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五章、到家
    第四十五章、到家

    武子良第二天醒来,看到旁边熟睡的哥哥,心情顿时大好,宣示主权般把眼前人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昨晚他是急躁了,本没想过这幺快把人弄到手的。可当知道一直认定是自己的东西原来早就被人彻底享用着时,他便无法再装孩子,走那进度缓慢的攻心计策。

    他还只是嚐过点甜头,那白家的竟是每晚按着他哥哥操﹗

    再说,大哥给自己半逼半就的干了的时候,那反应实在太让他失望了。

    从少到大,大哥就没有对他说过一句重话的,竟然要他滚出去、以后不要再见面,武子良一下慌不择路,只能用这样的方法换来哥哥的顺服。

    「大哥。」武子良在兄长的脸颊重重亲了一记,「我是真喜欢你,你和我好吧……」

    武子吟蹙着眉,不太舒服的挣了挣,他是做了恶梦,梦里弟弟变成了一条毒蛇,缠着自己要把他大口吞掉。

    在武家多待了两天,武四姨太太的疹子刚开始消褪,武子吟便马上乘白家汽车回盛京。

    他离开得意外怱忙,像是急不及待要回白府似的。人都说武大少爷肯定是出头了,一身军务,几天也耽搁不下。

    事实却是,武子吟抵受不了子良的骚扰,可说是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那日开过荤后,武子良只要逮着机会,便缠着子吟要做亲密的接触,他年轻气盛,对象又是肖想己久的兄长,简直像是脱彊的马儿似的,无时无刻不想着那事。

    晚上来房里不说,就是日间,只要逮到子吟落单了,武子良便会凑上来亲亲摸摸、撒娇说想吃哥哥。武子吟安慰病中的母亲已是耗神,一旦独处了还要承受弟弟的慾望,只觉疲惫。

    从小由他带大、一手教养的子良固然比震江懂事,至少带兵的成绩是很不错的。孰料不到却是对亲哥哥起了这样的心思,武子吟不由反省,是否自己干错了甚幺,在成长的中途让弟弟不知怎的走歪了路。

    他把他当成心头肉疼爱了这幺多年,没想到却是养出一头白眼狼,拿了把柄便要反咬他一口,子吟难以说明心里的複杂,有难过、有生气、也有痛心……越发不知如何面对这弟弟。

    所以他乘着子良被爹召去军营的时间,狼狈地逃走了。

    回到盛京的时候,白府只有白夫人在,这下午时分白家的兄姐弟都外出办公中。

    「娘。」武子吟刚下车,便瞧见白夫人带着四位太太们1♀2♀3 ■d◤an 〓me▼i点♀⊕,要到客厅去招待。

    「子吟,你回来正是时候。」白夫人看到女婿,笑得和颜悦色,「武四姨太太没事吗?」

    「出了一身的风疹刚褪,好多了。」武子吟回道,「娘,今儿个怎幺这般热闹呢?」

    「正好,你来帮娘瞧瞧。」白夫人示意他跟着太太们坐到客厅沙发上,另有一位像是媒婆的老婆子侍立在旁,「这些照片都是这回要出席舞会的千金,你瞧着哪一位像是镇军和经国喜欢的呢?」

    武子吟停表情有些呆滞,迟疑的随着白夫人坐了下来,桌上陈列着百来张不同的秀女照,他瞧着基本都是一样,「娘……大哥和二哥喜欢的类型…我不好猜……」

    「你是男人,总比我们妇道人家去猜要準吧?」白夫人催促道,「快挑﹗这可是要影响舞会安排的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垂下头,认真的看了那百多帧照片一阵,艰难地挑出了两帧,「这两位……似乎比较好看。」

    那媒婆眼睛锐利的扫了扫,便道,「是徐师令的小女儿跟余师长外甥女。」

    「唉﹗那徐师令不好不好……」有一太太便说。

    「为甚幺不好啊?」白夫人问。

    「爱喝酒、脾气坏。」那太太便分享着她的小道消息,「听说他在家里喝醉了乱开枪,还打死了一个婢女。」

    「甚幺……」白太太脸都白了,忙摇头,「不行不行……太危险了。」

    「余师长的外甥女倒是不错,可惜父母是商人,不旦帮不了两公子,恐怕还要白家做靠山啊……」另一太太便说道。

    「那镇军不成,经国……也不大好。」白夫人蹙了眉,「还是得门当互对才成。」

    太太们七嘴八舌,就着子吟挑出的两位佳丽品评一番,末了总结就是:不够好,再挑。

    在白夫人的催促下,武子吟便又挑了另外两位,其实子吟瞧着都是无甚分别,去影楼拍照的时候,影师都要大家摆的一式一样的表情,即使那女子有如花笑靥,在照片里却是表情僵硬,魅力也都展示不出来。

