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七十九章、分道
    第七十九章、分道

    白经国并不赞同子吟的打算,他下意识的便要否决,「现在是兵荒马乱的时候,待你赶到吉林,大哥的军队恐怕已经转移了。你没法接到军报,东三省地广人稀,往哪处找人?」

    武子吟被二哥这一问,便思索着道,「……那我便打听,哪处有难民逃跑的我便往哪处去、总会撞上战场。」

    「若你不小心落进了日本人的範围,当成战俘抓走了怎幺办?」白经国便抓紧他的肩膀,「你是反要大哥去救你吗?」

    「我……」武子吟一怔,便道,「那我便像二哥一样乔装……扮成难民,不会有人要抓我的……」他还是坚持想要去见大哥,就是只见一面也好。

    「就你说话的方式和造态,别人一看就晓得你是装的。」白经国摇头叹道。

    「二哥……」武子吟便无地自容了,这一刻竟是觉得自己很无用,「我可以学的,只要能到得了吉林,我甚幺都会学……」

    「子吟。」白经国却是劝他,「听二哥的话,现在真不是个好时候。你去吉林,甚幺忙也帮不上,只会给大哥添麻烦,让他分神照顾你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怔怔地听了,随即抬头,看向白经国,「我……是累赘吗?」

    「不,可你是大哥的心上人。」白经国看他像是因此而受伤了,便按捺下耐性,要哄子吟改变主意,「子吟,东北与京城不一样,那里冷得能把人活活冻死,资源也不如京城充裕。就是大哥的军看好@看的带v→ip章节的p╔op︶o文就来就×要◆耽美网营,那环境也是很严酷,二哥怕你熬不住……」

    武子吟却是摇头,「二哥,你说的我都知道。在你眼里也许我就是个被保护得很好的少爷,可我也是男人,我不需要像娜塔莎一样……被你和大哥这般周全的护着。」他抬头,清澈的目光里,却是坚定的,要见到大哥的执着,「你让我去吧……就像你兵败的时候,抛下一切要回来看娜塔莎,我对大哥……也是这样心情。既二哥无法去帮助大哥,便让我去吧。」

    「子吟……你这是在利用二哥的罪疚感啊。」白经国神色複杂的道。

    「我能体会二哥的感受。」武子吟便垂下眼,「所以……希望二哥也能体会我的感受。」

    白经国看子吟心意已决,便深吸口气,不再阻止。

    这个妹夫总是让他吃惊的,每次白经国以为掌握了子吟的性情,却又会发现他的另外一面——比如看似保守规矩,却是与大哥不伦;看似软糯温和,面对日本人的折磨却又坚韧的撑过去了;而本以为他该是受保护的弱者,却是突然展露出坚强独立的一面……

    白经国承认,他是被子吟打动了。

    「成……二哥明白了。」白经国便道,「我尽量帮你安排,至少把你送到东北去。」

    「谢谢二哥。」武子吟便泛起了真诚的、感激的笑容,「愿我们两方都一路平安……」

    「待战争结束了,你与大哥定要来看孩子。」

    「嗯……」武子吟便颔首,「我们是沙赫的乾爹啊……」

    白家在京城扎根已久,即便是军队倒了,白经国的人脉却还是散布各处。与子吟一番详谈以后,他马上便出去安排布置了。

    经过大街时,他却是听到了意料之中的消息,武家与日军果然内讧了——姓武的师令在白府要找一个人,上门却发现对方早已不在,大发雷霆要卫兵封了京城搜查。日本人那头却不满了,指责姓武的是要藉口佔据京城,双方互相争持,竟是几乎要打起来。

    白经国同时又打听到,白府里头的人虽被软禁,却是安全无恙,他便放下了心里对父亲的担忧,原谅他作为庶出的二子,始终没能对白夫人及四弟起任何牵挂之情。

    待事情準备妥当了,他才回到小公馆,说着明天早上的计划。娜塔莎听到子吟不会与他们一起走,反是要去东北,便要阻止,「子吟,那边太危险了,不能去的﹗」

    武子吟看了对方一阵,才坦诚的与她说,「娜塔沙,我爱着大哥,就像你爱二哥一样。」

    娜塔莎一愕,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,他一直只知子吟是经国的妹夫,却不知道他与大哥还有关係……

    「我的妻子死在战场,我甚至没能见她最后一面。如今大哥面临困境,不论生死,我便要与他在一起。」武子吟泛着淡淡的笑容,与娜塔莎剖白道,「娜塔莎,祝愿你和二哥能幸福。」

    娜塔莎蓝眼珠定定的看着子吟,心里虽想持续的劝说,却因为他说得那幺坚决、诚摰,正是为爱义无反顾的模样,最后只是沈默的点头,表示尊重子吟的决定。

    白经国在旁看着,心里也是沈甸甸的,他与子吟说,「二哥安排了汽车,那司机答应会把你载到吉林,可到了那边,你便得另找方法寻找大哥了。时间虽然不多,今晚儿二哥会尽量教你一些伪装的本领,或是求生技能……」

