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、蜜爱
    第六十五章、蜜爱

    白镇军与接待处要了一个贵宾套间,子吟脸皮薄,便在大堂处等着,待大哥拿了门钥,才跟着后头上楼梯。期间他还提心吊胆,不敢左右张望,怕遇到了熟人。

    白镇军却是比他坦然,其实这京城里,哪有不认识他的人,可两名男子就算是大白天开了房间,也是可以理解成军事的密谈。

    走楼梯的时候,白镇军发现子吟一直隔着一段距离,垂下头作掩耳盗铃的模样。他沈默地看着,心底里却是有股恨不得昭告天下的冲动。如今子吟是个鳏夫,他又未婚,两人要在一起,怎幺着?

    各有心思地走进了酒店房间,白镇军反手带上门,去打开那房间的窗户、电灯,武子吟却像个黄花闺女似的,站在门边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不好意思,因为是正经人,对于白日宣淫很有罪疚感。也怕人认得大哥,这段私情若是揭破了,可算一段丑闻。

    可大哥说彆了两个多月,他又何尝不是,子吟心底也是很想要二人独处着亲热一番的。

    白镇军知道子吟脸皮薄,便做主动,自顾自的站在床边,把那腰带、釦子、裤头都鬆了,露出结实硕壮的胸膛、一身的腱子肉,还有已经蓄势待发的肉具。

    他走到子吟身前,把人轻轻揽了,先在怀里轻怜蜜爱一番。

    「大哥……」武子吟的眼睫眨忽着,正是天人交战,不知该顺从慾望,还是义正严辞地抵制大哥的诱惑。白镇军看他犹豫,便拉起他的手,贴上自己腹部那埋合的伤疤。

    「你是嫌大哥身上的疤幺?」

    「怎幺会?」武子吟一愣,随即急不及待地澄清,「你是为了救孃儿和我受的伤……我怎幺可能嫌大哥呢?」

    白镇军的唇便抿直,佯装不悦的模样,「那你为何像是很抗拒似的?」

    「这毕竟…是大白天…」子吟便垂下了眼,耳根隐隐发红,「正事不做,却在酒店的房间宣淫,是不对的……」

    「子吟。」白镇军便揽过他,在那嫩红的耳朵细细啄吻,「你不想大哥吗?」

    「想的……当然想……」武子吟的意志正被侵蚀,当白镇军那滚烫的唇从耳畔贴到唇边时,他已没有任何抗拒力。

    白镇军缠绵地吻他,口腔里两条舌头像鱼儿一样游动,把子吟亲得呼吸都乱了。

    「大哥想你。」子吟就像是一个桃子,从青涩到软熟,散发出甜香的过程,如此的让人陶醉。白镇军边说着让他情动的说话,边隔着衣服抚摸他的乳尖、掐着那带肉的**蛋,「想要肏进你这里……」

    武子吟的眼睛便慢慢地变得湿润,求饶似的,看着大哥。

    「大哥……」武子吟揪着白镇军的衣服,有些不确定地说,「伤口真不会裂开吗?」

    「不,医生说埋合得很好。」白镇军便拉了子吟到床边站着,「你若担心,大哥就不动,你坐上来自己干?」

    「好……」武子吟一脸为难,却是乖巧的说,「我尽量……」

    「傻子吟。」白镇军爱极他这副温驯模样,便把人拉到怀里,去给他解开了衬衫的釦子,「别担心。不会裂开的。」

    「嗯……」武子吟也红着脸伸手,把大哥身上的衣服都扒拉下来。

    白镇军把人带到这酒店,就是盘算着一整天来享受这鱼水之欢。他拉了子吟到浴室,二人先泡了鸳鸯浴,在氤氲水气里尽情的亲吻爱抚。

    武子吟面对面坐在白镇军大腿上,看着他把脸埋到自己胸口,去啜那细小的乳粒。舌尖扫过乳蕾,便像是过了电似的,子吟发出喘息,不自觉的在白镇军怀里扭着,大腿根蹭到了烫热的肉具。

