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四章、 纵马
    第四章、 纵马

    武子吟被白孃拉着离开,也不回房,就在府里四处散步,白孃给他介绍兄弟的住处、膳房、客厅及其他用处的建筑,白家大概还不如皇宫那般华丽,但佔地却极广袤,白孃从马房牵了一匹高俊的马儿,说要带子吟去逛逛。

    「三小姐,还是请卫兵跟着你们去吧?城外的山头可是有豹子的﹗」马房的管事人好言劝道,这位老翁服侍白家十数年,也是看着小姐少爷长大的。

    「我们夫妻俩二人独处呢,还要那些兵痞子看着干嘛?有甚幺来的我就一枪崩了,正好带回来加菜。」白孃换上了专用的骑装,钗子全拔下来,腰高腿长,别着枪套,一跨便灵巧地翻上马背,朝武子吟伸手,「夫君,我们出发吧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没学过骑马,再说大腿还因为昨夜的荒唐而虚软着,兴致不高。然白孃却喜欢得很,武子吟坐在身后,必须紧环着他的腰肢,胸膛贴着背的倚赖自己,这小小满足了他的男儿心。

    他想要让武子吟看自己喜欢的风景、尝试自己喜欢的事,这场婚姻始于利益,但白孃对武子吟是真心喜爱的,不然他不会碰他,二人做对有名无实的夫妻亦可。

    怕这颠簸让武子吟不适,白孃放慢了速度,出了白家后院的门,一路踱到城边的草坡,再往外接就是军营。从山坡往下看去,可以看到校场和营寨,大哥的师和他的团比邻而接,黑压压行列都是他们的兵,正在演练。武子吟因这一览无遗的景象睁大了眼,他本来就对军队嚮往,如今第一次见着,心里是激动和兴奋。

    所谓「大丈夫当保家卫国,奋战沙场」,他以为自己这辈子与此无缘,可白家却能给他机会。

    白孃看到武子吟灿亮的目光,便晓得对方对军营感兴趣了。他遥遥的指向校场,为士兵们做的如果└】..各种训练进行解说,还有军队里各部职务、架构,武子吟间或插上一些问题,白孃都为他解答。

    「大哥带的一个师,我只是一个团,战时合併听大哥调度……爹说女人家带一个团就够吓人了。」白孃笑说,「刚上任时很多人也不服,毕竟我是小姐啊……即使去过德国军校留学,士兵们都不服。」

    「后来、你怎幺让他们服了?」

    「我让那些营长出来挑战啊,射击、骑马、刺刀……若他们能胜过我,我这团长就让他们干。」

    「你都嬴了?」

    「当然,我在军校可是第一名毕业的。」白孃想着,有些可惜,「不过听说当年大哥毕业的成绩更厉害,我还是比不上他。」

    「二哥的兵呢?」

    「二哥的团已经拚入我和大哥,因为他现在着重政务。」

    「我看报导,二哥前些年有跟大哥、爹一同打过俄国人。」

    「嗯……可惜当时我还在军校。」白孃沈着地说。

    「会有机会的。」武子吟想的,却是白老爷子刚才说要把白孃的团收起来一说,白孃是那幺以他的团为傲,却不被父辈承认。

    这个人……也是身不由己。

    武子吟被校场的景色攫住心神,没意识到白孃的头越靠越近,直至对方鼻尖顶到了自己,脸颊上给亲了一下,他才后知后觉的转过头。随后下巴被扣着,唇齿相接的深吻。

    与白孃的接吻感觉是柔软、温热的,作为男子,他长得太秀美,上妆后更模糊了性别。间或嗅到髮际传来的香气,不似一般女子甜腻,但也绝不属于男性。

    武子吟相反,对白孃来说却是温温润润的一块玉,沈着、认真、谨慎,看得出他受到了很好的教育,并且聪明伶俐、知道大局轻重,正是最适合不过的婚姻对象。

    他其实是观察过子吟一阵时日的,从白夫人开始干涉他的婚事起,白孃便开始物色自己的夫君,每个可能的对象都受过监察、分析,最后定了武家的庶长子,因为许多客观的条件、主观的印象。

    他需要一名可靠的共犯,掩藏这个秘密一辈子,他把手枪、军刀放在床头柜的小抽屉,预备着若武子吟要不知轻重的反抗、呼叫,他就把人杀了。

    可武子吟甚幺都不知情,怕他等得冷,进新房时先握着他的手捂热,轻轻的呵气。

    白孃第一次,心头软了。

    掀喜帕时,他捕捉到对方毫不掩饰的惊豔和欣喜,生硬的举动显得他多窘困,竟是个没有风月经验的人,纯真像白纸一样,怎不教白孃心喜。

    真是良缘。

    他这幺想着,环着武子吟,一寸一寸的加深这个吻,让他体会舌头磨擦间的战慄与愉悦。唾液不分彼此的交融,互相吞嚥,武子吟有些窒息,他不懂得怎幺在接吻之间交换呼吸,别开脸就是一阵咳嗽,白孃抱紧他,在脸颊上轻轻地吻,又不放过耳垂,合着牙啃咬那小小的软肉。

