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六章、明示
    第六十六章、明示

    武子吟在正午时分才醒过来,他在迷濛的意识里,感觉正与人肉贴肉的相拥着。熟悉的触感让他倏地睁大了眼,可映入眼帘却是大哥那端正好看的五官,心里一落空,隐隐的泛起痛楚。

    不是孃儿……

    白镇军早就醒了,感觉到怀中人的响动,便也睁开眼来,「怎幺了?」子吟正是怔忡出神的模样。

    「没事。」武子吟摇头,不想大哥担忧,便强打精神说道,「大哥……现在甚幺时候?」

    「午时。」白镇军回道。

    「天哪……我们……」武子吟一惊,便挣扎着要起来,「大哥……对不起,我睡太久了……」

    「不碍事。」白镇军看着子吟那泛青的眼圈,却是紧蹙着眉,「子吟,你最近都睡不好吧?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武子吟苦笑着承认,「我总是做梦。」梦着与孃儿的生活片段、最后的不告而别,还有她孤零零一缕游魂,就要渡奈何桥,自己在后头怎幺喊、都喊不回他……

    白镇军便揽紧了他,过了一会儿,才道,「以后去大哥房睡,好不好?」

    「不行。」武子吟却是急忙拒绝。

    「为甚幺?」白镇军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「大哥……你喝醉那晚…娘知道我在你那里过的夜。」武子吟便略为难地道,「她跟我说,你不喜欢别人进你的房间……以后不要再这样。」

    「娘跟你说?」白镇军沈默了一阵,彷彿是意识到了甚幺,却沈默不语,就是轻扫着子吟的背,过了一会儿才说,「那大哥晚上来你的房吧。」

    「嗯……」武子吟这才点头,「那你悄悄的来…不要让人发现……」

    白镇军看着子吟温顺的眉眼,感觉自己让他委屈了,他白镇军的心上人,难道就一辈子的藏着掖着吗?

    二人在床上小小的缠绵一阵,几乎要擦枪走火,可白镇军预定了下午得到军营一趟,便只是小嚐了甜头。又到酒店的餐厅用过午饭,才驾车回白府。

    车子才刚在玄关停当,就见白夫人与翠娘来了,笑意嫣然的来迎接。

    「镇军、子吟。」白夫人笑着,看他们从车门下来。

    「娘。」二人便应道。

    「昨儿个到哪里了?」白夫人便像是教训孩子的,对二人说道,「不回来,怎幺都不留个讯儿?」

    「娘,我从来不留讯。」白镇军不动声息地回道。

    「我说的是子吟。」白夫人语重心长地看着儿子,话里却是怪责子吟,「妻子不在了,就以为没人管你是不是?」

    「娘……对不起。」武子吟便忙道歉,儘管他觉得这怪责来得莫名,他与孃儿交代行蹤,是因为他们是夫妻啊。

    「欸,娘也不是责怪你,就是担心。」白夫人连忙说,「我以为你在跟经国做事,昨晚儿听说你跟镇军出门,就觉得奇怪罢了。」

    白镇军抿了抿唇,知子莫若母,反之亦然,母亲那小妇人的心机,白镇军可是从小见识的,显然母亲是察觉了甚幺,正在怀疑试探。

    看子吟被母亲说得无言以对,一股怒意便油然而生,他气的是自己,因为他们相爱,却要让子吟在许多方面受委屈。

    「娘。」白镇军便冷硬地开口。

    「甚幺事儿?」白夫人抬头看他。

    「孃儿刚过世,子吟的情绪很不稳定。所以这阵子,我会去他房里睡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一愕,难以置信大哥就这幺把事情挑出来明说。

    白夫人也没料到这个,她脸上的笑意定住,「你说甚幺?」

    「子吟已经失眠许多天,再这样下去,得忧郁成病。」白镇军便表示着理所当然的担忧,「我也不是向你问準,只是但愿你不要因此怪责子吟。」他还走上前,长胳膊长腿儿把子吟护在了身后,已经是相当的明示了。

    白夫人脸上挂着的笑容便变得牵强,「若果娘觉得不妥呢?」

    白镇军把唇抿得死紧,目光沈寂地看着母亲,「那也是娘的事儿。」

    大儿子那独断的态度,让白夫人隐隐心惊,她没想到自己不过一敲打,却打着了大儿子的一身硬骨头。她心里一盘算,随即便软了态度,「欸,娘怎幺会不準呢?孃儿过世了,娘也是非常担心子吟的。」

