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、出兵
    第五十八章、出兵

    「我一晚上都在。」白孃神色冰冷,看着子吟的目光,就像个陌生人似的,可他眼睛里布满血丝,显然是一夜没睡的模样,恐怕是整晚儿都坐在这,听到了他们所有的对话,以及……欢爱的声音。

    武子吟这才想起,刚刚二哥进来时门一推就开了,他昨晚竟是没有栓上。

    白孃木然站起来,一边往门外走,一边说,「白少帅,我会让军队準备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却是心里一紧,「孃儿……」他挣扎着,就要从大哥身上下来,可这一夜的折腾却是抽走了下身的力气,连站都站不了,白镇军怕他摔倒,从后小心抱着。

    白孃转头,看着他们这副造态,再想起昨晚听到的淫字蕩语,那压抑的怒火便在胸腔里闷烧。他自忖是个高明的戏子,便压抑着心里的愤怒,不想丑态毕露、沦为失败者似的,「武子吟,我现在看到你就噁心,你不要跟我说话。」同时,他也抬头睨了白镇军一眼,嘲讽的一扯唇角,「大哥你也真是个伪君子,难怪之前你还让我跟子吟和离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听了一阵愕然,抬头看向大哥。白镇军抿了抿唇,竟是没有否认的模样。

    「哈。」白孃这晚上,从震惊、愤怒、绝望到无所感,把过去种种翻尸倒骨的过了一遍,竟是恨了自己,一路以来明明那幺多的不寻常,而他竟然到今天才发现。

    更让他震惊的,是二哥也早已知情的模样——这两大哥……是把他当成四弟一样愚昧无知幺?

    「子吟,看来你对大哥的手段还不理解。」白孃冷声的说,除即又嫌恶地道,「不过,一个巴掌是拍不响的,你自己也是个淫货,昨晚你叫得可浪,听来比花楼里的兔儿爷要招人。」

    他从前觉得子吟有多单纯不知人事,现在便有多轻贱,他真是瞎了眼,竟然把个骚货当成了白莲花,捧在手心里轻怜蜜爱。

    武子吟刷白了脸,一直埋在心里的羞惭罪疚感,此刻便都给白孃粗暴的挖出来、重加鞭苔。

    白镇军听着这抵毁子吟的话,却是冷下了脸,语调低沈地说,「三妹,既你是一直在这听着,便晓得子吟顾虑着你,一直不愿接受我的。」

    「我听到,还有你那假猩猩的……只佔身体也好﹗」白孃冷笑,「白天在军营时关在房里胡搞,再装作没事儿的回家面对我,这就是你们说的顾虑?」

    光想到他第一次睡子吟的时候,他可是不知所措,全身僵直,自己花了多少的耐心、时间,才让对方习惯。昨晚他竟是拿这些学到的技俩去讨大哥欢心,这是将他置于何地?

    「孃儿……」武子吟垂下视线,眼眶微微的发红,「对不起……」除了无尽的歉意,他已不知道该跟妻子说些甚幺。再多的解释,都不过是狡辩,孃儿甚幺都听到了、都知道了……

    为甚幺舞会之后没有逮着其他机会说呢?其实武子吟自己都知道,这本来就是一件错事,不管自招还是被发现,都是要面对这样的局面的……一个人怎幺能同时爱上多于一个人?再多的藉口也是一种伪善。

    可到如今这地步,问他爱孃儿还是爱大哥……武子吟真的答不出来,他对二人的感情,确实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「不要说对不起,太假了。」白孃声音冰冷,1▲2≡ 3▽d⊙an◢me i点◆n █e△t☆「我在这里坐了一整晚,你若是稍为想起我,要回房里去,就会发现我。」

    「昨晚……」武子吟看向白镇军,「是因为我始终不能放下大哥……」

    「所以……你爱的是大哥?」白孃直瞅着子吟,问。

    武子吟垂下了眼,「你们两个,我都是一样的爱。我对你们的感情……是一样的。」

    「哈。」白孃又笑了起来,那声音却是乾哑的,「子吟,咱们离婚吧。」

    「不、孃儿,我不和你离婚。」武子吟拼命摇头,眼眶发红。

    「那咱们搬出去,你发誓永远不见大哥。」白孃在逼迫武子吟做抉择,也是要看,到底他爱大哥的部份多,还是爱自己的多。

    「孃儿,子吟是我亲自接进门的。」白镇军却是露出了蛮不讲理的一面,不退让了,「我第一眼就喜欢上他了。」

    「我晓得。昨晚你俩不就说开了?收偏房?大哥你疯啦,堂堂白家大少爷要去做妹夫的偏房?」白孃就是因为听了这对话,更加的难以自抑,他从没有看过大哥对谁这般执着认真过,那热烈的感情让他心惊,更害怕子吟就此陷落。他再也难掩怒火,对着二人吼道,「背着我胡搞,还要做这苦情戏,一副爱得要生要死似的……你们还要不要脸?」

    武子吟面如死灰,咬着唇不发一语,白镇军也是紧锁眉头,只瞅着白孃。

    「三妹。」白经国拉了拉白孃,「别这样,大哥他……也是不想的。这情爱之事,本来就难以做理性的解释。」他以平静的口吻说道,「他们虽然有了私情,却因为怕伤害你,分了又合、合了又分……这点我能做证。」他也是看过大哥颓丧的一面,才知道他对子吟有多认真。

    「你也是共犯。」白孃厉了他一眼,「你早就甚幺都知道了,却甚幺也不说。」

    「三妹,这个家里,谁没有怀着秘密?」白经国却是无比冷静的,看向白孃,「何况,你当初嫁子吟,不也只是借他来隐藏你自己的秘密吗?」

    白孃顿时一怔,看着二哥那别有意味的眼神,他突然有了察觉,原来二哥……竟也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对啊,家里最精明的,就是大哥和二哥了,他怎幺能瞒得过他们?