    白纸——

    我的。

    这处郊外鲜有人迹,白孃是很想直接把人在马上办了,可想到对方走路的步子,昨天尽情的蛮干,只怕后穴还肿痛着,实在受不了这样激烈频密的情事。

    于是他翻身下马,同时把武子吟搀扶下来,拉着他找了一棵较粗的大树,让他背靠着。

    「你想干甚幺?」武子吟的声音有些迟疑,刚在马上他已感觉到白孃的下身硬了,只是忖着荒郊野外﹐对方该不会胡闹。可现在给带到树下,他却有些不安了。

    「我想取悦你。」白孃笑说,吻了武子吟的唇,便跪下身来,解开裤扣,把里头亵裤一併拉下。还没有开过荤的肉具瞧着就是稚嫩,悬垂着软软的,白孃凑上去,一口含住了它。

    「你、……」武子吟惊慌的要推开他,可白孃深深的一啜、舌尖在尖端划圈,他马上便混身虚软,没有招架之力。

    「嘘,闭上眼,集中享受吧。」

    白孃虽只被人含过,但都是男人,怎样来怎样舒服总是知道的,软肉在口腔里逐渐变硬,主人却是蕩成了一湖春水。他的手同时抚着干跟及两颗嚢袋,指尖甚至滑到了后头的穴口轻轻按压,温柔的按抚让武子吟拒绝不来。

    他也没想到自己不假思索就给武子吟含了,大概是因为对方很乾净的关係?

    「娘……娘子……」武子吟呻吟道,不自觉的摆动腰让自己更深入到白孃的口腔里,湿热的含啜让他着迷,不知道跟女子亲热,是否就是这样的快感?

    白孃却把指节探进武子吟的后穴,模仿着性爱的抽插,他要他把后面和前面的触感一併记忆。

    「后穴习惯以后,不摸前面也会高潮。」白孃的笑容是绝美,可吐出的话却让武子吟不寒而慄,「真期待你被我操射的一天。」

    「不、不行……」武子吟感觉自己快要攀到顶点,他推挤着白孃的背,要他退开,「我要射……」

    白孃紧环着他的臂,只把后穴戳弄更深,又继续啜舔着武子吟的肉茎,前端的伞头更是重点挑逗,舌尖搔着微颤的小口。

    武子吟在低低的呻吟中射出了他的精液,白孃还在吞吐,把热辣的液体全喝进去。手指还在来回进出着对方的后穴,肉壁热得烫手,抽搐的肠肉挤压着,像是要把异物排出,却也许是迎入。

    他也硬得绷紧,骑装的裤裆鼓出了一个小山包。武子吟还在高潮的余韵里迷糊着,又被他压在树干上舌吻,腥鹹的味道从舌尖传来,他脸浮上了热意,因为白孃吞了他的精水。

    「你下次别喝了,那味道多噁心。」

    「你是我夫君,侍候你可是我的本分。」

    「也不必做到这个地步。」武子吟窘困地道。

    白孃笑吻着他,「武悠予,你真好。」

    「我哪里好……」武子吟听得莫名奇妙。

    「我知道你好,足矣。」白孃拉下他的手,贴到自己那鼓起的小包上,「也给我摸出来,可以不?」

    武子吟看着白孃那着火的眼神,觉得若是自己拒绝,对方就直接要强上了,他垂首点了点头,手探进妻子的裤裆里去。

    二人胡闹了整个下午,在暮色降临时启程回府。

    都是年青人,慾望来了便要宣洩,白孃缠着武子吟做了三四次手活,二人又搂抱着爱抚磨蹭,手指在后穴进出,虽没做到最后,却是擦了枪走了火。

    武子吟感觉后穴更肿更麻,马上的颠簸让他更难受,到家时脸色有些发青。白孃自知理亏,一直在旁嘘寒问暖,又找来了消肿药,亲自给他抹上。

    白家的饭点没定,因为各人都忙,晚膳是分别吃的。小俩口如今算一家,饭就直接送到新房来。武子吟也不敢出去,怕像今早一样被大哥以为扭得更伤了,又要盘问。

    他入赘来的首天就这幺过去,想起明天要跟大哥报到,有点小兴奋和期盼。晚上白孃给他上了药,二人大被同眠,白孃墨黑的眼瞳紧紧盯着夫君,「你在高兴甚幺?」

    「明天大哥给我安排差事。」

    白孃没想到是这幺不罗曼万克的回答,眼睛瞇起来,翻身扑去啃对方的嘴唇。

    如果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