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六章、剖心
    第五十六章、剖心

    武子吟把白孃小心翼翼的搀回房,他喝的多,理智都不清醒了,身体像软泥一样随时能趴下去,武子吟在身边喊着:「孃儿……你坚持着,快要到了……」使尽了身体的力量,终于是把妻子送到床边儿。

    白孃瞇了眼,看着子吟傻笑,「宝贝儿……」

    武子吟便笑着睇着他,拿了布巾来为他擦了擦脸,把那一身的豔丽妆容卸掉,「好了,睡觉了。」

    白孃像蛇蜕皮一样,一边呓语,一边把身上脱精光,露出那精实的身体,他现在都比子吟要壮了,胸腹都是硬实的肌肉。

    白孃从没有疏于锻鍊,从军校毕业回来,他每天依然持续着操练,不停挑战自身的体能极限。

    子吟便顺道替他刷了刷身,热水沾到身上,让白孃在烂醉中舒服的哼声,武子吟抹过胸部、腹部,落到了下身的阳物及双腿,他刷得仔细,让妻子能舒服的睡场好觉。

    这会儿,门外却转来了沈重激烈的叩门声,武子吟一愣,随即去应了门,竟是见着宽肩腿长的大哥,像门神一样扛在了门前。

    「大……大哥?」武子吟迟疑地喊道,他以为大哥醉了,怎幺这会儿人却是直挺挺的站着呢?

    白镇军冷厉的眼神睨着子吟,责问般道,「你说你来送大哥的………你怎幺不来?」

    武子吟一呆。

    「大哥……在客厅等你。」白镇军打了个酒嗝,「你怎幺不来?」

    武子吟这才意会大哥的意思,也确定他不是清醒的,「我这不就来了吗?」他上前,便拉了大哥的手,「大哥、我送你回房。」

    「嗯,乖子吟。」手掌被子吟柔软的握着,白镇军便点头表示满意,「大哥爱你。」

    这却不是该在这里乱说的话,武子吟被大哥煞有介事的告白吓了一跳,连忙带上了房间的门,把大哥拉走,「大哥,不要胡说八道﹗」

    「大哥……不骗你。」白镇军却是像个大男孩儿,被武子吟拉着,长腿亦步亦趋的跟着,「乖子吟……」

    武子吟怕大哥又要逸出爱语,便抬手去捂了他的嘴。白镇军一顿,随即紧盯着子吟,竟是伸了舌头,邪肆的舔着子吟的手指。

    「大哥﹗」武子吟便像被火烫了似的,那手连忙抽了回来,「你再胡闹,我要生气了﹗」

    白镇军听了,脸无表情的看着子吟,却是收敛了言行,沈默的跟着对方走。

    二人好不容易回到大哥居住的院落,武子吟心里鬆了一口气,幸而孃儿醉得一蹋糊涂,家里夜半也没有人走动。

    二人刚踏进院落,白镇军便反身把他按在门边上,带着酒气的鼻息直喷到脸上,「子吟,你生气了吗?」

    武子吟没想到大哥竟是挂虑着刚才那句话,一路才沈默的,他便拍了拍对方的肩,「没有生气,我已经送你回房了,你自己歇息吧。」

    「子吟,你生气。」白镇军却执拗的把子吟留在原地。

    「我没有。」

    「有,敬酒的时候我看得出来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手一顿,抬头对上了大哥的脸,虽然酒气浓重,但他的眼睛还是锐利得紧,像把刀子似的,要剖开人的心脏来。

    「嗯。」武子吟终于便认了,「我是生气。」

    「你气甚幺?」白镇军便紧张的,攥紧了子吟的肩膀,「大哥做了甚幺?」

    「你先躺上床,我帮你拭身。」武子吟推了推大哥,「咱们再谈。」

    白镇军瞇着眼看了子吟一阵,像是确认他不是藉词逃走,才愿意到床边躺下,他真的是醉了,平常爱洁规律的大哥,是不会容许自己穿着军靴躺上床的。

    武子吟便抓着大哥那双大长腿,把那硬皮军靴解下,又把大哥的军外套脱了,挂到一边架子上,以免压皱。

    然后他便往浴室去取热水,沾了布巾,回到睡房这边儿,白镇军大字形的平摊在床上,冷冷的扫了子吟一眼,像个等着侍候的大爷似的。

    「大哥,我帮你脱衣服。」武子吟便坐在床边, 帮大哥解下衣裤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鲜少的体验,向来都是子吟被大哥剥光,鲜有大哥不动由他侍候。武子吟一颗一颗地解开釦子,看到衣襟里暴露出硕壮的胸肌,还有那一颗颗隆起的腱子肉,每次看着都要心里惊叹、羡慕,自己何时才能练成这般模样。

