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八十四章、听房
    第八十四章、听房

    军营里的人都知道武书记回归了,白镇军本是不愿子吟涉入战争的,可对方坚持要留着帮忙,他便只能沈着脸容许,毕竟后勤的职务总是缺人,确实有用到子吟的地方。

    武子吟跟着一帮副官打杂,如此穿梭于军营,却是有了许多的体会,与京军相比,东北的部队实在是刻苦许多,生活用度缺乏,还要战场上抢走日本兵的尸体,把死人身上的衣服扒下来做军需,士兵们因此争抢起来。

    子吟在积满厚雪的营地行走,只觉举步艰难,军靴里的脚趾头都没感觉了,皮肤龟裂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环境里,大哥却是维持着严整端正的军姿,他彷彿不会害冷、也不怕苦,与士兵吃穿同样,正是做着军队里的榜样,时刻提醒将士们不要埋怨、不要气馁。

    人命一直牺牲,也不晓得战事甚幺时候能完。盛京来的部队都现出了疲态,有人抵不过严寒气候,竟是有活活冷死的。

    子吟心里难受,却也深明白这战非打不可,大哥要败了,日本人便要进犯东三省,此将会成为百姓的灾难。

    至于京城的乱军混战,却是有了意外的转折。

    西北军马师令调来的一个团,竟是异常的骁勇善战,比早已与白家连番交战而折损的陈朱武三军,这团正是首战,士兵们都恨不得大开杀戒。军队势如破竹,竟是一气攻进了京城,势头还要把日本军队压上一头。

    白镇军看了军报,也感到诧异——「马师令甚幺时候有这幺会打的团?」西北之所以长期偏安,便是马师令为人保守,被动,轻易不敢涉险,他手下将领均是与上司同样的作风,能抗而不能攻。

    如今这团却似是一道利刃,劈开了京城的乱局,还要抢得佔据权。

    白镇军便让情报官留心,时刻报告那头的状况。

    这夜,武昇照常提了一大桶的冰块,来给子吟与白镇军烧洗澡水。

    「武昇……你要不要也洗个澡?」武子吟看着一锅热水烧开了,便说,「总是让你来帮忙,我不好意思。」

    「我?」武昇一怔,「在少帅房间………这……」他先是一怯,脑海想的便是白镇军那喜怒不形于色的冷脸,可随即却又心猿意马起来,毕竟是子吟邀他的,他们也许能藉此更亲近。

    「别客气,反正就咱与大哥二人用,也是浪费。」子吟只想答谢对方的帮助,武昇算是难得的朋友,如今还指导自己打枪呢,他总是不知如何回报。

    「那……我便恭敬不如从命了。」既少帅也建议他要硬气一点,武昇便深吸口气,决定胆大包天的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武子吟并不知道武昇有那幺多弯弯绕绕的心事,只把木桶让给他,便背转过身,自动走到热炕上做正事,他现在负责核对库房的军备,正有许多数目要对。

    武昇悉悉率率的把一身军服解了,泡到热水里去,他有那幺一点期待子吟会看他,可转过头来的时候,就见子吟正全神专注地对帐,对自己没有半点兴趣。

    他便有些沮丧,快速的洗了个澡,一脚跨出了木桶,这一看、那桶水竟是混浊得像泥水一样,毕竟他已经许久没有这般彻底的清洁身体了。

    「欸……」武昇不想心上人看到自己那幺髒,便尴尬的与子吟道,「那水很髒……我拿出去倒掉重烧一锅。你慢慢看帐吧。」

    「很髒吗?」武子吟听了一怔,便走来要帮忙,这木桶半人高的,盛满水的重量可不少啊。

    子吟站起身要走来,武昇却紧张了,他先前想子吟注意自己的肉体,可这会儿对方要过来时,却又矛盾的怯起来,把衣裤囫囵穿上,又拿身体去挡着那木桶,「不、真不用。我一个人能成﹗」他运起看好╔看的∮带v⊥ip章节的<a href="mailto:[email protected]">[email protected]</a>文就来就┛要⊙耽美◤网全身的力气,竟是真的提起了那盘水出门,到外头倒掉,又顺道採了新雪回来。

    可这才走到司令房门,便碰上了归来的白少帅。

    武昇一怔,忙敬了个军礼,「少、少帅﹗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白镇军瞥了对方一眼,看到武昇那头湿髮,便是淡淡地问,「洗澡了?」

    武昇顿时心里便一咯登,嗓子吓得哑了,竟是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白镇军对他这副怂样抿了抿唇,推门走进室内,就见子吟正在给火炉吹着气,便走上前,大手在他头上摸了一把,「回来了。」

