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、不接受
    第五十九章、不接受

    武子吟赶到军营的时候,正碰着了吕止戈,对方拿了一叠公文,正在与电报官们说着话。看到了子吟,他便有些意外,「子吟,你怎幺来了?」

    「吕书记。」武子吟忙走上前,「我想知道战况……还有、可有我能帮上忙的地方……」

    「恐怕是没有。」吕止戈苦笑,「真打仗的时候,书记和副官都只能在后勤待机。你也最好不要往前线跑,炮弹打来都是不讲理的。」

    「那……大哥呢?」

    「少帅当然是到前线,指挥得在战场啊。」吕止戈说道,「二少也去了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第一次亲身经历战事,竟是发现自己那般的无能,甚至被吕止戈直接建议他回白府去,不要做成少帅的担忧。武子吟心里放不下,便只好到书记处待机,一旦有新的电报传来,也能第一时间看到。

    两军在盛京外围交火,打了一个早上,白镇军因为早有準备,布置了武备精良的防线,一顿猛轰把那气势昂然的三个团打得前进不得,邻近的其他势力则是抱手观望,保持中立。

    可这三团师令都是老兵,一生参与过千百场的大小战事,今天的权力都是靠自身枪杆子抢出来的。看正面火势猛烈,便分两翼绕道,一个往南攻白孃的团,另一个往北,要取白镇军的侧翼。

    白镇军便得把防线拉长,分成中北两重点炮击。而南下的团则由白孃接战。

    老师令看白孃是女娃儿,以为软柿子好掐,便一鼓作气直下,打算以她作为突入的缺口。谁料却是遭到了更密集更兇猛的炮火,这南下一团踢到了铁板,被白孃调度的防线轰得落花流水,第一个弃战逃走。

    这仗打了一天,便在敌方的溃败下结束,三师令抱团后撤,远远逃离开大炮的射程。

    犹是如此,白镇军却不能放鬆戒备,这三丘八都是老油条了,怕死怕折损,最擅长却是佯装退意、从难以预料的时机反击,打敌军一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武子吟与其他书记副官一般,只能坐在办公处等待消息,收到小胜的战报算是鬆出一口气,心里一直祈求着大哥、二哥及孃儿的平安。

    因为局势倏忽将变,他便不打算回白家去,而在这与同僚们一同值夜。夜半草率吃过饭后,便找了个小沙发靠着,吕止戈几次劝他回家,他也不愿,就怕错失了战报。

    午夜时候,军营门外汽车响动,听到了卫兵连连敬礼的声音,说是三小姐来了。

    书记处的门给砰一声打开,本已睡下的子吟微微睁开眼,就看到一身风尘僕僕的白孃,昂首阔步的来了。

    「孃……儿?」武子吟坐起了身,以为是自己做梦,「孃、孃儿?」

    白孃走来,军靴塔塔作响,直至站在了子吟的跟前,「起来,走了。」

    「我…得在这待着。」武子吟坐起身,意识也随即清醒过来,「书记处有要做的事……」

    「你会做甚幺事?」白孃蹲了下来,那声音压得很低,却带着嘲讽,「不过就是挂个名,让大哥方便带在身边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垂下了眼,「孃儿,你不要说成这样。大哥他是很认真的教我做事的。」

    「难道你们没有在军营做过?」

    武子吟闭上嘴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白孃眼神一黯,把子吟强制拽了起来,「走吧。」

    「孃儿…我不回家。」武子吟却是挣扎,「我担心你们……想要第一时间知道战况。我若回到家里……就甚幺消息都得不到了﹗」

    「不是回家。」白孃这才把手一缓,做了解释,「大哥怕这里受突袭,要你待在我的营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一愣,「是大哥说的?」

    「止戈跟大哥报告了,说劝不动你回白家。」白孃说,「所以便让我来接你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听到是大哥的安排,却是听话的站起身,他心里有些不好意思,彷彿是自己的任性为吕止戈带来麻烦,还劳师动众让白孃找来。

    可白孃把这看在眼里,却认为子吟只听大哥的话,自己来接却是不情愿。他不动声色的记在心里,带子吟回了他的营地。如今三个敌团都往北边撤,即使再攻也是撞上大哥,他的兵营相对上是比较安全的。

    他们便到了白孃的办公房,要在这里渡过一夜。

    武子吟本思忖了许多要与妻子说的话,可二人如今四目相对,却是不晓得从何处说起。武子吟感觉自己不论说些甚幺,彷彿都是矫情,他已经犯了无法挽救的大错,而这大错,甚至是无法悔改的。

    他已经承认他爱了大哥。

    一旦爱了,就收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白孃把房门锁上,解下军外套挂在一旁的衣架上,转头却见子吟格外的拘谨,进了门后便原地站着,想着甚幺出了神。

    他心里不悦,脸上故意便要摆出讽刺的冷笑,「干甚幺?对着自己的妻子,就是这般陌生的态度?」

    武子吟被他这一说,才挪动腿,要在白孃对头的沙发椅落坐,可他身子才弯下来,白孃却是朝他命令道,「跪下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一愣,却也是依然听了,双膝一弯,跪到了白孃的面前。

    白孃大马金刀的坐着,把子吟的头按到他胯下,命令道,「给我做口活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只觉得匪夷所思,他难以置信的看着妻子,「孃儿?」

