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七章、砲袭
    第七十七章、砲袭

    那两名派去护卫子吟的士兵从白府离开,回到军营报到,便马上有电报发到前线去。白镇军与白经国得知消息,表情未变,也算是意料中事。

    「大哥放心,子吟一定是去了娜塔莎那里。」白经国便说,「依他的性子,定是把照顾她当成首要责任的。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

    「大哥,你也太不圆滑了,怎幺就不瞒下去呢?明知道母亲是不会接受的。」白经国便禁不住与大哥说了心里的想法,于他来说,既知道家里不能容,他就在外头找个小公馆养着。名份甚幺的于他来说还不比安全重要,他只要娜塔莎过得安稳、甚幺都不缺。

    白镇军却蹙着眉,「我与你的情况不一样。」他与子吟打一开始是禁忌的关係,即使动情亦是压抑着,甚至几乎要放弃。孃儿过世后,子吟一直显得内疚不安,他做这行动,是要子吟知道自己有多认真,如此才能把人紧紧攫在手里。

    「嗯……可我若是你,大概会把他安置到其他地方,至少娘便不会为难他。」白经国耸了耸肩,「就是你把关係明说、又威胁娘,可她依然是要针对子吟。」

    白镇军便抿着唇不语,他作为白家的嫡长子,看事作法与二弟便不能一样,他不好直说,出口了彷彿就显得傲慢。

    再说,买个小公馆把子吟偷偷养着,那算甚幺事呢?要子吟这般见不得光的生活,才是真正的委屈。

    白经国看大哥似乎对自己的提议并不苟同,便不再在这话题上多纠缠。这会儿,眼前的战局才是更逼在眉睫的难题。

    陈张二人经过了恶战,只躲在马家的盘地垂死挣扎。武子良出的不过是一个师,三军兵力合起来彷彿也不强……可他们却觉得事情并没有这般简单。

    彷彿这三方都在预谋着甚幺,就等待时机到来似的。

    「恐怕还有援军。」白镇军看着地图,说道,「现在他们打得保留,却并非败势。」

    「莫非他们与徐元培合谋?」白经国问。

    「未必是南方,徐元培深知道战线拉长,对他并没有好处,因此他一直没有实行北伐的计划。」白镇军深蹙着浓眉,「唯恐是日军。」

    白经国一怔,「他们疯了才会与日本人合谋。」

    「若是利益一致,有何不可?」白镇军冷道,「日军一直期望白家能倒台,重洗北方的牌局。越多不同势力的军阀,他们便越能从中取利。」

    白经国不禁脸色凝重,「大哥……但愿你的猜测是错误的。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白镇军垂下眼,「我也如此希望。」

    可白镇军的军事触觉就是如此敏锐而精準,战事僵持了一週,大批的日军从朝鲜属地调派南下,去挤压白家在东三省的军力。

    西边的陈张二人随即反扑,一路往东逼近,士气昂扬彷彿是现在才发力出击似的。

    而西南面的武家亦一直增派兵力,从一个师拚入二师、三师……併向北进。

    以盛京为中心,白家竟是三面受敌。先前为了与造反的敌盟打仗,把精锐集中在京师,北面便仅留下驻兵防守。若是白镇军仍要固守盛京,东三省的防线便很快要被日军攻破。

    于国患及内乱之间衡量,白镇军终是决定亲自带兵北上,去打朝鲜的日军。京城便留白经国指挥——死守、只能顽固的死守。

    武子良向上承寺少校发了贺喜的电报,因为朝鲜日军已经穿过了安东的防线,直进吉林。

    他对日军的效率很是惊喜,亦表示这头,他们也将三军进发,一同进攻京城。

    伺立在旁的林副官总是惧怕这位上司,倒茶时手都是颤的。

    他是武师令给儿子安排的贴身副官,要绝对服从子良的命令。可林副官越是与这少爷做事,便越是心惊胆颤,他从没想到人心可以如此阴暗,武子良是一头冷血的猛兽、也是个自私的疯子,为了自己的目的,他能干出任何事。

    偏偏,他却又彷彿天生就有带兵的才能,一个师给他管得贴贴服服的,而现在甚至是武家其他的团,他都逐一接手了。

    「林玉。」武子良倏地唤道。

    「是、是………师座?」

    「那老家伙餵了没有?」

    林玉知道他说的是谁,便忙放下了茶壶,「餵、餵了,大概……」

    武子良听着这样不肯定的答案,便瞇起了眼,「啊?」

    林玉知道这少爷的脾性,自己的回答没有令他满意,便连忙搁下茶具,「师座,我这就去看。」

    武子良这才满意的点头,靠后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林玉走出军营,与来往的人们问好,看好。看的№带v∨ip章节的p﹊opのo文就来就】要┘耽美∥网一路走到随军医生的地方,此处塔了一个独立的小土房,门口站着两名卫兵把守。

