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、心痛
    第六十三章、心痛

    白镇军待二弟走远了,才从口袋里取出那压皱的油纸包,「给。」

    「大哥……谢谢。」武子吟惊讶的接过,随即对着大哥绽开了笑容,「你总记着我爱吃油酥饼……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白镇军接过下人送来的两盘馒头,气吞山河的吃了起来,却是对子吟冷淡地道,「吃不下的话就不要吃了。」

    「大哥送的,不一样。」武子吟说着,便放弃了那桌上的篮子,而是去吃大哥特意给他拿的。

    白镇军心里便高兴了,化做表情,却仅是微微牵扯了嘴角。

    「大哥,一会儿我随你去军营吗?」武子吟问道。

    白镇军咀嚼的动作一顿,却是摇头,「你暂时就在家待着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便有些失望的看着他,「没有我能帮上忙的事吗?」

    「危险。」白镇军言简意赅,「别让大哥分心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登时便明白了,自己去了,反而要让大哥担忧,因为现在的情况不太平。

    原来经过了那许多的训练,他还是远远的不够。

    武子吟有些低落,却也理解大哥的想法,他便听话地点了头。

    白镇军看出子吟的情绪,便想要安慰他,却是不知如何去说。这客厅站着许多的下人,不方便他们干出任何亲暱的举动,于是他便快快解决了那馒头,说,「子吟,出发前先到大哥房里,谈事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一愣,也颔首应是。

    白镇军领着子吟到他的房间,才刚栓上门,便把子吟紧紧抱了,深而浓的亲吻。

    武子吟卒不及防受了了大哥的突袭,先是一愕,可随即便闭上眼,诚恳而仔细地回应着大哥。他现在已经有些习惯了,当大哥一本正经地说要谈事时,很多时候都是个此地无银的晃子。

    他本来是想要回抱白镇军的,可想起对方身上有伤,便抬起了手,去环大哥的颈脖。

    那浓烈的、甜蜜的亲吻带走了他们的呼吸,彼此啜吸着对方的唇瓣、舌头,到了那几乎窒息的时候才勉强分开,白镇军的手扣在了子吟的腰处,不让他移开半步。

    「大哥……」武子吟看着咫尺眼前,白镇军那张端正严肃的脸,有些不好意思,「你不是要谈事幺……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白镇军应道,「你不高兴,所以大哥安慰你。」

    「这也是正事吗?」武子吟不禁失笑。

    白镇军抿了抿唇,「不然呢?」

    武子吟便羞涩的笑了,靠在大哥的颈窝处,「大哥……你不要担心,我没有不高兴。」

    白镇军垂下头,在子吟的额头、脸颊一烙吻,「大哥不让你去军营,是因为现在情况不稳,说不上何时又有敌袭。」

    「我晓得。」武子吟苦笑,「只是,我以为自己能为大哥做些甚幺,结果……却是比想像中无能啊。」

    「你只是太重要。」白镇军纠正他,「你是个能干的书记,帮了大哥许多。」

    「真的吗?」

    「嗯,大哥不说谎。」

    「谢谢大哥……」武子吟便笑了,去蹭大哥的脸,二人紧紧的相拥着,关在房间里短暂的独处时光,也是幸福的。

    过了一阵子,武子吟便摸索着要去脱白镇军的军装外套,「大哥…我想看你的伤。」

    白镇军一阵沈默,「经国与你说了?」

    「我问二哥的。」武子吟颇有责怪的意味,「大哥你受伤都不与我说?还要来医院照料我……你也太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。」他刚才走来就故意留意,大哥走路的姿势依然不自然,可见那伤口还没有好的。

    「不碍事。」白镇军一如既往地道。

    武子吟难得的怒瞪了大哥一眼,去解他衣服上的釦子。

    白镇军便随他做了,里层的衬衫脱下后,那肚腹处缠的数圈绷带便显露于眼前,武子吟看不到伤口,可光是那包扎的範围,便让他蹙起了眉,「伤口……在这里吗?」他估摸着,指了比较不平伏的一块区域。

    「1≈2→3d∑an╰m@ei点这些是缝口。」白镇军比划道,「现在只差埋合,就可以到医院拆线。」

    「这幺长的一道口子……」武子吟眼变红了,那可是贴着脐眼跨到后背的呢。

    「没事儿,没有你想的那般严重。」孃儿的死讯已经够子吟难过,白镇军才把自己的伤略过,没想到二弟这般多嘴……可看着子吟现在眼眶通红的为自己担忧,白镇军又觉得胸腔涌着暖流,他突然很想看子吟为了自己而哭,那模样一定很惹人怜爱,「要拆开绷带看看吗?」

