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一章、娘家
    第四十一章、娘家

    正如白家之于京师,武家在邳县就是土皇帝般的存在,武子吟的亲爹武承天当年跟着白老爷打天下,佔得此处作为一方属地,这邳县的人民土地便归他武家所有,每年还要纳贡税给养军队。

    武子吟作为大军阀的庶长子,在邳县也是无人不晓,大家都知道他娶了白家三小姐,儘管这是入赘,却变相的升了一等,还成了他老子上司的家里人了。

    相隔半年有多,再次回来,邳县还是那个模样,比不上盛京的繁华摩登,却也是个人来人往的小城市。

    白孃透过车窗好奇的张望,他对于这个子吟出生、度过童年的地方很感兴趣,把路上看到的小孩儿都幻想成当年的小子吟。

    白家汽车于武家门前停当,这可惊了门房,连忙就要去通报大太太,说是武大少爷回来了。

    武子吟本来想直接往娘亲的住所走,可却在正厅碰着大太太如临大敌的走了出来,便马上颔首请安,「大娘。」

    「唉哟,我瞧今儿个是甚幺风,刮来贵客了啊?」大太太露出灿笑,热络的上前招呼,「这不是子吟嘛?旁边这位……莫非就是白三小姐?」

    白孃穿着七彩缕花的袄裙,梳上髮髻,画得柳眉凤眼,点了豔红的唇,是个好看过头的少夫人。

    「小女子白孃。」白孃不卑不亢,正正的与武夫人对视,因知道武家正房从少便打压子吟,她来就是为了给丈夫撑场子的。

    「三小姐果真是人中龙凤,既是长得美丽,还会带兵打仗……咱家子吟真是好福气。」武夫人自然是不敢得罪白家的,便陪笑道,「今儿个是怎幺回事?让子吟带三小姐来了?」

    「听说娘病了,我便回来看看。」武子吟回道。

    「妹妹病了?我怎幺不知道?」武太太露出夸张的表情,「那你们便快去看吧,她一定想念你得紧了。」

    「谢谢大娘。」武子吟便向大夫人告辞,领着白孃走进武家的院落,穿过花园,到了他从少住着的小院去。

    白孃看过去,这小院自有水井、一个小灶房和前园,虽是在武家,却是自成一角,宛如一个小小的民居,看来武府各房的关係也是疏冷得很。

    「娘,我回来了﹗娘﹗」武子吟走得很急,他喊着推开了门,正见到熟悉的丫环们在收拾药碗。

    「这声音……是子吟﹗」床帐被拉了开来,一名与武子吟有几分相似的妇人眼看便要下床,见真是儿子回来了,竟是带了几分欣喜的哭声,「子吟﹗快来﹗让娘看看你﹗」

    武子吟便快跑到床前,母子二人久久不见,都是千言万语在心头,不知从何说起。武子吟瞧着母亲脸色确实苍白,便担忧道,「娘……你这是甚幺病?没事吧?」

    「前些天受了风寒,本以为很快便好了,谁知这数天越来越严重……还发了热。」这位武四姨太太在四面受敌的武家过了大半辈子,一手把宝贝儿子拉扯大,是个坚强独立的妇人。在子吟的记忆里,娘总是精力充沛的,从没见过她这般虚弱过。

    「娘,恕子吟不孝,无法陪侍你左右。」武子吟便跪在床前,对母亲深感歉意。

    「欸……没事儿,喝了药睡一觉就会好。」武四姨太太摸着儿子的脸,慈爱地道,「听说你在白家当了书记官,还进军队去办公呢﹗娘真替你高兴。」

    「嗯……承蒙白老爷和白大哥给我机会。」武子吟这会儿便对站在小花厅踌躇不前的太太招了手,「娘,这是我妻子白孃,她与我一同来探望你了。」

    武四姨太太抬头,就见来的是一名妆容极美的女子,素闻白三小姐是女少帅,竟是有些英气逼人,与一般女子迴异,四姨太太便高兴极了,「好、好………媳妇儿,过来给娘瞧瞧。」

    白孃小碎步的走了过来,也仿效着子吟跪到床前,红唇微笑,「娘,小女子白孃。」

    「成亲那天就见过你,虽然给红帕盖了脸……」武四姨太太由衷的讚叹,「真是个美人儿,咱悠予有福气呢﹗」

    白孃便羞涩地垂下头,很低很低的说了声谢谢。

    母亲、儿子和媳妇儿首次聚首,武四姨太太便询问了他们两夫妇的婚后生活,还说了许多体己话。她让丫环从梳妆台拿了一只颜色白嫩的玉镯,送给白孃作为见面礼。

    「你爹和弟弟去军营了。」武四姨太太倏地看向儿子,「你们要是一直在我处待着,怕大房多想。一会儿也去给大太太请个安吧,让她知道我儿子和媳妇儿都是大度之人。」

    「知道了,娘。」武子吟来的时候挂心母亲病情,就没有考虑这个,大娘最忌他逆了辈份,不向正房请安就跑到偏房去的,所以才会突然站在前厅堵他。如今听了母亲提点,武子吟才想到自己疏忽了。

    白孃这会却明白丈夫的体贴和细心是从何来的,四姨太太深黯人情世故,都给儿子言传身教了。

    二人便随即移步到正房去,大太太早已泡了茶,在此待着,如今看到他们来了,便满意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「大娘。」武子吟也微笑着,礼貌的向武大夫人请安。

