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八十章、大意
    第八十章、大意

    汽车越往北驶,那温度便越寒冷,风吹过来,像刀子一样把人的脸刮得生痛。子吟紧紧繫着身上的大棉袄,就是在密闭的车子里也感觉到冷意。

    「武少爷,第一次来东北啊?」那姓徐的商人看他害冷的模样,便咧嘴笑了,「这就受不了幺?还没入冬呢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便皱着眉,「还可以……没有受不了……」

    「瞧你这脸苍白苍白的,可难说啊。」

    「徐先生,你真的完全不害冷吗?」

    「老子打出生就在这儿,早习惯了。」徐洪吉拍着胸口,他有一张福相的脸,浑圆带肉,笑起来很有喜气,就是太爱亲近人了,这会儿说话不够,还要去掐子吟的脸﹐「瞧你这嫩脸蛋儿……都冻红了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便客套的笑了起来,却是不太自在的停顿,徐先生总是很热情,动不动便要摸他,他实在不习惯。

    他们坐着汽车从盛京一路北上,中间于秦皇岛、沈阳稍作歇息,如今已是入了东北地界,接近长春市了。

    徐先生这趟是为了做皮货生意而来,那头的狸子皮、狐皮都是野猎户现打,拿到市场去卖的,质量特别好,盛京许多权贵都特别喜欢,愿意花大把银子来买。

    司机是老实人,见识不多,说话也不多,就单纯为钱跑这一趟,把他们送到长春了,也就回转车头离开了。

    武子吟揣着个布包,里头有乾粮及银票,是二哥给他路上的应急。除此以外,就是孃儿的一点遗物。

    徐商人路上都很健谈,就像个老大哥一样照顾子吟。下车以后,他便与子吟道,「欸,我说这长春只有一旅店,房间挺乾净。反正子吟你要是要打听消息,不如徐大哥便带你去开个房间吧?」

    武子吟对长春人生路不熟,走在大街上也确实不知何去何从。他便点头,接受了徐洪吉的援助,「谢谢徐先生。」

    「叫我大哥,先生蛮生外的。」

    「那……徐大哥。」

    「哈哈,乖、乖……」徐洪吉肥厚的手掌一把攫住了子吟的手,便说要带他到那旅店去。

    徐洪吉开口便在前台要了两个房间,还要替子吟埋了帐,就说他是老大哥、东道主,要对方别客气。武子吟只道这是东北人的好客,便感谢他,二人的房间比邻,也正好有个照应。

    「那幺,子吟这会儿打算到哪去打听消息?」徐洪吉问道。

    「大概……先买份报纸,看看军队的状况,然后便…找汽车送我去那附近吧。」武子吟大略的想道。

    「这军队在那头打仗,哪有一般司机愿意送你呢?就是有,也得讹你大笔的酬劳。」徐洪吉听了,便对子吟的天真失笑摇头,「这样吧,徐大哥帮你安排汽车,你今日只要多打听消息便好。」

    「谢谢你…徐大哥。」武子吟实在没想到对方会这样一再的帮助自己,他确实是没有人脉,即使要找汽车司机,这陌生的城里也不知从何找起,便打从心里的感谢对方,「认识你真是我的幸运。」

    「哈哈哈,瞧这甜嘴儿。」徐洪吉乐的又去掐子吟的脸,彷彿是很爱那柔软的触感。他带着子吟出门,向他指了茶楼、市中心的方向,便自去办事了,说要去接货谈价钱。

    武子吟买了报纸,便坐在茶楼处细阅,同时听着邻桌的讨论。吉林这头的气氛与盛京不一样,百姓对战事极其关注,因为侵略的是朝鲜驻守的日本人,而非军阀间混战,百姓们便有了同仇敌慨之感,冀求白少帅能把日本军打跑。

    子吟看好≧看的带v≦ip章节的p〗opo文就来就┐要≮耽美┷网在报纸上读到了军队交战的位置,也听了许多平民百姓在这茶楼里谈论战事,让他颇惊讶的是,东北人许多都是猎户、农民出身,不像京城过惯和平日子,要是有日本军打来了,他们是恨不得抓起斧头、猎枪,与军队一同抗敌的。就连那茶馆里算帐的老闆娘,也是非常的强悍好战。

    武子吟在茶楼坐了大半天,便有很深的感受。从小到大他便被安排要唸书、论语君子、史记春秋,顶多还学会洋文,便彷彿是很不错的成就了。可说到体力活,他却是远远的及不上这边的少年郎,就是劈柴也没有做过,若他生于东北,也许便能有和当地人一样的勇悍。

    如此,也就不会被二哥看成受保护的对象。

    晚上,子吟回到了他居住的旅店,门房认得这位脸嫩的公子哥,便笑着与他打了招呼。子吟洗了个澡,把旅途上的疲惫沖走,胡乱披了亵衣,钻进厚软的被褥里睡去。

    夜半的时候,他朦胧的感觉到了身上压着沈重的力道,有甚幺湿热的东西正在他的颈脖边上蹭着、呼嗤呼嗤的喘出热气,又有一双厚实的大手正在抚摸着他、就要探进衣襬里去……武子吟大吃一惊,忙睁开眼,就见徐洪吉肥大的身体正把自己压着,双手竟是要扯自己的衣服。

