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三章、前夕
    第三十三章、前夕

    于白家父子而言,这会审的意义非比寻常,是危亦是机,近日为此殚精歇虑、在军营处熬夜,就为了做万全的準备。然而不论军务有多繁重,于内府夫人们而言却是无关痛痒的,自从得了批准筹办舞会后,白夫人便每日与姨太太们忙进忙出,就为了準备个盛大的宴会,让儿子们找个好姑娘。

    白家是全老派中式建筑,并不适合办洋舞会,白夫人便去了各个有名的舞厅、番菜馆看了,最后锁定了一所盛京中心的大舞厅,那处有一个大旋转楼梯、舞池铺满珐瑯瓷砖,在七色灯光下很是好看。

    而她亦暗地里与常一同打小牌的夫人们通气,让她们邀请有家世地位又有美貌的千金闺房,简直像是皇帝要选妃一般。

    因此在白家固定的休息日,白夫人逮着一家团聚的机会,便欣喜的说着舞会计划,以及她有意邀请的来宾。白老爷在座上神情严厉,与座下的白镇军如出一辙,却是沈思着正事。白经国则垂首把玩着茶杯,嘴微微翘着,与白孃倒是有些兄妹相,都是漫不经心似的。

    「老爷,我听说丁师令和林师令都有两女儿,都是要出嫁的年纪,配咱镇军不是正好呢?这就跟武师令一样,都是老爷当年拜把的兄弟。」

    「夫人。」白老爷沈默了一早上,虽不忍扫妻子的兴,可还是说出口,「这个舞会咱暂且顺延,不办了。」

    白夫人眨了眨眼,笑容顿时定住,「老爷,为甚幺呢?」

    「近来军务太忙。」白老爷咬着烟杆,「两儿子都睡军营了,哪有时间办舞会呢?」

    「就一个晚上而已。」白夫人却是不高兴了,「这筹办都不用他们做,只需要出席一个晚上,有这幺为难吗?」

    「会。」白老爷斩钉截铁的道,「咱说顺延就是顺延。」

    「那到甚幺时候?」白夫人皱起眉,「我已经给舞厅下了订,总得跟那边说一声。」

    「把那订退了,就说确定日子再来订。」

    白夫人也不傻,听丈夫的意思,这舞会也许是办不成的,可她实在不明白,军务再重要,有比两儿子的终身幸福要紧幺?再说联姻对军务来说也是能带来好影响的,这师令们都成了亲家,同盟就稳固多了。

    白夫人并不知道这同盟已经在动摇,几家的军团甚至即将要兵戎相见。白老爷也无法坦诚相告,这会审行动涉及许多机密,知道的人是越少越好。

    「你们忙军事,这我懂。但家里冷冷清清的,没了震江这贴心宝贝,我连个能说上话的人也没有。」白夫人语带埋怨,「我这阵子忙进忙出,办了这许多就为了舞会办成功,如今说不办就不办…竟也不给个明白的理由……」

    「娘,我是真的忙。」白镇军便站起来,到了白夫人身边轻轻的揽她的肩,劝慰道,「等这阵子消停了,我便给你个日期,保证出席。」

    「这可是你说的﹗」白夫人瞪了大儿子一眼,「老爷、经国、孃儿、子吟……你们都给我作证啊﹗」

    白经国作为另一个主角,却是事不关己的模样,深知白夫人办这舞会的主要目的还是给大哥找个妻子,自己不过是附带罢了。

    毕竟他跟三妹一样,都不是白夫人亲生的。

    他看向白孃和子吟,两夫妇肩并肩的坐,像对娃娃似的。若仔细打量,子吟的体格还要更单薄一些,对上兇悍的三妹,只怕是被压了一头。那般温驯体贴的子吟,反而比三妹更像妻子。

    从前并不留意,可知道了他与大哥的关係,就不禁常观察这妹夫的一举一动,白经国始终觉得矛盾,这般规规矩矩的孩子,怎幺就敢出轨,还要跟大哥好上呢?

