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七章、私奔
    第四十七章、私奔

    他们看着二哥和那白俄女孩儿走远,直至消失在拐角处,白镇军便发动车子离去。

    武子吟一路无话,心里却是想了许多,对二哥的状况感到同情、担忧,却也因而想起自己……与大哥、与孃儿、甚至是子吟……感情这事,怎幺就这般複杂呢?就像一个蛛网一样,把他们困住了,无法自由的呼吸、活着。

    白镇军一直留意着子吟的表情,只见他从刚才便呆怔不语,便在路旁停了车,仔细的去看他。

    「在想甚幺?」白镇军问道。

    「想很多。」武子吟苦笑,「大哥……你让我看二哥的秘密,是有甚幺用意呢?」

    白镇军抿着唇,过好一会儿,才道,「你猜。」

    「我不想猜。」武子吟摇头,「大哥,你直接告诉我吧。」

    白镇军却攫了他的手,大掌包着他的手缓慢的揉着、掐着,说道:「大哥爱你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便垂下了眼,双颊隐隐发烫,「我知道。」一直都深刻感受到,只是……无法承受。

    白镇军爱极了他这难为情的模样,便俯下身亲吻子吟,二人一番甜蜜的唇舌交缠,武子吟被大哥亲得微微的窒息,在大哥移开唇时,他才意识到这处毕竟是人往人来的车路,玻璃窗无法遮挡车里的互动的……武子吟便垂头,心里一阵狂跳,想不到大哥这般大胆,而他也没有及时阻止。

    这要是给人瞧见了,可是……不得了的。

    大哥把那汽车一直开,却不是回白家军营的方向。公路上无任何标示,子吟是到车子进了天津卫,才知道他们到了哪。

    子吟从没来过天津,却听说过这处的繁华。因为租界区临立,城市瞧来竟是比盛京还要洋化。白镇军把车子泊在了利顺德大饭店门前,从后车厢取出一个沈甸甸的皮箱,跟柜台开了个房间。

    子吟完全糊涂了。

    二人住在一个上好的房间,洋式装潢,带小花厅、附热水管汀的浴室及古典的洋花床。武子吟却垂手站立在房门边上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这怎幺看都不像是办公的地方。

    白镇军把那沈重的皮箱放开,回头瞧着一脸迷惘的子吟,便道,「去放热水。」

    「是的……大哥。」

    这浴缸比家里的还要宽阔,武子吟仔细的测着水温,回头正想要跟大哥说水好了,就见对方不知何时已站在浴室的门前,沈厚的军装都脱了下来,宽肩长腿,一身腱子肉。

    武子吟垂下视线,脸上热辣,大哥那份量惊人的家伙正硬挺着,宣示存在的高高翘起。

    白镇军一脚踏入了浴缸里,并对子吟道,「进来,一起洗。」

    大哥的目的已是昭然若揭,武子吟便不再问原因,脱光自己的衣服,一同泡澡。

    他给大哥打夷皂,仔细的给对方抹上,而白镇军便双手靠在浴缸边,享受子吟的服务。

    向来都是大哥抚摸逗弄他的身体,如今却是子吟要主动去摸大哥,这感觉对彼此都是陌生的。子吟一寸一寸把皂泡抹在大哥身上,从颈脖、锁骨、到那一身起伏硬实的肌肉,武子吟抹的时候,手心不小心蹭到了大哥的乳尖,对方还没做反应,子吟自己倒是先一惊,手闪忽往后一缩。

    白镇军便把后退的子吟捞了回来亲吻,理所当然的夺过主导权。

    本来抹到大哥身上的皂泡,在二人身体相贴时,便也沾满了子吟一身,他坐在大哥的腿上,感受那硬邦邦的肉具顶在自己的下腹处。

    「大哥……」武子吟喊道,他只是下意识的叫道,却不知道这语调有多招人。

    白镇军却是从水里站起身,把武子吟的手拉上,要他也给那火烫的肉具打皂泡。

    「给大哥洗乾净。」

    「嗯……」武子吟点头,双手握住了那粗壮的柱身,轻轻地上皂泡。

    白镇军便闭上眼感受着子吟的手活,过了良久,他倏地身体一绷,因为子吟给他洗净了后,竟是张口含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是第一次,子吟给他做口活。

    白镇军抿着唇,看着那头短髮在垮下晃动,子吟很卖力的想要把整根肉具含进去,前端都抵到了喉咙。

    因为想要取悦大哥,他努力挥发着自己熟知的技巧,舌头像啜糖人儿那样舔舐大哥的肉茎,又含着那巨大的伞头吸吮,深喉套弄、进出,如此侍候了许久的时间,他便感觉到大哥肚腹一紧,在他口腔里射出了一股浓热的精液。

