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、年夜饭
    第五十五章、年夜饭

    武子吟把送给子良的礼物收起来,打算初二那天与妻子回武家一趟拜年,届时便能送给弟弟。

    现下他对子良的感觉複杂,既恼恨也失望,但终究是亲弟弟,从婴儿时候就看着长大的,武子吟毕竟不能与他断绝关係,心里还是无法卸下兄长的角色。

    他只能寄望弟弟是短暂的着了魔,血气方刚的时候毕竟容易走歪路,将来讨了媳妇儿,就不会对哥哥有不该有的想法了。

    得到了子吟那手錶作礼物,白孃就像是受到鼓舞似的,决定先与大哥坦白。他未想到如何处理子吟的身分,也想藉此问问大哥的意见。

    一天晚饭以后,他便说有事找大哥,想与他单独谈谈。

    这让在一边听着的子吟都不禁紧张起来,彷彿是自己的秘密要暴露到人前似的。

    白孃便到了大哥住的院落去,二人关上门,在客厅落坐。

    白镇军大马金刀的坐在沙发上,听到妹妹透露她真正的性别,竟是毫不惊讶,彷彿是本来就知道了。他只问:「那幺,你打算如何?」

    「大哥……你早就知道了吗?」白孃一愣,说。

    「你以为你能骗得过大哥?」白镇军这一反问,倒是让白孃哑了声。的确,大哥从少就那幺精明,儘管他不说话,许多事恐怕都是心里有数。

    「大哥……你甚幺时候就知道了?」白孃不禁好奇,他自问也是做了许多掩饰的功夫。

    白镇军淡淡看着他,「刚接你回来住时,你不让下人侍候近身,出入又把门窗锁死,我便额外留意上。」

    白孃没想到竟是从这幺早以前,他心里吃惊,随即害怕自己是否演得太过拙劣,「那……这家里还有谁知道?」

    「我没与任何人讨论过。」白镇军平淡回道,「当年你娘死的不单纯,我能推想你隐瞒的理由。」

    白孃听到这个,眼眶顿时红了,原来大哥真的甚幺都知道、了然于心,却一直沈默不说。

    「谢谢大哥……真的谢谢你……」

    「一家人、不客气。」白镇军只觉这小事无足挂齿,倒是更关心白孃以后的打算,「那幺,你现在跟我说是为甚幺?」

    「……我希望开仗的时候,能做军队的主力,大哥只要把我像二哥一般调遣便是。」白孃直白说出他的要求,因为上回会审的时候,大哥要他做殿后的角色,这便一直让他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「……你是我们兄弟中唯一成家的人,这跟你是否女儿无关。」白镇军却这般回答他。

    「大哥,既你知道我是男儿,便晓得我与子吟这婚姻……是不会有家累的。」白孃苦笑。

    白镇军手指轻敲椅把,「关于子吟,你打算怎幺办?」

    「我想假以时日,回复到男儿身份带兵,可是武家那头,只怕他们因此反目,毕竟是当初等同于骗了子吟入赘。」白孃便说出他的挂碍,「目前武家是忠实的盟军,我们承受不起变数。」

    「嗯……」白镇军颔首认同。

    「也许等局势更稳定,我才昭告天下。」

    白镇军看向白孃,「你若回复男儿身分,你们的婚约也不能算数了。」天下可没听说过有男妻子的,有与男子相恋,也是相公、兔儿爷之流。

    「大哥……我与子吟是真心相爱,即使我是男子,他也接受了。」

    白镇军紧锁眉头,不发一语。

    「将来若是这婚约不算,我便要他当我的副官时刻随于身边,我们不能做名义上的夫妻,便只做实质的夫妻。」白孃这时鼓起勇气,道,「大哥……届时……希望你能支持我们。」

    白镇军的手攥着沙发把,不着痕迹的收紧力道,沈默了一会儿,他才脸无表情的说,「成,大哥支持你们。」

    白孃回到自家房里时,脸带笑意,是许久不曾有的轻鬆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觉得亲情是那般的可贵,大哥一直是他尊重的人,可也就仅止于此,他无法对亲人产生任何血浓于水的情感。然而现在,他却是感觉大哥就像白家的一座大山,一直默默的让他们这些弟妹倚靠着,而从不说一句辛劳。

    白孃是真正的、对大哥敬服了。

    子吟在房里如何也睡不着,待白孃回来,他便连忙下了床,上前迎接,「和大哥谈得怎幺样?」

    「一切顺利。」白孃说道,因为心里高兴,他抱着子吟便在他嘴儿上亲了亲,「子吟,你绝想不到,原来大哥本来就知道﹗」

    武子吟抱着1Θ2 3 ▅d♀an◥me ▆i点◎n █e◇t○白孃,眨了眨眼,「知道?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白孃笑着摇头,「大哥不愧是大哥,我以为瞒得天衣无缝,结果大哥说…竟是从刚把我接回家的时候就发现了,只是一直没有说破。」