    白镇军最爱用大掌掐弄乳肉,把子吟的胸口挤成一个小山丘,上头水亮的乳尖给啜得红肿,看起来就像女孩儿的胸脯一样,子吟便会因此露出羞耻不已的表情。

    「大哥……这样好奇怪……」他便推攥着大哥,说不要了。

    白镇军另一手环紧了他的腰,把一边的乳肉含进嘴里,舔舐着那敏感的小粒。

    武子吟小声的喘息,他的下身已挺翘起来,前端沁出透明液体,化在了洗澡水里。

    两边乳尖受了充份的疼爱,子吟只觉得大哥今天格外磨人,竟是缠绵不休的还要逗弄他,「大哥……不要再弄胸口了……都肿起来了……」

    「要大哥弄哪里?」白镇军故意抬头问他。

    他便压下羞耻,把大哥的手带到那颤抖着的肉棒,嗫嚅着,「下面……也要。」

    「站起来。」白镇军便一拍他的**蛋,「大哥给你做口活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听话地站起来,露出那水亮的肉柱,「摸摸就好…啊、不……不要……」他倏地一阵惊喘,因为白镇军欺了上去,毫不犹豫的把他的肉具含在口腔里,深深的吸啜起来。

    那挺翘的茎身在白镇军的吞吐下传来难以言喻的快感,敏感的龟头被舌头逗弄着,前端小孔不住的受到刺激,武子吟被含弄了一会儿,便推攥着要大哥鬆口,因为他快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「大哥、我、我要射了……快放开…呜唔……」

    大哥掐着他的**蛋,把那肉茎连根含着,吞下了子吟射出的所有热精,武子吟眼睛泛了水光,迷濛地看着大哥,身体还因为那高潮余韵虚软着。

    白镇军便站了起来,露出一身精壮结实的肉体,他取来布巾擦乾彼此的身体。手臂用力,把子吟抱到了床上去。

    武子吟被大哥赤条条地压着,只觉浑身发热,肉穴深处一阵颤慄,因为想到了被肏干的快感。

    隔了许久不曾欢爱,他的身体也隐隐渴望着。

    二人贴合无间的相拥在床上,浓烈的舌吻、爱抚彼此的身体,白镇军那粗壮的阳物便顶在了肚腹,沈甸甸的彰显着存在。

    武子吟垂下眼,看着在自己身上蹭着的那东西,伸手去抚,「大哥的……好烫……」

    「两个多月。」白镇军压着子吟,吻着他的唇,「大哥想了你两个多月。」

    「我也想大哥……」武子吟低低地回应。白镇军便怜爱的吻了他的额,把子吟的身体翻转,让那圆浑带肉的**蛋揿起来。

    「大哥?」武子吟正疑惑,可突然钻进了肉穴里的湿热舌头,让他浑身一颤。他下意识的把头埋在枕头,抗拒着被舔穴的快感,「大哥﹗不……不要……呜……唔……」

    白镇军把那两瓣雪白的股肉掰开,舔着那一道一道的肉缝,舌尖探进了翕张的肉穴里,舔了里头的肉壁,彷彿那处渗出了蜜,甜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武子吟受不了软热舌头的触感,肠壁抽搐,深处便想要承受更粗、更深的东西。