    武子吟给呛得流了眼泪,可他还是怒力的把它嚥下去,那是……大哥的味道。

    白镇军没想到子吟为他做到这个份上,眼神一黯,二人便在热水里沖洗一番,把皂泡全去掉了,他张开了大浴巾,把彼此身上的水印乾。

    武子吟双颊通红,像个刚剥壳的鸡蛋。

    白镇军便拉着这颗刚出锅的蛋儿,平躺在那西洋床上,甜腻肆意的亲吻。

    彷彿要回馈子吟的口活,白镇军把他反过身来,抬起雪白的**,埋进那臀缝里给子吟舔穴。

    「大、大哥……不行……很髒……」

    「别动。」

    子吟鲜少经受这个,当大哥的舌头钻进穴里时,他便呻吟起来,因为跟大哥做爱总是在书房,他怕被人听见,便总压抑着声音,时时的担惊受怕。可现在却是到了天津卫,一个独立的酒店房间,子吟没了顾忌,那甜腻的、舒服的求饶都诚实地表达出来。

    大哥舌头的触感像活物似的,口腔呼出的热气也让敏感的肉缝颤抖,白镇军很耐心的舔弄,直至那穴口变得湿淋、意犹未尽的张翕着。

    然后他便掰开那两**蛋,把青筋贲张的肉具干了进去,缓慢的推挤、埋入。

    子吟深吸着气,跪趴在床上高高翘着**,直至容纳了大哥的份量,当那火热的肉茎开始徐缓抽插时,他便逸出了呜咽的喘息,每每被大哥顶到了穴深处的敏感点,他更是全身一阵酥麻。

    白镇军绷着一身肌肉,肏干的速度越来越快,他故意不碰子吟的前面,要他只从后面的操干达到高潮。

    「大哥、太……太深了、太快了……呜、唔……」

    武子吟因那狠干而受不了的哭叫,大哥每次连根没入,便像是要顶破肠壁似的,那变着角度的戳弄让他的下身前端不住泌出水儿,滴得床单一片湿迹。

    白镇军终于是把子吟操射了,他也同时在穴里洩精,脱力的压在子吟身上,他咬着眼前光滑的肩膀,意犹未尽的把刚洩过的肉具抽出,拉出了一丝的水线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他们有过最折腾的欢爱,却是彼此都满足的一次,白镇军带着佔有慾的圈住子吟,把他紧紧锁在怀里,二人细细品味着高潮后那酩酊的余韵。

    待这感觉缓过来了,他们便一边亲吻、一边说着话。

    武子吟很轻很轻地摸着大哥的头髮,那短髮蔫儿擦过手心,带着一点的刺痛。

    白镇军淡淡地说,「子吟。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武子吟轻应道。

    「大哥不喜欢女人。」白镇军说道,「从来都不喜欢。」

    「嗯……」

    「在德国有买过男孩儿,可是动真心的,只有你而已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一眨不眨的看着白镇军,听着。

    「你让大哥都要疯了。」白镇军勾起了唇,露出一个淡淡的,转瞬即逝的笑容。

    武子吟便把头埋到大哥的颈肩,轻轻的去蹭他。

    在酒店待了一下午,白镇军又把子吟带去起士林,二人要了个套间,吃一顿精美的德国菜。

    「你去过舞厅吗?」白镇军问。

    「没有。」武子吟摇头。

    「这起士林夜里都有洋人跳舞,大哥带你瞧瞧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这会儿却不走了,他拽住白镇军的衣袖,说,「大哥,要回去了。」这边儿回到京城,可是得开上大半时辰的车。

    白镇军却抿住唇,「看完洋人跳舞也不迟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却是摇头,站在原地,难得执拗的看着大哥,「我们回去吧。」

    他们便回了利顺德把酒店房退了,白镇军又提着那沈重的皮箱放回车后座,默然发动了汽车。

    车子驶出天津卫,再回到了车路上,在夜里偶尔能见着眨忽的车灯,频繁的来往着京城和天津卫。

    「子吟。」

    「嗯?」

    「大哥带了一箱金条,兑了许多的英镑美元,还有这台车……你跟不跟大哥走?」

    武子吟看向正在稳稳的开着车的大哥,始终如一的说,「大哥,我们回去吧。」

    白镇军领会了,这便是子吟的答案,他就沈默下去,一路把车子开回白府。

    彷彿他们刚办完公从军营回来,就像平常的每一天。

    如果你喜欢本看好▽看的ぁ带vΨip章节的p┛op≈o文就来就∏要■耽美♀网站et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