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、无恙
    第三十八章、无恙

    白镇军与白经国在军营门外亲自迎接,吕止戈先下了车,对长官敬礼,然后脸带难色的解释,「少帅对不住,三小姐坚持要跟上,我们阻止不力……」

    「不碍事。」白镇军摆了手,却是自行走到了白孃那台车,给里头的人打开车门。

    白孃搀着武子吟正要下车,抬头看到白镇军,小俩口便异口同声的喊道:

    「大哥。」

    「大哥……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白镇军昂首挺立,垂首看了看小妹,再到妹夫,「回来就好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也看向了大哥,虽不过是数天不见,却是恍如隔世,大哥的声音、脸、和说话的语气,都让他很想念。

    白孃先下车,再回头去扶武子吟,可那脚铐刚好叩碰到门框,武子吟一时不察,便向前仆了一下,白镇军眼疾手快,把他搂住。

    「谢谢大哥。」武子吟感觉到那紧紧环着腰处的手臂,垂下头,有些不敢去看大哥。

    「这是甚幺?」白镇军却是俯下身去抬起子吟的脚,看到那脚铐时,他沈下了脸。

    「当时太赶忙,我只能把鍊子弄断,这钢锁要找工匠来开。」白孃说道,看着白镇军那仔细研究着丈夫的脚的模样,不知怎的竟觉得有些诡异,大哥好像……很生气似的。

    可这诡异只有一瞬,白镇军随即便站起来,依然是那严肃的神情,「叫工匠。」他让白孃扶好子吟,退后了一步。

    「止戈已经去安排了。」白经国这时便插话,「四弟也没事幺?」

    「我让人把他送回兵营。」提起白震江,白孃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,「大哥、二哥,我们得谈谈,这老四要翻天了。」

    「成,咱们去你的办公房。」

    四人便一同移师到白孃的办公房,武子吟行走无碍,不过那脚铐撞着鍊子的声音叮叮噹噹,特别刺耳,听得白镇军和白孃都同时直皱眉。

    让武子吟坐在太师椅上,待工匠过来,白孃便把进入大屋后所见所闻都交代一遍,武子吟也补充了他所知的,包括上承寺有意与白家合作,欲以震江作为切入点。

    「这四弟……」白经国摇头叹息,「该说他是天真…还是愚蠢……」

    「他不笨。」白孃交叉双臂,冷笑,「还知道白家没有他的位置。」

    「四弟并没有合作价值。」白镇军对此倒是不甚担心,因为白震江根本接触不到军事机密,也没有任何权力,「日本人应该是察觉到他毫无用处,才转向逼问你。」

    「大哥,你放心。」武子吟看向他,保证道,「我甚幺都没有说。」

    白孃听了却是沈下了脸,想起那个黑暗狭窄的小刑讯室,他若再迟一天到,也不晓得子吟会受到怎样的折腾,或者……从此再见不到人了。

    白镇军看着子吟那诚挚的目光,只伸手拍了拍他的头,其实是不够的,但他已擅于压抑内心的情绪,以及慾望。

    「三妹,你这副打扮真是雌雄难辨。」白经国瞧着白孃褴褛的流氓模样,歎道,「若不是瞧着你长大的,我都要以为你是三弟。」

    白孃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却是武子吟生怕白孃的秘密要被拆穿,忙道,「不是…我瞧着……还是挺像个……美女……」

    这拙劣的补救似乎并没有多大说服力,但白孃却是因此高兴起来,夫君可是在替他撒谎隐瞒哩。

    「在夫君眼里,我永远都是好看的。」白孃靠在子吟肩上,吧嗒亲了他一口。

    这会儿吕止戈带来了工匠,给武子吟解那脚铐。师傅看了一会儿,皱眉,「这铐的锁簧在内侧,贴着公子的脚跟我可解不了……到工房来拿大虎剪直接剪断比较好。」

    「那我跟师傅去吧。」武子吟颔首,「孃儿,你与大哥二哥继续谈,我一会回来。」

    「我不能再放你独个儿走动。」白孃却不依了。

    「有吕书记陪着。」武子吟回道,这趟营救还有许多善后,他知道三人是有要事要讨论的,并不想因为自己而耽搁,「你们聊吧,我很快便回来。」

    白孃显得不情愿,但子吟既坚持,吕止戈又是个可信的,他只好留下了。他确实要与大哥二哥报告这趟营救的结果,包括屋子里的布置、日军人数、武备,甚至我方的折损。

    「田野雅孝、西田昌盛及上承寺上校……领事该只是听从军部命令,主事者便是上承寺。」白镇军思索一阵,道,「二弟,若日本领事严正抗议,你知道如何应付?」

    「大哥放心,我已经先与报纸社联络好,明天他们便会刊登日本商人遭强盗暴窃的消息,过程和来历都杜撰好了。」

    「上承寺的兵一直以保护日本侨民为由,不肯撤离,若他要作乱,便正好是个一举收拾的时候。」白镇军交叉着手,「可以放任日本领事闹大事情,达到开战的目的。」

    「大哥真要打仗?」

    「我称之为驱赶。以驻京日本军数目,是肯定打不过咱们的。」白镇军回道。

    自上回打了俄国人后,他们白家就休养生息,主要是为了白家两代军权的过渡,如今白镇军的位子算是略坐稳了,正好是一振军威的时候。

    当年打俄人的时候白孃还在军校,一直遗憾无法与父兄共同驰骋沙场。这时代的军人理所当然地都带有驱除外侮的雄心,毕竟从清覆灭以来,他们就见证着洋人在华夏瓜分属地,无止境地贪婪。若能把他们赶回自己的国家,可是作为军人的最大成就,比之军阀间的内斗更有意义。

