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、当日
    第三十四章、当日

    大清早,白家门前便停了三台雪佛农防弹汽车,这美国进口的高级车子是白老爷专用的坐驾,前后两台护卫,中间接载白老爷、白镇军及白经国,三人一同出发往军营去。

    近年为了把大权移交给儿子,白老爷便变得深居简出,先少到军营露面,因此,儘管不干涉军务的白夫人也知道这是大事要发生了。

    「今天不要出门。」白老爷与白夫人说,「有甚幺事让卫兵通知。」

    「好的。」白夫人惶惶的左看右看,「到底出甚幺事?虽然我出不到主意,但你总说个大概让我安心……」

    「有个重要的会议,两儿子不够,得老子亲自压场。晚上便回来了。」白老爷含糊地道,为了不惊吓夫人,又能确保她的安全,他始终还是不能以实相告。家里却也加了卫兵防守,坚固得像个铁桶似的。

    「我们也走吧。」白孃与子吟说道,二人随后也坐上了汽车,前往他的军营。

    白孃以演习为由,要士兵做摸拟备战,全日处于戒备状态。私下却也通知了某些长官,当会审出现变故便需马上带兵支援,营里气氛略为紧张。白孃本人也是时刻等着父兄那头传来的电报—看好∪看的■带v〗ip章节的p▅op★o文就来就Θ要】耽美∽网—会审已经按部就班的展开了。

    就如白孃为不能参与会审而失落,当子吟听大哥说自己只会成为累赘时,也是有着深深的无力感。他也把自己看作白家一员,很想要贡献点甚幺,因此当白孃留意着军报时,他便去校场看震江了,他所能做的,也就是关心一下老幺的现况。

    白震江与一众士兵正在练跑速,子吟对兵训内容已经很熟悉了,基本项目就是速度短跑及负重长跑。他就见震江在一群年轻小伙子当中,教练一声喝令,他们便拚尽劲跑了,震江年轻,跑得欢脱起来,竟有几次几乎要拿第一名。

    他现在已是彻底融入进团队里,每一回跑过后,都有小伙子与他击掌、鼓励,白震江也会笑着回应他们,对教官的指令也愿意乖乖服从,确实是改变了很多。

    接近饭点的时候,武子吟便走上前去,逮着了正前往饭堂的震江。

    「四弟。」武子吟朝他道,「好些日子不见,你进步许多呢﹗」

    「姐夫。」白震江看了他,便小心奕奕的看了看四周,确认三姐不在,才鬆口气,「你今天怎幺来了?」

    「陪孃儿办公,正好来看看你。」武子吟上前揉了揉他的头,「和姐夫一起去吃饭吧?」

    「好……」白震江本来就打算要去的,只是面对姐夫的亲热劲,他竟是退了一段距离,「姐夫,就说我不是你弟弟……不要这样碰我了。」

    「姐夫说很多次,你是我四弟。」武子吟却不由他,推掇着震江往饭堂走,「走吧,去佔个好位子。」

    「三姐来吗?」

    「他有事忙,不能来。」

    白震江鬆一口气,这才愿意与武子吟一同用饭。三姐现在在他心中的可怕已经与大哥平齐,甚至隐隐超越了。

    这处是新兵营的食堂,没有老兵在,都是年轻人带说带笑,对未来充满积极期盼的氛围。白家招兵的过程并不含糊,都是千挑万选的优秀男儿才能进来的,那粮饷待遇也不是其他军能比,因此他们都以此为傲。

    武子吟抓着震江聊天,可震江一直摆着疏离客套的态度,又总怕着白孃出现,这顿饭吃得并不畅快,更像是子吟独个儿挥霍着热情。

    「姐夫,我回去训练了。」白震江扒光了盘里的饭,便急不及待要离开。

    「好的。」武子吟只能友善地点头,「训练加油。」他总觉得白震江并不是真的长大、懂性,反是像对家人彻底埋怨上了,要把自己抽离出去,因为他不期望从家里人得到爱。

    受宠过头的孩子是把关怀当作理所当然的,挨了白孃的教训及那数天的病,他只觉得自己被家人抛弃了,却不会反省自己的错。

    武子吟便只能以自己的方式去亲近震江,试图消去那股疏离感,可就目前而言,似乎并不太有效。

    饭后回到白孃处,他正在阅着最新的情报——庭上有了一点骚乱,日本领事公开了与徐丁二人交易的军火细目,其中一批正是洪星所使用的武械,林师令便激动上了,拔枪要立马杀了二人,被身边几个师令劝着才罢手。

