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八十一章、再会
    第八十一章、再会

    武昇驾着汽车,从临江一直开到了长春,到达城市正是夜深时分,他便依着少帅的指示,寻找姓徐的商人﹐按照时间算法,他们也该到了。

    小城市的好处便是集中,市中心区域只有那幺一块,而外来人能住的旅店,也就是这幺一家。

    他便走到大堂的招待处,去打听子吟与那商人的下落。

    旅店门房见来的是个军老爷,神情已是一凛,这时代,手里有枪的便是大爷,平民百姓都得忌惮的。再听到他指名要找的人,竟是表情有些慌乱,「长官、你是来找武先生,还是徐先生啊?」

    「有分别吗?」武昇皱着眉,心里疑惑。

    那门房一窒,便一脸难色的说,「呃……这样……早一会儿他们出了点小争执,徐先生已经退房走了。」

    武昇听了觉得意外,他认识的子吟温和又好脾气,是决不会与人发生争执的,他下意识的便有了不好的预感,「我要找的是武子吟。」

    「那……」门房的声音顿时一哑,竟是有些慌张的往后看,要找他的经理,「对不住、请等一下……我让经理与你说……」

    武昇不由提起了心,因为那员工的神色瞧着很怪异,而招待处的其他门房听了,竟是通通低下了头,不敢和他对上目光。

    等了一阵子,旅店的经理便气喘吁吁的跑来,看见眼前站着的是个配枪的军人,不由小心的陪笑。

    「长官,听说你是来找武先生的啊?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武昇瞧那经理谄媚过份的态度已是觉得不妥。在营里他怕少帅,可在平民面前,他却也是个吓人的军老爷,便扳起了脸问,「他在哪里?」

    「欸……是这样,武先生前不久与徐先生发生了一点冲突,徐先生负气先走了,可是武先生……呃……」

    「哪个房间?我直接上去见他。」武昇不耐烦这拖延的态度,便冷着声音说。

    「是这样……武先生现在已经不在咱旅店了。」

    「甚幺?」

    「因、因、因因为………武先生的房钱……是、是徐先生付的。」大概是看武昇摆出不满的表情,那经理便结巴了起来,竟是身体都要往后退,「所、所以……徐先生走了,我、我们也请武先生离开。」最后那句,他说得极小声,几乎是含糊的带过的。

    武昇消化了这话的意思,便厉声道,「你说……你们把他赶走了?」

    「不、不不不不……我们是请他离、离开……」

    这会儿,却是有从外头回来的住客大声嚷道,「经理,旅店后街倒着个血人,半夜可吓人呢﹗听说是你们抬出去的?这造的甚幺孽啊?」

    那经理顿时便哑巴了,武昇狠狠的厉了他一眼,飞也似的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早些时候,二楼传来一声枪响,整个旅店都能听见。徐洪吉怱忙跑出来,那手心还滴着血,蔓延了一地,把经理和员工都吓坏了。他们随即走到二楼去察看,就见徐先生的房间关得严实,旁边武子吟的房间门却是半掩着的。

    他们进房去,便看到一脸血的武先生倒在床上,员工们吓得不知所措,经理却是当机立断,马上指示他们把人丢到酒店外,怕他死在房间要沾晦气。

    「经、经理……这样真的好吗?」有员工便迟疑的说,「这可是人命啊﹗」

    「你瞧他脑袋都是血,就是等着断气而已。」经理便道,「救不了的,不如不救。」他就瞧着那床单、墙壁上都沾了血,心痛地道,「欸,这可要抹乾净……」

    谁想到这个半死不活的人竟是认识军爷的,且不到一个时辰,军爷便找上门了﹗

    那经理还觉得自己冤啊﹗要是军爷生气,一枪把他毙了怎办?

