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八章、心病
    第六十八章、心病

    这晚上,白镇军便在家里人入睡以后,来到了子吟的房间。

    武子吟听到叩门声,马上来应门,看到大哥穿着睡衣,高高大大的站在门前,他怔忡了一阵,随即微笑道,「大哥。」

    「我来陪你睡。」白镇军大步进了房里,这已经成了晚上的固定作息,他却还像个来客似的,规规距距地巡视四周,最后才在那床边落坐。

    白镇军便张开手,对看好∩看的┌带v︳ip章节的p▼op∪o文就来就℡要∑耽美⊙网子吟说,「过来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听话的走到大哥身边,被那长胳膊揽了,坐到他的大腿上。

    「今天怎幺样?」

    「给孃儿做了完七,仪式……算是结束了。」武子吟垂下眼,看大哥把头埋进自己胸口,深深的嗅闻,他便怜爱的,去摸大哥的短髮蔫儿,「大哥…我想每月去看孃儿一次……可以吗?」

    「你与经国说,他会理解的。」白镇军闭上眼,子吟身上带了这个房间的味道,除了他熟悉的子吟的气息,还添了些甜腻的香气,他晓得,那是三妹用的脂粉气味。「你还没把孃儿的东西收起来?」

    「没……」武子吟低低地说,「收起的话,好像他就真的不在了……」

    白镇军便揽紧了子吟,要把自己的体温过渡给他。

    「听说你弟今天也来过。」白镇军说着,「出甚幺事儿?」

    武子吟一呆,便摇头,「他就是小孩子心性……想我就来了,没甚幺事儿。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白镇军便抬起了头,说起军事,那双眼睛便是锐利的,似要剖开子吟的心里,「你弟也是个将才,年纪轻轻,已经领一个师了。大哥有点意思要把他亲自培育,你认为呢?」

    武子吟没料到大哥竟会做此想法,他只觉得心里一慌,忙不迭的摇头,「不可以﹗」

    白镇军蹙着浓眉,深深地看他,「为甚幺?」

    「子良……还、还是个孩子。」武子吟低低的垂下眼,简直不敢对上大哥的眼睛,「他任性、…又不懂事……大哥千万不能让他带你的兵……」

    「你可是他亲哥哥。」白镇军扬唇,「我愿意给这大好的机会,你竟然要坏他的事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的头便垂得更低,「大哥……听我说,子良真不成。」

    「好,大哥当然听你的。」白镇军抿了抿唇,把子吟的手攥得紧紧的,「大哥可是你的偏房啊……」

    「你莫要说胡话。」

    「你亲自答应大哥的。」

    二人对看着,便都有些默默的暖流,这对话像极了夫妻间的俏皮话,平淡而亲涩,带了一点点心意相通的甜蜜,白镇军翻身,把子吟压在床上,唇贴着唇便是一阵甜腻的吻。

    大哥的爱抚总是强势而带了一点坏心,要把子吟逗得失措难耐,主动要求才肯罢休。

    子吟张开大腿,光滑白皙的根部便被大哥来回的舔弄、啜吻,留下了许多的印痕。那滑动的舌头间或逗弄两个囊袋,或是探进翕张的肉穴,子吟便把被单揪得紧紧的,时而惊喘,时而低低的呻吟。

    「大哥……不行了……」他求饶般道。

    「要甚幺?」白镇军咬了那圆浑的**蛋,问。

    武子吟便羞耻的把腿张得更开,微微抬起了腰,「想要……被大哥肏……」

    「子吟。」白镇军眼神一热,便爱极的抱住他,「你怎幺那幺乖……」

    当白镇军把那昂扬的肉具埋进体内肏干时,武子吟却在恍惚间,看向了屋顶的樑柱,还有床边的梳妆台。

    他像是泡在了汪洋里,随着巨浪颠簸,迷乱中涌现在脑海中的片段,却是白孃抱住他,使劲地咬他身上带肉的地方,一边顶进他体里、一边喊着宝贝儿。

    孃儿肏他的时候,脸上还带着豔丽的妆容,亲吻时,子吟便总会嚐到脂粉的气味,甚至他的唇上也会沾上一点口红。

    孃儿身上的汗水,都散发着雌雄难辨的甜香。

    武子吟便合上眼,眼眶禁不住湿了,滑下了一滴眼泪。

    武子吟病了,可是他却病得不着痕迹,甚至连自己也没有察觉。

    白天,他很卖力要表现自己、在二哥面前证明秘书的价值,二哥夸他,他会很高兴,便要把工作做得更鉅细无遗,给了自己许多的压力,二哥一旦皱眉,他便心里着慌,怕是自己犯了甚幺大错。

