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、摸枪
    第四十章、摸枪

    子吟被白镇军持久不休的操干了一上午,饭点的时候脚步虚软,这下午怕是不能兵训的。他心里虽感无奈,却也不能责怪大哥,因为自己也有撩拨的一份责任。

    只是本来打定主意要训练自己,体力却先跟不上了,这让他感到挫败,大哥可是游刃有余,彷彿这大早的体力活不过是热身而已。

    武子吟与白镇军坐一桌吃饭,士兵们便怯怯的不敢搭讪,只在旁边对子吟打眼色微笑、挥手示好。

    白镇军本来垂着头吃饭,看了这景象一阵,便抿着唇道,「你也太招男人了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一愣,脸随即红了,「我没有……」

    「没有甚幺?」白镇军显然不相信。

    「大哥……」武子吟想起大哥从前对他的误解,便不由的担忧了,压下声音解释道,「我只有招你而己……」

    白镇军这才勾起嘴角,露出一丁点蔫坏的笑容。

    「吃饱了,下午大哥教你摸枪。」

    「摸枪?」武子吟怔了好半晌,才难以置信的道,「是真的枪吗?」

    「不然呢?」

    武子吟一窒,总觉得大哥是在逗他……「谢谢大哥……」他想要学枪已经很久了,本以为训练做不好,这一年都不能碰枪的。

    「若是你学得好,大哥便送你配枪。」经过这事,白镇军也是认为武子吟便须学会更多自保的手段,「但是你的体能还是差,之前的训练不能落了。」许多人以为有枪就不用在近身训练下功夫,这是大大的错误,所以他才希望武子吟能从体能基础做起。

    「好的,谢谢大哥。」武子吟颔首应道,他很珍惜大哥给他的每一个机会,都是当年在武家不能有的妄想。

    二人用过饭后便移步到枪靶区,知道少帅要亲自来教三小姐妹夫,士兵们早就把不同种类的枪支铺展开来,又隔了个独立区只供他们使用。

    白镇军便对子吟一一介绍枪的功用、来历及威力,并让他嚐试提在手里的感觉。

    「三妹与你身量相若,于她来说,白朗宁是最称手的。你可以拿拿看。」白镇军把最轻型的手枪交给了武子吟,「此枪之好处便是轻便,还有更迷你的版本称作掌心雷,方便藏在后腰带处。」

    「这一把则是毛瑟C96,我国人称之为盒子炮、又名驳壳枪,火力大,却是略重,你掂在手里量量。」白镇军把另一把带了个方型盒子在枪身的交给了武子吟,「打仗、出任务,大哥都爱用它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单手试着举起,沈甸甸的,比勃朗宁重了一倍有余。

    「我也带了两把步枪让你体验,这是我国的汉阳造,及日本的三八式马步枪。」白镇军指着那两把长枪,「今天应该不会用上,但你可以掂掂空枪的重量,军校考试要把满弹的长枪扛在肩上跑十公里的路,一个时辰完成,你可以此作为体能提升的目标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试试探探的提起那把三八式,光是要举高到胸口是没问题,可要长久的扛着它跑,恐怕暂时还没法。

    这还是空枪,要是满弹得要更重了。

    武子吟顿时有些沮丧,原来他跟当兵的人差距是那幺的远。

    「别逞强。」白镇军看他拚命要把那长枪举高的模样,便觉得可爱,「我能摸到你身上长了肌肉,之前都是软的。」

    这话却又让武子吟尴尬了,幸好卫兵都站了一段距离,听不到大哥的胡言乱语﹗

    「那幺,要试哪一把?」

    武子吟看着那盒子炮,把它拿了起来,「可以试这个吗?」

    「后座力比勃朗宁强,你确定?」白镇军其实是觉得武子吟较适合用勃朗宁的,毕竟他的手较少,体格也较单薄。

    「嗯……我想学这个。」武子吟垂头,很是怀念的看着盒子炮,「我爹也是用这配枪的,我从少便看他带着。」

    白镇军顿时便会意了,他从武子吟手上拿过那盒子炮,教导他如何充填子弹,对着枪靶做演示。

    武子吟很高兴,大概凡是男人,对于这枪械天生的都带着浓厚兴趣,在大哥给他讲解过理论后,他很快便适应上操作,练了有一个下午,竟还打出贴近十环的成绩。

    他倒是联想起那唯一一次,瞧着白孃在家里跟大哥练枪,用的是勃朗宁,白孃必须一手瞄準、一手扣板机,旁边的兵哥便说是后座力问题,以三小姐的体格必须双手才能抵住。可白孃力气大得能轻鬆横抱起子吟,区区后座力,肯定算不了甚幺。

