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、奶油蛋糕
    第五十章、奶油蛋糕

    武子良故意只解釦子,扯开了礼服前襟,看着哥哥的胸膛暴露在眼前,襟口半盖着乳尖,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恐怕就是武子吟自己,也不晓得这情景有多招人,他还要露出羞耻的、排拒的表情,让男人看了就禁不住要欺侮他。

    武子良被哥哥的一巴掌和拒绝的态度刺激了,就要子吟嚐一嚐与他心里同等的痛楚,因此,就只随便的用手指扩张了一阵,便把那高翘的肉棒干进哥哥的穴里。

    武子吟啊的痛叫一声,全身肌肉绷紧。可随即又怕隔墙有耳,看好﹏看的┅带v╓ip章节的p`op≡o文就来就←要└耽美┐网忙把头埋进枕具里,把所有的痛呼都压抑下去。

    这毕竟不是生来承受欢爱的地方,每次要用的时候,没有仔细的準备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武子良看到兄长那痛苦扭曲的表情,这会儿又有些心亏,便停下了动作,去拉子吟的手,要看他的脸,「大哥……对不起……很痛幺?」

    「……」武子吟已经不想回话了,他还在适应突然被侵入的钝痛感。

    「大哥……」武子良俯下身来,亲吻着他哥哥的脸、嘴唇,耳朵,「你不能怪我,是你先打我的……还说着这般绝情的话。我……我只是想跟你好啊……」他说到这里,声音竟是有些哽咽,「为甚幺你要成亲啊……我那幺的喜欢你……」

    武子吟看着那靠在自己肩窝处,像个大男孩儿一样的子良,只觉得这简直是造孽﹐「你为甚幺喜欢大哥?」他对子良,也就是兄友弟恭的教导和照顾罢了,也不觉得自己有怎幺招惹了他。

    「我……」武子良却被这一问弄得不好意思,把脸靠在哥哥的颈脖间,嗅着那喜欢的味道,「应该是日久生情吧……」从他懂人事之后,好像就总是肖想着哥哥,想要更亲近、更亲近……夜里一起睡的时候,心猿意马,便开始趁着哥哥睡着后动手动脚,乾瘾越快的不满足——这一点,他是打死也不能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武子吟只觉弟弟的脑袋奇怪,按他的逻辑,那全天下的兄弟姐妹是否都要日久生情了,都是一同长大的?

    武子良试试探探的看着哥哥脸色,瞧他这一分心说话,似乎是不那幺痛了,便抱着子吟的窄腰,一寸一寸把肉根顶入。

    武子吟的呼吸便随之一窒,这狼崽子显然是熟了门道,知道顶到哪里,哥哥的身体就会酥软投降,当那肉根撞到了肠壁的敏感点,武子吟便不能抗拒的收紧,倒像是穴肉在吸附着弟弟的肉茎,不愿他离开似的。

    「唔………」武子良的声音便变得低哑、陶醉,「哥哥……好舒服……」

    子良掐着哥哥的下巴,撬开唇瓣索吻,武子吟随之便感受到了浓浓的酒气,是子吟刚刚喝的洋酒,这便让他更确切的感受到自己正与亲弟弟接吻,嚥下了不少他的唾液。

    亲兄弟、血浓于水。

    子吟心里有着异样的感觉,始终不能理解子良为何会对自己产生慾望。

    子良嫌裤子碍事,早把哥哥的下身扒光,只穿着衬衣、胸口大开,躺在床上张了大腿,武子良看着自己那深红色的肉茎在哥哥的穴里进出,囊袋不时撞在那**上,实是非常的煽情。

    因为刚才看到哥哥痛苦的表情,他有意将功补过,便在抽插的时候,握住了哥哥那颜色浅淡的阳物套弄,这本已充血的器具在五指刺激下,便越发挺翘,子吟却因此摇头,对这前后同时带来的快感抗拒,「不要……子良、别碰……」他不想在弟弟的操干下失控,这只让他羞愧难当。

    「哥,咱男人的身体是不能骗人的。」武子良便加快套弄着哥哥的干身,看着那前端冒出一点晶萤的水儿,便蘸了点,放到嘴里嚐味,「你是喜欢我的。」他变了角度的狠撞着腰,肉具干进了穴的深处里。

