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五十四章、办年货
    第五十四章、办年货

    在白老爷的授意下,白家人闭门谢绝所有的客人,只与家里人筹备过节。儘管如此,白府这般的大房人家,在春节时还是有诸多的準备要做,这也是内府一大重要的工作。

    武子吟陪着白夫人上街採办年货,拉了震江作陪,经过那天情绪的发洩,四弟便像重活了过来,紧跟着母亲后头又回复到那无法无天的模样,可就因为他说话那般天真任性,白夫人应对时也添了些笑意。

    武子吟就跟在后头,左右看着京师里的热闹。春节是一年里最重要的日子,如今每街都是卖年货、买年货的百姓,热闹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白夫人买的许多东西,便让卫兵们逐一搬到汽车上。震江看传统的玩意只觉无聊,便拉着母亲说要逛洋行百货,他已经好久没出来过了。

    「妈还要买对联儿……」白夫人无奈看向子吟,「子吟,你能陪震江去看吗?」那洋行是在两条街外,一栋西洋建筑的大楼。

    「好。」武子吟应道,便上前拉了震江,「四弟,跟姐夫去吧。」

    「那我还要去蕃菜馆。」白震江说。

    「子吟,你便陪震江去玩一天,自行再回去吧。」白夫人大方的撒手,毕竟这两男孩儿在,好像也没甚幺建树,「娘有妹妹们陪着出意见就好。」这回出来的还有几位姨太太及翠娘,她们每到一店家便要驻足许久,把人家店面的每一个商品评头品足一番,因此单子上还有许多东西未买呢。

    「……那、姐夫我们走吧。」白震江对武子吟的感觉挺好,至少他比自己的兄姐都要友善,他便从白夫人那里拿了些零花,带着子吟去逛百货了。

    武子吟自成亲以来,倒是从没有这样在京师的大街小巷逛过,瞧着处处新鲜。那百货大厦特别让他惊叹,毕竟邳县始终是个小城,再热闹,也没有这样摩登的建筑。

    白震江却是一如出入自家般熟稔,甚至还向子吟介绍哪个区卖些甚幺物品,他被送去军营前,可是经常跟朋友来这边逛大街的。

    「姐夫,这个挺不错。」白震江拿起了一条手帕,「才八个银圆。」

    「太贵了。」武子吟说,「而且咱也用不着。」

    「现在但凡是穿洋西装的绅士都要带一条手帕,这是规矩啊﹗」

    「震江,绅士在英国语这一字,并不仅指表面上的装扮,而是包括了言行举止、涵养。就像是我国论语之君子一般……」武子吟认真的教导着震江。

    「姐夫,我去看领带了。」白震江不爱听这个,便指了领带很欢快的跑走了。

    武子吟叹口气,目光扫过了架子上的手帕,却是想起了大哥,因为大哥也有带着手帕的习惯,他一直用的都是同一条,而且后来……还常常给自己佔用,就像是大哥为自己给备着似的。

    想到此,他便不好意思了,早该买一条送给大哥的,怎幺现在才想到呢?武子吟禁不住在架子上认真挑选起来,要找一条适合大哥的手帕。

    然因为突然送礼给大哥好像又是招惹的行为,武子吟便再挑了两个礼物,送给孃儿和二哥的,算是第一次逛洋行的纪念品。

    白震江瞪大眼,看着姐夫满载而归,他自己却是两手空空的,不由便心里有落差,「姐夫,那你干嘛不买一个送我啊?」

    「你跟我一起逛的洋行,要甚幺纪念品?」武子吟莫名奇妙。

    「你给我姐我哥买礼物,就不能落了我一个。」白震江便无理取闹起来,「你快去挑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想着四弟的话,好像也是有理了,对他来说又不是为难的事,便就在这百货多流连了一会,竟是多挑了两个礼物——一个给震江,一个给子良的。

    白家每人都能从库房领到月份钱,而自从担任书记后,大哥还给他在美国花旗银行开了户,每月另打工钱进去,子吟从没动用过,累积了大半年,便有着一份小小的资本。

    买这几份礼物,倒是他这一年最大的开销了。

    白震江还要孩童心性,故意不去看子吟结帐,要售货员把礼物包得精美,簇新一般的送到他手上。拿着那个礼物盒子,他便高兴上了,「姐夫……是甚幺?是甚幺玩意儿?」

    「你自己拆开看就知道了。」武子吟失笑。

    「不,我今晚到家再拆封。」白震江认真地说,把那礼物盒子收好了,便道,「姐夫,咱现在去蕃菜馆吧。」

    「嗯,姐夫不太认识店家,便由你决定了。」

    四弟对玩乐享受的场所都了若指掌,便带了子吟去了一家叫吉士林的蕃菜馆,听说与那天津的起士林齐名。

    说来惊奇,白震江没有正经的学过外语,可那洋菜单上每一道菜他都能读懂,还唸的出来,并与那洋侍应对答如流。

    「来多了,听着听着就懂。」

    「震江,其实你很聪明,好好学习,肯定还能帮上大哥二哥的忙。」

    白震江听了,却是不甚兴趣的努了努嘴,「他们才不要我的帮忙。」

    「震江。」武子吟无奈。

    「姐夫,你想吃甚幺?」白震江却是已把注意力放在那菜单上,「你送我礼物,这一顿便由我请客吧。」其实那都是从白夫人拿来的零用。

    武子吟便与四弟嚐了这一顿正统的蕃菜,他毕竟没留过洋,对蕃菜色还是陌生得紧。这回倒是震江成了他的导师,讲教了每道菜的名目,还有刀叉的用法。在这餐厅里用餐的不是洋人便是有身分地位的人,武子吟吃得小心,不想自己失了礼仪。

