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三章 大哥
    第三章 大哥

    这对表面和睦的年轻小夫妇,在走廊里缓慢行走,不是写意,而是武子吟走不得快、要让着。

    「我昨天激动了,没顾虑你是个鶵……」白孃边说着,轻轻勾了武子吟的手指在手心里细细揉掐,「第一次总是这样,习惯了就不那幺痛了。」

    「……我们该谈谈。」武子吟听着这不成体统的亲密话,皱紧了眉。

    「有甚幺可谈?如今悔婚?想休了我?除非你们武家不想混。」白孃柔柔的轻笑,「想想你老爹和你弟,他们的前程可都攫在你手里呢。」

    「……你这人怎幺这般说话……」

    「我有甚幺不好?」白孃的语调还是那样温婉,「除了我是个男儿身,这场婚事可是你佔尽便宜,我从你身上讨回来就不行吗?」

    武子吟不说话了,他拗不过这歪理,而且听起来彷彿还挺有理呢。

    忽略对话内容,这样悄悄声的密语,在长廊下互相搀扶着散步的新婚夫妇,瞧来还是挺幸福美满的。他们在父母房前迎上了白镇军,对方一身戒装披风,似是有事要离开。

    「大哥。」白孃看到他,软软地喊了声。

    「可起来了?」白镇军站得笔挺,双手交叉在背后,一副要训话的模样,「知道我们等多久了?爹娘一早就起来置办,茶水还换了三壶,我都等不住要去办公了……」

    「唉……大哥我不要一大早就听你唠叨。烦死了。」白孃发挥女儿家独有的娇横,把白镇军豪毫不讲理地封杀了,「办甚幺公呢,家里昨晚才有喜宴……进去进去进去﹗让我和夫君给你上茶。」

    「你还有理了。」白镇军被他推着又回到房里,但口里还是继续教训,「都嫁人了,说话不要这样没大没小,女儿家也不要动手动脚,我自己走、放开。」他来到自己坐了一早上的椅子,落坐。

    「子吟。」白镇军倏地沈声道。

    「是?大、大哥?」

    「你脚扭到了?」

    「啊?」

    「我看你走路彆扭得紧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浑身一震,脸色有些发青,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大哥看出了纰漏来。正踌躇着该怎幺回答时,白孃代答了——「夫君缠了我一夜,我受不了推他一把,他就这幺摔到床下去,腿筋好像拉伤了。」

    「有你这幺把房事挂在嘴边的妇道人家幺?」如果】..白镇军锁紧眉头。

    「是大哥你非要问啊,当我们部下一样盘问呢﹗」白孃先怪罪上了。

    「镇军,孃儿说得对,你就不要打听人家的私密事了。」白夫人笑吟吟的走上来,对这兄妹争嘴见怪不怪,倒是对着新入门的女婿说,「孃儿混在军队学了不少兵痞习气,说话没个收俭的,希望你不要嫌弃啊﹗」

    随在后头缓慢走来的白老爷子则与白镇军同鼻孔出气,瞪着白孃说她不像样。

    「不会。」武子吟看向在白夫人走来后,脸色冷下来的白孃,突然意识到了甚幺,「岳父岳母,抱歉让你们久等了。」

    「新婚燕尔,多恩爱是好事。」白夫人掩嘴笑着,亲热的拉了武子吟到厅心,丫环早备好了重沏的茶,「以后喊我们爹娘就好了,武家把你交託过来,我们就把你当第四个儿子一样疼。」

    「谢谢娘亲。」武子吟乖顺地颔首。

    「孃儿、你也过来。」白夫人招了招手,「教你斟茶的礼数还记得吗?」

    「记得的。」白孃摆出心不甘情不愿的模样。

    「那你们来,我就不帮忙了哦﹗」白夫人拉着老爷子一同坐下,「镇军,经国呢?」

    「二弟昨儿喝多了,头痛。」

    「那孩子就是不让人省心……」白夫人叹气,头转向一旁的丫环,「震江还在睡吗?」

    「夫人,四少他……刚遛出门,说是约了朋友。」

    「出门?」白夫人一脸愤怒,「他这是去哪里了?跟谁?」

    「奴婢…不知道。」丫环求助地看向白老爷子,「有老爷的卫兵一同出门,所以门房没有问……」

    「别着急,等他们回来我问。」白老爷子安抚妻子说,「震江有十四了呢,也是该出外见识见识的年纪。」

    「要真见识,该让他跟大哥二哥学点政治、军事,而不是老跟着那些狐群狗党﹗」白夫人气恼。

    「哈哈,还早、还早。」白老爷捋了捋鬚,「老四爱玩,跟镇军经国当年差远呢﹗」

    这话白夫人就不爱听了,脸一下子拉了下来,不再接话。

    白孃垂下眼,修长的指节按在茶盖上,另一手握着壶柄,閑熟地斟茶。对兄弟的事情不予置评,只是他一旦不笑,五官就显得很冰冷,彷彿不属于这世界似的。

    武子吟总觉得眼前一幕很有概视感,随即就想起来,自己每次坐在厅里和家人说话时,不都是一样的绵里藏针,意有所指?

    凡是大房人家,有长房侧房,嫡子庶子之分,总是会上演同样的争斗,孩子越年长,争权夺利的戏码也越演越烈,许多大家族也是因为这样分家的,兄弟成仇人,父母老而不得善终——武子吟就是不想家里终日不安宁,才顺着长房的意思入赘白家。

    他不在了,就没人和子良争,整个家业将来都是他的。娘虽然是侧房,但至少不愁衣食,她也不用了为自己受到长房欺压而难过。

    成人之美,家和而万事兴,而且于武子吟也是攀上高枝,何乐而不为?

