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七十五章、勾人
    第七十五章、勾人

    白镇军仔细的看着子吟,彷彿永远看不够似的。

    子吟正微微喘息着,因为绵密的亲吻而乱了呼吸,他的眼睛湿润,双颊泛了红潮,嘴唇翕张,正是个勾人模样。

    这便是他白镇军的心上人。

    白镇军垂下头,一边吻他,手也探进了衣襬里,轻轻攫着胸前的乳粒小小的揉掐。子吟便颤了一下,声音在爱抚下变得软腻,「大哥……」

    「喜欢吗?」白镇军说着,把子吟的衬衫拉得高高的,露出了淡色的乳尖,还有光滑平坦的胸膛。

    武子吟对于快感总是耻于承认的,他便咬唇不语,可当白镇军用指腹轻轻的蹭磨乳尖时,身体却不自觉的紧绷,呼吸也变得更乱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隐忍不发的模样,害人更想欺负他。

    白镇军也确实这幺做了,他垂头把乳粒含在口里,牙齿轻啃,舌尖逗着那小尖儿,让子吟难耐的低喘。

    同时,白镇军宽厚的大掌便从肚腹一路下滑,解开了裤带,探进那单薄的亵裤里去。

    子吟的肉棒儿已经一片湿漉,前端泌出了许多透明液体。白镇军把它攫在手里,轻轻的套弄,间或又揉弄着下面的那两个囊袋。

    「大哥、不……呜……」子吟便在这时摇头,他总是害怕这种直接猛烈的刺激。

    当白镇军不在的时候,子吟一心担心着战况,压根儿没有过风花雪月的慾望。隔了一段日子没承受过欢爱的身体便显得异常敏感,大哥只是套弄了他一会儿,子吟便呜咽着洩了精,泪眼迷濛地看着大哥。

    白镇军爱极了他这副困惑的模样,恨不得把子吟拆吃入腹,让他不能用同一副样子去招惹别人。他感觉子吟彷彿生来就是要剋他的,一个人怎幺能同时表现得既生涩又勾人呢?

    潜藏在深处的蔫坏因子禁不住冒了出来,要引子吟羞愧,白镇军嚐了手里湿黏精液的味道,故意说他,「味道很浓……大哥不在的时候,你没有自己摸出来吗?」

    子吟便垂下眼,闭着唇不愿回答。

    「子吟,回答大哥。」白镇军低声道。

    武子吟看了大哥一阵,是承受不了那逼问的视线了,才勉为其难地摇头——「没有……」

    白镇军便扬起唇,讚许的亲了他一口,又把沾满湿精的手指探进子吟闭合的肉穴里,慢慢的做着扩张。

    「子吟。给大哥摸摸?」

    武子吟怔了一下,便缓慢的伸手去解大哥的裤带,白镇军那尺寸惊人的肉具已是顶着裤裆,篷起了一个小山。

    白镇军看到子吟怯生生的动作,便故意停下不动,就看对方怎幺为他手淫。武子吟拉下大哥的亵裤,那粗大的肉具一下便弹跳出来,沈甸甸的宣示着份量。武子吟的脸登时便更红了,他双手握住那处,模仿刚才大哥为自己摸的动作,一上一下的套弄起来。

    白镇军配合着子吟的节奏,手指也同时在他后穴里一进一出,他贴着子吟的耳畔,声音低哑的夸奖着,「宝贝儿……对…就是这样……」

    武子吟双颊红得像火烧似的,他垂下眼,专注的给大哥摸,那青筋暴露的茎身火热得吓人,像要把掌心都烫着了,伞状前端胀硬充血,正是蓄势待发的模样。

    白镇军一边亲吻子吟,一边增加探进肉穴的手指。子吟渐渐的便不能专心在那手活上,特别是当大哥把四根手指并拢着,顶到了肉穴深处时,子吟的呼吸便乱了,求饶的看着大哥,「大哥……」

    白镇军便抽出了手,把子吟抱到自己腿上坐着,诱哄道,「自己坐下来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踌躇了一阵,才双手环在大哥肩上,张开大腿跪着,穴口抵着大哥的肉根,慢慢的坐下。

    粗状的茎头顶入,这起始的异物感总是最难受的。武子吟调整着呼吸,肠壁渐渐的便从排拒变成吸附着大哥的肉具,缓过了一阵不适应的感觉,子吟便再往下坐,直至衔进了大半根肉棒。

    白镇军一直欣赏着子吟难耐的姿态,禁不住咬了那奶油蛋糕般的脸蛋儿,他的双手也没闲着,来回的爱抚子吟的乳粒、带肉的**蛋,还有前面恢复了一点硬度的肉茎。

    白镇军的干身被烫热的肠壁包裹着,也是舒服得不得了,他把腰往上顶,配合着子吟的起坐,二人身上都是过了电似的酥麻,正是渴望已久的快感。

    他们便就着这跨坐的姿势开始了律动,子吟每次坐下,大哥便往上狠撞,把肉茎深深的肏了进去,子吟因此发出呜咽,眼角泌出了泪水。白镇军便略夺般的亲吻他,舌头捲着舌头,舔舐过口腔的每一处,同时掐着子吟带肉的**,掰开臀瓣让肉具能埋得更深。

