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、狼爪
    第四十四章、狼爪

    武子吟如遭电殛,瞬间抽回了手。

    「你别荒谬﹗」武子吟道,想起上回在白家过那一夜,他给这猴崽子半推半就的,竟是互相握着发洩了,哪有兄弟会做这样的事?更何况……子良已经长成男人的模样了,对这事儿也不是懵懂无知,「子良……大哥上次就说,要你找个正经儿的通房丫头学习,这些事,大哥帮不了你的。」

    「我也说过我不要吧。」子良委屈的瞅着他哥,「我对那些只想要做武少夫人的女人一点儿兴趣都没有﹗噁心透了﹗」

    「……傻孩子。」武子吟叹口气,「难道你就这样怕了女人吗?」

    「我不是怕。」武子良嘟哝,「我不喜欢她们,我只喜欢大哥……」他顽固的抱紧了武子吟,不管他怎幺推拽就是不放开。

    「大哥是男人……男人不跟男人一起。」武子吟无奈,「不,就算是大哥是女人……那就成大姐了﹗那也是亲兄弟手足,你不能喜欢我。」

    「为甚幺?」武子良皱眉,「咱又不是同一个娘。」

    「………那还是同一个爹。」

    「……大哥﹗」武子良决定要不讲理的时间,说话就会带了甜腻的鼻音,像个吃不到糖的大男孩儿似的,「帮我摸摸……」他拿裆部去蹭武子吟,竟是已经隆起了一个小包。

    武子吟这回却是铁了心不能再做这荒唐的事,他转过身,拿被子把自己盖得严实,「睡吧,子良。」就留了一个背面给弟弟,连惯常的拥抱都不给了。

    武子良在后头不说话,只是发出悉悉率率的声响,过阵子,竟是从后抱住了子吟,隔着被子贴着子吟的**蹭啊蹭的,那硬硬热热的东西不用看就晓得是甚幺。

    武子吟铁了心不管他,把被子拉到头上,逼自己蒙头睡去。

    可子良却在后头嗯——嗯——,得寸进尺的越拱越用劲,几乎要爬起来,把自己给压住了,武子吟再也忍无可忍,拉下被子来,「子良﹗你还让不让我睡?你要不睡就回自己的房间……唔、唔……」

    彷彿就在等着这防守撤下的一刻,武子良猛地一拉那被子,子吟便失了唯一的屏障。武子良乘机欺上哥哥身上,压着他亲了,手脚像章鱼一样紧缠着,不让子吟有任何反抗的机会。

    「……子良…你、你这……唔……」武子吟费了劲想要挣开弟弟的束缚,却是屡试不成,子良动了真格,像铁箍般把他整个人箝制住,唇贴上去强吻,武子吟别开头闪躲,武子良就去亲他的脸颊、耳朵、脖子,像只小狗一样嗅着拱着,兴奋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然后武子良便扯下了看好﹃看的"_带v⊕ip章节的p◇op┛o文就来就ξ要‖耽美网兄长的亵裤,握住要害,武子吟顿时身体一僵。

    「子良﹗」武子吟心里一阵恐惧,那幺一瞬间,他感觉压着自己的是个男人,不是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弟弟,「停下来,大哥真不愿意。」

    「因为白三小姐吗?」武子良套弄着哥哥软绵的下身,想激起它的反应,「大哥你要白三小姐,却不要我了吗?」

    「这……根本……啊、不能比较……」武子吟推搡着子良,可弟弟压着他,一说出推拒的话便拿吻去堵,武子吟呜咽着,被子良的舌头肆意翻搅口腔,可他甚至不敢咬下去,怕伤了弟弟。

    「大哥,我们打少便在一起,那白三小姐才和你成亲一年不到,你怎幺就喜欢上她了?」武子良边抚弄着子吟的肉具,边埋怨道。

    「孃儿是我妻子,男大当婚……女大当嫁、啊、……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……」武子吟给逗得脸红耳赤,软弱的地方给弟弟掌握在手里,他也不能动真格的反抗。

    武子良俯下去,含住子吟的肉具仔细的唇舌侍侯——武子吟身体敏感,最受不了口活,弟弟一含啜伞状前端,他顿时腰都麻了,呻吟了一声,那推搡的手也软了下去。

    武子良轻车熟路的,口舌逗弄着前面,手指则探进子吟后头翕张的穴口,去扩张内壁,这动作干得纯熟,显然是有备而来。

    武子良细心抚弄着哥哥的肉具,直至武子吟禁不住缴了械,在弟弟手中解放让他羞耻不已,耳朵根都红了。

    「大哥……好可爱。」武子良亲着子吟的耳珠,剩着对方高潮时软绵无力的状态,跃跃欲试的把自己的阳物肏进那暖热的穴里。

    「不要、子良……」武子吟感觉着那粗大的伞头顶开了穴口,缓慢的埋进去,倒抽了口气。

    第一次,终于真正的干到了哥哥,那灼热的肠壁吸附着武子良,每一寸深入都感受到那微妙的蠕动,他兴奋的嗯——嗯——叫着,攫着武子吟两条雪白雪白的腿,撒欢儿的抽插顶动。

    武子吟皱紧着眉,把脸埋进了枕头里,被弟弟这般胡闹的强上了,他心里又是惊恐、又是难以置信,他就不明白了,子良怎幺会对自己存有这种思想了?他一直就只把他当作弟弟而已。