    「如此便好。」白镇军颔首,「若是娘没事儿了,我便送子吟回房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没料到自己会成了横亘在大哥和白夫人间的矛盾,他心里发慌,刚才的对话他怎幺会听不明白?看着白夫人不豫的脸色,他便尴尬地推辞道,「大哥……不用、我能自己回……」

    「听话。」

    白镇军声音一厉,武子吟便不敢说了,垂首跟在他的后头走。

    白夫人看着他们走远,到翠娘来提醒了,才回转离开。

    「太太……这怎幺办?」翠娘压下声音说,她是最先察觉苗头,向白夫人稟报的人。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,她却看得出白镇军待子吟的不一样——因为她一直一直都看着他。

    「若是查清确有其事,更加要小心处理。」白夫人以翠娘为心腹,正是知道她对大儿子的私心,翠娘一心讨好白夫人,期望将来能升格做白大少爷的偏房,「这可是我大儿子哩,真想不到……」她把后头的话隐去不说,翠娘却是心领神会。

    这边厢儿,白镇军把子吟送回了他与孃儿的院落,反手栓上门,便紧紧地抱住了子吟。

    「大哥……」武子吟回搂着他,低声说,「娘……是不是发现了甚幺?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白镇军垂眼,看着子吟,「我会给你安排贴身护卫,以后你在白府出入,要多加小心。」

    「我并非女子,内府之争,我也是从小见识着的,大哥不必担心。」

    白镇军却没因此放下心来,「孃儿的娘,是我母亲遣人杀的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一愣。

    「因为当年爹对孃儿的娘特别上心,妈怕他们回来了,要威胁到自己的地位。」

    「所以……大哥才替孃儿瞒着……」

    「我与经国少时也斗得厉害,以当时的状况,多一个妹妹要比弟弟好。」白镇军抿直了唇,「大哥没有你想的那般无私。」

    「即使如此看好∥看的▅带v№ip章节的p‖op∥o文就来就→要≈耽美○网,大哥也是我最敬仰的人。」这却是武子吟的心底话,大哥扛起了白家、军队、面对北方这乱局,泰山崩于前而脸不改容,在子吟眼里,便是最了不起的男儿汉。

    每一回子吟用这样倾慕的目光看他,白镇军就觉得自己胸口涨满了感情,家国山河,好像都比不上眼前人重要。

    「你就是用这种眼神招大哥的。」他说着,便把子吟搂紧了,像要拆吃入腹般的吻他。

    「大哥……」武子吟被白镇军吻得招架不住,二人甚幺时候移步到床上都没察觉。直至白镇军那已经有了硬度的裤裆顶住他,要去解他的衣服了,武子吟才红了脸,「你昨晚才……」

    「不够。」白镇军一脸严肃地道,不想承认自己被子吟一个眼神就撩拨了,慾火烧炙了全身。

    「你得去军营了……」武子吟却推攥他,「今晚儿…再做。」

    「子吟,你要大哥这样去军营幺?」白镇军蹙起眉,故意摆出不悦的表情,要他为难。

    他带着子吟的手,把裤带鬆开,扒拉进裤头里,那狰狞的龟头在手里弹跳,烫得吓人。

    「大哥……我给你含出来…」武子吟的脸便热起来,他垂下头,把那粗大的阳物含进嘴里,忍着羞涩感替白镇军做口活。

    那阳物带着大哥的浓烈雄性气味,子吟便温柔备緻地舔它,宝贝一样的啜着,大哥低低的发出了舒服的喘息,武子吟握着含不住的茎身,一边吞吐,一边舔舐着龟肉。

    就是这东西,昨晚在他体内来回的抽插,把他肏干得失控。

    武子吟抵着喉咙,尽可能地含得更深,又揉着两边发硬的囊袋,如此吞吐了一段时间,白镇军便低嗄地道,「宝贝儿……大哥要到了……」

    武子吟便闭上眼,把肉根深深的含着啜舔。白镇军绷紧了腹部的腱子肉,把那滚烫的热精都射进了子吟的口里。

    武子吟呛着眼泪把全部嚥下,白镇军便爱极的抱着他,贴着唇吻了又吻,「晚上等大哥回来。」

    「嗯……」武子吟送走了白镇军,回到房里的时候,却是突然生出一股的奇异感觉,彷彿这房间里一直住着一双夫妻,之前是他与孃儿,现在却换成了大哥与他……

    如果et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