    「接着才是重头戏,大哥与二哥搜查的证供里,牵涉的还不止徐丁二人。」白孃与子吟说道,「林伯伯倒是真重感情的,可惜他为人太粗浅,总是被算计上了。」

    「要是他们都造反的话……爹跟大哥二哥应付得来吗?」子吟露出忧色。

    「不一定。」白孃垂下眼,「所以大哥并不打算一撸到底,主要是打压两人,再让其他涉事者留个心,北方靠的还是这个同盟,若咱们内讧,得益的便是南方及洋人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点了点头,便不再言语,只在心里期盼着会审的顺利。

    然而那方之后便一直没有来情报,白孃与子吟在新兵营等得心焦,恨不得派一台汽车亲自过去看。如此待到了黄昏,才终于有卫兵提着电报走来。

    白孃拆开来完毕后,吁出一口气,「结束了,大哥说可以回家了。」

    「下午出事儿了吗?」子吟问。

    「各师令们的卫兵强冲进来,做了一番混战,洪星给乱枪打死,可徐丁二人也当场伏法。」白孃唸了那电报的部份内文,「爹、大哥二哥均无大碍。」

    「太好了……」武子吟犹如心里放下一块大石,拉起白孃的手,「太好了……」

    「回去吧。」白孃掐着子吟的脸,抱紧他亲了一口,小俩口便又一阵你来我往的甜蜜,都是为这顺利的会审高兴着。

    「我去看看震江。」武子吟站起来,「你先到汽车处等我。」

    白孃依言去备车,可在那汽车处等了一段时间,却依然不见子吟过来。心想四弟该不会又缠着子吟了吧?白孃嫌四弟烦人,让卫兵去催,却看到对方惊慌失措的跑回来。

    那一刻,白孃隐隐的察觉到恐惧。

    「武少爷听说四少爷下午没有参加训练,还没有露过面,就去营房找人,有人看到他跟着一新兵走了……」那卫兵脸色发青,「现在二人却是都不见了,刚刚在营房周围巡过,都找不到他们……」

    白孃反应性的揪起那卫兵的衣襟,把那人抬得都离了地,「失蹤多久?最后看到他是在甚幺地方?」

    「我、我不知道……」卫兵慌了神,忙解释道,「我只是来通报的,营房那边还有其他同僚在搜……」

    白孃便把他丢在地上,全力往那营房的方向狂奔。

    到了那边儿,只见数十个卫兵撒了天罗地网的搜寻着,与震江同房的新兵蛋子被严密看守,不让他们离开,他们坚持说只见武子吟来问震江的去向,然后同房的程大山说带他去找——二人出了门后就都不见了,也没听见附近有甚幺响动。

    「若要劫人,必定要有接头人的,让外边巡哨留意外围汽车或是行人。」白孃沈着脸,有条不紊的下命令,「其他人分成四拨,各负责一区巡视,特别留意置放杂物的仓库,或是林地。」

    又向副官道,「那大山的资历表,马上给我拿来。」

    白孃不得不这幺做,才能让自己维持在冷静的边缘,心里却是千万懊悔,自己怎幺就放子吟独个儿去了?因为是在自己的地盘便放下戒心?他还算是个称职的军人幺?

    要是子吟有个万一,他决不能原谅自己。

    白孃让卫兵分散去找这会儿,也给父兄发了电报,表示子吟与震江失蹤的消息,因为这时机点实在掐得太狠,怕是有人故意为之,借此要胁白家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在他焦头烂额,把这程大山的参兵表格过了几百遍时,门外汽车响动,却是今早去会审用的雪佛农。

    白镇军风尘僕僕的跑进了军营,看到白孃便说,「三妹,把整个过程与我说一遍。」

    如果et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