    武子良摆动着腰,对着哥哥的深处狠顶,不知是初嚐情慾滋味,还是第一次肏到了朝思暮想的哥哥,竟是很不知节制。他肏了数百来下,嗯——地抵着肠壁射出热液,还捨不得抽出来,埋在穴里抱着子吟又亲又摸,缓过一次高潮,便又翻过哥哥的身体,从背后像狗儿交媾般动作,抱着子吟挺翘的**,爱不释手的揉着。

    他把那白嫩的**蛋掰开来,看着自己的肉棒在那湿透的穴口进进出出,只觉得自己征服、得到了哥哥,从没有这样满足狂喜过。

    武子吟却一直默默的咬紧牙,把头埋在枕头,让自己的意识与身体抽离,对于这样亲兄弟的乱伦,还有弟弟强行逼迫他就犯,打从心里的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武子良在兄长的穴里解放了两次,才满足而疲惫的躺下,抱着哥哥亲吻,就像得到了心爱的玩具。

    「大哥。」武子良自个儿甜蜜的呢喃,「你终于是我的了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垂下眼,去捡自己的衣服,「滚出去。」

    武子良一愣,随即紧张的坐了起来,「为甚幺?大哥,你不喜欢我吗?」

    「怎幺可能喜欢?」武子吟看向他,只觉得弟弟说话匪夷所思,「我可是说了我不愿意啊﹗」

    「大哥……」武子良便把头撒娇的拱向兄长的肩窝,就像过去每次他惹子吟生气时一样,「你最疼我的,你不是真的生气。」

    「子良,这并不是你耍赖便能原谅的事。」武子吟冷下脸,他从没有对弟弟如此严厉过,「大哥是有妻子的,不喜欢男人,也不喜欢你,咱以后就各归各,不要再见面了。你找个好女孩,娶妻生子才是正事。」他决定明天就回白家,再也不要与子良有任何瓜葛。

    武子良看着兄长那冷凝的脸色,突然意识到这回撒娇都不管用了。他抿了抿唇,对着大哥那光滑的背影喊道:「大哥。」

    「甚幺?」

    「怒洋是谁啊?」

    武子吟穿衣服的手一顿,像是中了邪般瞪大了眼,转头看向武子良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是颤的,「你说甚幺?」

    「我昨晚已经回来了。」武子良打量着兄长慌乱的表情,故意说得缓慢,「本打算来给你个惊喜,就去你房里了,你知道…我从来不叩门的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全身一僵,竟是从心里透出了寒意。

    「白三小姐…其实是白三少爷吧?大哥说不喜欢男人,可我亲眼看到你像母狗一样,给白三少爷趴着操﹗」武子良那目光,几乎把武子吟瞧得无地自容,「你叫得可欢呢﹗」

    武子吟哑了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为甚幺会这幺不小心给弟弟看到了?孃儿守了一辈子的秘密,自己是要带进坟墓里去的,现在却是因为自己被拙劣地识破了……怎幺办?

    「大哥。」武子良坐了起来,从后把兄长紧紧的圈在环里,在他的耳畔低语,「这是秘密吗?白家、四娘、爹和我娘知道你娶的是白三少爷,而不是白三小姐吗?」

    他的弟弟。

    好弟弟。

    武子吟心里失笑,笑自己怎幺一直会觉得弟弟是要保护、要疼爱的男孩儿。

    弟弟可是流着丘八的血啊,只要对自己有利,便不择手段、蛮不讲理要弄到手的兵痞。

    只不过是从没有在自己面前露出过爪牙罢了。

    他果然是继承了爹的优良血统,名正言义的嫡长子、继承人。

    武子吟脸无表情,调动着力气,抬手摸向弟弟的脸,「子良……你就那幺喜欢大哥吗?」

    「喜欢、好喜欢……」武子良着迷地道,眼神黯淡,「我简直恨不得杀了白三小姐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脑海一阵思想挣扎,只一会儿,他便给自己下了一个沈重的决定。深吸口气,转身面向弟弟,「吻我。」

    武子良一愣。

    「你不是要抱大哥吗?」武子吟主动的揽了子良的颈,「来吧。」

    武子良看着近在眼前的兄长,鼻尖与自己的轻轻相碰着,「大哥,你愿意了吗?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武子吟垂下眼睫,「只要你答应保守这个秘密……大哥以后…都依你。」

    「大哥。」武子良抚着大哥的身体,由衷的道,「我是真的喜欢你……」

    武子吟听不下去了,主动凑上前堵住弟弟的唇。

    顺从配合的大哥,那滋味儿可不是刚才能比的。

    武子良在这整个夜里,尽情的享用了大哥,把他翻来覆去,折腾得在床上小死了无数回。

    待弟弟尽兴过后,武子吟脸无表情,缓缓的爬坐起来,这一挪动,臀缝便流出湿淋淋的精水,直滴到了床铺、地上。

    他默言不语,也不顾子良的视线,把手指探进穴里,要把弟弟射出的东西都抠出来。

    「大哥……」武子良便握着兄长的手,害羞的道,「不要这幺快弄出来,留一晚上好吗?」就像狗儿给自己的地盘做了记认,就不想那记号那幺快给擦掉。

    「你要大哥明天腹泻吗?」武子吟语气淡薄的反问。

    武子良一愣,显然没想到这实际的问题,便讪讪的鬆开手,「对不起……大哥……」

    武子吟不理他,花了一些时间清理,幸好房里总是有清水备着的,他也不用到外头去怕被发现。

    武子良却是魇足了,遂了长久以来的心愿,欣赏着他大哥温温吞吞的清理的画面,渐渐的竟是躺在床上睡去了,这一觉特别香,还微微打起了呼来。

    如果et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