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六十章、永别
    第六十章、永别

    武子吟过了一段昏乱的时日。

    第一次醒来的时候,他被安置在一个农舍似的屋子里,头带被取了下来,白孃问他身体感觉如何,说那药也许会有后遗症,头晕、犯噁心,不过都是短暂的,过阵子就没事了。

    武子吟问他怎幺回事,白孃便说,他必须把这仗打完,算是作为白家男儿的一个义务,可他已经不能接受子吟再与大哥见面了,便把他带到这里,除了自己没有人知道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又问了战争的状况,白孃笑了笑,没有回答,而是解去他身上的衣物,或轻或重的爱抚他,这回却是十足的温柔,小心奕奕的干他。

    武子吟那处受了撕裂的伤,却是有冰凉的膏药抹着,显然是受到了白孃的照料。这处离他军营的驻扎地该是不远的,因为白孃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来,餵他吃食、给他上药。武子吟分不出日子,这房子的窗户都给钉死了,故意要他看不到外头的景色。

    甚至孃儿肏他的时候,还把他送的手錶放到远远的,让他看不到时间。

    武子吟被动地承受着,心里却是暗暗焦虑,担忧军队、白家的状况、也担忧大哥,自己这般不告而别,突然就消失了,大哥肯定要担心……

    可武子吟始终没有怪罪白孃,因为这是自己种下的因,结出来的果。

    孃儿逼他做抉择,而他无法抉择,所以孃儿便自作主张的代他做了决定。

    这会儿白孃抱完了他,二人汗津津的相拥着,白孃讨好地舔着子吟身上的牙印,正是他发怒强逼子吟的时候,把他的背咬了个满目疮痍。

    如今那些印子有的依然鲜红夺目,有的则泛成深紫色,沈澱成了瘀青。

    武子吟便闭上牙,默默地承受着。

    「子吟。」白孃看着他这委屈的模样,皱起了眉头,「还痛幺?」

    「碰到会有一点……」武子吟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「子吟……」白孃摸着他的腰,到那**的软肉,突然声音带了压抑,「对不起……我之前伤了你…」

    那天他善后的时候1の2└3d﹏an﹊m︴ei点,看到了地上的血,还有子吟那受伤的穴口,心里后悔不已。平常的他,是捨不得伤子吟半点儿的。

    「孃儿……」

    「我做了差劲的事。」白孃把手指掂在那刚刚肏熟了的穴口,轻轻的按抚着,「让你痛了……」

    武子吟心里一软,这才是他爱着的,一直待他宝贝一样的孃儿。武子吟便抬起手,轻轻的抚摸妻子的头,腕上的镣铐随着动作响起了清脆的声音,「没事儿。你生气……也是因为我……」

    白孃垂下头,去跟子吟索吻,二人唇贴了唇,舌头勾逗着彼此,轻轻的交缠,武子吟闭上了眼,配合地回应着。

    「我爱你。」白孃突然像个大孩子似的,紧紧抱住了子吟,不愿放手,「子吟……我爱你、我爱你……」

    「孃儿……」武子吟温柔地瞧着他,「我也是……」

    「二哥那天说的,你别放在心上。」白孃低低说道,「起初我们成亲的确是有原因,可很快,我便陷进去了、再没有把这当成利益的交换……」

    「我知道。」武子吟垂下眼,「我是真的感谢大娘给我编排了这门亲事,我才能遇上你。」

    「还有大哥吧。」白孃抬头看他,扯出个难看的笑容,「没有入赘,你便遇不上大哥……」他想起大哥说的,刚把子吟接进门时就爱上了,便觉得万分的不甘心,「实在不该让大哥去接你的。」

    「想甚幺呢?我现在都是你的了。」武子吟苦笑说,「大哥找不到我。」

    「他就是想找,现在也分身乏术。」白孃抿了抿唇,大概是子吟的态度始终如一的驯服,这便让白孃的怒气消去了许多,还愿意透露外面的情况,「大哥离不开军营,他让我保护好你。」

    「情势变得那般差吗……」武子吟脸色一白。

    「嗯,这帮叔伯被爹压了大半辈子,如今便急不及待要取回主控权。」白孃的目光也随之变得严峻,「这仗难打,还有人陆续要造反。」

    「大哥……挺得住吗?」武子吟真心担忧起来。

    「不要少看大哥,再说,咱也是有同盟的。武家、林伯伯,还有其他……只是北方恐怕就要一场大战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倏地抬头,「孃儿,这时候你便不该分心。我……如今是哪都不能去的……你该专心打仗才是。」

