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章、舞会
    第四十八章、舞会

    白家的盛会,便于此月初一举行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各路政要、军事人物都在盛京聚集,百姓走上街看热闹,又有报社记者追访,白家的士兵只好充当临时警卫,在市区巡守,以免有人藉机生事。

    白家这几天也是来了好几拨客人,有白老爷当年的老兄弟,主动的表达想要亲上加亲的意愿,把自家闺女都荐出来。武白两家的婚事至今教人津津乐道,都说武少爷入赘等于是攀上了高枝,白家大气的把他引进军团,还当白大少帅的书记,有儿子的老战友听了都是扼首顿足,当时怎幺就错过了这样好的机遇﹗

    各国领事前来探望,事实上却是来揽生意的。知道日本人得罪了白家,损失许多生意,他们都暗自幸灾乐祸,同时便像是感应到蜂蜜的工蜂们,围着白家嗡嗡嗡的打转。

    子吟陪着大哥二哥接见领事,把谈及的合作都书面记录,回传给书记处做跟进。

    其中倒是那德国领事,见面的时间特别地长,因为新上任的领事官里,有一位竟是当年大哥二哥唸德国军校的旧同学。

    那是名金髮蓝眼,皮肤雪白的高大男子,长胳膊长腿,宽肩窄腰,穿上军服的话,恐怕就像个换了颜色的大哥。子吟瞧着这男子与大哥二哥谈笑风生,一路从玄关走进客厅落坐,那挺直的身板、有条不紊的走路姿态也是如出一辙,想必便是德国军校的模範样儿。

    「朱利安.冯.鄂图。」这男子便与子吟自我介绍,说的是带着怪腔怪调的华语,「知道你是白的妹夫,荣幸。」

    「荣幸认识你,我是武子吟。」子吟便回以一口流利的德语,这让朱利安睁大了眼,对白镇军说,「妹夫也是去过留学的吗?」

    「没有。」白镇军回道,他与朱利安说话都是用德语的,「他是在国内跟洋老师学,除此还会说流利的英、法、俄语。」

    「我的天……」朱利安看着这位只到自己肩膀高、小巧瘦削的妹夫,他不懂分辨中国人的年纪,可瞧着武子吟那白皙的脸,感觉还是很年轻、很年轻……「你的语言造诣,很高。」

    「过奖了。」大概是大哥二哥和朱利安曾是朋友的关係,武子吟感觉这外国人态度友善真诚,比之那些高傲,摆着一副施捨表情与白家邀生意的他国领事要讨好多了。

    就连要求合作的时候,那态度都是直率坦诚的——

    「如无要事,我们得失礼了,俄国领事也在前厅等候着。」白镇军说道。

    「白,你知道这次我前来,并不单是为了敍旧。」朱利安便一正神色,他一旦不笑了,那立体分明的五官便显得很冰冷,像个西洋雕刻似的,「我们德国有自己的兵工厂,能生产出优秀的大炮、步枪,白家若有需要,我们德国是非常乐意出售的。」

    「德国人的造工精良,父亲早有意向与你们做交易。」白经国笑吟吟的道,「可是啊……之前与我们磋商的……前任领事不肯鬆口,那价钱始终谈不拢,我们也是很遗憾。」

    「马克是个大日耳曼主义者,我承认他是渗进了个人偏见。」朱利安对此似是早有準备,对答如流,「如今大公派我取代马克,正因我们出身同一军校,想与华人建立良性的合作关係。」

    「那便得看朱利安你拿出多少的诚意。」白经国微笑,「欢迎你在留京期间到我办公处商谈,只是还得先待舞会结束,这会儿访客太多,我们兄弟俩每天就是坐在这会客已是分身乏术。」

    「明白的。」朱利安颔首,规距的站了起来,「我便先向上司传递这个喜讯。」

    「不送了。」白镇军道。

    「白。」朱利安倏地回头,他总是用姓氏喊白家的两兄弟,「若有机会来我天津的住处,我们再来喝啤酒。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白镇军颔首,「许久没嚐过大麦啤的滋味。」留学的时候,他们每逢庆祝或是休假,便会与同学聚在一起喝酒,啤酒是德国人最大的嗜好,许多的情谊都是建立在酒桌上。

    十月的时候,还有举国一同进行的啤酒节日,走到哪一处都能喝到免费供应的啤酒。

    这便是朱利安的表示,儘管立场不同,他们的友谊不会改变。

    「非常乐意。」白经国也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朱利安便扬唇微笑,又看向武子吟,「妹夫也来。」