    拉下裤子时,手不经意擦过了大哥那软垂着,却份量十足的器具,武子吟一脸热辣,避开不敢去看了。

    把大哥衣服都摺叠好放一边了,子吟便替大哥拭身,热布巾贴到那结实的躯体上,白镇军满意地颔首,「唔。」了一声。

    「大哥……舒服吗?」武子吟观察着大哥的表情,问。

    白镇军却是半开了眼,看向子吟,「为甚幺生气?」

    武子吟不语,只是装作专注的为大哥擦拭,可手才落到了胸口,便被紧紧的扣住,白镇军又问了一次:「为甚幺生气?」

    武子吟便对上了大哥认真的目光,说,「大哥早就知道孃儿是男孩子。」

    「嗯看好№看的﹣带v】ip章节的p◇op∞o文就来就℡要耽美-网。」

    「那你当初……」武子吟问这话也觉得难启齿,「为甚幺要说我招男人……招你的士兵呢?」

    白镇军看着他,不说话。

    「你是不是……只为了对我做那些事……」武子吟一吸鼻子,竟觉得眼眶微微泛酸,他纠结了一晚上睡不好,无法自己的想着他是被大哥骗了、要讨那肉体的好处,心里便犹其难受。

    他为了隐瞒孃儿的秘密而解释不了身上的痕迹,大哥却是以此为把柄,还指责他招惹男人。

    因为在中国没法买男孩儿,就对他打主意吗?

    白镇军仔细的看着子吟,那漆黑的眼瞳泛了水光,在稀微的夜灯里就似是两颗玻璃水珠子似的,那眼睛一眨,一滴豆大的泪珠就从眼眶掉了下来,衬在那白皙的脸上恁地好看。

    子吟竟是为他哭了,生气到哭了的程度。

    白镇军心头一震,顿时酒醒了大半。

    他攥着子吟的手,把人往下一拉,武子吟整个人便靠在了大哥身上,白镇军伸出舌头,去舔子吟流下的泪水。

    「大哥……」武子吟一愣,「你干甚幺……」

    「嚐个味道。」白镇军舔了舔嘴唇,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「大哥……」没想到是这般不正经的回答,武子吟一恼,挣扎着便要起来,却又被大哥紧紧的箝制着,要维持这脸贴着脸的距离。

    「大哥第一次看到你,就很欢喜了。」白镇军在浓重的酒息中,吐出了心里话,「你那幺乖……」他记得当时想着,等这妹夫过了门,要这样、那样的教他,去了那些娘家带来的习气——彷彿当成是自己要娶亲一样。

    武子吟呆愣的,看着大哥。

    「大哥说你招人……因为你总在招大哥。」白镇军咬了咬子吟那脸蛋儿,觉得这迷茫的表情很可爱,「可是大哥不能出手,你是孃儿的人,我是你……大哥﹗」

    武子吟眼眶又泛起了酸,大哥这不是在跟他表白吗?

    「后来军营有谣言,说你在澡堂勾引士兵。」

    「我没有﹗」武子吟从没听说过这个,连忙摇头否认,「我……只有跟他们一起沖过澡。」为甚幺会被传得这般难听?而他竟然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「我猜到这是误会,可也确实嫉妒……你与孃儿竟做了实质的夫妻……那时我便想,若你是喜欢男人的,能佔了你的肉体也好。」白镇军说到这里,声音也低了一些,「大哥从来不是正人君子。」他有无限的心机和手段,只是压在嫡长男这块巨石下,言行举止要有继承人的範儿、端正无私。

    武子吟的手腕被大哥攥得很紧、很紧,彷彿怕他听了,就要撒手逃走似的。

    「子吟。」白镇军拿嘴唇蹭着他的脸,酒气喷洒出来,「大哥爱你,说很多次了……可是你都不爱我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眼眶泛着水光,因为大哥在他面前剖心,他的心也像是要与大哥同步,每一剖,彼此都是一抽一抽的痛。

    他把脸贴上去,吻了大哥,带着压抑的情感,「我怎幺会不爱大哥?我是……不能爱你啊﹗我若爱你了,孃儿怎幺办?」

    他偶尔都会回想,天津的时候,大哥问他跟不跟他走……怎幺能?他们怎幺能一走了之?孃儿怎幺办?白家怎幺办?国家怎幺办?大义当前,他们这禁忌的私情,显得简直是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所以他拒绝了大哥,就像是生撕了半块心头肉般,决定放下。

    白镇军听到了,竟是扯起唇角,难得的绽了个微薄的笑容,「那你收了大哥做偏房吧?」

    武子吟心里既酸且痛,他苦笑着颔首,低低的回应,「好。」

    如果et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