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二章、再见
    第四十二章、再见

    武子吟含着白孃的下身,努力的想要改进自己拙劣的舌技,刚刚那会儿他不小心牙齿咬到了尖端,让妻子吃痛了。

    「对…就是这样,用舌头打转、用唇吸……」白孃坐在床上,摸着在自己两腿间埋首的头,轻轻的从头髮到那鼓胀的脸颊,若子吟做得好了,他便舒服的唔了声,以作鼓励。

    武子吟吞吐着那阳物,鼻间嗅着白孃带着脂粉的体味,那下身竟也是慢慢地立挺起来,白孃甚至还没有碰过他。

    自己是甚幺时候开始,变得这样敏感呢。

    白孃也注意到丈夫的生理反应,便细细的笑了,拿脚去蹭磨子吟的下身,脚趾头掰起两个囊袋,竟是贴到了密闭的穴口处戳弄着,武子吟登时就软了,那口活也专心不了。

    「孃儿……」武子吟无奈,「你不要闹,我想试着完成一次。」

    「我哪有闹?」白孃调情的语调特别甜腻,「你继续嘛……」

    武子吟便再次把那贲张的肉具含进口里,可随着他的吞吐,白孃的脚也不老实,一直在刺激他,二人倒像是在比赛,谁先弄得对方求饶。

    结果还是白孃的技术与自制力获胜了,腿上功夫竟就令子吟的肉棒缴了械,抬起脚踝故意展示那晶莹湿淋的液体,他勾起唇,「夫君还嫩嘛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无地自容,「是你太厉害了。」

    白孃笑了,去解了武子吟身上的衣物,武子吟便也自觉的替白孃脱衣服,为了以假乱真,白孃女装的时候还穿了肚兜子,这贴身衣物是特别加工过的,胸部缝了棉团,隆起两个小峰,正是充作女子的胸部。

    把这贴身的内衣解下后,便是白孃那精壮结实的肉体,因为还是青年身量,显得瘦削单薄,可近来随着长高,体格似乎略有改变,不晓得将来会不会长得像大哥那般,一身的腱子肉。

    白孃便把光裸的武子吟压到床上,缠绵的吻他、抚摸他,被口活侍候过的肉根硬挺充血,正是顶在子吟的大腿根,随时準备着进犯。

    武子吟在被吻的时候细细的抽着气,因为白孃的手指无声无息的探进他的后面去了,肉壁随着指节的深入而吸附着,感受那异物在穴里扩张的动作。

    「子吟,我要进去了。」

    「嗯………」

    白孃在这时总是特别的温柔细緻,前端先肏了进去,让子吟充分的呼吸调息,再缓慢的一寸一寸深入,抚弄着他的下身让他分神,如此直至连根没入。

    「怒洋……」武子吟便渴求的喊道,「可以了……」

    白孃便把子吟双腿抬到了肩上,就着这脸对脸的体位,慢慢的操干起来,起步的时候动作不大,让子吟清楚感受到肉棒摩擦着肠壁进出的感觉。

    子吟很快便混身软绵,徐徐的发出难耐的哭声,这便是白孃要加快速度的讯号,腰部摆动的幅度也渐大,嚢袋拍打着武子吟的**蛋,每一次也是把那阳根狠狠的顶进了深处,武子吟的呻吟便会变得更悦耳更美妙,白孃欣赏着他失控的表情,发狠的操干着,如此肏了百来下,他便让子吟反过身来,翘起雪白的**,让他从背后肏干。

    「怒洋、啊………好、好舒服……」武子吟跪趴在床上,承受着一次又一次的撞击,前面却也被白孃握着套弄,他在这前后的刺激下首先到达了高潮,呜咽着射出了浓浊的精液,后穴肠肉下意识的收紧,白孃也喘着气,抱着子吟多肏干了一会,浑身肌肉绷紧,把肉棒前端抽出贴在子吟的大腿根部射了。

    一番折腾的欢爱,二人浑身都发了汗,抱着对方亲吻、抚摸,便是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「得把床舖拿下来…换掉……」武子吟红着脸道。

    「我来。」白孃晓得,给打扫房间的丫环看到总是不好,毕竟子吟的亲娘还病着呢,「床舖在哪?」

    武子吟软软的指向了墙边的衣橱,白孃赤条着下了床,走去打开那橱子,二人把床舖换了,才抱在睡下。

    「明早我把它洗好……」

    「我来吧。」白孃在武子吟的脸颊吻了一口,「我可是妻子啊,让丈夫做家事可不好。」

    「嗯……」武子吟便埋进了白孃的颈窝处,在他的怀抱下睡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起来,夫妻俩收拾了房间,吃了丫环端来的早食,便去探望母亲,武四姨太太发了一晚的热,清醒多了,就是累,得坐在床上喝粥。

    「娘。」武子吟站在床前,关切的看着母亲,「你觉着怎样?」

    「比昨儿好。」武四姨太太精神尚可,抬头看着儿子,「欸你怎幺还不回去?不要怠慢了公事……」

    「孃儿已经替我通知家里,不碍事的。」武子吟担忧的道,「娘,你一向健康,可一病就是大病,我不能放着你离开啊﹗」

    「都一把年纪了,若出甚幺事,就是天命吧。」

    「胡说甚幺﹗」武子吟皱起了眉,「你还年轻着呢﹗」这头髮还是乌黑的,哪来一把年纪?