    「坐、随便坐。」大太太既是武府的持家者,便很有女主人的风範,命丫环送来了果盘点心,上好的碧螺春,用度皆比偏房高了一个档次,「子良跟你爹去阅兵了,多可惜呢﹗那孩子自你成亲后便一直闹彆扭,还胆敢偷溜去白府,回来挨了一顿打才算懂事些,最近肯跟你爹去兵营学习了。」

    「是我过去太宠他……」武子吟苦笑,「若他就此独立起来,正是好事。」

    「我也如此希望,毕竟他将来是要继承武家的,黏着个庶出的哥哥实在不成体统。」武夫人叹道,「若是他又偷溜去找你,你便给他个闭门羹,让他灰头土脸的滚回来吧﹗」

    本来低着头品茗的白孃,因为这话而抬起了柳眉。

    「娘,话怎能这幺说呢?若二弟要来,我一定会热情款待的。」武子吟忙道。

    「我已经跟子良说很多次,你大哥是入赘到白家去,比武家要高上一头,不是你能随意去高攀的。」武夫人说这话时,一直注意着武子吟的反应,「不过,若你还愿意搭理这个弟弟,倒是他的福气。」

    「大娘多虑了,子良就是我弟,我对他的兄弟情谊是不会改变的。」武子吟便做保证,「绝不会因为我去了白家便生分起来。」

    「欸、子吟,若子良有你这般成熟懂事便好。」武夫人放宽心似的,吁了口气,随即便说,「往后咱武家与白家,可不要就此生疏了。若你有机会,得多提携你弟,啊?」

    武子吟一窒,这才意会到自己又落进了大夫人的套,他只得在心里苦笑,「我在白家并没有甚幺权力,娘想多了。」

    「你有白三小姐这样的女英雄做太太,又在白大少师底下做书记,就不要谦虚。」武大夫人便说得更露骨,「只盼你得了好处,能想想还有这幺个弟弟。」

    白孃始终呷着茶,低头不语,心里却是若有所思。武子吟对大太太这敲打、迂迴的说话方式却是从少习惯了,依然是客气的应对着,二人在大太太这里喝了一壶茶,便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「这武大夫人有趣,既看不起你,又要确保她儿子能分到你在白家的好处。」白孃小声的与武吟说道,「她可知道自己说的话有多矛盾?」

    武子吟失笑,「孃儿你都看透了。」

    「你还笑呢﹗」白孃暗暗掐了他的手,「我就不高兴她这看好∞看的∟带v<>ip章节的pミop→o文就来就要"_耽美,网般的态度对待你。」

    「今天已是客气多了,从前还更糟。」武子吟回道,「大娘一直很后悔撺掇了这桩亲事,现在她把我送出去了,反而更加忌惮,这是她做过最错的决定。」

    「天哪……我的子吟竟然也有点小心机呢。」白孃睁大了眼。

    「我不天真,这幺多年看着大娘和妈斗法,不想懂的都懂了。」武子吟无奈地回道,他从来不觉得自己单纯率真的。

    二人本打算当天晚上回白府,可这会儿听说四姨太太的风寒又反覆起来,睡下去也不见好,武子吟不由担心上了,坐在床边不忍离去。

    「我与白府联络,在这里待一晚,看明儿娘会不会好转。」白孃轻揉着丈夫的肩膀,体贴的做了安排。

    「真的可以吗?」武子吟怕白老爷和白夫人不喜,毕竟他已经入赘了,不该在武家多待。

    「傻瓜,那是你娘耶﹗」白孃垂下眼睫,很温柔的瞧着武子吟,「亲娘只有一个,你要好好待她,子欲养而亲不待的痛苦……我是最了解的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握了白孃的手,说,「孃儿,谢谢你。」他知道妻子是想起自己的娘了。

    小俩口便在武子吟从前住的房间过夜,儘管他已经迁出,这房间依然未作任何改动,还有下人定期打扫着,丫环们说当四姨太太想念少爷的时候,便会到这房间来坐坐,或是拿起他幼时的玩具看看。

    「你娘真的很疼你呢。」白孃在后听着,不无羡慕地道。

    「嗯……」武子吟边颔首边打量房间,有他读过的书、穿过的衣服,不过才半年,竟是恍若隔世,「每天早上我起来,都会嗅到油酥饼的香气,娘总是起得比我早,在那灶房里搓酥饼,只给我一个人吃……」

    白孃便上前抱了子吟,轻怜蜜爱的亲他,「我能想像到,小时候的你一定很乖、很可爱。」

    「哪有……」武子吟尴尬的推却,「我很普通……」

    「子吟、宝贝儿……」白孃亲着亲着突然一怔,竟是有些不自在的挪开身体,「欸、我得冷静一下。」

    「孃儿……你干嘛?」武子吟一愣。

    「没甚幺。」白孃坐在武子吟从少睡着的床榻,彆扭的道,「就是…想与你行夫妻之事了。」

    「欸?」武子吟好半晌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「抱歉,你母亲还在病中,我实在不该想着这事……」白孃环视着这床,顿了顿还是道,「不过……想到孩子、少年、青年的你就睡在这床上,我便……心痒难耐。」

    看着表情竟是变得有些委屈的白孃,武子吟不敢失笑,觉得对方很可爱。他弯下身,竟是主动的伸手去裙襬,探进去握住白孃已甦醒的肉具。

    白孃便瞠大眼,盯着他。

    「怒洋……」武子吟靠着白孃的耳畔,轻轻的咬他的耳珠,「我也想要你……」

    如果et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