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、守夜
    第五十七章、守夜

    武子吟靠在大哥身上,二人轻而缓的接吻,感受着这表明心迹以后,相爱的甜蜜与喜悦。一时相对无话,正是无声胜有声。

    武子吟的舌头像一尾小鱼,在那口腔里倏忽游来游去,突然被白镇军一口箝住,他也不挣扎,就让对方含啜着,嚥下了许多大哥那带了酒气的唾液,彷彿自己都有些醉了。

    带着醉意的大哥没有像平常那般强横,反是意犹未尽的用亲吻来逗他,武子吟竟是渐渐的觉得不足够,像扭麻花那样,在大哥身上轻轻的蹭起来。

    刚才为了替大哥擦身,早已脱得一丝不挂,触手尽是大哥那身硕壮的肌肉。然武子吟自己却是衣衫整齐,不知何时,他已是整个人爬上了床,压在对方身上。武子吟突然有了错觉1≒2◢3d∝an#mのei点,好像自己是个採花贼,在对大哥耍流氓似的。

    「大哥……」武子吟满脸通红,声音竟是比平常多了几分软糯,「你那里硌着我呢。」

    白镇军嗯了一声,却是隔着衣服故意掐了子吟的**肉,把他的下腹与自己紧抵着,「彼此彼此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垂下了眼,滑下身去,伸手攫住大哥那火热充血的巨物,「我帮你做口活。」

    阳物进入了那湿热的口腔,被深深的吸啜、包覆,是难以名状的快感,白镇军的呼吸随即变沈。

    武子吟对于口活还是生涩,但他是本着要让大哥舒服的打算,便想着自己平常是怎幺被做的,怎幺样的活儿会特别舒服。大哥的肉棒尺寸很大,他无法含到根部,便用手去抚弄着那囊袋和根茎,还不忘用舌头逗着尖端的龟肉。

    白镇军那肚腹的腱子肉绷得紧实,是因这快感而兴奋,他怜爱的摸着子吟的头髮,按抚着他的后颈。

    「乖子吟……」白镇军声音沙哑,「唔……对、 舌头多舔前面……对极了……」

    武子吟把那肉棒越含越深,直至抵在了喉咙深处的软肉,深深的吞吐,大哥发出了低低的吼声,那腰腹也随着子吟的动作摆动,如此数十来下,压抑的嗓音传来,「子吟,大哥要射了……你放开……」

    武子吟却是不理会大哥的推却,把那肉具深深的含着,直至一道滚烫的热液直射进他的喉咙里,呛得他登时一阵咳嗽,那眼角都沁了泪水,他只嚥下了一部份,因为太快鬆开了嘴,大哥的精液便喷到了脸上。

    武子吟还在呛咳着,白镇军却是坐了起身,那目光火热得要把子吟吃掉似的,并没有因为这一发洩便魇足。

    他拉起子吟,缠绵不休的吻他,嘴上嚐到了精液的味道,更让他兴奋、血气上涌,因为子吟毫不犹豫就吞下了他的东西。

    「子吟。」这一挪移,换白镇军把他压到了身下,「大哥干你,好不好?」

    武子吟被亲得醺醺然,眼神迷乱的瞅着大哥,乖巧的点头。

    房里便传来了悉悉率率的声音,白镇军一边亲吻子吟的身体,一边替他解衣服,间或传来子吟细小的抽气声,因为大哥咬着他胸前的小乳粒,细细的啃咬磨牙,又把手伸进亵裤里,抚着他的大腿根部。

    那亵裤裆部顶着个小山包,已经湿了一个印子,武子吟攀着白镇军的肩膀,又是羞耻又是难受的蹭,可大哥就是不理他,只在大腿摸着,间或擦过了臀缝、或是囊袋,都是避重就轻的。

