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、来客
    第四十九章、来客

    白孃作为白府的三小姐,来与他示好的除了军官,便也有不少太太、少妇人,女眷间的谈心、或是讯息交流,都是上流社会的一个重要渠道。

    因此,白孃儘管心里不耐烦,还是装着女儿家的温婉模样,与那些太太们应酬。

    其中最主要被问到的,自然便是两位少帅的偏好,到底得甚幺样的女孩儿才能入他们的眼。

    这些话是不好意思给男士听到的,因此子吟就受到了女眷们的视线驱赶,他无奈的借吃东西逃走了,再待着,就要被那些太太们的眼刀刺死。

    「孃儿,我一会儿再回来。」

    「夫君、抱歉……」

    「不、不,你们聊。」武子吟掐了掐妻子的手,大方的失陪离开,那些太太们便看準机会把白孃团团围着,七嘴八舌的聊起来。

    武子吟提吃食的时候正好看到了站立一旁的吕止戈,便高兴的打招呼,凑上前去,对方跟自己一样都是落了单,正好作个伴儿。

    「吕书记。」

    「武书记。」

    二人便是相视而笑,经过这许多的事,彼此已是很熟稔了。武子吟便看着吕止戈,只见他目光定在某处,拿着餐盘不过是晃子。

    「吕书记……你这是……?」

    「嘘。」吕止戈煞有介事的压下了声音,这便让子吟紧张上了,难道是舞会里混入了危险分子,要闹出事来?

    可吕止戈却是莫测高深地道,「你瞧那穿着白色锦袄裙的女孩,和那穿着橘色旗袍的女孩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便顺着他的视线看去,这两女孩同时站起来,因为少帅们刚跳完一首歌,把舞伴送回坐席,她们几乎是同步动作的,这一动,便碰撞到对方。

    女孩儿的战争便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那穿袄裙的女孩摔了下地,嘤嘤的指控那旗袍姑娘是恶意,从刚才就有心要往她身上撞,而那旗袍姑娘其实也有些脚步不稳,只是本能的站稳住,这反倒坐实了她才是加害者似的,袄裙姑娘哭得更惨。

    「子吟,你说少帅怎幺辨案呢?」吕止戈便像是对这一刻期待已久般,整个人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「………我不知道。」武子吟没想到吕书记竟也有这样的一面,虽说今儿个是宴会、是私人场合,可瞧着上司如何被牵涉进去女性的闹剧里真的可以吗?

    白镇军便去扶起了穿袄裙的那位,白经国则是去安抚了旗袍那位,可这会儿却是其他女士们不愉快了,甚至怀疑这二人是否串通好的?就为了吸引少帅的注意﹗

    吕止戈瞧得血气上涌,恨不得他也是其中一位女士投身其中,武子吟本拟着与落单的吕书记搭个伙,可惜二人不是知音,他对闹剧的后续发展毫无兴趣,便静悄悄的拿了吃食走了。

    正是在这偌大的舞厅逡巡时,后头响起了低沈的男性嗓音,「大哥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全身一怔,缓缓的转过头去,就看到了父亲和亲弟。

    「爹、子良。」

    他们也是与白家同盟的军阀,自然便在受邀之列。只是武府已经攀了亲,又没有待嫁的女眷,照理说是没必要来的。

    「子吟。」武承天许久没见过这大儿子了,便很是高兴的上前拍了拍他,「之前你回家,爹都赶不上与你见面,可想你啦﹗在白家过得怎幺样?媳妇儿欺负你的话,我去跟老白说去﹗」

    「白家待我很好、娘子也很好。」武子吟对父亲笑说,感觉到子良锐利的视线一直落在自己身上,可他就是不看对方,「爹,你的身体好吗?」

    「我可是正当盛年呢﹗」武承天用那大嗓门证明他的健壮,「子吟,不要少看你爹,爹还能扛着枪去爬战壕。」

    「那便好。」武子吟看着父亲,心里由衷的祝福他身体安康,在武府里,若不是父亲不时的护着,他与娘所受的欺压恐怕更多。

    「爹。」武子良却在此时插进了对话,「我与大哥有很多话想说,你可以去和那些叔叔伯伯先聊天吗?」

    「你就爱黏着你哥﹗」武承天瞪了眼,责怪的看着小儿子,「不要给子吟太多的麻烦﹗」

    「不会的、爹。」武子良便摆出很无辜的姿态,「我只是想多和哥说说话。」

    「这小子啊,看到邀请帖就死活要来,咱已经跟他解释了这是少帅们的选秀会呢,寄给我们就是做个面子……他这泼猴就要藉机来凑热闹……」武承天便对长子说道,一脸的孺子不可教。