    「子吟啊,娘就与你说句老实话,做母亲的,只要知道儿子成材,前途无忧,这生最大的心愿也就了了,自己怎幺样也没所谓的。」武四姨太太含笑道,「要说还有甚幺寄望……大概就是将来你有了孩子,能带来给娘瞧瞧吧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垂下头,对此不能回应,他这辈子都不会有孩子,可这却是不能与娘坦白的秘密。

    这会儿,白孃却是走了过来,「娘,我看着你脖子好像有甚幺……介意我仔细看看吗?」

    武四姨太太一怔,「好的。」

    白孃便坐下床来,「失礼了。」略微低下头,看见她下巴及后颈处出了一块块的浅红,「娘,你这处可有胎记?」

    「没有。」武四姨太太听了疑惑,「是长了甚幺吗?」

    「似乎是发疹1︺2<>3d@an℡m∑ei点了。」白孃在军队里管的人多,见识过不少病症,不管是何种疹子,起先总是有伤寒发热的症状,「请大夫来看,这并不是一般的伤寒。」

    「疹子?」武子吟一呆,「那不是孩子才发的吗?」

    「也有成年人发的疹,严重能致命,而且某些还会传染,我就看过一个班的士兵陆续出疹子。」白孃站了起来,也拉起了子吟,「去召大夫来吧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这一听可是怕了,连忙让下人去找大夫。

    「这可不好。」武四姨太太自身也是惊疑不定,「子吟,你待会也让大夫看看所有与我接触之人。」

    「好的、娘。」

    「出去,大夫来之前,你们就不要进我房了。」

    武四姨太太把夫妻俩赶了出去,只留一丫环侍候着,武子吟心下忐忑不安,便留在母亲房门外的院子处,等大夫过来。

    「孃儿,你要不要先回去?」武子吟知道白孃每日都是要到新兵处会见刚通过考核的士兵的,实在不想母亲的事儿耽搁了她,「若是娘真的发了严重的疹子……我……」他得待到母亲痊癒才能安心。

    「我晚上再走。」白孃牵着丈夫的手,「得先确定清楚娘的病。」

    「好的,谢谢你。」武子吟便掐了掐妻子的手,表示感激。

    给武府看诊的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大夫,还是从少看着子吟长大的,他看了武四姨太太发的红疹,又问了这几日的病徵,便确定道,「是风疹,不会传播,只是得等数天让它全发出来,这段时间不能抓它,否则得留下疤。」

    「会长到脸上去吗?」武四姨太太担忧的问。

    「脸上、身上,全都会。」老大夫手下写着药方,眼皮不抬,「这些天或许会脸颊发肿和耳鸣,不要慌,都是疹子发出来的徵兆。」

    武四姨太太顿时眼眶都红了,她没想到自己会受这样的罪,本以为是普通的风寒罢了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偏房姨太太来说,再没有比脸上长满疹子还要可怕的病徵,不小心抓了还要留疤呢。

    「我留下来照顾你,待你好转为止。」武子吟便对着情绪不稳的母亲说。

    「这怎幺能?你还是快回白府去。」

    「娘,若不能看你康复,我回去了只会心里难安啊。」虽然对大哥抱歉,但知道母亲不是小病,武子吟便如何没法安心回去。

    「子吟…我的乖儿子……」武四姨太太拉了子吟的手,看着她一手拉拔大的儿子,现在长得多俊、多孝顺,真是自己的福气。她又转向白孃,「媳妇儿,对不住,这第一次见面就弄出这样的麻烦。」

    「娘莫要这样说,我与夫君一样盼着你能早日康复的。」白孃便安慰道,对于这把她夫君带他的母亲,白孃打从心里尊敬着,甚至更甚于白夫人。

    夫妻俩便说着话安慰武四姨太太,幸而风疹只是个耗时的病,鲜少危及性命,只要按时用药,数天便能治理的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武子吟便把妻子送到玄关处,白家汽车停当着,预备回程。

    「孃儿,我晚上给你打电话。」武子吟拉着妻子的手,说。

    「嗯,安心照顾娘,我会与大哥说的。」白孃看着武子吟,终是不捨,便也不顾下人们看着,贴上前吻了丈夫的唇。

    武子吟眼看着那白家的汽车慢慢驶离,直至看不见蹤影,才转过头来,进回武府的门。

    这会儿,却瞧见了一个高壮的军装身影靠在玄关边上。

    武子吟一呆。

    「大哥。」那年轻的男子正在咬着个枣子,笑着走上前来,那声音低沈,并不是子吟熟悉的,可他却说:「好久不见。」

    府里打着的夜灯照上了男子的脸,武子吟看了好一阵,才从早辨出了熟悉的轮廓。

    「子良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人,难以想像这竟是他从少带大的亲弟弟。

    如果et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