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、揭发
    第三十二章、揭发

    白镇军与武子吟收拾了一会、又打开窗户通风,才把白经国迎进来。

    「妹夫。」看到应门之人,白经国露出意外的表情。

    「二哥。」子吟礼貌的应道,语调却是有些疲软,「你们聊……我去倒茶过来。」然后便擦过白经国的身畔出去了,走路的姿态也是小心奕奕的。

    「大哥。」白经国还是一贯洋式的西装打扮,他走到白镇军面前,「昨儿个在家等不到你,只好今早来军营。」

    「坐。」白镇军示意他在沙发落坐,「查得怎幺样?」

    「码头记录并没有,那批货该是从陆路运去。」白经国虽说不参与此次会审,但却在背后準备许多,策应兄长的计画,「洪星怎幺样?」

    「他很合作、供称有人赠送军备、又派人来教他如何有规律的管理匪寨、看到军队便要逃走。他们有甚幺需要便联络一位名叫陈有之的人,说是革命分子。止戈查了,确有其人,却是被冒认的。」

    「你认为1◎2?★3⊿d¤an¤me♀i点¤n 〓e≡ t 洪星真不知情?」

    「他是弃子,我本来也不指望他能知道多少。」白镇军续道,「咱现在的证据,只能咬死丁徐二人与日本领事有交易,必须拿到帐目,核对于洪星处缴获的军火,方能确凿的指证。」

    「我可以向日本领事要求交易明细。」白经国颔首,「他们恨不得咱军阀内讧,定必欣然配合。」

    「嗯………田野雅孝愿意亲自来作证,已是非寻常的热心。」白镇军冷冷地道。

    这会儿武子吟叩了叩门,捧着一盘刚沏好的茶走进来了。大概是刚去洗了脸,子吟的头髮都是湿的,脸蛋儿瞧着倒是精神了许多。瘦削的身子板走路还是无力,瞧着就是劳累过头了。

    白经国看向子吟,那一瞥漫不经心,并不带有深意,但武子吟作贼心虚,昨夜才在这沙发上与大哥缠绵过,到今早才勉强擦了一下,怕二哥察觉到,心里便不禁忐忑。因此他下意识的迴避起二哥的目光,绕到后头那书桌去倒茶。

    他却不知道,这彆扭的造态才让二哥起了嫌疑。

    白镇军朝着二弟挤眉弄眼,一脸欲问不问似的,便大手一拍沙发,喊道:「子吟、过来坐下。」

    白经国随即瞥了他大哥一眼。

    「大哥、二哥,喝茶。」武子吟捧了杯子,送到二人跟前。

    「我让你坐下。」白镇军再次命令,「不必避嫌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本打算送了茶便回去书记处的,毕竟大哥二哥谈的机密事,肯定不愿有外人旁听的。可看大哥那不容拒绝的态度,他就听话的落坐了。

    「会审当日恐有骚乱。」白镇军继续说着正事,「布防方面便也仰赖你了。」

    「我会与止戈準备。」白经国颔首。

    「你去三妹那处。」白镇军转向子吟。

    「可是……书记官是要记录当日的审判过程的。」武子吟没想到自己要缺席当天的会审,他还被吴书记编排了当日负责的职务。

    「我会跟书记处说。」大概是子吟的表情太失落,白镇军便解释,「若有师长要造反,枪口必是瞄準白家人的,你无自保能力,在场只会成为累赘、甚至是人质。」

    「大哥说的对,妹夫你便去三妹的兵团待着,至会审结束。」白经国认同道。

    武子吟现在才知道,这场会审背后潜藏着兵变的危机。他还是把事情想得太表面,以为审了洪星、把那乱事的军阀供出来判罪就圆满,却不知道大哥他们已经预备着一场恶战。

    要知道这群丘八都有自己的势力,当年曾经跟白老爷平起平坐的,要是他们联合反起来,也是会动蕩到白家的根基。

    武子吟顿然了悟,便听话的不再争持,「大哥二哥,希望你们平安顺利。」

    白镇军与白经国又谈了许多会审的布置,经了大哥的默许,白经国也没有避着子吟,把一切都直说了。武子吟在旁听着,只叹大哥与二哥思虑周密、调度有序,实在都是优秀的指挥官,把所有情报过滤通透,每一环的变数也都考虑进去了。

    接近饭点,讨论方是告一段落。武子吟把那喝光的茶壶拿出去,白经国便往后靠在沙发上,笑盈盈的睇着他大哥。

    「怎幺样?」

    「甚幺怎幺样?」

    「少来,大哥。」多少年的兄弟,白经国能轻易看清白镇军甚幺时候在假正经,他翘起一边腿,有条有理的做推理——「这是第二次,我看着妹夫在你房里出来,天晓得你从不让人在你私人区域逗留的。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白镇军脸色平静,「所以?」

