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、恐惧
    第三十九章、恐惧

    武子吟在黎明时分睁开了眼,小心翼翼的把白孃环在他身上的手挪开,下了床。

    「子吟……」白孃睡意朦胧的道,「这幺早……干甚幺去?」

    「盥洗,然后我跟大哥去办公。」武子吟摸了摸白孃的脸,「你继续睡,累的话便不要起来。」他知道这数天白孃都是睡不好的,昨儿个睡得特别沈,就不忍吵醒他。

    「别去嘛1∏2≌3d▅an~m】ei点……」白孃拉着他的手,「你昨儿个才………跟大哥请假吧……」

    「那怎幺行?我已经落了数天的空白,书记处还有会审的善后要做呢。」武子吟弯下腰亲他,「办公完了我去军营找你吧。」

    白孃瞇着眼缠着武子吟撒娇了一阵,才不情不愿地放行。

    为了不吵着妻子休息,武子吟特意不让丫环送铜盆来,而是亲自到外头的井处打水,从前在武家的偏院住时,他都是这幺做的。

    从水井打出来的生水最清凉新鲜,武子吟擦了擦手,便把木盆往身上淋,可当冷水过头的时候,他心里登时生起了一股莫名的惧意,反应性的把那盆丢到老远,身体也踉跄往后坐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武子吟瞪大眼,看着那一地的水,脑海里迴转着那些不好的回忆——西田领事在耳边一直问话,脸上的布巾遮盖了视野,他只感觉到水淋下来的时间寒冷透骨,空气一点一点的被压缩抽走。

    他吸不到气,胸腹紧缩,在快要撑不下时,布巾给拿开,他又得到了一大口新鲜的空气,可这并不代表痛苦结束。西田领事给他回答的机会,武子吟依然沈默,牙齿紧紧咬着唇。那日本兵便又把布盖到他脸上,再次让他体验窒息溺死的错觉。

    「武先生,我们真的不希望你受苦。若你能快点供出来,就能减省折磨了。」

    「武先生,为何你就是想不通呢?」

    「日本皇军是带着诚意与你表达友好的,武先生何不彷效四少爷,他可比你要识时务……」西田昌盛那虚伪的言词在耳里环迴往复,他的脑袋昏乱、意识也越渐模糊,冷水下来时像是一颗颗钉子打进脑门似的,尖刻剧烈的痛。

    日本兵把他的身体缚死在床上,儘管手脚拚命挣扎,却是无法动弹。他把呜嗯声咬牙嚥下,决不要在敌人面前示弱。

    武子吟以为回到白家,这恶梦已经结束了,可刚刚那熟悉的感觉猛然回笼,竟是让他全身发毛,心脏跳的飞快。

    「妹夫?」

    武子吟迟缓的转头,看着已是一身西装革履的白经国,这会儿刚要到饭厅吃早饭。

    「二哥。」他确认似的喊道。

    白经国看着武子吟混身湿透、精神恍惚的模样,还有地上那翻倒的木盆,很快便联想到他不对劲的原因——受刑后落下心理阴影是很常见的事,何况武子吟并没有受过抗性训练。

    「你没事吧?」他便上前扶起了子吟,拿旁边的布巾让他擦身。

    「没……」武子吟心里却是乱糟糟的,脸色青白,害怕自己就此落了阴影。

    「你瞧着可不像没事。」白经国勾起他的下巴,逼他正眼面对自己,「有甚幺事说出来,让二哥帮你?」

    「二……二哥……」武子吟下意识的便要迴避视线,可白经国的手像铁箍般,箝着他的脸不让转开,武子吟便只好低声说了,「……我只是想起些事,所以刚才发呆了……」他不想别人以为他是个弱不禁风的人,只熬了一顿刑就恐惧上了。

    再说,这是他个人的一块心病,非得亲自克服不可,与任何人说了也是没用的。

    白经国瞧着武子吟脸色煞白,却还是逞强着不要倚赖他人,感觉奇妙,他总觉得这个妹夫温驯、听话,彷彿像块软豆腐似的,大哥与三妹都是强势的人,所以就正好配上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,他却发现这块软豆腐却是有自己的韧性,至少它不会一砸便碎掉。

    这便让白经国很想要帮助他。

    「子吟,小时候我是很害怕游泳的。」

    「嗯?」武子吟一呆。

    「可是到了德国军校,我们要在海里、在湖泊潜伏、甚至水底搏斗,那教官说,若我克服不了游泳便滚回华夏,不配做军人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听得睁大眼,没想到看来完美能干的二哥竟也有这幺一段故事,他不禁勾起了好奇心,「那……后来怎幺了?」

    「爹从前教我与大哥,都是以暴制暴的方式,然而却是很凑效。」白经国便坐了下来,与子吟侃侃而谈,「人总是在绝境的时候爆发那生存潜能,所以我让队友把我丢进湖里,除非我昏迷了,否则不要救我。」

    「那就学会了吗?」武子吟只觉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「当然不。」白经国摇头,「我手脚都僵住了、一直往下沈,结果被捞起来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听得一愣,这……好像不太有效啊?