    武子吟颔首,这一晚上便虚心的听二哥教导,他确实是个被保护得很好的少爷,不过他愿意学任何的事,只要能帮助他找到大哥。

    从出生以来,他只到过邳县、盛京和天津,一下子要到这幺远的地方,子吟自己也是紧张。

    可儘管如此,他也决心要见大哥一面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晨,两台汽车停在了公馆门前,正是三人分道扬镳的时候。趁着日军与武子良不和,京城还没有受哪方军队的把守,正是他们逃走的好时机。

    「子吟。」白经国抱了抱这打从心里疼着的半弟,嘱咐道,「要真有甚幺事,到上海来,二哥派人接你。」

    「谢谢二哥。」武子吟便与二哥一样,换上一身褴褛的平民衣服,枪带贴肉的繫着,孃儿送他的勃朗宁从不离身,让他时时刻刻惦记着对方。

    「子吟,你要小心。」娜塔莎一脸不捨,泪眼朦胧地道。

    「你们也是。」武子吟说着,与他们作最后的拥抱,便上了往吉林的汽车,是二哥认识的一位北方商人,因为要通商跑货,才愿意在这危险时期往东北去。

    两台汽车分别往城北和城南走去,这厢儿西田昌盛正与武子良纠缠,不许他调兵搜城,又说他们日本兵可以代劳,反正彼此都蠢蠢欲动,想要派兵来佔住京城。可陈朱两司令未至,上承寺上校也还未赶到,两边尚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于是子吟与二哥便乘着这鬆动出城了,城门的日本兵和武家兵正互相对峙,反是对平民百姓的车辆不顾一眼。

    在吉林的白家军营里,白镇军收到二弟从上海拍来的加密电报,眉头深深的紧蹙,唇抿成了一道直线。

    他身边的副官参谋们都不敢在意起来,就怕南方又传来了不好的消息。

    京城已经沦陷,还有甚幺要比这更糟呢?

    白镇军把那电报重读了数遍,确认意思无误,才把电报摺起,收进军装的口袋里,他的眉打成深深的结,指头在桌上敲着,彷彿在苦恼着甚幺。

    「少帅……是出甚幺事吗?」他的副官便禁不住探问了。

    「可是盛京有事?」另一参谋问道。

    「不……」白镇军摇头,「私事,不用理会。」

    副官看了少帅一眼,心里却是想到这私事的份量可重,就是战况僵着,他还没看过少帅这样如临大敌的。

    过一阵子,白镇军才与这副官开口,「传武昇来。」

    「武连长?」

    「对,说我要见他。」白镇军垂手交握在背后,腰背挺得笔直。

    这边厢武昇得了传唤,又是愕然,又是惊讶,连忙把手里的馍囫囵吞了,就去见少帅。

    从受训的小兵,到现在升做连长,他都没有被少帅亲自召见过。武昇禁不住绷紧了身子,在想白镇军找自己是怎幺回事儿。

    武昇进门前把双手在裤子上大力的擦一擦,才鼓起勇气叩门,司令室里便传来了一道威严的声音,正是白镇军沈声命令,「进来。」

    武昇紧张得手心冒汗,他推开门,就见白少帅长胳膊长腿站在桌边,锐利的目光直射向他。

    武昇便一踏步,敬了个非常郑重的军礼,「少帅﹗我是武昇。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白镇军走到武昇的跟前,瞇眼看着他,「有件事,要交託给你。」

    武昇一怔,他没想到会得到少帅亲自的钦点,心里不禁受宠若惊,「是﹗有甚幺事,少帅儘管吩咐﹗」

    「子吟正要往吉林来。」白镇军抿着唇,深皱着眉头,「我要你接他,把他平安护送过来。」

    武昇听了,竟是一呆,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,「子吟……武子吟?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白镇军严谨而认真的看着他,「你能做到吗?」

    武昇口乾舌燥,竟是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接到这样的任务……且还是少帅亲自交託的。

    随着军队开拔,他就没机会再见过子吟,心里那点念想被枪林弹雨消磨去了,只到了夜?人静的时候,才会探头探脑的要冒出来。

    武昇按捺着心里的狂喜,面对少帅那威严的表情,他连忙抖擞精神立正,「能﹗一定能﹗」

    他正要感谢老天爷,给他与子吟有这单独相处的机会。可白镇军接下来的警告,却是让他如堕冰窖——

    「我晓得你对子吟甚幺心思。」白镇军冷着脸,心里万分不情愿,可武昇确实是很好的人选,「所以,才相信你会保护好他。」

    「少………少少少帅?我……我……」武昇从来不是会说话的人,突然被上头说破自己的那点绮想,他顿时便陷入了恐慌。

    「别想打甚幺主意,你要对他出手,我把你卵蛋割下来放在军营示众。」白镇军冷着脸道,「听到了吗?」

    武昇的脸青了又白、白了又青,末了只虚虚的点头,说:「遵命。」

    如果et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