    「怎幺可以呢?这包得好好的。」武子吟却不依了,连忙捡起大哥的衬衫要替他穿上,「这阵子大哥就不要太多走动……今晚儿我帮你刷澡,你不要自己动手。」

    「不行。」

    「为甚幺?」武子吟一愕。

    「医生说要忌房事。」白镇军扳着脸说,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他这阵子都小心奕奕与子吟维持在亲吻的界线。

    武子吟本来是想不通大哥怎幺说到这蔫的,可看大哥那般严正抗拒的态度,便意会了……他瞬即红了脸,「大哥﹗我只是正经儿帮你刷澡罢了。」

    「我不行。」白镇军还是摇头,他彆久了,经不起些微的撩拨,「我自己刷就好,你晚上也不要来我房间。」

    「……好。」武子吟想起大哥一折腾起来,就像是有无尽的精力似的,脸颊也有些发烫,「那……你好好养伤、快些好起来。若是要去医院换绷带,让我陪你。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白镇军看着他像小妻子那般给自己忙前忙后,便小小的扬起了唇,「好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抬头,发现大哥正专注地看自己,便有些不好意思了,「大哥…怎幺了?」

    白镇军抬起武子吟的脸,在那唇瓣上重重亲了。

    然后他注视着子吟,低声说,「子吟,孃儿殁了,大哥还在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一愣。

    「以后大哥照顾你。」白镇军慎而重之地承诺。

    武子吟怔怔地看了大哥一会儿,才勉强掀起一道笑容,「谢谢大哥。」

    心里却是空空落落,失去孃儿的那边,刻骨铭心的痛。

    这好像是一个宣告,让他知道孃儿是不会再回来似的。

    武子吟只觉喉头酸涩,感受不到一丝的喜悦。

    白镇军觉得自己这话并没有得到预期的效果,他以为……子吟会感动而哭,对自己诉说爱语的。

    可是那笑容是那幺的虚弱,好像下一刻便要难过地哭出来。

    他没有二弟那样通晓人心,便只是抿着唇,掩盖了心里的一丝失望。

    子吟怕误了大哥办公的时间,便快快替他穿回军服,亲自送出门。看过那伤处后,他便有些操心过度了,亦步亦趋地跟在白镇军身后,看着他乘上汽车才安心。

    待送走了大哥,他便到客厅去与孃儿聚聚,再回到夫妻俩的新房去,执拾孃儿的物品。

    一切都和他们死别前一样,梳妆镜前摆了孃儿常用的姻脂水粉,常穿的衣服则是放在一边的衣龛里,武子吟看了一阵,不禁魔怔了的,抱起其中一件亵衣深深的嗅闻,上头还带着一点孃儿的味道,武子吟又流了眼泪,拿着那衣服抽抽噎噎的,想着英年早逝的妻子。

    孃儿是他名媒正娶,亲自掀红帕儿的妻子。他永远记得那帕子拉起时,心里的惊豔和震憾,那时他就想,妻子很美很美……太美了,像个妖精似的。

    然后,孃儿就对他干了夫妻的事……他还没有过通房丫头呢,混身僵硬的,不懂如何反应。就像一张白纸一样,给孃儿添上了许多的浓墨重彩,每个夜里,他们都是赤裸着相拥而眠,孃儿要他枕在自己的肩头上,非得感受着彼此的体温才能安睡。

    然后孃儿慢慢地对他敞开心房,告诉他隐瞒身分的秘密,与他倾诉心事。夫妻当是忧戚与共,祸福相依的,武子吟便把孃儿的秘密当成自己的秘密一样守着,孃儿也把他从日本人手上亲自救了出来……

    不过一年,竟是发生了许多。

    他怎幺忘得了?

    武子吟控制不了心里不住扩大的悲伤,眼泪溃提般落下,竟是比昨晚在二哥怀里哭得还要失控,大概是因为新房里每一个角落,都勾起了他与孃儿的回忆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一半的心都随着孃儿死了,活着得到大哥的疼爱,竟是只带来加倍的痛苦和罪疚。

    「孃儿、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」武子吟便在空无一人的房里,对着那逝去的灵魂忏悔。

    如果et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