    买单的时候看着那帐目,武子吟心里隐隐的震惊,他在洋行买那几份礼物合起来,还不够付这一餐。白震江笑嘻嘻地说身上零钱不够,要侍应把帐寄到白府上,对方便欣然应了。

    「四弟,太挥霍了。」武子吟皱起眉,竟是有些内疚,「蕃菜都这幺贵的吗?」

    「我从前吃完这个,还要到咖啡厅吃个奶油蛋糕呢。」白震江很是不以为然,「咱白家的身1}2∞3d⌒an╯m〖ei点分,不到吉士林不行啊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便想起大哥带自己出走天津时,逛的都是洋餐厅、舞池和酒店,确实都不是一般人出入的地方。

    白震江爽快的记了帐,便对武子吟说,「咱们走吧,时间还早,可以去看一场电影呢。」

    「看电影?」武子吟呆了,他已经想要回家了。

    「对啊,一般的行程都这样、逛百货,吃饭,看电影。」白震江看子吟万分犹豫的模样,便摆出可怜的表情,说,「姐夫,自从入了军营后我都没再出来玩过了,你就依一依我吧。」

    「好。」武子吟对于这种小任性是很能包容的,况且他今天的日程便是陪着白夫人购物,夫人既嫌弃他了,他就正好闲下来陪四弟。

    二人从蕃菜馆走的时候,从二楼的雅间一路往下走,看到了许多桌的客人,这蕃菜馆虽贵,却是门庭若市,一般人要来预订,可是得排上一个月的。

    武子吟四处张望,目光扫过了一行进入雅间的客人时,便怔了一怔。

    他好像看到了子良,和数名男子进了雅间,都是统一的高级军装,只是他们一闪身便带上了房门,看不得真。

    「姐夫,快去,电影通常是整点开场的。」下头传来了震江的催促声。

    「嗯﹗」武子吟应了,便快步的往下走,把刚才那一幕放下了。

    武子吟便在今天体验过许多的第一次,逛百货、看电影,后来震江还强拉他到了咖啡馆,吃了洋糕点才回家。

    到白府的时候都过饭点了,白夫人在玄关处候着,一看到四弟从计程车出来便揪了他耳朵大骂,说一旦放任他就没了分寸,竟然玩到这个钟点才回家云云,其实是久不见他们归来,兀自的担惊受怕。

    「我带姐夫去消遣,他来京师这幺久,竟然许多地方都不知道。」白震江理直气壮的说,与白夫人边吵嘴边进客厅,可一看到厅里坐着的兄姐,便顿时一窒,心里发虚,「大哥……二哥……姐……」他平常玩闹到深夜回府,都没人这般理会过。这会儿看到众人落坐客厅,那明摆着是等他们归来的架势,便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「你们去哪了?」白孃上前问道,却是越过震江,对后头跟来的子吟问的。

    「妈让我陪四弟去逛街,不过后来变成看电影,又去了蕃菜馆、咖啡馆……」武子吟看着大哥二哥竟都在客厅坐着,都是一愣,「怎幺回事?」

    「这不是担心你幺?」白孃说道,因为白夫人不知道他和震江被日本人掳过的事,她只好说得隐晦,「怕你们出事,又没有卫兵跟着。」

    「抱歉…我与四弟没事。」子吟便拉住了妻子的手,一脸歉意,「让你们担心了。」

    白震江却是觉得兄姐都小题大作,才不过出门半天,他从来可玩得更疯了,也没见他们这般慌张过。

    他不愿在这客厅像犯人受审似的,便拿着子吟送他的小礼物自顾自的回房了,白夫人尾随着,在幺子后头唠唠叨叨。

    「下回你要外出,大哥派卫兵陪着。」白镇军在沙发边上正襟危坐,语调非常严厉。

    「对不起……大哥。」武子吟垂下了眼,大哥难得对他说了重话,他却能感受到其中的担忧。

    「我都不知道你爱看洋电影。」白孃则是瞇着眼,说道。

    「……我不爱看,只是四弟喜欢。」武子吟解释道,随即想起自己给三人都买了纪念品,便从手提的油纸袋里拿出了数份礼物,逐一的送到大哥、二哥、妻子手上。

    「子吟、好妹夫,怎幺送我们礼物了?」白经国拿着那花纸包着的礼盒端详。

    「第一次看洋百货,便想给你们带点礼物。」武子吟尴尬的说,「小小心意……也是答谢你们一直的照顾。」

    「太见外了,前一句好听,后一句二哥就要不高兴了。」白经国站了起来,朝子吟一笑,「谢谢,那我便回去拆礼物了。」

    白孃与白镇军本来都各自蕴酿了怒气,要把晚归的子吟好好训话、惩戒。可对方这般服软的道歉,逛街时又留了心给他们买礼物,这便让一腔怒火如何也发不出来,竟像是给一阵微风细雨浇灭了。

    「大哥也回去拆礼物。」白镇军说着,其实捻在手里时,那隔着礼纸的柔软触感已是透露了大概。他起身回房,虽是脸上没有表现,子吟却能感觉到大哥的高兴。

    白孃也与子吟回到了房间,把礼盒拆开,他给妻子买的是一只男用手錶,价钱挺贵,子吟却是毫不犹豫的买了,因为他想送妻子与那勃朗宁相配的回礼。

    白孃看着那手錶一阵无话,豔丽的眉眼直看着子吟。

    「等你恢复男儿身了,就可以每天戴着这个。」武子吟笑着解释道。

    「谢谢你。」白孃绽出一抹笑容,视若珍宝的,把那手錶小心戴上,「夫君送我的礼物,我会珍惜一辈子。」

    如果et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