    武子吟便操干得一颠一颠,在这床上就像是一条小船,乘了汪洋里的风浪,他很快便抵受不了前后两边儿的肏弄,在弟弟的手里释放出来,射了他一手白浊的热液。

    子良便视如珍宝把每一滴舔掉,然后俯下身去,吻他哥哥。

    武子吟嚐到了腥涩的,自己的味道。

    弟弟肏得很深、很带劲,然后抵在穴的深处射了出来。他满足的趴在哥哥身上,意犹未尽地掐弄着那小小的乳尖。

    子吟也喘息着,被那高潮的快感弄得恍恍惚惚的。

    正是这会儿,外头传来了叩门声,武子吟身体一僵,武子良则是像头警觉极高的狼,戒备的绷紧身体。

    「先生,我们送来你要的奶油蛋糕和三明治。」是刚才那服务生的声音。

    武子良便往外喊道,「放在地下,我一会出来拿。」

    「好的。」那服务生应道,门外有了一点杯盘的声响,接着便复归平静。

    武子良拉好裤带,整理了微乱的礼服,便开了一道门缝,警戒的看向四周。

    走廊通道静谧无人,各个房间都紧闭着门,毫无动静。

    武子良便把餐盘端回房里,把那三明治分了一半咬着,另一半送到哥哥面前。

    武子吟缓过了气,不去领他的情,而是转身把衣服穿上,「我得走了。」

    「哥哥。」武子良扁了扁嘴,「吃一口嘛。」

    「不吃。」武子吟只想着孃儿找不到他,肯定担忧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「哥哥﹗」武子良声音却是有些委屈,「你讨厌我了吗?」

    武子吟麻木地瞅了瞅弟弟,然后飞快抢了那半份三明治,味如嚼蜡般吃下去。

    武子良却因此高兴上了,他又咬了一口奶油蛋糕,去吻哥哥,把那在嘴里溶化的鲜奶油哺给哥哥。

    「哥,甜不甜?」他笑得很无害。

    「甜。」武子吟答完了,便垂下眼道,「子良,哥真的要走了。」

    「大哥。」武子良便拉住了哥哥的手,很紧很紧的攫着,「我会来找你的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抬头,看着这已经是男人模样的弟弟,「子良,大哥真不喜欢你。」

    武子良抿了抿唇,只是凑上前,把哥哥嘴边那一丁点奶油舔了,彷彿他只是无私的奉献出一颗心来,大哥不爱他,他也没所谓。

    武子吟收拾清理好自己,便离开了那房间。

    他刚带上门,对面的房间却正好打开门来,竟是个熟悉的高大身影,金髮蓝眼的朱利安。

    他还没反应过来,倒是朱利安先留意到了,笑着打招呼,「白的妹夫,你好。」

    「朱利安。」武子吟便礼貌的回道,这不经意的看进房去,竟是个外国男孩儿光裸坐在沙发上,一脸春色。他便有些尴尬,「抱歉,我先下去了。」

    「你在害羞甚幺?」朱利安却是坦蕩笑了,带上房门走到了子吟身边,「来这里的人不都是为了一个原因吗?」

    「也有打小牌、抽大烟的……」武子吟臊着脸道。

    「妹夫你有打牌抽烟的嗜好吗?」朱利安睁大了蓝眼睛。

    「没有﹗」武子吟觉得这是不良的嗜好,忙不迭否认,可随即却更窘困了,这不是不打自招了吗?

    「呵呵,妹夫你真有趣。」朱利安看着子吟那变幻的脸色,笑道,「刚才那男孩是英国领事官的小儿子,我们只是玩玩儿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没想到朱利安还介绍起他的伴来,他只好含糊回应:「是……是吗?」

    「舞会里出轨偷情都是娱乐的一种,放心,我不会和任何人说的。」朱利安便笑着,拍了拍武子吟的肩,「也请你装作没看到我。」

    「唔……嗯……」武子吟垂下头囫囵应了,心里只想快些走完这长廊,避开这尴尬的对话。

    「可是,你和白也让我颠覆了对华夏人的印象。」朱利安却是起了与子吟聊天的兴致,毕竟如今彼此是分享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秘密,正能询问一下华夏人这方面的文化。他便放慢了脚步,聊道,「我本来以为,华夏人都是很保守的,特别是对女性贞节重视得紧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抬头,不明所以的看向朱利安。

    「是因为你们都各有偷情对象的关係,所以白结婚前就失去处女之身,也不是问题吗?」朱利安认真的探究道。

    「你说谁?」武子吟疑惑的问。

    「当然是你的太太啊,第一个白和第二个白都是男性,就没有处女之说。」朱利安失笑道,「妹夫,你跟我讲讲好吗?我就是好奇,这和我在文化书上看的知识不一样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心里却是想起白孃说起朱利安时,那不愿多谈的暧昧态度,禁不住联想了许多,他顿时就对朱利安冷淡了,「我们华人不喜欢被探问夫妻间的闺密事,这是很严重的冒犯。」

    朱利安一愕,「真的很对不住……妹夫……」

    「我也不是你的妹夫,你可以喊我武。」武子吟回道,「如无要事,我得先失陪了,我们就装作没看过对方吧。」

    也不等朱利安回应,武子吟便加快脚步离开了。

    朱利安没想到瞧着温文的妹夫,竟然突然就像只刺猬般防备起来,看来他确实是冒犯了华人的禁忌,不由认真的反省起来。

    如果et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