    「再看妹夫那副不良于行的模样,房里凌乱的程度、那股开了窗也散不走的味儿……啧啧、你是故意要我知道?还是要我装作不知道?」

    白镇军扳着脸,看向二弟。

    「欸,我懂,这是要我装作不知。」白经国彷彿惋惜似的摇了摇头,摸着底下的沙发,「大哥,这沙发要彻底的洗,即使风乾了还是能嗅着味道的。」都是男人,他一进房就敏感的嗅到了。

    「嗯。」白镇军点头,表示知道了。

    「所以,重回我刚才的提问,你俩怎幺样?」白经国双手合着,露出个耐人寻味的笑容。

    白镇军睨了他一眼,像是要睥视这问题的质量。

    「大哥若不说,我便只好自行去跟妹夫求证了。」白经国笑盈盈的道。

    「不要欺负他,他脸皮薄。」白镇军终于暴露了一点口风。儘管他自己也是经常性欺负武子吟,可其他人就是不行。

    「怎幺开始的?你强了他?」

    「………」

    白经国想也是八九不离十,子吟怎看也不是啥狐媚妖物,乖得不得了,肯定是给大哥拐的,「大哥,这里不是德意志,武子吟跟那拉皮条的男孩儿也不一样。他是你…妹夫啊﹗」

    「我知道。」却又如何?白家人的伦理、道德观都是薄弱的,这大概是深得白夫人真传。

    白经国看着白镇军那雷打不动的态度,禁不住也凝重了﹐「来真的?」

    「我想。」白镇军应道,却是想起子吟说不要自己的爱,还要他娶个姑娘家,「他不愿。」

    白经国看着失神的大哥,只感觉大开眼界,大哥是喜欢男孩儿的,这是在德意志留学时就知道的事。可儘管和男孩儿睡,大哥心里一直还是只关怀着白家和军队,从没见他对谁记挂上的。

    只能说命运还是缘份,都会作弄人。

    「大哥,妈要是知道了,肯定要疯了。」白经国轻飘飘地道,倒没显出任何担忧。

    「她本来就疯。」白镇军更是显得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「她肯定会杀了子吟。」白经国看向大哥,「肯定。」

    「所以你得帮我们保守秘密。」白镇军也看向他,理所当然的说。

    「妈的,我现在知道你怎幺要让我发现了。」白经国懊恼地道,「我可以装作没来过吗?」

    「迟了。」白镇军勾起唇,欣赏二弟悔不当初的模样。

    「那三妹知道吗?」

    「不知。」

    白经国蹙着眉,觉得这水比会审还要深,可大哥已经拉着他趟下去了,也只能尽量的装作不知。这可是一个火力不轻的炸弹,有朝一日在白家炸开来,真不晓得会是甚幺样的效果。

    子吟回来的时候,正碰见二哥站起身整理衣领,正事谈完,他便要回去办公了。

    「二哥。」子吟礼貌的喊道。

    「大哥是工作狂,你不要学他。」白经国笑着,热络的挽了子吟的肩,「来,跟二哥去吃饭吧?大哥一起去不?」

    正要回到书桌办公的白镇军,知道二弟在耍坏心思,他哼了声,「不去。」就坐着看起批文来。

    这让子吟好生犹豫,毕竟大哥是他的顶头上司,今早还没读过信,他是该留在这里陪大哥做事的。

    可还没待他说话,二哥已经拽着他离开,把大哥一个人留在房里了。

    白经国还没有坐下来与子吟仔细相处过。家里人多,大伙儿聚会时经国和子吟通常都是不作声的陪衬,因此虽是每日起居照面,却是头一遭这般亲近的交谈。

    然后他便察觉到,这妹夫是个贴心过头的孩子,大概是与武家出身有关,特别察言觐色、也很体贴入微。

    比如聊天的时候他就那幺微侧着耳朵、眼神专注的倾听,间或恰如其份的应对,语调温文有礼。在饭堂找着了桌子时,又亲自拿布巾擦拭,再给二哥提盘子夹菜,这些服侍都是本能而为,没有任何奉承的成份。他就习惯了这样照料身边人。

    白经国留意着那些兵蛋子,对子吟都是众星拱月的,看着他就一人一句围上来问候,甚幺时间再来训练、今儿下午要来不……那眼神火热的甚至都不寻常了,彷彿都在打子吟的主意。

    再看那帮工、伙房厨子看到子吟都是高兴的打招呼,还主动给他加菜加饭,可见他有多受欢迎。

    乖成这样,难怪大哥会栽下去吧?

    白经国观察了一个中午,感受甚多,心领神会的回去了。子吟虽然乖巧听话,可这不就拒绝了大哥吗?也许他们并不长久?白经国决定眼观鼻、鼻观心,在这炸弹爆破以前,他决不干涉进去。

    如果et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