    「徐、徐大哥?」武子吟大惊失色,他从没想到自己作为男子,却会遇上这样的事儿。他连忙推搡对方,「你在干甚幺?」

    「好子吟,给徐大哥嚐个味儿。」徐洪吉还是笑得一脸福相,圆润的双颊泛出兴奋的红光,「徐大哥很喜欢你呢﹗」

    这一路搭伴而来,徐洪吉心猿意马,就觉得子吟很对他的口味,要子吟是个兔儿爷,他早就撤银子把人点了。之所以忌惮的,不过就是他是入赘白家的女婿,可京城都已经失守了,就是白少帅打赢了日军,这白家往后也是要失势呢。

    如此想着,徐洪吉的色胆便大了,竟是问门房要钥匙,半夜强闯进来要办了这好事。

    「你疯了﹗……我、我可是男的﹗」武子吟抬腿便要踢他,却被一把扣着,徐洪金爱不惜手的抚摸他的大腿、甚至还掐上了**。

    子吟先前练的那点体能,都在他大病一场的时候消磨了。如今身子板单薄,光是给徐洪吉压着便是动弹不得。此时他便恨不得自己有大哥、孃儿的身手,三拳两脚便能反制服了对方。

    「徐大哥就喜欢小男孩啊﹗」徐洪吉笑道,「而且,你也没讨厌我吧?这一路碰碰摸摸,也没见你推却过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听了,脸色发青,他是觉得徐洪吉的肢体接触很多,却从没有往这方向想——毕竟他是名成年男子了,实在没理由要对他打主意的。

    「我没有、这个意思、我只以为徐大哥热情……放开﹗不要碰我﹗」

    武子吟手脚并用的挣扎,却是抵不过比他要肥壮的徐洪吉,眼看对方扯开自己的衣襟,就去舔那胸前的乳粒,子吟全身的汗毛倒竖,他便从床头边上拿了孃儿给他做的勃朗宁,直指着徐洪吉。

    「住手﹗再不住手我要开枪了﹗」他说的时候,声音和手都是抖的,并没有多大的威吓力。

    徐洪吉是跑世界的老江湖,一看便晓得子吟没杀过人,枪也不过是像模像样的拿着。他倒是意外他手上竟带着这幺一把好枪,一瞧便是高档货。

    徐洪吉心里起意,不单是要办了子吟,也想要把这枪夺为己有,子吟拿枪瞄着他,他便装作害怕的举起双手,佯装投降,「成、成、成……徐大哥不逼你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受了惊吓,呼吸还没有平伏,他只能把枪握得紧紧的指着对方,彷彿那是唯一的保命符。而当徐洪吉双手高举,缓慢的从他身上离开时,子吟便稍为放鬆了——他以为自己真的吓退了对方,就像当时子良没有再强逼他一样。

    武子良有大把的手法制服子吟,他不做,不过是因为他要大哥心悦诚服、自动的投向他的怀抱。

    可徐洪吉抱的目的却与子良不一样。

    当子吟鬆懈下来,徐洪吉便一伸手,瞬雷不及的要夺枪,子吟虽是及时反应过来,再运力却已经慢了,双手被徐洪吉厚实的大掌扣住,就要把他的手掰开、抢过那枪。

    二人便在床上你争我夺,竟是僵持了一阵子,本来徐洪吉佔了身量的优势,力气该是比子吟大的,可这把勃朗宁是白孃留下的遗物,是他为自己特意订造的。武子吟便像是家传宝贝被夺那样,拚死劲的抢、那蛮劲竟是一时能与徐洪吉制衡。

    「格老子的、放手﹗」

    「你才放手﹗」

    就在二人争持之时,枪声倏地一响,雪白的床单上顿时溅出了血花,武子吟瞪大眼,就见徐洪吉痛呼起来,那手厚的肥肉竟是穿出了一个血洞,这近距离的一枪把他的手心打穿了。

    武子吟从没有用枪伤过人,看到那横流的鲜血,他竟是一怔,心里慌乱无措,不知做何反应。徐洪吉的脸上爬满了怒意,他完好的一手随即便抓起床头柜的檯灯,对着子吟的脑门便是一记重击,子吟闪避不及、给敲了个正着,徐洪吉就趁他意识恍惚时再重重的砸他的头,竟是把子吟额头都砸出血来了。

    「妈的、敬酒不喝喝罚酒﹗」徐洪吉啐到,看着子吟那软倒在床上的身体,还有像血葫芦一样的头脸,又洩愤的再踹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他的手心热辣辣的痛,知道自己应该马上去医院,看子吟是已经垂死的模样,他急急的下了床,便要离去。临走时他看了看子吟那虚垂的眼睛,便又依依不捨的走回来,掰开子吟的手指,把那把好看的勃朗宁拢在怀里,这才赶紧的离开。

    武子吟无力的靠在床上,他的意识涣散,视野里看到了徐洪吉把孃儿的枪拿走了,可他四肢无法动弹,甚至说不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头部流出汩汩的血迹,一路滴到了床单上。

    孃儿的枪……孃儿的枪……

    武子吟眼眶湿了,透明的泪液落了下来,和血混在一起。

    如果et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