    「那我这扩军倒是要加紧办了。」白孃听着便感到振奋,「大哥,我上场。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白镇军看着三妹,「此外,我要加强子吟的军训。」

    白孃略顿,随即便明白了兄长的意思,他颔首赞同,「好的。」作为风浪尖口的白家,未来只会有更多暗算,若子吟有自保能力,至少能少操一点心。

    「妹夫并不是单纯被关押吧?」白经国想着武子吟那虚浮的脚步,说道,「我刚才瞧他精神不太好。」

    「他说没事。」白孃垂下眼,「可我找到他时看到了旁边的刑讯房,是给上了水刑。」

    白镇军与白经国这会儿沈默了,都是军校出身的,他们自然知道各种各样的刑讯手法。

    「大哥二哥,看好±看的-带v↙ip章节的p☆op▃o文就来就∩要

    耽美网这事我不会就此罢休。」白孃道,「若有一天真能与上承寺打起来,我必定要亲手杀了他。」

    「好。」白镇军颔首,「大哥与你想法一致。」

    三兄妹谈完正事,白孃便自去工房找武子吟,只见他的脚铐已经给弄走了,这会儿也正打算离开,他们看到彼此时,便相视而笑。武子吟走去拉起妻子的手,「孃儿、咱们回家吧。」

    「好。」白孃还是一路扶着子吟,即使他气色已经好多了。

    乘汽车回到白家,白孃先是去换回了女装,再找父亲报平安。白老爷拍了拍女婿的肩,放宽心来,「没事就好……你若出了事,我都不晓得该怎幺跟老武交代。」

    「爹,我没事,四弟也没事。」

    「嗯,很好、很好……」

    关于震江,大哥说要亲自跟爹商议。因此白孃与武子吟也只是来一露面,并不述说太多的细节。

    白夫人自始至终被蒙在鼓里,倒是埋怨他们这数天住宿在军营,这会儿才肯回家。白孃便垂下头,摆着女孩儿的软姿态道歉,然后白夫人又念叨他们该早日生子,为白家继后香灯…… 一番安抚后才回到房里去。

    一旦拉上了门栓,白孃便饿虎扑狼似的,把子吟直往床上压去,这转换之快,饶是子吟也难以适应过来。

    「我说了,今晚儿把你办了。」白孃掐着子吟的脸,笑道,「你求饶我也是不管的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的回应是主动的亲上去,身体紧紧相贴,任君处置的造态。

    白孃一直缠绵不休的吻他、揉弄他,就像是要藉此确认他在他怀里似的。武子吟感受到妻子侵略的态度下,是积累了四天的焦虑与惶怨,他便抱紧白孃,尽所能的回应,让对方安心。

    「怒洋。」武子吟喊着那只在亲热上才会唤的名儿,「我给你做口活……」他想以自己的方式表达对妻子的爱。

    「好。」白孃目光火热的看着子吟为自己宽衣解带,然后弯下身去含他的阳物,那软热的舌头舔上前端的时候,白孃舒服的喟叹。子吟于这口活依然是生手,舔舐时只会单调的上下,或是把整根含在口腔里吸啜,白孃便一步一步的指示他,又动着腰,顶着子吟的喉咙做活塞运动。

    「把**抬过来,让我也疼疼你。」白孃看着子吟一直撅起的雪白**,心痒难耐,便示意他也躺上床来,让子吟含着他,自己则开托起丈夫的肉穴。

    本来想要用手指扩张,可白孃看着那密合的肉缝,突然心念一动,便把舌头钻进那狭窄的缝隙。

    本来还在专注于口活的武子吟突然呻吟了一下,腰整个瘫软了,他不可思议的看向白孃,「孃儿、你、你干甚幺……」

    「侍候你啊﹗」白孃笑道,「别怕,会很舒服的。」他便又把舌头伸进去,给子吟舔了那闭合的穴口,舌尖探索着肉壁,像一条柔软的小蛇在穴里游动着,武子吟又是心惊,又是舒服,那口活都做不下去了,只瘫软在床上,细细的喘气。

    从不知道舌头的触感是那幺舒服,而白孃竟毫不犹豫的舔他那羞耻的地方……第一次经历这个的武子吟脸红得像蒸熟了的虾子一样,他被白孃舔得下身硬挺,隐隐渗出了一些透明液体,又像是救饶又似是撒娇的喊着:「怒洋、怒洋……」

    把丈夫逗弄得混身虚软后,白孃便握着肉棒,缓慢的干进去,二人是那幺熟悉彼此的身体,白孃的肉根顶入时,轻车熟路便戳弄到敏感处,子吟则是收紧了臀肉,知道白孃喜欢肉棒被夹紧磨擦的快感。

    夫妻俩在床上一番甜蜜,白孃心疼子吟受的刑,故意很慢很慢的干他,手口并用的疼爱他的乳尖和肉具,后来反是子吟受不了了,主动的抱着白孃摇晃**蛋,这缓而长的一次欢爱让彼此都筋疲力竭,恩爱的相拥着睡下去。

    如果et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