    所以他确实是佔了太太的便宜,白孃用这婚姻掩护他的性别,也算是投之以桃、报之以李了?

    闲聊就此打住,新人按着长辈份位逐一给敬上了茶,听一些吉利的祝福,统一都是早生贵子的意思。含饴弄孙总是老一辈的梦想,只是他们恐怕注定要失望了——除非武子吟真的给太太操出孩子来。

    白镇军是实在人,对于这种礼节也是意思意思走过场罢了,举杯一喝而尽,他随即站起来,「我去办公了。」

    「大哥慢走。」白孃说道。

    「镇军,路上小心。」白夫人也喊道,亲自把儿子送出门去。

    白老爷子却是在这时点了女婿的名字,「子吟,跟我来书房一趟,聊聊天。」

    「好的。」武子吟一愣,随即又联想到是不是妻子的性别被识破,他有些忧心地看向白孃,对方无奈地白他一眼,低语道,「别想太多,爹不知道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认真地点了下头,便随白老爷子往他书房走去。

    目前国内局势,可说是乱糟糟,却也是乱中有序。整个中华由庞大的军阀势力割据,帝制已被推翻,有学习过西方思想的学者提倡,学习欧美建立民主共和政府,然而这都是年青热血的理想主义,老兵痞子看局势可实在多了。

    在这群军阀里,又是白家独大。有评论时政的文人戏称白家王朝,老爷子白拥军当年带着白家军划下了京师一带最繁荣的版图,加上两名大儿子、一名女儿都是将才,造就出强盛的父子兵,人都说天下再次统一,必定由白家人招起旗帜,各方军阀才会顺服。

    在武子吟面前白老爷却与天下大势无关,不过是个亲切厚爱的长辈而已。

    「子吟,昨夜睡得可好?」

    「很好,谢谢爹关心。」

    「孃儿任性,又惯于混在军队,老爷子知道她是绝谈不上贤慧的,委屈你了。」白老爷子拍了拍女婿的肩,是无奈地叹喟,「这孩子性情很好,就是母亲过世得早,疏忽了管教。」

    「娘子并不是白夫人所出?」武子吟小心翼翼地问。

    「嗯,她不是。」白老爷深皱了眉,想起往事却不愿深谈,「不过咱们还是很疼她的,她要出洋唸书,我们準了,要学军事也让了,就把她养成这副模样,还真怕没有夫家要她呢!」

    「娘子…很好。」武子吟诚心说,又一次想起掀喜帕那刻的惊豔。

    「夫妻和睦便好,我和老武也是盼着如此。」白老爷欣慰地点头,在沙发处坐下,「来,坐着,告诉老爷子,未来你可有甚幺打算?」

    「只要爹有需要子吟的地方,定必不遗余力!」

    「好、很好,老武说你是个聪明贴心的好孩子,确实不错。」白老爷上下打量着女婿,年轻人前途无量,还有着许多的可能性,就像璞玉一样等待着工匠的雕琢,白老爷正握着匠刀,左看右看,想着该从何入手。

    武老爷没有让武子吟学过军事,但基本的学习丝毫不怠慢,甚至还额外请老师教导他英德法俄语,不算精通,但沟通无碍。老爷子的道理是洋人来的越多,总有用到的时候。白老爷为此颇称奇,并夸着老武很有远见。

    「那幺这些学习便不要中断,我让人请老师继续教,还有日语也得学,只要你能吸收。」

    「谢谢爹。」

    「其他时候,跟镇军到军营看看,让他教你射击、骑马,白家没有不会武的男儿。」白老爷忖度着颔首,「等你学有所成,就能帮镇军经国一把,孃儿再强,还是个女儿家,她的兵团也该收起来了,嫁人了不该再这样抛头露面。」

    「如果娘子的才华就是带兵……我想她应该继续下去,这对白家比较好。」武子吟下意识启口。

    白老爷瞥了他一眼,「不怕妻子比你强?」

    「那我便需更加努力,才能与她比肩战斗。」

    「哈哈,好小伙子﹗」白老爷重重的拍着武子吟的肩,「出去吧,明儿个找镇军,他会给你安排的。」

    「谢谢爹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离开书房的时候,见着白夫人正对白孃说着话,似乎是妇道人家的教诲。白孃垂首听了,但双目没焦距的垂下,魂儿不晓得早飞到哪去了。

    「娘子。」武子吟忙走上前,喊了他。

    「夫君。」白孃抬头,黑眸再次溢满了精神气,「怎幺样?爹没有说甚幺话吓你吧?」

    「没有,只是让我帮忙些事。让你久等了。」

    「哦?子吟也要帮忙了?是帮镇军?还是经国呢?要做些甚幺啊?」白夫人听了,彷彿欣喜又好奇。

    「娘,你刚刚不还说妇人家要少管外头的事吗?」白孃笑得灿烂,勾着武子吟的臂膀挨了过去,「我现在正要跟娘学习做贤妻呢﹗」

    「对,你会乖乖学习就好。」白夫人摇头苦笑,「我不阻碍你们小年轻活动了,去吧。」

    「是娘要回去陪爹吧﹗」白孃调皮地眨眨眼,白夫人失笑,又道了声别,才转身回到房里去。

    如果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