    武子吟这般重选了几回,才终于选出两位样貌标緻,家世匹配,受到众太太们肯定的女孩儿。

    「这两女孩子,越瞧越不错。」白夫人便从女婿手里接了照片,一边端详一边听着旁边夫人们的讚美撺掇,说得天花乱坠。

    「娘,办那舞会不是就为了让大哥二哥去挑对象吗?为甚幺要先来筛选呢?」武子吟实在疑惑。

    「唉,这你就不懂了。」白夫人叹道,「那舞会来的数百人,一个晚上怎幺能都说上话呢?当然是先帮他们瞧瞧,合适的就故意安排就近坐着,这就是娘在背后的工作嘛﹗」

    武子吟听了一愣,「那如果大哥二哥挑了娘觉得不适合的……怎幺办?」

    「那就……」白夫人与太太们互相看了看,「要看是甚幺样的不适合。」

    「放心吧,两位少帅人中龙凤,相中的肯定也是相貌家世并重的千金闺秀。」媒婆笑道,「过了舞会一夜,白府肯定是要双囍临门﹗」

    这话白夫人听了高兴,其他太太便也起哄应和。

    武子吟沈默的听着,直至感觉夫人们终于不需要自己在场了,才自觉的退后一步,慢慢回到房间去。

    这回舞会大概是真会办成……武子吟垂首,想这也是好事,大哥……便可以找到个好太太了。

    数天未回来,白府熟悉的味道竟比老家还要让他心安,武子吟平躺在床上,心神放鬆,终于不用再戒备随时破门而入的弟弟,便沈沈的睡下去了。

    他这一睡,竟是到了深夜才醒来,饭点也错过了,显然是这几天没睡好觉,积累了一定的疲惫。

    白孃正坐在床的另一边,拿着话本翻阅,感觉到丈夫醒来,他便合了书本,俯下身去亲了他,「子吟,醒了幺?」

    「孃儿……」武子吟抬头,便与白孃唇贴着唇亲吻,舌头交缠,彼此都眷恋着对方的气息,「你回来了。」

    「这话该我说才对。」白孃亲涩的笑,「你娘的风疹好了?」

    「嗯、疹子褪下,也没发高热。」武子吟垂下眼,不想让孃儿察觉他心里的事,「她精神也很好。」

    「你倒是一脸倦容。」白孃抱着子吟,仔细的瞧他的脸色,「听丫环说你下午一直睡到现在,没用饭?」

    「是有些累,不过睡一阵子就好。」武子吟扯着笑容,回道。

    「欸……这不会是……」白孃露出认真严肃的表情,把手轻轻的往下,摸在丈夫的小腹上,「有孕了吧?」

    「胡说八道﹗」武子吟顿时窘了,忙从床上坐了起来,「我们再怎样也……生不出孩子来的。」

    「我就逗逗你。」白孃就爱看子吟那羞耻尴尬的神色,特别的惹人怜爱,「你可爱嘛﹗」

    武子吟从不觉着自己外貌有何特别,但凡关于相貌的溢美之词,他都觉得是该配在妻子身上的,白孃才是真正的好看,没上妆是个俊美的儿郎,上了妆则是个豔丽的美妇人。

    看着妻子美如画的眉眼、红唇,他想起了那陈列在桌上的一帧帧照片,「下午我替娘看了舞会要来的千金……都没有你好看。」

    「你这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了。」白孃摇头叹道,「当年可是没人敢跟我提亲哩,爹还因此愁过。」光听这白家三小姐是读军校出生,还带兵上战场,便让许多公子哥儿却步。

    「那是因为他们不晓得你的好……」武子吟认真的说,「真的。」

    「今天这嘴儿怎幺像是涂了蜜?」白孃笑了,「哥嚐嚐。」便又凑上来、亲上了子吟。

    白孃的吻总是带着一点脂粉香,武子吟闭上眼,深深的嗅闻着鼻间的香味,唇瓣张开来,二人的舌头便像是一双活鱼,倏忽游动交缠。

    白孃有些动情,手摸索到子吟的衣服下摆,探进去逗弄着那胸前的两小粒,武子吟便低低的倒抽口气,敏感的乳头传来了阵阵难耐的酥麻。

    二人正是情浓,门外却倏地响起了两声规律的叩门声。

    「孃儿,子吟是否回来了?」是大哥的声音。

    二人都是一惊,武子吟忙整理衣襬,急急下了床,开门去迎接大哥,白孃也对着铜镜整理一阵,拉正微乱的衣襟。

    「大哥。」武子吟开了门,就见大哥高大笔挺的站在门前。

    「回来了。」白镇军板着脸道。

    「嗯……」武子吟回以一笑,「大哥,我回来了。」

    「明早跟我去办公。」白镇军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,目光却是一直盯着武子吟嘴边儿,那显然不属于他的红印子。

    「好的,大哥。」

    「刷一刷你那嘴巴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一愣,因为想到是孃儿的口红,忙拿手掩住嘴边,满脸通红。白镇军注视了一会,抿了抿唇,便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「大哥怎幺啦?」白孃这会儿才从后走来,皱着柳眉问。

    「……提我明天办公。」

    「大哥挺喜欢你呢。」

    「呃?」武子吟一怔。

    「他每天都问我你回来了没。」白孃揽着子吟的肩,调侃道「我都要以为大哥是你的副官了。」

    如果et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