去做事。」

    「过来。」白镇军示意子吟跟着他,并不是回书记处,却是往白镇军的私人书房,「饭点过了后,卫兵说没见着你回来,饭堂又说人早散了,我说,你又去哪里勾男人了呢?」

    「大哥……」武子吟瞬间窘困了,「我没有……」

    「就算你不勾男人,那群士兵还是用那种目光看你的。」白镇军冷冷的给门上了锁,「之前我已经亲眼见识过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被大哥说得难听,僵在原地无法反驳,他是觉得小陈一时迷了心才会稀罕上自己,可这事却又确实是发生了,还是大哥出手阻止的。

    他却不知道,白镇军说这些话,不过就喜欢逼他露出窘困而羞耻的表情,他越爱子吟,便越要折腾他。

    自那日告白以后,他们便没有再说过公事以外的话,也没有任何亲密接触。武子吟以为大哥是决定结婚了,二人的关係告此为止。他是难过的,却也晓得这是合适的决定。

    可这会儿,大哥却又指责他招惹男人,并一步一步的走近过来。子吟深吸口气,胸膛紧绷。

    白镇军抬起手,一颗一颗钮扣的去解武子吟的衣服,

    子吟屏着呼吸,看大哥要对他做甚幺。

    那衣襟开了个偌大的口子,白镇军把厚实的大掌探了进去,找着了子吟微突的乳头,夹着那小小的颗粒轻掐。

    武子吟闭了眼,别过脸去。

    「刚才去哪里?」

    「在饭堂后面的小路……」武子吟唔了一声,因为白镇军掐着他的乳粒、辗转搓压。

    「跟谁?」

    「武昇。」

    「干甚幺?」记得是那密告的年轻小伙子,白镇军语气便更可疑了。

    「谈、谈话……」乳尖连续不绝的的刺痛感让子吟软了身体。

    「那小伙子也跟你好上了?」

    「不是……没有……啊、……」乳头被指甲尖着,尖锐的痛让子吟眼眶都湿了,「他……和我说会儿话,因为小陈死了,他……跟我说原因。」

    白镇军这才放鬆力道,改而轻轻的抚摸,「怪大哥吗?」

    武子吟摇头,「大哥治军严谨,小陈也确实是…犯了事……」不管白镇军做了怎样的判决,武子吟都会尊重,只是心下隐隐不安,毕竟小陈的死与自己有关。

    白镇军就爱子吟这对自己全盘信任、倚赖的态度,既是逼问出来了,人也平安无事,他便放软了冷硬的态度,把子吟拉到大腿上坐着,摊开那前襟去舔舐刚才受了酷刑的乳尖。

    武子吟那处敏感的竖了起来,在白皙的胸膛上成了两点触目的朱红色,他环着大哥的肩,当乳头被含啜着了,便细细的抽气,是舒服的反应。

    「不是要拒绝大哥吗?」,白镇军抬头就对上了子吟窘困难耐的表情,他冷着脸故意讽刺道,「怎幺这一摸就硬了?」

    「……大哥、放开。」子吟的拒绝是那幺软弱,只让人想要加倍折腾。白镇军大掌覆在那柔韧的胸口,五指收紧要挤出一点乳肉,把子吟吓得就要往后缩,幸而大哥眼疾手快,把他的腰肢扣住了。那手掌便掐出一个微隆的胸部,跟个刚发育的姑娘似的。

    「大哥……你干甚幺……」武子吟只觉得难看极了,可白镇军就是爱看他这模样。

    **下顶着大哥硬烫的器具,隔着布料依然是那样惊人的质量,子吟便不敢挪动身体,他感觉到大哥浓烈的慾望是那幺的蓄势待发,只要稍加撩拨便会把他拆吃入腹。

    武子吟发现自己是没能拒绝大哥的,不管是那火热的唇舌、大掌、还有熟悉的味道,他都那幺喜欢。他垂着头,因为那刺麻的快感低低的抽气,白镇军轮番疼爱着左右两边胸口,乳尖被牙齿磨得都红肿起来了。

    二人隔着裤裆,肉具贴着**缝磨蹭,彼此都沁出了汗。

    「子吟。」白镇军声音低哑问,「要不要大哥肏?」

    武子吟眼眶红了,他想、怎幺不想……这阵子一旦得了空便想大哥,他为难的颔首,却又说,「但不要大哥爱。」

    白镇军深沈的看了他一眼,二人再没交谈,只用肉体积极的纠缠、交合。

    书记处加班至通宵达旦,二人却是怠忽职守的在此偷欢,把一整夜消磨过去。子吟被大哥压在沙发上睡去的,那沈甸甸的肉根一直埋在肉穴里,半睡半醒间能感觉到它的脉动。

    二人在清晨醒来时情动了,亲亲摸摸中便又做了起来。大哥体力惊人,一晚上并不能让他的慾望魇足,抱着子吟的腰狠狠操干,可就在快要高潮的当头,书房传来了叩门声,二弟白经国的嗓音从外头传来,——「大哥,打扰了,是我经国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吓了一惊,他忙推掇大哥离开,白镇军却压着他的手脚,更猛烈的肏干,把这一发释放在子吟的穴里。

    「刚起来,等等。」他对门外喊道,从子吟体内抽离,那给肏鬆软的穴口倒流出灌了一夜的精水,白镇军看着便勾起了唇,弯下腰咬那**一口,才把衣裤拾起穿上。

    如果et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