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、拒绝
    第六十七章、拒绝

    孃儿下葬后每隔七天,都是做七的日子,按照传统,家属必须分辈份、亲疏到墓地做招魂、超渡、烧纸钱的仪式,直至满七七四十九天才算完七。因白府无人主理,武子吟自觉地揽了全部,要做七的时候便跟二哥告假,正好能坐在坟前伴伴妻子。

    这天正好是完七,子吟在墓前烧完纸钱、又洒了酒。便对照片上年轻美丽的妻子说:「孃儿……为夫有空再来看你。」

    他提着空的食物匣、提篮下山,就见接载他的白家汽车旁,还停着另一轮黑色的洋骄车,远远看去,数个军装打扮的男子正站着。

    武子吟正好奇是谁,走近的时候,却见那数人中走出一人,竟是穿了军服,神采飞扬的武子良。

    「大哥。」武子良讪讪地笑着,带着一点大男孩儿的羞涩。

    「子良?」武子吟露出诧异的表情,看着越发显得陌生的弟弟。

    他不会为祭奠孃儿而来,那幺……就是为了来堵自己的吧。

    武子良刻意做了打扮,像当天舞会一样,那头髮往后用髮油固定,一身军服又是特别的毕挺整齐,红光满脸的兴奋劲,就像个来接新娘的新郎倌似的。

    武子吟不禁垂下了头,迴避弟弟那过份热切的目光。

    「子良,你怎幺来了?」他问。

    「我到白家去,他们说今天是完七,你要来祭奠白三小姐。」武子良故意要卖乖,很自然地就替子吟接手了他提着的东西,「大哥,我送你回去。」

    「我有司机……」

    「那我上你的车,反正,我们的目的地一致。」武子良笑得无害。

    武子吟便随他了,白家司机看到了武家的二少爷,却是有些诚惶诚恐。他连忙打开车门迎了二人进去,又把车开得缓慢,因为武家的汽车载着几个卫兵,在后头紧跟着。

    在车上,武子良显得比往常要兴致高昂,一直在找话题,「大哥……你看,我是不是又长高了?」

    「大概吧。」武子吟没留意,只把目光投向窗外的风景。

    「那你待会儿帮我量量。」武子良瞅着他,看他那胳臂和腰,好像要比自己小了一号,「大哥……你倒是瘦了?还是我长肉了,瞧着好像差了许多……」

    「子良…你让大哥静静。」

    「……好。」武子良不急不忙,笑意盈盈地送他回白府,心情是前所未有的畅快,因为大哥就要是他的了。

    白家门房看着客人来了,便连忙布置客厅,又去通知白夫人。武子良既有着年轻男子的轮廓,又笑得一脸童真无邪,形成了极大的对比。捧茶的丫环经过时,都红着脸偷偷瞧他。

    二人在那客厅才落坐,白夫人很快的走了出来,以女主人的身分寒喧一番,主要是向武老爷问好,又打探子良来的目的。武子良便说因为思兄心切,又闻三小姐过世的噩耗,禁不住亲自上门来看看大哥。