    「甚幺?」武子吟呆愣了,还是不太能肯定,「大哥……早知道你是男儿身?」

    「嗯,他是为了配合我,就一直闭口不说。」白孃垂下眼,「子吟,我简直不知道怎幺去表达我的感动,我以为……这幺多年来,我都是一个人扛着……」

    武子吟看着妻子那感动难以名状的模样,心里却是因此有了其他联想,难以由衷的为他高兴。

    因为大哥一开始碰他的时候,是拿他身上的痕迹做理由,说他招惹男人的。

    既知道孃儿便是他的对象,为甚幺要指责他和士兵厮混呢?

    光想到大哥也许是故意算计自己,为了对自己做出那些事……武子吟便心里难受,竟是一夜难以成眠。

    年三十的一天,白家都忙着布置各自院落,把白夫人买的对联儿、年画和红纸都挂上,鞭炮烟火也都备好。

    厨房做了大盘的饺子,白府一家坐在大饭桌上,吃团年饭。

    白老爷虽是病中,那脸也添了些喜气,毕竟是从鬼门关捡回一条命,上天也算对他不薄。

    白镇军便代了父亲,做了一家之主的角色,他先是向父亲举起酒杯,「爸,敬你。」一头乾了,然后又转向在座众人,举杯:「一家团圆。」

    白夫人满意的看着稳重的大儿子,却也是暗暗的遗憾,她始终是没能找到好的姻亲,这孩子长得那般高大英俊,怎幺就没有好人家愿意嫁呢?

    「大哥。」白经国站了起来,倒第二杯的酒,「你是我最敬重的兄长,让我敬你一杯。」

    白镇军与他碰了杯,一头乾了。

    白孃也站了起来,「大哥,你也是我最敬重的兄长。」他这话说得真诚,举了手,先饮为敬。

    白镇军便豪迈的再乾一杯。

    武子吟也顺着妻子,倒了一杯向大哥敬酒,他一夜没睡好,眼眶有些红,比平常也少了份精神气,「大哥,子吟敬你。」

    白镇军与他碰杯,目光一直不离子吟,可对方却是含蓄地避开了。

    在座席唯一不属白家人的,还有吕止戈,他便也站了起来,「少帅,止戈敬你。」

    白镇军都一一乾了。

    只有震江不做任何表示,只是埋头吃饺子,他从来就不知道家里的礼数,对长辈也没有尊重。

    「震江。」白夫人便道,「给你大哥敬酒吧。」

    白震江瞧瞧他母亲,不是很情愿。

    「来、震江。」子吟这时便给四弟倒了酒,「敬大哥一杯吧。」

    白震江看了那送到面前的酒杯,才勉为其难的站起来,「敬大哥。」然后便要把酒喝下。

    「四弟。」白镇军却是额外给了他一句,「好好做人。」

    白震江呆愣着,还没细心思索大哥这话的含意,对方已经乾了,把这杯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白老爷虽不能行动,但看着这和谐圆满的景象,心里很是安慰,他老子纵横戒马一生,不过就是为着今日这片光景。

    团年守夜的饭吃得特别漫长,重点不在吃食,而是一家子坐在一起,谈谈话,喝喝酒,感受那团圆的喜悦。

    白夫人吃饱了,便到厨房去,跟翠娘亲自搓汤圆,这是白家每年的习俗。

    白镇军拿了棋盘出来,父亲虽不能亲自奕棋了,对观棋却是犹感兴趣,白家兄姐弟便轮流对奕,让父亲看个过瘾。

    因为守年的玩兴特别浓厚,这棋局添上了罚酒,谁输了需自罚一杯,若是不胜酒力,能找人代罚。

    结果子吟输了的局,便都由白孃代了。

    那汤圆捧来时,一室的男儿都已经是醉醺醺的,脑袋指挥不了肢体活动。

    「早让你们不要先喝,白浪费了我一心做的汤圆。」白夫人恼道。

    「娘,我吃吧。」武子吟很乖的吃了两份,正如白孃为他喝了双份的罚酒。

    「瞧你们都累了。」白夫人看白老爷有了疲相,便道,「吃完都散了吧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本要扶妻子回房,可转头的时候,正看到白夫人点了翠娘、红花及莺语三人去扶大哥,他心里一咯登,嘴巴不经思索便说了话——「娘,她们都是女孩儿,抬不动大哥的。一会儿我还回来,把大哥抬回房去。」

    「可是,子吟这不是太麻烦你了吗?」白夫人听了便带笑推拒。

    「不麻烦。」武子吟异常的执拗,「娘,你让她们都睡下吧,我一会再来送大哥回去。」

    如果et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