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七章、女少帅
    第七章、女少帅

    在白镇军和武子吟打算回家的时候,营门传来了通报,隔壁的三小姐来了。

    那卫兵说的时候目光好奇地瞟向武子吟,「说是要接她的夫君。」

    白镇军皱起了眉,还没回话,后头已经一阵喧闹,白孃像是被无数绿叶衬托着的一朵嫩花儿,穿行过市地来了。

    「大哥。」白孃穿的是军装,只是修长纤瘦的身段、踩着军靴也能走出虎虎生风的步姿来。她画了眉、点了红唇,长髮梳成一个简单的髮髻,身边簇拥着她的贴身卫兵——都是自荐而来,因为要看看传说中的丈夫。

    「子吟。」白孃亲热地走上来,握着武子吟的手两小无猜地晃着,从来只有听过她暴喝和叱骂的士兵们都一阵惊讶,「跟着大哥一整天,可累着你呢﹗」

    「大哥带我参观……他比较累。」武子吟说着,然后看向白镇军。

    「不累。」白镇军抿着唇,「孃儿,子吟如果└】..在这是认真的办事,你不要打扰他。」

    「这不是待你们结束了才来吗?大哥这幺说、真伤我心。」白孃委屈地说。

    白镇军不受她这套,转身叫副官把汽车备来,三人一同回去。白孃缠着武子吟,这双白嫩的年轻小夫妇在高大的白镇军身边简直似是瓷娃娃一样,还手牵着手的,好不趣緻。

    白孃带来的卫兵里,却有两三人走了出来,都是虎背熊腰,肌肉贲张的壮兵,他们走到武子吟面前,上下打量他,「三小姐是我们服气的领军,她带着我们打仗,从没人敢因为是娘们儿带兵就看轻我们。你作为她的丈夫,可要有配得上她的能耐啊﹗」

    「我知道。」武子吟颔首,「孃儿巾帼英雄,我会努力学习,成为能和她比肩的人。」

    「很好,看来你不是个软怂。」壮兵们瞇起了眼,「有兴趣和我们较量一场吗?看看自己力量的差距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知对方是出言挑衅,但想起今天整天下来见识过的训练,他又有点跃跃欲试,毕竟都是对着草人、靶子练手,不知道跟真人较量是怎幺样的状况。

    他踏前一步,正想说要试试,身边的白孃却是抬手一拦,护犊子的暴喝:「干你娘,闭嘴﹗」脚一抬,正踹在那说话壮兵的膝盖下方,落点精準,让那壮汉失了重心双膝跪地。本来慈眉善目的白孃冷起了脸,「最近对你们太宽容,就敢在我面前造次。看看大哥的兵,长官没问你话,就给一边站着﹗」

    「三、三小姐……」跪下的人脸色发白,小腿痛的。

    「让你们跟来,是认一认子吟的脸,以后看到他要像看到我和大哥一样。」白孃叉着幼细的腰,看不出这样的身子板竟能把八尺男人踢成这样,「今晚给我扫全军营的芽茅房,老张,你监管着。」她向身旁年纪较长、垂首伺立的卫兵说。

    「是。」

    白孃无视那跪地的壮汉,挽了武子吟的手,把他带往玄关坐汽车去。白镇军也没说话,白孃的兵,她自己治。

    三人坐上了汽车,白孃还是没有鬆开手,像铁箍一样紧紧圈着。

    「不自量力的家伙﹗」白孃朝武子吟骂道,「你看他们那身量,能比吗?」

    「只是较量而已……」武子吟说,「我也想知道自己的差距。」

    「笨。」白孃食指一戳他的脑门,无可救药地说,「你真笨,我怎幺嫁了这幺个笨家伙﹗你以为他们是真的好心和你单纯比武啊?大侠你哪位啊?」

    「……」武子吟闭上眼,任他戳。

    「以后谁说要较量你都不要答应。」白孃嘱咐道,「那帮兵痞可是能把你生撕了的。」

    「只跟大哥。」白镇军插口。

    「对,大哥可以。」白孃点头。

    武子吟唔嗯应了,一路再无话,就这样回到白府。

    晚上,白孃扒光了武子吟的衣服,二人光裸的在浴缸里洗鸳鸯浴。他乐此不疲地挑逗着武子吟的乳头,让那扁平的褐色小豆变得红肿,并隐隐的刺痛。

    「孃儿……我不是女子,不会有感觉的。」武子吟推了推贴在自己胸前的头髗,无奈地说。

    「这是需要训练的。」白孃吐出尖长的小舌,在那微红的乳尖上舔舐,搔刮,「闭上眼,仔细感受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很不想做这个训练,但白孃专制地不让他离开,坚持不懈的弄他的乳头,确实是从毫无感觉变成了略微的痛,因为白孃并不只是舐它,有时还会拿牙齿细细的啃、指尖夹着揉掐。