    「不是来凑热闹,我来看看哥。」武子良理直气壮地道。

    「咱的军务也没见你这般着紧过﹗」武承天着机训起了话,「子良,你要有你大哥一半懂事,爹就可以退休把江山交给你了。」

    「爹你不是说你还正当盛年吗?」

    「混小子,挤兑你爹了是不?」

    武承天知道他们兄弟从小就亲,如今分开了肯定也是互相想念得紧。分隔了邳县和京师,两兄弟确是很难再聚,便体贴的配合了,去与他那些兄弟战友打招呼。

    武子良这便笑吟吟的走向他大哥,他今天穿了一身特别订做的洋礼服,头髮全往后拢,用髮油固定。己经渐渐的有了年轻男子轮廓的他,就是个俊朗、青春的公子,也有小姐偷偷往他身上瞧,眼含春色。

    「大哥。」子良心里却只惦着他的大哥,他癡迷的说,「你今天真好看。」子吟穿的也是洋礼服,白孃亲手为他挑的料子及款式,能把他的身型完美熨贴的包裹着。子吟的头髮亦是同样的后梳固定,是个摩登男子的打扮。

    武子良便很有冲动,要把这层庄重的外壳扒光、摸哥哥的乳头、**蛋,还有那副诚实挺翘的肉具……

    自从嚐了那两三天的好处,他便一直回味。太想哥哥了,恨不得把军队开拔到京师去,那就能天天见着。

    「子良。」武子吟笑得牵强,因为亲弟弟用火热的眼光,打量着他身上每一寸,已经彻底体验过123d∟an﹃m╗ei点弟弟内在有多不单纯,这便让他很不自在,「你也很好看。」他退后一步,想要藉个机会告辞。

    可武子良彷彿是看穿了他的意图,突然就拉了他哥哥的衣襬,「大哥……你还在生我的气吗?」

    武子吟呼一口气,「大哥没有生气。」生气这二字,也太肤浅了。

    「我那时说那话,其实真没有要为难你的意思……」武子良竟是忏悔起来,当着这大庭广众,用不少的声量,「我只是想要说、白三……呜……」武子吟听得不对,慌忙摀了他的嘴,怕这没大没小的孩子要当场说出不该说的话来。

    「子良……」武子吟深叹一口气,觉得自己逃不掉弟弟的缠绕,「我们换个地方谈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便与服务生要了个供宾客歇息的隔间,服务员把他们领到房来,还贴心的问他们要不要送餐过来。

    「好,我想要吃奶油蛋糕、三明治。」武子良说道。

    「好的,待会便给两位先生送来。」那服务生领了吩咐,把房门带上了。

    武子吟在沙发上落坐,抬头看着比自己要长得高的弟弟,交叉着手说,「你要说甚幺?我现在听。」

    武子良却是四围巡视这个房间,在找到酒柜的时候,把那里头的洋酒拿了出来斟满两杯子,又探头观看附设的浴室、和西洋床。

    这虽是个休息室,却是因宾客常有过夜需求,或要在舞池遇到了要一夜春宵的对象,因此便也弄成了个挺舒适的酒店套房。

    武子良便把那洋酒杯递了一个给子吟,可他大哥摇头拒绝,「子良,你知道我不爱喝酒的。」

    「那我喝吧。」武子良便把手上的杯子一乾而尽,这豪迈的喝法,与爹正是一脉相承。

    「有甚幺话你便说,不要拖拉。」子吟便催促道,他是想尽快辞了子良,回到舞厅去。

    「大哥,说甚幺啊?」

    「你刚才没说完的话。」

    「呵呵。」武子良这便笑了,「大哥真的很可爱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抬头,质疑的看向他。

    武子良便弯下了腰,把双手扣在沙发把上,「大哥,你真看不出我是刻意的,就为了製造这与你独处的机会?」

    「那我现在知道了。」武子吟抬手,竟是狠的就给了子良一巴掌,这把子良打得呆了,从小到大,他从没有被兄长打过的。

    「你打我?」武子良不可思议地道。

    「因为你做了让我打你的事。」武子吟平静的道,「大哥心里期盼你还有良知,会为自己做的事后悔、道歉,是大哥奢想了。……用这种小计谋、再用把柄要胁我,你很得意吗?很高兴吗?」

    「大哥。」武子良脸上一变,是个危险的、亡命徒般的表情,「我不这样,一辈子都不能得到你啊。」

    「你现在也没有得到我。」武子吟垂下眼,「我依你的只有身体。」

    武子良的眼眶微微发红了,他向前一扑,正是把武子吟压到身下,手脚并用的箝制。他现在就要把刚才的臆想实行,把亲哥哥身上的衣服都扒光。

    如果et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