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一章、生命
    第七十一章、生命

    白镇军的军队开拔以后,武子吟便鲜少能见上一面,每日仅能透过二哥,读到来自军营的电报,每有接战便提心吊胆,怕大哥出事。

    每天早上,他便建立起读早报的习惯,下人们把京城卖的民间报纸都买了一份,子吟在用早饭的时候细读,看着记者、评论家对这场战争的看法,西方列强及南方军阀的动向,就怕漏了任何的消息。

    白经国穿戴整齐,走到客厅看好⊿看的∨带v→ip章节的p∞op∏o文就来就→要▅耽美「网落坐时,就见子吟早已坐着,一边喝粥,一边孜孜不倦的早报,比自己还要勤奋。他便出言安慰,「子吟,你别担心。当年大哥打俄人的时候,形势还要更凶险的。」

    「嗯……」武子吟颔首,却是垂头看报,实在无法因此而放宽心来。

    有些新时代的知识青年说,军阀拥兵本来就是阻碍社会进步的拦路石,白家长期掌控北方,迟早是要复辟帝制、回到封建时代,对国家的发展有百害无一利,因此他们正无比期待着白家的倒台。

    却又有人说,北方不受列强侵扰,盛京得以繁荣发展,正有赖白将军与一众军阀的同盟,如今同盟分裂,却是国之不幸,野心勃勃之沙俄与日本必定要藉机起兵。

    白经国看子吟读报竟是读成了满腹心事的模样,便有心要转移他的注意。他喝光了粥,便对子吟说道,「走吧,二哥带你出门。」

    「去哪里?」武子吟一愣,放下桌上的报纸跟上二哥的步伐,他今天的日程表里,二哥只有下午一个会议。

    「带你见两个人。」

    白经国故作神秘地应道,便自行驾驶汽车,把子吟带到城中心的洋人使馆区里。

    武子吟曾经跟大哥来过,认得这眼熟的小公馆,他心里一阵紧张,猜到二人中的一人,肯定便是那个白俄女孩儿了。

    可另一人……又是谁呢?

    车子在公馆外停当,白经国领着子吟进了玄关,他用俄语喊了娜塔莎的名字,二楼便传来了柔柔的回应。

    「你不用下来,在上头待着。」白经国喊道,示意子吟登上二楼。武子吟沿路环视四周,公馆里统一的洋式装潢与家俱,都是温馨舒适为主,墙上还挂有一张沙皇的画像。

    「之前住的是一对俄国夫妇,那太太把这里布置得与老家无异,后来他们回国了,我便买下来安置娜塔莎。」白经国边说,边向子吟展示火炉、墙上的装饰,说那都是俄国的样式。

    白经国直接去了主卧房,门一打开,子吟便看到了那白俄女孩儿,她坐在洋式大床上,金髮披散,雪白的脸蛋上配了那水蓝的眼睛,看到白经国,便高兴地笑了,武子吟觉得女孩比之前看到的胖了,是那种沈浸在幸福生活里的丰腴。

    这是一幅很美、很宁静的西洋画,少女正处于她的豆蔻年华,阳光反射得她的金髮闪烁灿烂,蓝色的眼睛像极了两颗琉璃珠。

    那女孩也看到了子吟,随即露出无比惊讶的表情,因为这是白经国第一次带外人前来。

    「子吟,这是娜塔莎。娜塔莎、这是我妹夫,武子吟。」白经国知道子吟是会俄语的,便直接为彼此做了介绍,又坐到床边,小心翼翼的扶了娜塔莎坐好,被子正好滑下,便露出了她微隆的小腹,透过软软的纱裙显出形状。

    武子吟一怔,转头看向白经国,声音是惊喜的颤抖,「二哥……这是、这……」

    白经国便笑着与他说,「子吟,这是二哥的孩子。」他满怀爱意地与娜塔莎对望一阵,才道,「我们给他取名叫沙赫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上一回看到怀孕的妇人,便是武大太太怀上子良的时候。可也就是离远的瞧着,大太太是不让他亲近的。

    然而现在,白经国却是邀了他来,不但介绍了娜塔莎,更是要亲自与他分享将为人父的喜悦。

    武子吟便拉了把椅子到床边坐下,与二人用俄语交谈起来,「二哥、娜塔莎…恭喜你们……我真替你们高兴。」

    娜塔莎便害羞的颔首,大概是少见陌生人,她瞅着二哥,像是不知道该说些甚幺好。

    「子吟比你年长,你可以把他当成半个兄长。」白经国抱着娜塔莎说话时,那声音特别的温柔好听,「不需要拘谨。」

    娜塔莎便微微颔首、怯生生地看向子吟,像只怕生的小鸟儿,「……你好……」

    「娜塔莎,孩子多大了?」武子吟便试着与对方打开话题。

    「四…五个月吧……」娜塔莎摸着肚子,因为白经国就护在身边,子吟又会用同样语言交谈,她便感到安心,慢慢地说开了话,「起先没察觉……最近肚子显出来、才知道不舒服是因为有了孩子……」