    白镇军的坏本性全露了出来,他故意摸得缓慢,要让子吟受不了,心焦的求他。

    「大哥……过份……」

    「我怎幺过份了?」

    「…你……都不碰……那里……」武子吟语气带上了些委屈。

    「哪里?」

    「……」武子吟沈默下去,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「要大哥碰哪里?说看看。」白镇军爱极他这模样,禁不住咬了一口那通红脸蛋。

    「要……」武子吟把大哥那厚实的大手拉到肉具上,「这里。」

    「这里?」白镇军食指指腹轻轻的掂着前端,戳了戳那尿道小孔,「只有这里?」

    武子吟垂下眼睫,知道大哥在逗他玩儿,他一脸热辣的控制着大哥的手掌,到那茎身上,「这里也要。」

    「还有呢?」白镇军大手攥着子吟的肉棒儿,套弄了几下。

    「还有下面……更下面……」武子吟低低的开口,说不出那难以启齿的地方。

    「要大哥怎幺弄?」白镇军问,蔫坏的勾起了唇角。

    武子吟把已经鬆了裤带的亵裤挣开,踢到床边儿去,光裸的双腿抬起来,露出了雪白的**蛋儿,还有那闭合的肉穴,「要大哥……肏进去……」

    白镇军便像要奖励他的听话,把手指先挤着穴缝进去了,给子吟做扩张,另一只大手则套弄着子吟的前面,姆指揉弄着龟肉和前端小孔。

    「大哥、……前后一起……不行……」武子吟被那快感沖得害怕,抱紧了白镇军,「大哥…唔……」那手指按到了深处敏感的位置,龟头便汨汨的泌出了许多的透明水儿,润湿了大哥的手,白镇军吻住了子吟,把他的求饶都堵住,两手前后的逗弄,套弄了数十来下,便让子吟到了高潮,白浊的精液喷了彼此,下腹部黏稠不己。

    白镇军看着子吟那涣散的眼神,怜爱地问,「子吟……喜欢吗?」

    武子吟别过头,觉得喝醉的大哥太多话了,而且说的都是下流话,还是沈默的大哥比较好。

    白镇军还把那浊液抹开,故意舔了一口,「子吟的。」

    「大哥……」武子吟难堪的说,「你不要这样。」

    「怎样?」

    「像平常那样就好……」武子吟低低地说。

    白镇军便扳起了脸,一本正经的说:「好。」然后他抬起子吟的大腿,把粗硬的肉具顶在了穴口,缓慢地肏进去。

    武子吟倒抽口气,放鬆身体,承受着大哥的份量。

    白镇军把子吟的腿扛在肩膀上,肉茎埋得很深,待子吟缓过了起初的不适,便慢慢的抽插,起初都是小幅度的摆动,怕子吟吃痛。

    当那穴壁变得柔软听话,他便加快了摆动腰腹的速度,子吟因而发出了哭喊,因为每一次的深入,都顶到了他敏感的地方。

    那发洩过一次的器具,只靠后面的刺激便又充血硬直,翘在半空中,随着身体的晃动而一摆一拢的,白镇军便攥住它,同时套弄着。

    「大哥、不行……这样会……很快、………啊…嗯……」武子吟很害怕这要失控的感觉,后面的肏干顶得他酥麻,而前头的肉具又被套弄,让他很快便要再次高潮,他舒服的呻吟,却又带着哭声求饶,白镇军在他几乎要到顶的时候,卒不及防掐住了前端,不让他射出。

    「忍着,和大哥一起去。」白镇军抱起子吟的身体,要他坐在自己身上,从下而上继续肏干。

    子吟嘤嘤的哭叫,却是很听话的被大哥掐着前端,忍着不出精。白镇军啜了他胸前的小乳粒,腰部有力的往上撞,把青筋暴露的巨物在肉穴肆意进出,当子吟坐下时,便有种囊袋也要顶进穴里的错觉。

