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八十三章、鼓励
    第八十三章、鼓励

    东北的夜里寒风刺骨,那种严寒是侵入到骨髓里去的,跟京城的冷天气并不一样。

    子吟身分特别,便在少帅的土坯房住下了,见大哥久久未办完正务回来,他便烧着热炕,把一屋子弄得暖洋洋的,待大哥回来能睡个好觉。

    正在屋子里等待的时候,武昇却是来了,提了一个大锅子和半人高的木桶,里头载满着大雪块。

    「武昇?」武子吟一呆,看着他身上的东西,并不清楚其用途,「这是甚幺?」

    「给你弄热水。」这里自没有热水管汀,士兵们拿雪块在身上胡乱抹一遍,便当是清洁了,可子吟不如他们皮糙肉厚,武昇贴心,便打算来为他烧热水。

    武子吟刚才办那热炕,也有向卫兵请教,这边儿的一切都是新事物,便抱了好学的态度,看着武昇示範。

    「对了……武昇,恭喜你当连长。」

    武昇端锅的手一顿,「你知道了……」

    「这是值得贺喜的事啊。」武子吟便说,「为甚幺怕人知道?」

    「……你认为我配吗?」武昇便垂下头,下午受了少帅的训示后,他竟是垂头丧气的,一直觉着自己没出息,甚至这连长彷彿都当得名不正言不顺。

    他不但怕长官,甚至是在喜欢的人面前,也是怯懦的。

    武子吟没想到武昇竟是说出这样的话,他便一正脸色,要给武昇肯定说,「我相信冯师座的眼光,他是个严谨认真的长官,看人也是很準的。」

    武昇便抿了抿唇,不说话了,默默的用炭炉烧热锅子,看着雪块渐渐变得透明、融成一锅水。

    子吟便想起了刚才会议时,众长官与冯师座的对话,万没想到武昇正面临着心里的难关,他便很想鼓励对方。当年做兵训时,武昇的表现都是很出色的,只是他少说话、木讷,总是被忽略了。

    「武昇,你迟些教我打枪?」武子吟便倏地说。

    「……不是少帅教你吗?」武昇一怔。

    「大哥太忙了,我不想给他负担。而且,经过这次后,我很想认真的再锻鍊自己。」武子吟垂下眼,话里不无悔憾,「我还是差太多……」

    武昇便不说话了,心里有一点点的内疚,他一直都知道子吟是认真训练的,只是最后都演变成被士兵轮番佔便宜。

    看着子吟那些绒毛般的小髮蔫儿及隐约可见的伤疤,武昇竟是倏地升起了一股使命感,觉着自己要守着他,不再让同样的事发生。

    「那……我教你吧。」武昇颔首道。

    「嗯。」武子吟便笑了,还举手给他一个军礼,「谢谢武连长。」

    这可把武昇弄尴尬了,他又垂下头,专注去烧那锅热水。

    白镇军进到土坯房里,迎面便是一阵的热气,室内暖洋得不得了,把他身上沾上的雪都融化了。

    「大哥﹗」子吟看大哥回来得正是时候,便向他招手,「来洗个热水澡﹗」

    白镇军走上前,便见炭炉边上竟是摆了一个半人高的大木桶,武子吟正是赤身裸体的泡着热水,就像水煮鸡蛋似的。

    他走近前,便去摸了子吟的短髮蔫一把,扬起一个难以察觉的微笑,「煮唐僧肉呢?」

    武子吟一呆,知道大哥又在取笑他的头髮,可大哥即使是蔫坏的笑,都要显得特别的好看,害子吟都生不出气来。

    「真那幺像和尚吗?」

    「远看,像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便抿了抿唇,有些无奈,「很快就会长回来了……」

    白镇军摸着手底下那微小刺痒的触感,却是不想那幺快长回来,他就觉得这看好卐看的█带v〖ip章节的p◣op█o文就来就◤要■耽美@网样更显出子吟的嫩,若果他真的是和尚,一定早给那些精怪生吞活剥去了。

    「大哥,热水要变冷,你快来洗吧。」子吟被白镇军那专注的目光看得不自在,便要从木桶里出来。

    白镇军的手却是从脑门滑下,慢慢的抚着子吟的后颈,「子吟,我明天便让武昇送你去上海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一怔,便抿了抿唇,「不。」