    这跨坐的姿势并不能持续很久,子吟的腰很快便痠了、起坐速度缓了下来。白镇军倏地双臂运力,把子吟整个凌空托抱起来,站着就是一阵剧烈的肏干。子吟在半空处没有支撑点,只能紧紧攀附在大哥身上,给他抱起又落下,肉具彷彿便顶得更深,大哥的囊袋直撞到子吟的**肉上了。

    「大哥、太深了、呜……唔……」武子吟的求饶带了哭声,因为那快感太强烈,几乎要灭了顶。

    白镇军托抱着子吟,双臂持续运劲,这样站着肏干便全靠他的手劲做支撑,每一次子吟腾空落下,肉具便连根的埋入进穴里,像是要顶破腹部。

    武子吟给刺激得混身颤抖,性器前端沁出了许多透明的水儿,把彼此的下腹都弄得黏稠。

    「大哥、放开……呜……」

    「乖…再一会……」白镇军的呼息也变得急促,肉具的插入一次比一次带劲,如此站着肏干了数十下,二人便都有些濒临高潮。白镇军并不想如此快结束第一次,便把子吟放回床上,抽出了充血胀红的肉具。

    白镇军很缠绵地吻子吟,二人挺翘的下身相抵着,放任本能的磨蹭。

    「大哥……我帮你脱衣服。」这时白镇军上身还穿着军服,就是衣襟乱了,肩膀下襬多了许多的皱褶。子吟不想弄髒大哥的军装,便主动伸手,去给大哥解釦子。

    白镇军也趁这会儿替子吟剥下衣服,二人赤裸相拥,肉贴着肉便是一阵缠绵的拥吻。

    武子吟却是先耐不住了,张开双腿,勾住大哥的腰腹低低地道,「大哥……肏进来……」

    「好。」白镇军心里喜于子吟难得的主动,便就着这姿势再次插入,这回是更快更带劲的蛮干,子吟完全的失控了,被那不停戳弄到深处的热刃要害疯,他急促的喘息着、呻吟着,身1∽2

    3d→an╚m←ei点体却是一直有麻的电流窜过全身,强烈的快感竟是让他害怕,紧紧的攀紧了大哥。

    「呜……大哥、我要……嗯……要射了……」

    白镇军吻着子吟,持续的抽插顶动了百来下,子吟第二次出了精,竟是被大哥肏射的。白镇军便也加快了肏干的速度,把肉棒顶到肉穴深处解放,滚烫的精液灌满了肠穴。

    这一顿淋漓尽致的欢爱,正是满足了这段时日的思念与渴望,子吟看着眼前大哥端正的眉眼,才感觉到对方是真的回来了,安然无恙地从战场归来。

    彼此品嚐着高潮带来的余韵,亲暱的肉贴肉抱着,躺在床上意犹未尽的亲热。

    白镇军抱着软成麵糰似的子吟,来回抚摸着他的背。

    「累不累?」他拍到那白嫩的**蛋,问。

    武子吟便摇头,低低说,「大哥还要吗?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白镇军便掰开那**肉,手指探进去肏软了的穴里,感受里头的湿热,「我怕你累着。」

    「我很想大哥……」武子吟很珍惜与大哥相处的时间,特别是因为现在这局势,战争不知何时又要爆发的,「不累。」

    白镇军便垂头去,吻着他的唇,「大哥把你的胃口养大了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的脸便热辣起来,「没有……我只是……想你……」

    子吟竟是向他撒娇了,白镇军目光变得火热,便加深这吻,再从侧面托着子吟一边大腿,把肉茎插进穴里,绵密持续的肏干,这回他便做那慢磨细活,一次次顶着子吟的敏感处,让他受不了的求饶。

    这一夜里二人兴致甚浓,竟是断断续续的做了四五次,子吟体力不支,可他还是捨不得离了大哥,甚至还主动的求欢。

    大概,是真的思念太久了……

    白镇军替子吟做了清理、又洗了个澡,才把他抱到床上,在那白嫩的**蛋上情不自禁的咬上一口。

    二人便又躺了一会儿,说了许多的情话,直至天色泛起了鱼肚白。

    「大哥……甚幺时候要再回军营?」武子吟勾着大哥的手,问道。

    白镇军亲了亲子吟的肩膀,沈声道:「今晚儿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一怔,「这幺快?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心里一黯,却也知道以现在的局势,大哥是必须待机备战的。他便把头靠在了白镇军的肩窝处,小声的说,「大哥,我爱你。」

    这是子吟第一次主动表白,白镇军听了,一瞬间竟是怔住,心中随即升起无限的喜悦,他便也把子吟搂紧,情不自禁的说,「我也爱你。」

    二人四目相对,竟是有些难过,多希望他们出生于太平盛世,没有战争要把他们分开。

    如果et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