    「二哥。」白孃毫无预兆的抬眸,那锐利的目光直射向白经国,「怎幺你今天老盯着我夫君呢?」

    「我瞧妹夫……好看啊﹗」白经国顺口说道,「白白净净,眉清目秀的……跟你蛮般配。」

    白孃勾唇笑了笑,「是吗?」这一听就是废话。

    武子吟却是自那天与二哥吃了饭后,感觉亲近了许多,便笑说,「二哥是否有事找我?有甚幺需要帮忙吗?」

    「啊、是呢……」白经国便接口道,「听大哥说你好像懂多种洋文,二哥也有书信,想你帮忙翻译……」

    「子吟现在在书记处已是分身乏术,你不要打他主意。」白镇军这时冷冷的启口。

    「唉……有些机密的书信,还是想找个可信的人处理。」白经国半真半假的表示遗憾。

    「哼。」白镇军知道二弟在作戏,便不理会了。

    「二哥要是需要帮手,四弟近日已经收敛许多,我正好把他交还给你。」白孃挑起柳眉,说。

    「不必,就让四弟多磨练吧。」白经国忙谢绝。

    「孃儿,」白老爷听着幺子的名字,便插口道,「震江现在怎幺样?听说他有长进了?」

    「是的,他每天都跟着士兵们操练,没有偷懒也没有闹事,好像还交到一些朋友。」

    「甚幺朋友?该不会是那些士兵吧?」白夫人语带嫌弃。

    「娘,这总比公子哥儿好。」白经国客客气气的说,「四弟现在学着守纪律呢,至少士兵不会带他出去胡闹。」新兵营的规律1=2}3d)an♀m┛ei点可是跟和尚庙似的,强逼着戒掉所有恶习。

    「可那些士兵都是三教九流……」白夫人犹豫地道。

    「甚幺三教九流?」白老爷啐道,「老子当年也是新兵入伍,咱许多师长团长当年也就一个新兵蛋子,震江就是起步太高,才不知轻重。」

    「爹,娘,其实震江该是出洋留学的时候。」白镇军说道,「我与二弟在这个年纪已经入军校了。」

    白老爷这会儿便看向了夫人,白夫人一直强烈反对震江出洋,总唸着他年纪少,蓦然送去外国肯定会害怕。白老爷有了两个得力的儿子,又有巾帼不让英雄的三女儿,对幺子的期望便减少了,只要夫人高兴便好。

    「还是过两年吧……」白夫人没有预备好对幺子放手,「震江还少,不懂事。」

    白镇军便不再说了,母亲对震江的过份保护已是植了根的重病。

    「而且等孃儿怀了孩子,她的兵正好便由震江照看,现在进去熟习,就是这个理。」白夫人自有一番思路。

    「娘还想四弟带兵啊?」白经国诧异地道。

    「白家儿女都是将门二代,怎能落下他一人呢?」白夫人说,「子吟,你与孃儿也结婚一段日子了,娘可是天天盼着你们的喜讯。」

    「娘,这事你不要常催嘛……」白孃摆了个害羞为难的模样,「多丢人的……」

    白夫人便很慈爱的瞅着她笑,随即又转向武子吟,「这可是咱两老第一个金孙呢,哪能不急?」

    武子吟从听了白孃的过去,对白夫人便有了芥蒂,他还是以礼相待,可对白夫人的话语都留了心,慢慢的便听出了其中的含意。

    其实就和武大太太一样,要打压庶子,让亲生孩子都讨到好处就是了。

    不过比起明刀明枪的武大太太,白夫人便更委婉、更圆滑一些。

    这休息日过得并不悠闲,白老爷与大哥二哥随后便在书房里谈事,甚至还误了饭点。白夫人来催,他们才后知后觉的打开书房门。

    晚上各自回房休息的时候,白镇军便喊了白孃,「会审当天,子吟便去你的军营待着。」

    「大哥。」白孃不禁露出忧色,「真有必要时,我也可以出兵。」

    「大哥镇得住。」白镇军说,「再说爹和二弟也在。」

    白孃情绪有些异样,作为白家的男儿,在重要场合却是被命令于后方待机,这是多耻辱的事。他恨不得与两兄长一同出席会审,与那群老丘八打一场。可儘管他已经成为了女少帅,大哥二哥还是把他看成三妹,轻易不许她涉险的。

    男子汉就得保家卫国、血战沙场,而女儿家就是女红妇德,关在闺们里相夫教子。就是帝制覆没,新时代新思潮氾滥,也难以打破这个规律﹗

    「孃儿,你这是为爹和兄长殿后,是非常重要的职责。」彷彿看透了三妹内心的纠结,白镇军凛然训诫,「永远不要看轻自己的位置,一具精密的仪器全赖每个细小零件的配合运作。」

    白孃抬头看着严厉的大哥,便一踏脚,以军礼回应,「大哥、遵命。」

    白镇军讚赏的颔首,又瞥了子吟一眼,便回房去了。

    子吟了解妻子複杂的感受,便也拉过白孃的手,很轻很软的揉着,这让白孃心里一暖,夫妻俩默默无语走回新房,感觉却是满足的。

    如果et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