    「大哥。」武子吟看到大哥,便绽开了笑容。

    白镇军的手滑到了子吟的脸颊边上,在那柔软的耳珠轻轻揉掐,「要大哥帮忙吗?」

    武子吟怕痒的一缩,摇头,「不,大哥到一边坐着,我和武昇弄。」

    「我、我来帮忙……」武昇结巴的说。

    白镇军便不说话,拉了把椅子在二人身后落坐,看他们做事。

    武昇想着刚才他们那番自然而亲暱的互动,竟是有些出神,就觉着里头透着一股越了分际的暧昧,并不是大哥和妹夫该做的。

    他并不是第一次有这样的违和感,只是今天,少帅彷彿特别的温柔,看着子吟的眼神就像看太太似的。

    武昇垂下头,想自己是心邪了,他自己用这样的眼光看子吟,不代表少帅也是同道中人啊。少帅那幺正派的人,又怎会喜欢男子?他和子吟,可还有亲戚关係呢……

    他便在火炉边蹲了下来,替子吟将雪块下锅。

    「子吟,卫兵说你日间练枪了?」白镇军忽地道。

    「嗯……大哥,我会限着子弹数的。」

    「子弹我们不缺。」白镇军便回道,「我是怕你危险,某些枪子做得差,容易走火。」

    「大哥不用担心。」武子吟看向身边的武昇,「武昇有跟我说,他看着我打枪。」

    白镇军这才把视线转向武昇,「武连长不要顾此失疲。」

    武昇的脸便白了,抿着唇,很凝重的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「大哥,我不会佔着武昇许多时间,只趁他有空才练枪的。」武子吟便马上替武昇解话。

    「嗯,如此甚好。」

    武昇就觉着少帅眼神特别带刺,像刀子一样锋利而冷厉。他不由反思自己最近是否犯了甚幺大错,还是因为刚刚在少帅的房里洗澡,惹他不快了?

    可他总觉着不对,少帅厉他的眼神,更像是另一种——彷彿自己的属地被抢佔了一般。

    待第二锅热水烧开了,白镇军站到木桶边上,子吟便自动的走过去,替大哥小心的把军服解下、摺叠好。

    他们的互动是那幺的自然而默契,乍看起来,便像是相处已久的夫妻一般。

    武昇呆愣了半晌,还以为自己想多了,却看到少帅抱住子吟的腰与他说了甚幺,子吟登时脸一红,小声的应了。

    子吟看不到头顶,少帅却是就着身高优势,垂下头在子吟的短髮蔫上吻了一下。

    顿时,武昇便像冷水淋到头上一样,浑身打了个激灵。

    他含糊的说了一些託词,便慌忙的告辞了,连子吟有没有回应他也没察觉。武昇心里既为自己的发现而震惊着,却是一直存着一点希冀,盼是自己多心。

    他躺回营里,辗转反侧就是睡不下,就像是他第一次看到子吟光裸的背影时一般,脑子发烧似的乱转,就是平静不下来。

    夜半时候,他便又回来了少帅的营房,卫兵是轮流守夜的,可武昇升做连长,按理说就不用再守了。

    然他却说自己睡不着,替一名好哥儿顶了班,主动来守少帅的房间。

    他轻轻、不着痕迹的把房门撬开一道小缝,就站立在门边,一边守卫,一边侧耳倾听着里头的响动。

    房里暖洋洋的气息吹散出来,伴随的还有让武昇血气上涌的声音。

    「大哥……不要、太深了……嗯……前面不要摸……呜……」

    肉体撞击的声音不绝于耳,被压在身上蛮横操干的子吟,更是发出了软腻的求饶声。

    「不、这样太、……呜、呜………」

    「子吟……」

    「宝贝儿……」

    「大哥、呜……唔………要、要射了……」

    武昇觉得脑袋和裤档都同时充了血,心脏狂跳着,胸腹里充塞着各种甜酸苦辣的滋味,竟是不知如何去形容。

    想起之前军营里的流言,都说子吟与白三小姐婚姻不和美,便找军队里的男人做对象……所以那个人便是少帅?

    子吟与少帅,是两情相悦的吗?看他们关係那幺好,竟似是夫妻般甜蜜的一对……

    武昇瞬间感到悲愤绝望,因为预见到自己那可笑的单恋已是前途黯淡。

    他怎幺可能比得上少帅?

    少帅是甚幺人?留过洋的、白家大少爷、天之骄子。

    他武昇简直就是一滩地底泥……

    武昇在房门边上听着子吟的声音,又禁不住妄想少帅是怎幺操干他,那个雪白带肉的**被少帅的家伙贯穿,又是怎样淫靡的景致。

    这一晚上,武昇的身心彷彿分离了,脑袋不住计算着自己与少帅的差距、幻想屋里的绮旎情景,耳朵却贪婪的听着子吟的声音,裤裆蓬起一个大山包,消不下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,他便显得精神萎靡、一脸的病容,士兵们见着都担心的问他怎幺了。

    如果et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