    随即武子吟便想到,白孃是装的。

    因为他是女儿家,不该有同男子一般的力气,所以他便装作必须双手才能把枪拿稳。

    武子吟不由便为白孃感到难过、遗憾。

    傍晚,白孃及子吟一同乘汽车回到白府,听差便来报告,武家日间来了电话,说是子吟的母亲生病,对儿子思念得紧,看能不能有空回来一趟。

    武子吟听了心里大惊,母亲一向身体健朗,鲜少有一场大病,如今竟是特意打来电话要见自己……不由得让他往坏处想去。

    「明儿个我与你回一趟武家。」白孃看到武子吟脸色都变了,便马上去与司机安排。

    「可是…你不是要考核新兵幺?」

    「可以让下属代劳。」白孃握着子吟的手,「夫君的事当然是最重要的。」

    「孃儿,我也可以自己回去……」武子吟并不想因此怠误军务。

    「新婚当天盖了红帕,我还没亲眼见过婆婆呢。」白孃是打定了主意,不容他推辞,「便让我这媳妇来尽一下孝吧。」

    「好的……」武子吟便不坚持了,「我要跟大哥请假……」

    「明儿我们提早起来再跟他说吧。」白孃捧起子吟的脸,看他一副六神无主的模样,柔声安慰道,「你先不要慌,今晚好好睡,明儿我们便去看你母亲。」

    「嗯……」武子吟垂首答应,他也晓得自己心慌,躺下床来,就想着无数母亲生病的可能,因为他实在太了解武府了,总觉着是大太太又做了甚幺。

    囫囵渡过了一晚上,武子吟便早早去了外头找大哥告假。

    遁着佣人所说,大哥大清早骑了一回马,现在在马厩给马儿洗着澡。

    「大哥。」武子吟喊道。

    「子吟。」白镇军朝他瞥了一眼,他正在给一头高大黑黢的马儿擦身,那皮毛油滑雪亮,就是不懂马的武子吟,也能看出这并非凡物。

    「大哥,抱歉我今天得跟你告一天假。」武子吟便道。

    「怎幺回事?」

    「昨天武家来电话,说我娘病了。」武子吟把目光投在马儿身上,「我得回去探望她……」

    「要不要大哥陪你去?」听到是这样的原因,白镇军停下了擦马的动作,关心的看向了子吟。

    「不、不用……」武子吟忙摇头,复又说道,「孃儿会陪我去……」

    「哦。」白镇军便转回头去,转心给马儿擦身,「那你走吧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看着大哥,明明一直都是扳着脸颊,他却能感觉到大哥是不高兴了,可到底是为了甚幺而不高兴,他不晓得。

    「大哥……对不起……我今晚便会回来,明天一定会去办公的。」武子吟只能这样道歉。

    白镇军蹙着浓眉,道,「你过来,我教你擦马。」

    「呃……嗯?好……」武子吟感到莫名奇妙,却还是听话的走到白镇军身边。

    可他一走进去,白镇军便把他拉到角落,借着马儿高壮的身体打掩护,重重的抱住子吟亲了。

    一阵带着掠夺和佔有意味的舌吻,武子吟闭上眼,本能的回应,二人的唇分开时,白镇军握着他的手,低沈的嗓音道,「大哥没有生气,你路上小心,一定得平安回来。」

    「嗯……」武子吟便低顺的颔首。

    二人又说了一会儿话,待白镇军把马儿的毛都擦顺了,才一同到饭厅去,与白孃、经国一同吃早饭。接着白孃与武子吟先行上了汽车,回老家邳县去了。

    如果.123me看好ξ看的︶带v╝ip章节的p︳op◥o文就来就回要┯耽美〖网i.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