    「你说你对大哥和我都一样。昨晚既然给大哥含得那幺欢,那现在也给我侍候吧。」白孃冷声说。

    武子吟看了白孃一会,摇头,「孃儿,你不是这样的人。」

    「我怎幺不是?」白孃勾起一边嘴角,那笑容依然那样的豔丽好看,「难道我在你心中比较仁慈,所以不管你做了甚幺,我都会笑着原谅?」

    武子吟垂下眼,「孃儿……我对不起你……」

    「你背叛了我。」白孃使了手劲,把子吟的下巴紧紧箝住,看他痛得皱紧了眉,白孃却依旧是眼神冰冷,「我恨不得一枪毙了你,多省事,我的心也没必要这般的痛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深深的闭上眼,除了道歉,说不出其他的话。

    「你说你爱我跟爱大哥是一样的,那你便展示给我看看,昨晚儿大哥受了甚幺样的款待。」白孃把背往后一靠,解了裤带,露出那软垂的肉具,「含着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看着妻子,看他那眼里酝酿着随时要爆发的疯狂,他心里一痛,因为是自己造成这样的局面,把他爱的、也爱他的人伤害成这副模样。

    悔疚与心痛充斥着,武子吟便垂下眼,带着半分讨好,半分歉意,服从的含住白孃的器具。

    白孃手握成拳,看着武子吟的头部在大腿间动作。那湿热口腔和小舌挑逗的触感,让他叫嚣着想要宣洩。

    想到昨天大哥那陶醉的、低沈的指导,还有子吟被肏干时那软糯撒娇的呻吟,他的怒火便与慾火同时交织,成了一股肆虐的慾望,从昨晚一直彆到了今天。

    肉具在子吟的口腔里快速的充血硬胀,白孃故意坏心的挺腰,顶到了子吟喉咙深处,看他呛咳着流了泪,一脸可怜。

    在大哥面前,就是摆出这副模样勾人的。

    白孃脸色冷硬,从前对子吟的温柔和怜爱,也都消失无蹤。

    那肉具沾满了子吟的唾液,茎身一片水亮。白孃嫌这口活不尽兴,便拉起子吟,把他转过身去,要他翘起**趴到地上。

    「孃儿?」武子吟倏地感觉下半身一凉,白孃把他的裤子拉下来,露出了雪白的**。

    白孃扶着肉具,丝毫没有扩张便直接捅入了子吟的肉穴里。

    「啊——﹗」武子吟痛得几乎窒息,他倒抽口气,身体本能的要向前爬,白孃却扣住了他的腰,把肉刃一寸一寸的强行堵入。

    武子吟不禁落了泪水,他深深的呼气、吸气,要减轻后庭带来的剧烈痛楚,穴口恐怕是撕裂了,带了一点湿意,却是正好做了润滑,方便了异物的入侵。

    白孃给了子吟一次真正强逼的体验。是要他了解,一直以来他是多幺的温柔,有多手下留情,甚至肏干的时候,都是以子吟的感受为先。

    那肉刃成了刑具,每一次的进出都让子吟生不如死,可他没有哭号,只是咬牙忍受,好像这样便能减少对白孃的愧疚似的。

    白孃的下腹不停撞着那两瓣带肉的**蛋,看着底下始终不反抗、不求饶的身体,白孃那冰冷的表情也慢慢的崩溃,他抱紧了子吟,咬他的脸蛋、颈背,几乎要把人生吃了似的,咬出了一个个带血的牙痕。肉具的进出依旧不停歇,尽情地放任慾望、理性,使劲地压着子吟操干——直至在肉穴深处射出了滚烫的精液。

    这个人是他的,从一起始就是他的。

    洞房花烛夜的时候﹐武子吟可是不论男女都没有过。

    每想到此,白孃便格外怜爱,因为子吟是真真正正只属于他的。

    谁想到这般不经人事的子吟,在背后会被大哥干得这般浪蕩?

    白孃得了发洩,便放开扣在腰处的手,武子吟脱力趴倒在地上,股缝汨汨流出了混了血水的黏液,那白皙的身体也显得惨不忍赌,都是自己留下的痕迹。

    白孃却因此满意了,他抱起子吟,把人放到沙发上,一改先前的态度,温柔地摸着他汗湿的头髮。

    「子吟。」他压低了声音,确定似的问,「还爱我幺?」

    武子吟看着白孃那玻璃珠子一样的眼睛,抿着唇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白孃勾起唇,「爱我,还是爱大哥?」

    武子吟直直的看他,发自内心的说实话,「两个都爱。」

    白孃的唇一抽搐,那笑容便没有了,他走到书桌的抽屉取了一些物品,再缓慢地走回来,「我们不会离婚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的眼睛被覆上了一条布巾,白孃一边替他缚上,一边说,「我可以原谅你,等这场仗结束,我便带你离开这里,我们到没有人认识的地方,展开新生活。」

    「……孃儿……」武子吟想要挣扎,那手便被白孃箝住,耳边传来镣铐的金属声响1◤2○3¤dΘan⊿meΘi点◥n ■e▲t▽,双腿也被同样的金属物铐住,他禁不住不安起来,「孃儿、你要干甚幺……」

    「嘘……你说你爱我的。」白孃把一个胶囊放到武子吟的鼻间,让他吸进一些刬量,武子吟的哭喊便很快止住了,他失去了意识,无比乖巧的躺住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白孃把子吟放到了休息隔间的一个大衣龛里,合上盖子。

    既无法忍受丈夫的出轨,却又放不下对方,白孃想出唯一的解决办法,便是无声无息的带走子吟,让大哥永远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爱本来就是自私而霸道的,他绝对不能与人共享。

    即便这是他尊敬的大哥。

    如果et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