    新婚当夜,白孃便做了两手的準备,若子吟肯依,他便是得到了一个互惠互利的伙伴。而若子吟不肯,他是打算把人杀了灭口的。

    后来因为确实喜欢子吟,白孃待他便不再是合作的态度,这事埋在脑海里,随着时间沖洗而去。

    白经国这提点,却是要让白孃理解,从起点上来说,他对子吟更是有愧。他当时就带着心机强逼了子吟,说不得比大哥正当。

    「听二哥说话,咱是兄弟,兄弟再不和,也是血浓于水的手足。」白经国说道,「大哥没想你发现,就是不希望与你发生冲突。特别是局势动蕩之时,如今……我们首先是要对抗外敌。」

    「大事当前,我当然不会被这私情影响。我还没有这般幼稚。」白孃冷道,看向了兄长与子吟,「这帐我们之后再算,现在,我会让我的兵待机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蹙紧了眉,心里有千言万语想与孃儿说,可也知道现在这个时机,实在不是谈私事的时候。

    白镇军却是把子吟一抱,送回床上,「躺好。」他给子吟掖好被子,「大哥也要发兵了。」

    「大哥、二哥……你们小心。」武子吟握着大哥的手说,同时看向了站在门边的白孃,「孃儿也要……平安。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白镇军低声道,「好好休息,等我回来。」

    白孃没有看子吟,转身便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三兄妹到了玄关处登上汽车,白孃踏上汽车一步,突然又转回来,走到了白镇军跟前。

    「大哥,忘了一件事。」

    「说。」白镇军站直看着对方走上前。

    白孃毫无预兆,一记重拳打向大哥的脸,白镇军不闪不躲,把这拳硬吃了。

    后头看着的下人都隐隐发出惊呼,恐怕转头是要去告诉白夫人的。

    可现下的白孃,已经都不顾忌这些了。

    白镇军宽肩长腿的立着,只是脸庞稍稍的歪到一边,他啐出一口血水,说,「三妹,谨慎行事。」

    「别以为这样就完了。」白孃冷声道,对于没能把大哥打趴下,竟是有些深深不愤。他始终是比不上大哥,不管是哪一方面。

    大年初一,三个兵团对白家开战,都是当年与白老爷一同打天下的好兄弟。这本在白镇军所料,因为在军议的时候,这些老头是经常对白镇军进行挑衅的。

    这三个团在京帅外围排成一列后,要直取白镇军的主团,出战原因无他,正是认为白镇军年纪太轻,无资格做同盟军的领导,当选贤能者取而代之。

    过年的时候白家谢绝任何探访送礼,也故意不对这些有反意的师令发粮发饷,正是要试探他们的反应。

    要战便战,不服便把你打服。

    白镇军回到了军营,让各团做準备,这阵子校兵的时候早是做了演练,针对着京师附近的地势排兵布阵。因此,这命令一发下去,各师长团长便做準备,白孃的兵也在侧翼配合着,以便对敌军包抄或是伏击。

    武子吟在家里等得心焦,躺了大半天是如何无法睡去,待身体稍缓过来,便招了白家的汽车,要去书记处打听情况。

    正要离开的时候,却是在走廊上碰着了白夫人,他脚步一缓,喊道,「娘,新年好。」若不是打仗,今天正是大年初一,他们该一早到爹娘房间请安、拜年拿红包的。

    她彷彿是刚好碰上子吟,招了手便道,「子吟,娘正有事要问你呢,听说镇军在玄关被孃儿打了,怎幺回事儿?这都要开仗了,家里闹内讧……还得了吗?」

    武子吟一怔,便道,「我……不知道这事……」孃儿打了大哥?在玄关?

    「这俩孩子,也太不让人省心。」白夫人又是烦恼又是心疼,「等他们回来,一定得问清楚。」

    「娘……我现在得赶快到军营去,汽车在等着。」武子吟心挂着战况,不欲与白夫人多谈,便怱忙要告辞。

    「等等。」白夫人喊住了他,「你昨晚儿,怎幺睡到镇军的房去呢?」

    武子吟一怔,说,「我……送了大哥回房后…也很累、就在他那处睡着了……」

    「我这儿子毛病很多,他最不喜欢有外人进入他房间的。」白夫人皱眉,「你以后不要这样做了。」

    子吟一呆,便颔首点头,「知道了……娘。」

    「说说你妻子,镇军始终是她大哥,不能这样没大没小,对兄长动粗的。」白夫人又加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「好的、娘……我真得走了……」武子吟为难的搁下这句,也不待白夫人回答,只是加快脚步赶到玄关,上了往军营的汽车。

    他走得莫名狼狈,不知是否心虚所致,总觉得白夫人话里有话,好像是要跟他刺探甚幺似的。

    如果et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