    武昇在后街找到倒卧着的子吟时,对方已是不省人事,头上滴落的血把白衬衫都染红了,武昇连忙弯下身,颤着手去探子吟的鼻息、温度,幸好,人还剩下一点活气。

    「子吟﹗是我、是武昇﹗」他说着,声音低哑的隐忍着情绪,「我马上带你去医馆。」

    此处并没有像盛京那样大规模的洋医院,武昇只能把他抱去附近的医馆,大半夜的叩门救命。

    武子吟再次醒过来时,头部剧痛,睁开眼睛彷彿也是一阵折磨。他感觉到身下火炕的温暖,还有身上柔软的被褥,一瞬间有些迷惘——他以为自己死了,不能活着去找大哥了。

    闭着眼假寐了许久,头部痛楚依然没有消去,子吟试探着睁开眼,入目的事物却是朦胧的,看不得真确,他勉强辨出这是个民房,并不是旅店的房间。

    如此过了一会儿,他便听到了房门打开的声音,军靴踏在地上的脚步声是他所熟悉的。他听着那步伐渐行渐近,便睁大眼看向来人,心里竟是有了不设实际的冀盼,会不会是大哥……

    可眼前人却是武昇。

    竟是武昇。

    子吟迟疑的开口,「武……昇?」

    武昇端着一碗药,正打算和昨天一样,给昏迷的子吟嘴贴着嘴的哺药。这行为固然是为了照顾病人,却也存着几分私心,说不上光明正大。

    如今看到子吟竟是毫无预兆的醒了,睁着一双迷茫的眼睛看着自己,他不由心虚,手一抖便打翻了药碗。

    浓烈的药香便在房里弥漫,对着已经清醒过来的子吟,武昇便像是要做亏心事、却给逮了个正着。他结结巴巴地道,「我、再……再去煮一碗。」

    也不待子吟回答便马上跑出去了,同时被大夫骂了一顿。

    待武昇再次进来时,子吟已是完全的清醒了,眼瞳抓回了焦距,能清楚看着武昇的脸容。看到药来了,他撑着身体便坐起来,抬头看向武昇,「……你怎幺会在这里?」

    武昇把药碗小心放到了一边桌子搁着,回道,「少帅让我来接你。」

    「是这样……」武子吟一怔,想到该是二哥安然无恙到达上海,再通知大哥了,一颗心便安了下来,「谢谢你,这是你第二次救我了。」

    「小事儿……」武昇知道子吟指的是小陈那一次,他垂下头,心里有些惭愧。

    那时他不过也是要去偷看子吟洗澡,若不是小陈走在他前头乱来,他便不会向少帅告发。

    回想当时少帅的反应,他肯定是当时便察觉到了自己的立心不良,只是一直隐而不发到现在。

    白镇军威严的警告犹在他心里迴响,武昇觉得好像有把刀子搁在他的卵蛋上,随时便要砍下来。

    「子吟,你与那姓徐的商人发生甚幺事?」武昇看着子吟头上缠的布条,便一敛神色,先问了正事,「听说你们在旅店发生冲突了?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武子吟垂下眼,却没有再多解释,他实在说不出自己竟是被徐洪吉看上了。

    大哥总说他招人,他觉得莫名奇妙,自己好端端的,又怎幺会招人呢?然而……经过了小陈那次、还有这一次,他都禁不住要猜疑,自己是不是某些举动做了错误的暗示?

    可这话,他对谁也问不出口。

    武昇看得出子吟不欲多谈,便不敢再问,他站起身,把药碗小心奕奕的捧来,「先吃药?」

    武子吟颔首,掐着鼻子一口灌下去,同时又问武昇,「我们甚幺时候回军营?」

    「过几天。」武昇看着子吟沾了药汁的唇边,怔怔的有些入神,「大夫要观察你的情况。」

    「没事儿。」武子吟只想快些看到大哥,便要撑着手下床,「我现在就可以走。」

    「别逞强。」武昇忙按住他,「这头部撞击可大可小﹗大夫还要给你扎针哩﹗」

    「可……要是几天后军队离开了临江怎幺办?」

    「出发的时候我便发电报问清军队的位置。」武昇瞧着子吟那逞强的模样,心里直抽痛,「你且在这里多休息,大夫说你能走了,咱们再走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心里焦躁﹐急着想见大哥,可脑门却像是嵌了一枚七寸长钉,尖锐的刺痛了他。武昇说他被砸的时候是在床上,柔软的垫褥卸去许多力道,才幸运的捡回一条命。

    喝了那药不久后,子吟便觉得天旋地转,混身的发冷,就是不对劲儿。大夫便勒令他哪里都不能去,直至这症状全好为止。

    武昇回了旅店一趟,把子吟的布包要回来。那经理本以为子吟活不了,便想私吞了包里的银票。如今武昇阴沈着脸来讨,他就蔫蔫的原璧归赵,分毫不敢贪。

    「谢谢你。」子吟接过失1┨2(3d╔an◆m=ei点而复得的布包,首先便要确认孃儿的遗物还在,旅店的人把他抬出去时,他是还有知觉的,清楚的听到了他们的对话,也见着经理把自己的东西拿走。

    子吟总以为人皆有恻隐之心,人性总是向善的,可有过这次的经历,他便不会再对陌生人大意了。

    被徐洪吉压着只有噁心,并不可怕;可眼睁睁的看着孃儿的枪被夺走,却是莫大的悔恨。

    武昇看子吟珍惜的把髮钗握着,便意会道,「是白三小姐的吗?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子吟颔首,「孃儿送我的枪给徐洪吉抢走了……如今他的遗物便只剩下这个。」

    武昇沈默听着,把这一笔暗暗记下,他自己没本事,只能守着子吟康复,待回去了,他便要把这些事儿统统报告给少帅知道。

    如果et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