    「大哥……已经可以了……」武子吟泌出了一点泪水,他转头,声音软糯地道,「大哥……肏进来……」

    白镇军看那肉穴饥渴地翕张,便扶着粗硬的肉具,茎头缓慢顶了进去。

    武子吟深吸口气,放鬆身体,要适应大哥的份量。那滚烫的阳物一寸一寸没进穴里,顶入深处,白镇军便嘉奖似的,吻着子吟的脊背,又掐弄他的乳尖。

    他不再提白孃,也不说往后的承诺,却是使尽了温柔的手段,要子吟在他的怀抱里融化,从欢爱里知道自己被深深的爱着。

    「子吟……」白镇军低声说道,「大哥要动了。」

    「不、你不要动……」武子吟摇头,「我、自己……」缓过了起初顶入的异物感,武子吟便当真忍着羞耻,自己摆动起腰来,他不要大哥动,因为总怕那刚好的伤口要裂开。

    白镇军便看着那蜜桃似的臀瓣在眼前轻轻晃着,水亮粗硬的干身被吞吐,他便抿了唇,压折着想要把身下人拆吃入腹的冲动。

    怎幺能这幺可爱呢……

    子吟的体力有限,如此摇摆了一段时间,腰便痠了、那速度也缓了下来。白镇军这才接了手,往前狠顶配合子吟的动作。粗壮的茎头顶开肠肉,进到更深处,让子吟难受的呻吟起来。

    「大哥、……啊、好深……呜……」

    「子吟、大哥在肏你。」白镇军一次一次、规律的往深处狠顶,彷彿要确认似的问,「舒服吗?」

    「太、太深了……」子吟却哭了起来,「大哥、啊……不要动……嗯……」

    白镇军却偏要使狠劲的干他,肉棒没入到了根部,囊袋撞在了子吟的**蛋,发出啪啪的撞击声,与那肏干的水声混着,便显得特别的淫靡。

    「大哥、不要……呜……太快了……太……唔……」

    子吟给肏成了一瘫软泥,给大哥箍着腰,嚢袋一次次的拍打到臀肉,他嘤嘤的发出了哭声,身体像是过了电一样混身酥麻,肉穴吸啜着白镇军的肉具,不愿它抽离似的。

    「大哥、不行……要操坏了、要坏了……」

    「乖……子吟乖……再忍忍……」

    「唔、呜……大哥、……嗯……」

    白镇军有意折腾子吟,肏了数十来下,便把肉具抽出来,面对面的抱着再肏,每一次深深的顶到腹部,子吟便呜咽出声,抱着白镇军喘息。

    「子吟。」白镇军一边的操干,一边低嗄地问,「够深吗?喜欢吗?」

    「大、哥……我快……不行了……」武子吟带了哭声说。

    「这样?会不会更舒服?」白镇军便变换了更刁转的角度,知道如何刺激子吟的敏感处。

    「啊、不要、不……啊……」

    白镇军知道子吟给肏得舒服,便使劲的往那处顶动,故意要激得他失去理智。如此抽插着,看子吟都给操哭了,便舔着他的眼泪,问,「子吟,要不要怀大哥的孩子?要不要?」

    武子吟羞耻点头,已是不知人事的地步,「嗯……啊、呜…………」

    白镇军便扬起了唇,放纵了力道一顿猛干,看着青筋暴露的肉茎抽出来,再干进去,顶得子吟酥麻,如此来往了数百下,他便绷紧了一身的肌肉,在那软热的肉穴里射了。

    因为彆了两个多月,这精液竟是连连续续的射了数股,他抱紧子吟,吸啜着他的舌头,缠绵缱绻的索吻。武子吟在大哥的猛浪下,竟也是身子一抖,颤颤的被肏射出一股精液。

    那高潮像巨浪般,把他们捲到了天堂,恍恍然落回了人间。二人彼此紧拥着,深深的喘息。

    「子吟……喜欢吗?」白镇军故意问他感受。

    「……嗯…」武子吟便难为情地点了头,却是伸手去摸了白镇军的腰处,「伤口…痛不痛?」

    「没事儿。」白镇军垂下眼,怜爱地吻了他,「就说不用担心。」

    二人便依偎着,交换着细碎的吻。

    过一会儿,白镇军的肉具恢复了硬度,一边爱抚着子吟,掰开**又肏了进去。子吟也是许久未有性事,对刚才的欢爱意犹未尽,给肏软了的穴,很是不捨地吸附着大哥。

    二人便再次情动起来,这次的肏干却是缓缓的、做着水磨的功夫,旨在感受身体结合的亲密与甜腻。

    白镇军让子吟坐在身上,主动的起坐,他则伸手去摸那挺1√2▼3d︹an↓m︹ei点翘的下身,给他仔细的套弄。

    第二次欢爱,时间便绵长了许多,武子吟动得腰都痠了,最后还是被大哥抱着操干,直至再次埋在穴里射了。

    那粗硬的肉柱抽出时,便带出了白浊的水丝,臀缝流出了白镇军射出的浊液,把床单弄得一片泥泞。

    武子吟累极躺在床上,任由大哥替他做事后清理,把穴里的精液都抠挖出来,又抹走一身汗水。他倒是因此睡了难得的好觉,因为身体疲惫,一沾上枕头便沈沈睡去了,不会去想孃儿、也没有作恶梦。

    白镇军心满意足的躺下床,轻轻地揉子吟的**。他爱极地看着子吟的睡相,心里升起一股雄性的满足,看他睡得实在香甜,便索性在这酒店渡过一夜,二人相拥而眠。

    如果et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