    白经国便握着她的手,说,「是我的疏忽。」

    娜塔莎摇头,「我也没注意……」

    武子吟看着依偎的二人,感觉二哥与娜塔莎一起的时候,那种氛围是独特的,就像他们构筑了一个微薄的玻璃罩,把外间事物都隔绝在外,眼里便只有彼此。娜塔莎安然住在二哥为他悉心打造的小家里,世界只有她的男人与她将要出生的孩子——生活单纯而幸福。

    武子吟打从心底里,为二哥感到高兴。

    他与二哥便陪着娜塔莎渡过大半天,直至会议时间到了,才依依不捨地告辞。子吟当年带过弟弟,竟是能给娜塔莎许多育儿的经验谈,听得二哥也啧啧称奇,后来便脸色凝重的与子吟说,「孩子出生了,你得常来,帮二哥带。」

    「好的…我也喜欢孩子。」武子吟便笑着应道。他永远没法体会女人怀胎十月的奇迹,便好奇的观察着娜塔莎的肚子,问,「沙赫会踢你吗?」

    「还不会…但偶尔会感觉他动。」娜塔莎说着,竟是主动的提问,「要不要摸一下?」

    「真的可以?」武子吟受宠若惊地道。

    「嗯。」娜塔莎便害羞地颔首。

    武子吟又看了看二哥,得到对方的点头准许了,才怯怯的把手伸出来,颤颤惊惊地贴在了娜塔莎肚子上,感受那生命的奇迹。

    那鼓起的肚子触感奇特,隔着布料也能感受到暖烘烘的温度,娜塔莎示意他把手心放平,贴在肚皮上。

    「等一下。」她说。

    武子吟便闭上了眼,仔细的感受掌下的触感,静待了好一会,倏地便睁开眼,略带激动地说,「刚刚动了一下。」

    娜塔莎便灿笑了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「好奇妙……」武子吟的唇不觉扬了起来,心里涨满了惊喜,「这就是孩子……」

    「好了、好了﹗其余时间便要留给亲爹。」平素显得稳重的二哥,竟也有些傻气,他只让子吟摸了这一下,便要抽手,自己却把整个头靠在娜塔莎的肚皮上,侧耳倾听,「好孩子,快来跟爹打招呼……」

    武子吟与娜塔莎看着二哥竟是嫉妒了,也要与孩子做直接的对话,便不禁相视而笑。

    夜里白经国驾车送子吟回家,二人在路上谈了许多。白经国无法在那公馆常待,如今娜塔莎有了身孕,便打算请个老婆子侍侯着,最好是有接生经验的……而待孩子出生了,又担心着要怎幺安顿他们母子。公馆要僱好的奶娘、佣人,不要让娜塔莎操劳……

    「若是二哥不介意的话……我也可以常来照顾娜塔莎的。」武子吟便说。

    「谢谢,子吟愿意来,二哥一定无任欢迎。」白经国应着,便别有意味地瞧着他,「子吟,你要不要乾脆做沙赫的乾爹?」

    「我可以吗?」

    「嗯,那幺他就顺理成章也做了大哥的乾儿子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听了,脸却是烫得热辣,觉得二哥在打趣他与大哥,「二哥……你胡说甚幺……」

    「我没有胡说。难道你和大哥还打算各自娶妻生子吗?」白经国理所当然地反问,「二哥的儿子也能有两个乾爹疼着,多好啊﹗」

    武子吟便语窒了,因为二哥说得确实没错。关于子嗣的问题,他从不想深想,因为一旦深想了,便是要对父母感到歉疚,又要成为彼此间的遗憾。

    子吟自己倒是没所谓,却是觉得大哥作为嫡长子,就要愧对白家了。

    若是大哥有孩子,肯定会是很出色的……子吟也会当成自己的孩儿一样疼爱着。

    他沈默地看向车窗外,心里却是描绘着一个大号的白镇军牵着一个小号白镇军的模样,就觉得这是很完美的蓝图,可惜这蓝图却是需要一个太太才能实现,子吟永远不能成就。

    如果et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