    「我还是……没觉得舒服。」

    「不要紧,我们明日再来。」白孃看着已经肿了一圈的小豆,终于心满意足地收手。

    水管汀不住地流出热水,整个浴室烟雾瀰漫,白孃氤氲在水雾中,美得像是哪来的仙子一样,「今天**还疼幺?」他手指滑到了武子吟的大腿间,在穴口轻轻的按抚着。

    武子吟微蹙了眉,挣扎了一阵,还是决定坦白,「没那幺痛了……」

    「我那消肿药很有效呢。」在武子吟白滑的额头上烙下一吻,白孃哄诱着道,「那……我们来行点夫妻之事吧?」

    「白孃,关于这个,我们来谈谈。」

    「谈甚幺?」

    「我们同为男子,即使成婚了,其实也不该做这样的事……」武子吟说出心里的纠结。

    「哦?」白孃瞇起了眼,「为甚幺?」

    「男子与男子…这毕竟有违伦常……」

    「我不是女子吗?你可是我夫君啊﹗」

    「可事实上你……并不是…」武子吟突地倒抽口气,因为白孃的手指像活鱼一样,钻进了他的后穴里去,「而且,这样太奇怪了……」哪有妻子对丈夫做这种事的……

    「我们是明媒正娶的夫妇呢,可是再符合伦常不过。」白孃封缄着武子吟的唇,不让他再说拒绝话,他本来的存在已经违逆了社会常规,男子与男子又如何,他以女人的身分活着,早就把表面和实质都剥离了。

    现在他要武子吟陪他一起沈沦,作为世上唯二知道他秘密的共犯。

    水被二人身体交合的律动颠出了无数的波浪,水花飞溅到石板地上,水雾中传来武子吟呻吟的声响,与白孃沈重的喘息。

    白孃的肉棒借着热水一举进入、抽出,再冲撞,火烫的肉壁吸啜着他,带着阵阵舒爽快感。龟头顶进了深处,两个嚢袋拍打着武子吟的**,规律的抽插持续了许久,直至白孃一个狠狠的深入,对着肠道射出一股股的热液。

    彼此脱力相拥着、靠在浴缸边上,白孃亲吻着武子吟,手则摸索到武子吟略硬的下身,给他做手活。

    武子吟的肉棒因为没用过,还是粉嫩的红色,若不是根部覆着稀落的耻毛,实在不太看出是个成年男子,比他年少的白孃反而瞧起来更成熟。

    「子吟,站起来。」套弄了一阵,白孃拍了拍他的臀部,说。

    「嗯?」武子吟被那热汽弄得有些晕,但还是依言听令,可身体脱力,得对方双手托扶着才站得起来。

    白孃让他坐在浴缸边上,自己埋进了那白净的大腿间,啜吸着根部的嫩肉留下了一个个印痕,又把武子吟的肉棒含在嘴里,来回吞吐、舔啜,让他也在温热的口腔里到达高潮。武子吟在射精前是想要把白孃推开的,可对方执拗的含着,又把他全数喝下去了。

    武子吟不知是被水汽蒸的、还是羞耻得红了脸。白孃总是坦然的对他做尽一切私密之事,比如后穴的清理,他也丝毫不嫌。

    「都是我射的子子孙孙。」他在武子吟的耳畔小声笑说。

    二人披了亵衣回到床上,身体都是软的。双目对上时,自然地拥抱,交换着带着余韵的亲吻。

    「 孃儿……」

    「嗯?」

    「……我累……」

    白孃看着武子吟,越瞧越是喜欢,心里很想再要一次,只是明天还要办公呢,丈夫耐力不比自己,不好太折腾。

    于是他在武子吟颈背上咬了好几个牙印,以解心头之痒。

    「睡吧。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

    十指相扣,交颈而眠,确是一对恩爱的夫妻。

    如果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