    「好的,谢谢你的邀请。」武子吟礼貌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在送别朱利安离开的时候,正巧碰着了白府的女眷,白孃与丫环们带来了沏好的茶水和糕点1←2╩3d═an︹m┨ei点,要为下一节的客人準备。

    朱利安本是随意一瞥,却在见到了白孃了,眼睛大睁。

    「白?」

    白孃转过头去,见着是朱利安,也是一笑,「意想不到会在这处碰见你,朱利安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看着他们熟悉的态度,便晓得是在军校的时候就有交往了,「孃儿也是……朱利安的同学吗?」

    「他比二哥低一届,对我来说则是学长。」白孃向子吟解释道,「因为是大哥二哥的朋友,当年我到德国时,朱利安便特别的关照着。」

    「特别是因为,你是以男性身分入读那军校的。」朱利安补充道,「起初我收到白的信说,他的小妹要来军校读书,我可是差点要吓昏了。」

    「嗯,多得你的掩护。」白孃回道。

    「你变了许多,我几乎认不得你了。」朱利安瞧着这传统中国妇女的服装,还有那画了妆容的眉眼、姻脂和口红,毫不掩饰他的吃惊,「很美丽。」

    「朱利安,你在我丈夫面前说这话是非常不尊重的。」白孃便挽了子吟的手,笑吟吟的瞧着他,「若我的丈夫因此嫉妒生气,我可就麻烦了。」

    「非常抱歉,我以后不会说的。」朱利安便认真的道歉了,他对于中国礼节还不熟悉,就怕唐突了他人,「白,我们有机会再见。」

    「嗯,再见。」

    朱利安与随行而来的属下一同离开了,武子吟才与白孃说了起来,「孃儿,你和朱利安也熟稔吗?」

    「他……」白孃皱眉,彷彿思索着该如何措辞,过一阵子,才摇头道,「你别问了,我不想说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一呆,他没想到妻子竟是有不愿告诉自己的事情。难道这朱利安,真的有甚幺特别吗?

    「不要胡思乱想﹗」白孃看子吟的脸色一阵青白,便忙解释道,「不是你想的那方面。」

    「那是甚幺方面啊?」本来武子吟还没有嫉妒的,可当白孃这奇怪隐瞒的态度,便让他略有些介意了。

    「总之……你不要问了。」白孃垂头,「反正我和朱利安甚幺也没有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从没见过妻子有这种暧昧不清的态度,他心里像堵了一块石头似的,可白孃不肯说,他也不能逼,正是俄国领事要进客厅去了,他们便又各自忙活,把这话题按下不说。

    白夫人选的这个大舞厅能容纳上千人,是京师一个高级娱乐场所,都是达官贵人集中的地方,装潢瑰丽堂皇,更是有着当时最摩登的乐队演奏、及舞池配套。场内有吃食、酒水提供,这舞会从下午举行至凌晨时分,还有各个打小牌、赌博及抽烟的小隔间,可说是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许多新时代的女性如今都会出现在交际场合,甚至在舞池与不同的男性跳舞,她们穿了坦露臂膀,彰显身体曲线的旗袍,使出浑身解数吸引着在场男士的目光,特别是白家的两位少帅。

    另一头,则是一些自恃身分高贵,来自前朝遗老贵族的千金,她们都恪守旧礼,穿着严实的袄裙含蓄的坐于一旁。其实依旧规距来说,她们是不应踏出家门的,可白家都说明了要从这舞会选媳妇儿,这些遗老的家族要想抓住机会,便只能让他们闺女来露个面了。

    白镇军与白经国一直周旋在一群叔伯师令之间,拿着酒杯谈论国事,却是并没有往那舞池靠近半步。

    白夫人等着嘉宾入席完了,有些爱交际的女孩儿,甚至都和公子哥儿跳起舞来,可两儿子还在一群男人堆里,便对丈夫示意,要他把他们揪出来。

    白孃穿着一身中式的袄裙,却不损她少帅的威名,这一走出来,也是有其他师令、团长上前与她招呼,询问招兵的进展。

    武子吟便靠在妻子身边,听她交流着这带兵、练兵的学问,一瞬间,倒是他这丈夫沦为了附庸。武子吟对此倒是不以为意,他的心思一直在别处,目光追随着大哥二哥,看着他们被白夫人招呼到了舞池,那些女孩子便一一上来做介绍。

    子吟挑的那两张照片的女孩儿都没抢到机会,大哥二哥各牵了一名穿着旗袍的豔丽女子,于舞池中翩翩起舞。他们跳得纯熟自然,举手投足都是那般优雅,又带着绅士风度,那两幸运的女子都双目迷醉的瞧着两少帅。

    武子吟便别开脸,不敢再看了。

    如果et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