    「你们兄弟俩的感情可好。」白夫人便有些感慨地说,「欸,我的幺子与他两大哥却是比较疏离。」

    「大哥可是从我懂事以来便一直把我带大,比父母相处得多。」武子良说的时候,不时看着子吟的反应,「他成亲的时候,我还生他的气呢。」

    「是这样?」白夫人一笑,「那……你现在会希望子吟回去当你哥哥幺?」

    「我长大了。」武子良微笑,「若是大哥回来,便要当我的副官才成。」

    这对话听得武子吟如坐针毡,他怕这二人下一刻就要达成共识,让子良把他带回武家去。听了一阵,便与弟弟道:「子良,你到我房里来……我帮你量身高吧。」

    他并不希望在二人闲谈间决定自己的去向,只能找个由头把弟弟带到房里细谈。这倒是遂了子良的意愿,他与白夫人款款告辞,便配合的跟着大哥走。

    武子吟把门栓上,示意弟弟在小花厅落坐,才道,「子良,你到底为甚幺而来?」

    「为甚幺?」武子良失笑,「大哥,我当然是来接你啊。」

    「子良,大哥不会回去。」

    「为甚幺?三小姐死了,大哥这女婿也算是空衔了吧?」武子良蹙眉,装作不1「23d◢anじm"_ei点解,「大哥,你留在这里,白家人也会嫌你碍事啊?」

    「子良,你不明白,这里已经是大哥的家了。」武子吟便耐心的要对弟弟解释,「回去武家,你母亲也不会接纳,她当初攀这亲事,就是要把我送出去,不要碍了你的路。」

    「这有甚幺关係?你回来,只要当我的副官就好了。」武子良便道,「只要你是回来辅助我的,娘就不能反对了吧?」

    武子吟却是一窒,因为子良那理所当然的语气,彷彿自己生来就该当他的副官。

    「子良。」武子吟声音一冷,「你真的,该学会独立了,不要再来纠缠大哥。」

    「大哥、你这是甚幺话?」武子良无辜地笑着,伸手紧紧握住了他的手腕,「我早就是个男人,为了得到我想要的,我可以不择手段。」

    「可我们是兄弟,你对我有那些想法本就………」武子吟正要拒绝子良,却因为刚刚那句话,倏地一窒,脑中闪过之前在蕃菜馆,看到子吟与三个高级军官见面的一幕,「子良。」

    「嗯?」

    「请告诉我,你与孃儿的死,并没有任何关係。」武子吟突然有了可怕的联想,他深切地希望自己的推测是错的。

    「大哥,你从少就是太聪明了嘛﹗」武子良却是笑着称讚他,那手用力一拽,便把子吟拉到了怀里,紧紧的扣住他的腰,「是有一点关係,也可以说是没有关係。」

    「你干了甚幺?」武子吟瞠大了眼,难以置信地瞪着弟弟。

    「我也没干甚幺,就是私下卖了一些情报,再给他们建议罢了。」武子良说着,把鼻尖贴到兄长耳边,轻轻的蹭,「大哥……我好想你。」

    「子良。」武子吟的牙关在打颤,「你背叛了白家?」

    「效忠白家的是爹,我可没有。」武子良无辜地说,「大哥…反正白三小姐又是男的,他一直强逼你,那现在你也不用再委曲求全了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一怔,却是想起弟弟曾经在自己面前说,他恨不得杀了孃儿。

    他只当那是孩子气话,却没想到,弟弟是个货真价实的丘八,要动手的时候,是完全不讲情理的。

    「子良,你这是要把爹置于何地?武家与白家的同盟又置于何地?」武子吟不禁严厉的问,「你怎幺能为了一己的私慾而出卖盟友?」

    「大哥,我再说一次,跟白家同盟的是爹,把儿子卖出去表忠心的也是爹。」武子良握着子吟的下巴,仔细认真地看着他哥,「要是我当家了,不管如何,也是不会把哥哥送出去给别人的。」

    「子良,大哥不喜欢你。」武子吟觉得血液都冻结了,他一字一句,清清楚楚地说,「我们就是兄弟,你这种想法是不正常的……是、乱伦﹗有悖伦常﹗」

    「那你和白三少爷就合符伦常幺?」武子良便淡笑了,「你知道从少肖想的哥哥,原来早就被别的男人睡了,我有多受伤幺?」

    武子吟呼吸一窒,因为子良那认真的眼神让他害怕。

    这已经不能用年青时候的意乱情迷来解释。

    武子良自觉是胜券在握,把亲哥攫在手里了,他癡迷的看着武子吟,就觉得哥哥甚幺都好,眉眼好看,嘴唇儿又像是涂了蜜一样,还有床上那逆来顺受的态度……他越瞧便越是心痒难耐,埋在子吟的颈项处,像只狗儿一般乱拱起来,要亲大哥的脸颊、嘴儿。甚至要把手伸到衣服下襬里,去抚他身体。

    可在子良正要撒欢发情的时候,却是有某个硬物顶在了脑勺,他倏地定了身体,抬头,便看到自家大哥拿了一把精美的雕花手枪,木无表情地对着自己。

    武子吟淡然地道,「之前依你,是为了孃儿,如今孃儿死了,你便不能再威胁我了。」

    「大哥,你何苦为个死人守身?」武子良实在不能理解,「回武家去,我们还像以前一样,甚至更亲……这不是很好吗?」

    武子吟便麻木地看着他,感觉无比陌生,为甚幺他的细心教导和疼爱,会养出这样一个弟弟?他突然想起葬礼上,震江那凉薄的模样……是不是被溺爱长大的幺子,通常都会变得如此冷情?

    「大哥,你不会开枪的。」武子良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「你试试。」武子吟说着,便扣了板机。

    「大哥﹗」武子良便摆出了无辜委屈的表情,「你从少甚幺都依我的,为甚幺偏要喜欢那姓白的?为甚幺不和我好呢?」

    「因为孃儿从来不勉强我,他总是体贴的、以我的意愿为先。」武子吟说着,眼眶红了,他把枪口移正,抵在了子良的太阳穴上,「若你不是我弟弟,我已经开枪了。」

    武子良随即便不装了,他咬牙切齿的说,「你要为了那姓白的杀我?」

    「子良,我们兄弟的情分到此为止吧。」武子吟对于冥顽不灵的弟弟,已是无话可说,「我这辈子不想再看到你。」

    武子良恨恨的瞪着大哥,指着脑门的枪并没有丝毫鬆懈,他只能放开了手,眼睁睁的看着武子吟一步一步退后,与他隔开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「大哥,白家人不会留你的。」武子良阴冷地道。

    「不用你操心。」

    「将来,我会让你越来越待不下去。」武子良站起身,知道子吟是不会对自己开枪的,竟是显得游刃有余,「最后你能回的,便只有武家。」

    武子良出师未捷,与亲哥对峙了一阵子,也不急躁,他不要强摘大哥这颗果子,而是要让白家这棵大树自动弃了他。

    「大哥,枪子儿会走火,你不要常拿着。」武子良离开前,还嘱咐道。

    「不劳你担心。」

    武子良一笑,便施然离开了,他那悠然的态度,让拿着枪全神戒备的子吟简直像个玩笑话。

    当房间的门一旦合上,武子吟便脱力的坐在了小花厅里,一直发怔。

    他不禁想到,大哥二哥若是知道孃儿的死有子良的手笔,而这多少要与自己扯上关係,会做怎样的想法?

    会不会和白夫人一样,觉得他是不相干的人,甚至是个祸害,不该再留在白家?

    如果et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