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七十八章、沦陷
    第七十八章、沦陷

    京城的砲袭持续了一天一夜,把城中心繁华的街道打成废墟,也塌了许多的民房。

    城里人忖着砲弹只在城外放,总不会打到城里来,当砲袭发生的时候便走避不及,以致死伤惨重。

    武子吟和娜塔莎、老婆子一直待在地窖,并不知外头情况,只是累了便睡,醒了又颤颤惊惊的听着外头的砲响——如此过了许久,才终于听到砲声停止,复归一片平静。

    儘管如此,他们犹不敢贸然走出地窖,在里头待了小半天,确认砲袭没有回来了,才小心奕奕的重回地面。

    「你们在一楼待着,一旦听到砲声便回到地窖。」武子吟与二人嘱咐道,「我外头看看情况。」

    「……子吟。」娜塔莎心里害怕,却是拉着子吟的手,不想让他离开,「不要去…危险……」

    「不怕。」武子吟便温言安慰她,「我得出去、要打听二哥和军队的消息。」他便握了娜塔莎的手,把她交到了老婆子手里。

    这洋人区一片平静,一列的洋房子基本都是完好的,偶有损坏也仅是擦过了阁楼阳台。当砲声确实停止,便陆续有人走出屋外,看到彼此,不论认识与否,洋人还是华人,都一同露出了劫后余生的后怕表情。

    武子吟走到正街,入眼的便是一片颓坦败瓦的景象,与使馆区彷彿是两个世界。民房倒塌、路上给砸出了一个个大黑坑,随处可见的尸体、残股,血流满地。

    战祸终于是蔓延到了盛京。

    武子吟看到许多人被压在砖石下,低低的哀叫求救,有倖存的人便自觉的组成了搜救队,去搬那些沈重的石头。运气较好的人,大概就是手脚被压住了,移开障碍物便能行动。却是有一些断肢的、身上破了大血洞、内脏和骨头都露出来的,或是瞧着完好,整个后脑门却被砸得稀巴烂,就都救不回来……

    武子吟本来是要打听军队的消息,可看到了这些互相救助的人,便如何也不能袖手旁观,活了这幺多年,他过的都是安逸的生活,何曾见识过生死间这样现实残酷的景象?瞧着各种死状凄惨的尸体,砲袭后的光景,他被深深的震慑了,那血气涌了上来,便积极的帮忙,救得一命是一命,哪一处听到有人喊叫救命的,他就随着大伙儿跑过去。

    如此忙活了大半天,街道上平摆着一具具的尸体,有人认出了亲人,便伏在尸上痛哭。也有家园被炸毁的,茫然的在街上浪蕩,不晓得该到何处。

    这会儿,车道上却是响起了隆隆的车声,竟是有军队的汽车开过来了,武子吟起先以为是白家的,便上前想要查看。可当车子接近了,他却是整个人一怔,愣愣的看着车窗里,竟是坐着日本领事西田昌盛与他弟弟武子良。

    武子良接到北京城失守的讯报,便立刻发动汽车往这头赶来,正是要去白家接哥哥的。当他的车队到达城门,却见日本领事西田昌盛笑容满脸地恭候着。

    武子良便拉下车窗,朝他一点头,「西田先生。」

    「武先生,我来向你致贺。」西田昌盛双手交握在背后,对盟友表达出热情与善意。

    「谢谢。」武子良扬唇一笑,「也替我恭贺上承寺上校吧。」

    「对于我们合作共同带来的胜利,上校表示非常的满意。」西田昌盛用诚恳的语气说着,「就不知道武先生现在是要去何处?能否载我一程呢?」

    「当然,上来吧。」武子良理所当然的打开车门,让西田上了车,心下却很是了然,这群日本人就像猫儿嗅到鱼腥味,一听到他入城就忌惮了。

    当初他们合作的目的是要打垮白家,战胜后的获利安排却并未提及。盛京就是一只香饽饽,谁不想乘机佔地为王呢?

    「我去白府。」武子良便好整以暇地道,「接我大哥回家。」

    「噢……是那位三小姐的丈夫……」西田昌盛便笑着颔首,「我与他也有过一脸之缘的呢。」

    「白孃已经死了,我大哥跟白家无关。」武子良笑得无害,眼神却是阴冷的,「你说话小心点。」

    西田昌盛没料到这好端端的聊着都会惹到对方,心里一惊,便马上点头道歉,「失言、失言……请武先生不要介意。」

    武子良以为大哥还住在白家,因此便没有多留注心神在大街的景致,他现在只有满腔的兴奋,要为自己胜利的战果去摘取最丰厚的奖励,至于京城……他决定等陈朱两军到了,就一起发难把日本军打跑,他可没打算让这帮人分享这甜头。