    白镇军一手拍那有肉的**蛋,鼓励子吟反覆的起坐,把肉具吃得更深,那肉穴已经给肏鬆软了,记着大哥的形状,子吟不再感到难受,而是渴望着每次被大哥深深填满的喜悦。

    「大哥、我……我快不行了……好深、啊………」子吟的下身前端掐得痛了,一直想发洩而不得。

    「嗯,和大哥一起……」白镇军说着,翻身把子吟放回床上侧躺,托起他一边的大腿,从侧面快而有力的蛮干。

    一通强横的撞击,连根抽出再插入,彷彿要顶到肠子,子吟便在哭着呻吟的时候,感到下身的箝制一鬆,精液彆久了,竟像是射尿那般无力的淌流出来,大哥也掐紧了子吟的**蛋,埋在那肉穴里深埋的射了,滚湿的热流弥漫着肠壁,腹部彷彿也感到一阵温热。武子吟喘息着,汗水淋漓地躺倒在床上,大哥紧紧抱住他,意犹未尽的亲吻他的脸。

    「子吟……」白镇军摸着他带点肌肉的小腹,「大哥射里面了。」

    「嗯……」武子吟点头,去蹭大哥的下巴。

    「大哥爱你。」白镇军又重覆说道,吻了吻他的唇。

    武子吟回吻了他,心里像渗了蜜一样,「我也爱大哥。」

    二人歇了那幺一阵,在那亲亲抱抱中,便又情动,大哥的肉具一直埋在**缝,半推半就的再肏进去,便又是第二回的欢爱,子吟时而哭叫求饶,时而与大哥倾诉爱语。

    大哥向来精力旺盛,对子吟又是彷彿没有魇足的,这夜里他与子吟放浪的恩爱,都算不得是做了多少回。后来武子吟体力耗尽,昏睡下去。白镇军便把武子吟抱了满怀,二人满足的入睡。他难得能与子吟过夜,便像得了珍宝一样,把人牢牢的锁紧在怀里。

    他们这一梦睡得特别香甜,是守岁夜,醒来也就是大年初一,新一年的开始了。

    可让他们醒来的,却不是外头的鸟鸣。

    一阵急促的步伐,然后是重重的叩门声,还没有等屋里人反应,门已被嘎啦一声推开来,白经国直奔进了兄长的睡房,看到光裸相拥着睡的大哥与妹夫,呆愣了半会,却是想起情况危急,喊醒了二人,「大哥﹗子吟﹗快醒来﹗今早军营传来急报,京师城外五十公里,有三个兵团开拔过来﹗」

    白镇军和子吟早听到响动,都是酣睡半醒,可听到了白经国这番报告,那睡意顿时都消散无蹤。白镇军首先坐起身来,表情严峻,「多久前的事?」他也不顾二弟看着,坦蕩蕩的裸身下了床,倒是想要把子吟的身体用被子盖得严实,可武子吟听了,却也是睡意全消,禁不住也下床穿起了衣服,他这一弯身,腿脚却是使不上力,竟是往前摔去。

    「半个时辰前,哨兵传来的讯息。」白经国回道,眼疾手快的把子吟扶住,「子吟……你……便不要起来了。」

    「同意。你好好休息、不要走动。」白镇军把子吟按回床上,飞快的换上一身军装,正是要跟白经国马上前往军营指挥,「我去通知三妹,让她也到军团準备。」

    「可是、我不能待在这。」武子吟却道,「孃儿起床看不到我的话……」

    白镇军先是一默,随即便伸手,把子吟横抱起来,「成、大哥抱你回房。」

    三人正要从客厅走出房间,沙发处却是传来了一道冰冷的、无感情的声音——「你不用回去了,我一直都在。」

    白镇军行走的脚步一顿,白经国也一愣,刚才跑得飞快,他竟没有留意到沙发上还坐了人。

    武子吟听到了那声音,浑身一震,转头看向沙发,就见白孃笔直地坐着,眼睛通红的直瞅着他与大哥。

    如果et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