    他便隔着那门口小小的窗户,窥看里头的状况——一名身穿褴褛军服的老年人在角落坐着,头髮凌乱,手上脚上都戴了鍊铐。

    林玉便不忍看了,他问两边的卫兵,餵过饭没有。

    「餵了,军大夫刚也来了一次,给他扎了一针。」那卫兵交代道。

    「那……有起色吗?」林玉带着一点微少的希冀问。

    卫兵便摇了摇头,「还是浑浑噩噩,认不得人。」

    林玉有些遗憾地垂下眼,「这样……」

    他得了答案,便一路赶回师令部回报,武少爷的耐性不好,若是稍为耽搁了,就会成为给降罪的理由。

    他在回军营的路上,却遇到了一位团长,那人瞧着是林玉,便吹着口哨,走来一手拍了他**一下。

    「欸、玉哥儿。」那团长调笑道,「又去给师座吹箫吗?」然后他便眨了眨眼,露出个下流至极的笑容,「甚幺时候也给老子吹吹啊?」

    林玉便沈默不语地猛摇头,快步地逃走了,惹来那团长的讪笑。

    他既害怕、也讨厌现在军队里的氛围,自从师令疯了以后,一切都变了,武少爷做了最高指挥,竟是要向白家开战,现在还联合日本人,要攻打京城。要是师令还清醒,铁定不会让少爷做出如此不理智的行为。

    他就觉得老师令疯得太突然了,好好一个精神奕奕的老爷子,怎幺有一天就疯了呢?

    林玉只是一个小小的副官,不敢问,也不敢深究、只把看到的、听到的都压在心底深处,每天提心吊胆的侍候着武少爷。

    武子吟便在娜塔莎的小公馆住下了,还睡在最接近主卧房的一间客房,正是方便日夜照料着她。

    早晨的时候,子吟便按早报发行的时间出门,要买新鲜出炉的报纸。小公馆里只僱了一名婆子照顾孕妇,许多事儿都得亲力亲为,子吟便每日自行外出买报。

    前些日子看到朝鲜日军突然发兵,大哥亲自北上抗敌,子吟心里很是焦惶。他已经不能接收到白家的战报了,便只能从民间报纸里读到状况。只道如今白家军面对着外忧内患的局面,既要与日军交战,却也受到了陈张武三军的侵扰。

    京城外的砲响此起彼落,在城里也能听见。城外头挤满了逃难而来的农民,因为人数过多,城门只能有限度地通过,卫兵们要与难民一一核对祖藉、身分。

    武子吟走出了洋人区,来到人来人往的大街,每天差不多这个时候,报童便会带着报纸、一边高喊着今天的头条,一边走来的。

    可当子吟在这等着的时候,却感觉今天的砲响彷彿特别的近,像是贴着城门炸的。

    可接二连三的,那砲声便越来越近,街上陆续传来人们恐惧的吶喊、尖叫。

    一个砲弹毫无预兆打到了子吟眼前的民房,传出震天的轰隆声,砖瓦碎落,压着了刚好走避不及的途人。

    武子吟只一怔,便不住的往回跑,砲弹此起彼落的打下,竟是逐渐覆盖到京城的城中心了。

    使馆区倒是还算安全的,大概是那攻击的部队也怕误杀洋人,要造成国与国间的冲突。可街上也有许多洋人走出屋外探头探脑,看看发生了甚幺事。

    「娜塔莎﹗」武子吟连忙回到公馆,就见娜塔沙与那婆子都是担忧地伏在窗边,张望着天空一颗颗飞下的砲弹,惶惶然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「不要站在窗前﹗」武子吟说着,扶了娜塔莎下楼,这一屋都是女眷,这时便靠他这唯一的男儿做主了。他思索了一下,说,「外头也不安全,咱们到地窖处躲避,待砲弹打完了再出去吧。」

    所幸洋人公馆总是有地底一层的,武子吟搀着娜塔莎、与那婆子一同下去了,这本是储备食物的地方,吃食充足,即使砲袭持续数天,他们该也能维持一段日子的。

    武子吟感觉到娜塔莎肩膀发颤,便把她揽得紧紧的,安慰道,「不怕,就是砲弹打着房子,也不会压塌地窖的。」

    可娜塔莎担心的却不是这个,她咬了咬唇,揪着子吟的衣襬,「经国……是不是打输了?我怕他出事……」她呼吸一窒,也不敢说下去。

    武子吟心里发寒,脑海倏忽想起报纸里说,京城的防线确实是二哥守着的。可他强自打着精神,去安慰娜塔莎,「不会的,二哥……不会有事……」

    娜塔莎那双蓝色的眼珠子盛满了惶恐,她便靠在子吟的怀里,彷彿要从他身上取得一点温暖和信心。

    如果et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