    然西田昌盛却不知道他的想法,旁敲侧击的问了许多,要知道武子良是否有佔领对京师的打算,武子良便绕来绕去,就是不直接回答,目光飘向了车窗外。

    子吟隔着车窗认出子良的时候,对方正要转过头来。他一惊,那身体便僵在了原地,几乎就要与子良四目相接了。身后却是倏地有人把他一把拉住,转到了旁边的小巷里。

    武子吟后知1∮2。3d‖an★点Ne

    t后觉的抬头,看清了身后人是谁时,登时眼睛大睁,哽咽的喊道,「二哥﹗」

    「子吟。」白经国换上一套市井流氓的便服,平素往后梳得整齐的头髮也凌乱四散,金丝眼镜也不戴了,下巴留了稀疏的鬍子,实在难以辨出是同一人,「你太不警觉了,看到军车不要呆站着。」

    子吟听到二哥的嘱咐,却是不禁流了眼泪,笑着哭了出来,「二哥……、二哥……太好了、你没事儿……」

    白经国看着子吟如此担心自己,神情却是有些複杂,他揽过子吟的肩,只推搡着他离开,「军队入城,街上恐怕便要戒严,我们快回公馆。」

    「好……」武子吟跟着二哥的脚步走,还是有些难以置信的问,「二哥……京城真的失守了吗?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白经国便淡淡地点头,「我们军队抵不住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心里一沈,「那……他们不就要包夹大哥了?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白经国扯了扯唇,「不过,目前他们大概是要商讨京城的所属权……」

    「二哥……」武子吟听着,便着急了,下意识道,「你该上去帮大哥的。」

    白经国便停下脚步,回头定定的看着子吟。

    兵败的一刻,这个问题便一直在他心里盘桓,白经国竟是不知如何取捨。在白家过了大半辈子,带兵、为白家做事彷彿便是他生来的义务,然而——想到自己若上北面帮大哥了,娜塔莎怎幺办?自己那快要出生的孩子,又怎幺办了?

    东三省天气严酷,更远远落后于京城,他不可能带着孕妇一路撤军,也不能让她在军营里随时面对着敌袭。

    义务大义与私情,最后白经国竟是顺从了后者,他抛下军队、乔装平民,悄无声息的回到城里去。

    如今,子吟正是问到他的心堪里。

    「子吟,我不能啊。」白经国泛出一个淡而无奈的苦笑,「我就要做父亲了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听了一怔,顿时便都明白了。他垂下头,沈默的跟着二哥走,竟是再没对他作出提问。

    二人一路回到小公馆,白经国看到安然无恙的娜塔莎,便很是欣喜感动。

    这对几乎要生死相隔的爱侣抱着对方,便禁不住要互诉衷情一番。娜塔莎一直害怕白经国军队若败,便会因此丢了性命,如今看到爱人完好无缺的回来,都是不住的哭,抱紧对方片刻不愿离开。

    白经国胸口里溢着暖流,那一直纠结着的罪疚竟是消散了。当娜塔莎哭眼朦胧的靠在他怀里,肚子里还怀着他们的小生命……他竟是觉得自己抛下一切也都值了,作为男儿汉,哪里比得上让心上人幸福要紧?

    武子吟却是静静的坐在客厅里,留给白经国与娜塔莎独处相聚的时光,自己则怔怔的看着墙上的沙皇肖像画,思索出神。

    娜塔莎身怀六甲,情绪不宜过于激动,白经国便陪了她一会,把人哄到床上睡了,才带着子吟,走到另一个房间谈正事。

    武子吟便沈默地看着二哥,知道他有话要与自己说。

    「子吟,二哥向你告解。」白经国深吸口气,垂头承认,「军队失守,我并没有带着全队后撤,而是弃兵逃走了。」从战况不利之时,白经国心里已是开始挣扎,他思索良久,却始终觉得,白家还没有娜塔莎和孩子来得重要。

    「二哥……我懂的。」武子吟垂头,声音轻淡,「你不用说了。」

    「不止是娜塔莎,照顾你也是我的一份责任。」白经国说,「倘若京城失守,我也得确保你的安全。大哥选择北伐,而留我守城……正是知道我必然会照顾好你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却是摇头,他脑海里,只有对大哥深深的忧虑,「我只是…担心大哥。他一个人,怎幺抵得住四边来的兵呢?」

    白经国没有办法回答这个问题,只能把自己的打算说出来,「子吟,我会安排汽车,明天大早与你们一同离开京城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惘然地看着二哥,「离开京城……去哪里?」

    「先到上海,再看如何弄到船票,或者去烟台、或是更远。」白经国自忖已是愧对了白家父兄的期望,便只能把子吟护得与娜塔莎一样周全,至少让大哥安心,「总之,二哥要带你们远离北方的乱战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沈默了一阵,却终是摇了头,「谢谢二哥,可是我不想去。」

    「为甚幺?你要回武家去?」

    武子吟依然摇头,他坚决的看着二哥,说道,「我要去吉林……去找大哥。」

    如果et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