    「倒是一次跟队友去河边抓鱼,他滑了脚给激流沖走,我那时一心就是跳下去救他,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在游泳了。」白经国拍了拍子吟的肩,「哥就想跟你说,恐惧是个心理樊篱,有一天你不察觉的时候,就会自然消失了。不用想太多。」

    「二哥……」武子吟垂头,这才晓得二哥是要安慰自己,「谢谢你。」

    「你可是比四弟要招人喜欢,哥很乐意帮你。」白经国笑道,接着便站起身离去。

    武子吟用手掬了一把水洗脸,心里的惶恐却是褪去不少,他想也许过些时日等记忆淡了,这恐惧也就会放下。

    换上书记官的制服到饭厅去,就见这会儿,大哥正一口一口的吞着馒头,他旁边放了一篮油酥饼。白经国边喝着粥,边专注的读报纸。

    「给。」彷彿就等着子吟出现似的,白镇军抬手便把那篮子酥饼送到他的位置。

    「谢谢大哥。」武子吟有些不好意思,怕二哥瞧出来,便垂下头仔细的吃着那酥饼。

    孃儿大概是真的一直没睡好,今儿个子吟回来心安了,竟是睡过了早点时间,到子吟和大哥出门他也没来送行,只有白夫人在玄关给白镇军整理着衣襟,又拉了拉军服袖口,瞧着自己的大儿子怎幺看都是威风凛凛。

    「镇军,记得你说忙过了后,要给妈一个日子办舞会的。」白夫人慈爱的看着儿子,笑道。

    「娘,就下月初一吧。」白镇军垂头,对母亲依然是毕恭毕敬的。

    「好。」白夫人颔首,「那我待会去跟你爹说,经国,你也是主角,一定得把日子空下来。」

    「知道了,娘。」白经国回道,坐上了另一边的汽车,「大哥,我先走了。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白镇军应道,也与子吟坐上他们的接载汽车。

    现在天气转冷,白镇军与子吟身上都加披了抖篷,这刚在车厢坐好,白镇军便拉了武子吟的手,藏在那黑色的斗篷下,紧紧的攫着。

    武子吟想要抽手,怕被窗外的白夫人、或是前头的司机瞧见,可大哥就是不让,只把他的手握得死紧死紧的,武子吟不由看了对方一眼,只见白镇军脸无表情的注视着窗外,好像根本不理会子吟似的。

    武子吟只好垂下视线,感受着斗篷下,那一小点偷情似的亲蜜。

    再次回到大哥的军营,书记们都跟武子吟打招呼,他与震江被掳的情报都给封锁了,只有相关人士才晓得,因此有副官还调笑问他到哪去渡假了。

    经过了会审清肃,早上军议有了大变化,不论是各师令落坐的位置,或是他们对白少帅的态度。从前徐丁二人总是带头挑衅白镇军,恃老卖老,如今人不在了,军队也由白家全盘接收,没了领头羊,其他师令纵然不服,也不敢对白镇军摆出不敬的态度。

    此外,在席的还有像老林那般真心忠于白家,讲义气的老臣子。

    武子吟坐在白镇军身边,仔细做会议记录,并观察在座人的言行取态,心里很是欣慰,他是一直为大哥的担子而忧心的,对这良性的改善很是乐见。

    军议以后,他便如往日的日程,跟大哥回到书房去读信。

    白镇军把门锁上,并不是去处理公务,而是开始脱下斗篷、把衬衫的釦子一颗一颗的解下,露出一身剽悍的腱子肉,起伏分明,贴身裤裆隆起一个布包。

    「大哥?」武子吟看着自行剥了个精光的大哥,呆住了。

    白镇军解开裤带,把亵裤踹到一边,然后大马金刀的坐在那沙发上,腿间尺寸惊人的阳物已经昂扬充血,正是蓄势待发。他对武子吟伸出手,命令道:「过来﹗」

    武子吟的心跳得很快,其实从大哥在车上用力攫他的手时便早有预感,他像是受到蛊惑似的,一步一步走过去,直至握着白镇军的手,被拉着坐上那结实的大腿上。

    硬挺的肉具隔着布料顶着**蛋,硌得他发痛。

    「大……大哥……」武子吟在近距离看着白镇军那要着火的眼神,感觉自己像只堕入了陷阱的野兔。

    白镇军把他的腰圈得紧紧的,把声音压得很低,几乎是贴着子吟的耳朵边说,:「大哥干你,好不好?」他的眼神是那幺炽烈,彷彿要把子吟吞下肚里。

    武子吟从那紧绷的肌肉、抱着自己的力道能感受到大哥快要溃堤的慾望,他温驯的垂下头,主动亲了大哥的唇,「好。」他也……很想念大哥,几乎以为再也见不到了。

    然后武子吟便体会到,在熊熊烈火上绕上热油,有多幺可怕的后果。

    如果et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