    「我当然会,你便不要操这多余的心。」白孃说着,却是言行不一的,把再次硬挺起来的肉具埋进子吟的穴里,「让我多疼你一回,我便回去了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便给白孃从后肏干,在床上一颠一颠的呻吟。白孃却说,他喊得没有大哥肏他时浪,是不是自己不够好。

    「不是、大哥那天…啊、…是因为醉了……」还因为他们第一次互诉了衷情,才会格外地激动。

    「你没有喝酒。」白孃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,「你的酒都是我代喝的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便晓得自己又伤了孃儿,他垂下眼,不再回话。白孃把他从后抱紧,很深很缠绵地肏他。

    「怒洋……啊、太、太快了……」

    白孃套弄着子吟的下身,一边重重的撞入,「很舒服,是不是?」

    「会、会失控的……」武子吟最害怕这前后同时受到的刺激,「不要、……够了……怒洋……」

    「多喊我几声。」白孃特别喜欢子吟用这软糯的声音喊怒洋,便肏得特别的卖力,「要我怎幺样?说看看。」

    「要、怒洋……射……在里面……啊……」

    白孃目光火热的看着子吟,在多肏了数十下后,便绷紧了身体,把肉棒顶进穴的深处,射出浓烈的精液。武子吟也浑身一颤,射在了妻子的手里。

    武子吟便脱力的,瘫在床上喘息。

    白孃亲了亲他的唇、脸、乳尖,又爱不释手地掐着那**蛋。

    「夫君。」白孃很甜的,低语。

    「娘子。」武子吟回应道,凑上前去吻白孃。

    此后又过了一段时间,白孃依旧把子吟养在这屋子里,亲自的餵食,照料。直至某一次来访的时候,他特别的眉飞色舞,那脚步走得风风火火。

    「子吟、宝贝儿﹗」白孃抱住了他,在那额头重重的亲了一下,「咱们嬴了,今早收到对方发来的议和书。」

    「真的?」武子吟坐了起来,打从心底为这而高兴,「仗打完了?」

    白孃笑着点头,走到床前坐下,紧紧的攥着子吟的手,「我订了往德国的船票,明天我们便去天津,在那边码头乘船。」

    「明天?」武子吟一愕,「这幺快?」

    「嗯,趁着大哥要与他们谈判议和,管不了。」白孃微笑,「别担心,我有足够的资本,够我们到那头买个房子,过生活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没料到白孃说的远走高飞,竟是走得这般彻底,要飘洋过海到欧罗巴去——果真是白家所不能及的地方。听着白孃已经高兴地描绘着到达那边后的生活,武子吟不禁喊道,「孃儿。」

    「嗯?」

    「你让我写个纸条……」武子吟垂下眼,「至少给大哥道个别。还有……我娘……」

    白孃静默了一会,走到子吟跟前,紧紧的抱了他,「别怕。你会喜欢德国的,那是个很好的国家。」

    「孃儿。」武子吟便揪着他的衣服,「我愿意跟你走……可是…你总得让我与他们做个交代……」他不能这般不告而别。

    白孃怜爱地摸了子吟的脸颊,笑道,「到了德国后,你再寄信回去吧。」

    他宣告了这个消息,要子吟做好準备,又坐了一会,小小的亲热一番才离去。武子吟心里却是特别的慌,思绪无法自主的运转,像只鸟儿不住在高空盘旋,找不到落脚点似的。

    他要去德意志,与孃儿过生活。

    以后再也见不到大哥。

    也见不到娘、子良……白家的人……

    武子吟在认命与不认命间挣扎,他有那幺一丝稀微的期盼,大哥能在最后一刻出现,阻止孃儿的计划。却又觉得自己欠了孃儿,是该依他所愿,抛弃一切去德意志的。

    可事实上他根本没有选择。

    睡了一觉,他便静静的等待着,孃儿说会收好行李,驾着汽车来接他的。

    可他等了许久,一直没等到。

    他能感觉到时间的流逝,即使看不见日与夜,身体本能的饥饿、乾渴、虚弱,却是逐一的驾临。

    孃儿却一直没来。

    武子吟躺在床上,默默的闭上眼睛,手脚锁着镣铐,给关在这密闭的农房,断了吃食断了水,根本是无处可去,只能被动地等待白孃的出现。

    直至身体越发的失去力气,意识涣散。

    如果et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