    「我让二弟照看你,便是因为东北危险。」白镇军揉掐着子吟的肩膀,「这一战,大哥也没把握能打胜仗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抬头,黑亮的眼睛直看着大哥,「我已经遭遇过危险了,我不怕。」他握着大哥的手,把那宽大的手掌贴在自己的脸颊边上,「我只是想和大哥一起,结果怎幺样也不怕。」

    从京城里看到二哥潜逃回来,就为了与娜塔莎重聚,他便深深的动容,比起保全性命,他更想去战场待在大哥的身边,不论生死。

    白镇军看着子吟决绝的眼神,彷彿也是了解到他话里的意思,竟是一时无话。

    子吟也爱他,他是知道的,可终是觉得白孃分薄了一半,剩下给他的总是不足。

    可如今子吟的意思,却是要生死相随。

    这意味便很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白镇军脱下军服,露出一身结实的腱子肉,弯身吻上了子吟的唇,又把手探到水底下,去摸那白皙胸膛上的两颗乳粒,以及下身还未起反应的软肉。

    脆弱的地方倏地被握着,武子吟的脸便烫热起来,也是以渴望的眼神看着大哥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自己多招人。

    白镇军有意让子吟先舒爽一遍,水底下的大掌便热烈的缠绵爱抚,套弄着子吟的肉具,感觉着那肉棒儿慢慢的充血发硬,另一手便掰开柔软的**肉,探着穴口的肉缝。

    「大………大哥……」子吟的声音便因此变得软腻,他环着白镇军的肩背,下意识的在大哥烫热的胸口上蹭着,下半身都软了。

    白镇军前后的给子吟刺激,套弄干身的时候,指腹擦着龟肉及前端的小孔,另一手则是探进了肉穴里,用手指肏他。

    「唔………大哥……两边太、呜………」子吟便把白镇军抱得紧紧的,身上一阵一阵过了电般的酥麻。热水氤氲出的蒸气,在大哥的脸颊边上积成小水滴,子吟伸舌头把它们舔掉,却是惹来手指更用力的插干后穴。

    「呜……唔……」

    「大哥、………」

    前后快要到顶的呻吟,让白镇军加快手里的速度,武子吟便绷着身体,在水底洩了精,身体脱力的抱住了大哥。

    白镇军这才爱极的埋在他的髮蔫儿里,深深的嗅着子吟的味道,「宝贝儿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脑袋一阵放空,待在大哥的怀抱里,像是一个安稳无争的世界,他不需要担忧任何事,只要专心承受大哥的疼爱便可以了。

    趁着木桶里的水还热着,白镇军也快速的洗了身体,抱着子吟上了暖炕,继续成就那好事。

    与他们上回欢爱,也隔了一段时日,即使做了充份的扩充,要容纳大哥那尺寸惊人的肉具,还是让子吟一番折腾。

    「子吟,痛不痛?」

    「还可以……」

    肚腹里传来涨满难受的异物感,可子吟还是放鬆着身体,一点一点把大哥衔进去了,他也是很想大哥,急不及待的要与对方合为一体。

    白镇军把子吟的双腿托在了肩膀上,便开始缓慢的进出,爬满青筋的狰狞茎身在臀缝处进进出出,起先还感觉到肠壁的推拒,可当肏开了数十来下,便越进越深,肉壁吸附着棒身,带来了阵阵销魂的快感。

    「大哥……」武子吟抽着气,竟是难得的要求道,「再肏深一点………再……嗯……」

    白镇军抿着唇,便把肉具狠狠的往内顶,龟头彷彿是顶开了深处的肠壁,绷紧的囊袋拍打着那带肉的**蛋,发出清脆的拍击声,武子吟便嘤嘤的呻吟,「好……好深……大哥……呜……唔……」

    白镇军绷紧了腹肌,腰臀持续的狠撞,连连数十下都是深进抽出,茎头就戳着子吟的敏感处。

    子吟被这过份的的刺激要弄疯,竟是害怕的要推拒后退,白镇军便扣着他的腰,不让他移动半分,子吟总觉着肚腹要被大哥顶破了,肏到了难以想像的深处。

    他甚至不知道大哥的肏干持续了多久,就觉得自己虚软了、被快感没顶了,大哥还是一直干着,抱着自己热烈的亲吻。

    到那粗大的肉具在穴里射出一股浓精,他便瘫软在炕上,大哥赤裸汗湿的身子压了下来,把他紧紧的抱住。

    白镇军对子吟的髮蔫简直是爱不惜手,又把脸深深埋进去嗅闻,就觉得有独属于子吟的味道,很嫩、很煽情。

    如果et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