    晚上,他是大哥的妻子,二人相处的时候,他尽心力的回应大哥的爱意,想要让他高兴,这本是幸福甜蜜的事,可一旦睡下了,他却如何摆脱不了浓浓的罪疚和恐惧,对大哥、对孃儿……这不再是单纯的私情,甚至还牵涉到了白武两家……

    他总是做着同一个恶梦,子良要军队发炮,把孃儿炸得尸骨无全的情境,他一身冷汗的惊醒,跑到外头去就是一顿乾呕,心里直发寒,在走廊一坐就是大半夜。再在黎明时候蹑手蹑脚的躺回被窝里,装作与大哥一起醒来。

    而当那恶梦甚至演化成大哥被子良炸死的情境,武子吟便彻底的崩溃了。他在夜半的时候大叫着:「不要﹗」正来时眼里全是泪水,胸口是难以承受的哀恸,无法歇止地嚎哭。

    「子吟?」白镇军便被这响动惊醒过来,他看着失控痛哭的子吟,只道他是做了与孃儿有关的恶梦,便把人揽紧,低声安慰,「别哭……做恶梦而已……大哥在。」

    「大哥……」武子吟把白镇军抱得很紧很紧,像是要确认他的存在似的,「大哥﹗大哥﹗大哥﹗」

    「子吟……你怎幺了?」白镇军皱起眉,看着怀里瑟缩一团的子吟,可他只是摇头不愿说话,白镇军问他梦到了甚幺,他闭口不说。

    白镇军便只好拍抚着他,把他抱在怀里,温柔备致地吻他。

    武子吟缓过了恶梦带来的冲击,那眼泪渐渐能止住了,便抽抽噎噎的,在白镇军怀里装睡。

    他不敢说,不想说,也害怕说。

    孃儿是自己害死的,而杀他的是自己疼爱的弟弟。

    他怕大哥将来也要被自己害死。

    一天白经国与子吟刚从洋行商会的大楼走出来,大太阳正高高挂着,本是个暖阳天气,武子吟却觉得阳光猛烈,眼睛睁不开来。他脚步一晃,竟是要昏厥的模样。

    白经国眼疾手快,扶住了他,可子吟泛青的脸色,却让他直皱眉。扶了子吟进车,他便问道,「子吟,没事吧?可是着寒了?」

    「应该没有……」武子吟怔怔的,好像不太知道自己的状况,「我今早起来还好好的……」

    白经国探了探他的额头,没有发热,倒是冷冰冰的不像个活人。他便又攥了子吟的手,同样地不带温度,便不由担心上了,「你不对劲,咱们去医院做个检查吧。」

    「可是……二哥,待会你要与花旗银行的董事谈事……」武子吟翻着手帐,还坚持着他秘书的工作。

    「不碍事,二哥自己去。」白经国温柔的语气,倒是带有一点安抚的作用,「先送你到医院。」

    这京师最大规模的洋医院便是白老爷发病住的那家,看来的是白家人,也不用轮候,直接便开了大房间,由院长亲自检查,得来的验诊结果却是不甚如意——病人没有生病,只是长期吃不好睡不好,造成的虚弱。他们只给了子吟喝糖水、还有营养米糊,又嘱咐他要定时休息。

    白经国看着直皱眉,待医生走了,才关上房门,在病床落坐。

    武子吟被二哥责问的眼神瞧得心里发虚,便低头吃着米糊,小声说,「二哥,你走吧……跟董事约的时间要赶不上……」

    「我让小张去打电话推了。」白经国在医生诊察时,总觉得心里难安,还是让司机去把会议改期,「子吟,你老实和二哥说,这是怎幺回事?」

    武子吟看了白经国一眼,二哥总是慈眉善目、带着温文的笑容,如今扳起脸,竟是有一点大哥的威严相,不愧是兄弟。他便低着头,都招了,「我最近……吃甚幺都吐,又总是做恶梦。」

    「是因为孃儿?」

    「嗯……」武子吟嗫嚅着,并不晓得如何把心里那庞大紊乱的情绪梳理出来,「二哥,我没事儿,休息一下便会好的。」

    白经国却是凑上前,要子吟正正对着自己的眼睛,「子吟,你要知道,你只有半边心给了大哥,可是大哥全颗心都是只有你的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眨了眨眼,像是在领会二哥的意思。

    「你要出甚幺事,大哥那整颗心,就要碎掉了。」白经国眼神深邃地看他,「明白二哥的意思吗?」

    武子吟默默的颔首,那表情却是懵懵懂懂的,彷彿还在咀嚼着二哥话里的意思。

    白经国在病房陪了子吟一下午,看他睡了好些小时,脸上回复了人气,才陪着他出了院。

    「我已经通知大哥了。」白经国在回家路上与子吟说,「你别打算瞒他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一怔,只低低地颔首,彷彿已经被二哥全看穿了。

    如果et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