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览屋 > 耽美小说 > 军阀世家(民国**)) > 章节目录 第八十六章、决断
    第八十六章、决断

    万里无垠的白雪,把战场的轰烈和悲惨都埋葬了,数以万计的性命,覆灭不过一瞬。

    白镇军的策略成功地重创了日本军,临江边界回复平静,解了东北一时之患,却也赔上了无比沈重的代价。

    雪原上,许多散落在各处的后勤兵,正弯身在雪里挖掘着。

    「武书记﹗这里﹗」有副官举起手,朝着子吟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武子吟连忙跑了过来,口里呼出许多白色的雾气,他看着那挖出的雪坑里,露出一张死白的脸。

    「是第五师的伍全德,这师是少帅亲领的。」那副官便说,「我们近了﹗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武子吟便与附近的人们说,「雪崩前一刻要发砲,砲兵连肯定是集中在一带的,我们尽量找吧。」

    这些人便各自去挑了可能的位置挖掘。因为雪里或许还埋着倖存者,他们都不敢用铲子挖,只能带着皮手套、一手一手地扒开雪块。

    武子吟全神专注,不敢分神思考,一旦想到大哥要有甚幺事,他便压抑不住情绪。

    自听到那天塌下来的巨响时,他心里便止不住的恐惧。勘察前线状况的报兵传来消息,说少帅製造雪崩,与日本兵同归于尽,子吟便拉着副官,召集所有后勤兵去救人。

    他不相信大哥会就这样战死,到了这广大的雪原,他就执迷不悟的四处寻找,非要亲自找到大哥才成。

    如此又搜了一会,武子吟意外发现了一台砲车,便着众人在他身边、缩小範围的搜索,一会便又传来了令人欣喜的消息,砲车间竟还埋着数个倖存的兵。

    「还有活气﹗」有副官喜极的大叫,「快、快拿毛毯包住他,生点暖﹗」

    这无疑是给了他们莫大的希望,他们便加快挖掘,竟是陆续的找到了更多兵,所有人脸上都带了逼切和期盼。

    首先救出来的士兵里,在出事时有看到白镇军,便说,「少帅当时离我不远,该是在那边……」他指着一处高起的雪坡,「他与几个兵一起往那边走……」

    武子吟便与几人往那方向去,一同发了疯劲的挖,先入眼是一块厚厚的大石,想必便是他们找的掩体了。他们持之以恆的往深处挖去,直至看到了石下抱成一团的四人。

    三个兵把一人团团围住,覆在最上头的两人,脸上都已经成了死人的青紫,死不瞑目的大睁着眼睛。

    武子吟心凉了一截。

    「是……少帅﹗是少帅﹗」

    「武书记﹗找到少帅了﹗」

    那三个士兵把白镇军护得好好的,以致他头脸上并有沾到半点雪花,只是脸色苍白,眼睛紧闭着。

    武子吟便上前,颤抖的伸手去探大哥的气息。

    当感受到白镇军鼻间还有一点微弱的气,武子吟竟是脱力的跪了下来,一时无法站立。

    少帅身边三具尸体都死透了,却依然把护卫对象抱得死紧,死人肌肉绷紧,一时难以掰开,便只能拿大毯子把这连体的一团都包住,为少帅取暖。

    军医接了消息,也连忙前来擦看,揉掐白镇军的头脸手脚,让血气运行,又有副官马上倒出了温暖的水,擦着少帅发紫的唇。

    武子吟深吸口气,把哽在喉头的激动嚥下,大哥的存在宛若在他身上注入了重生的气息。子吟提振精神站起来,戴着皮手套四处挖掘,务求要救出更多的倖存者。

    当白镇军恢复意识的时候,便感觉到一室的暖意,他处在一个临时搭建的帐篷,炉火把一室照得昏黄温暖。

    他抬手想要动,却觉得身上沈重得很,眼睛睁开,便对上了三张青紫的脸,是砲兵连的团长、还有两个兵,大雪掩来时,他们躲在了石下,为了保护自己而围成一团。

    「少帅,活下去。」

    「守住东北﹗」

    回想起埋在雪下时,属下们与他交代的遗言,白镇军紧抿着唇,那眼珠子便像两潭黑水一样,深沈的不见底。

    军医这会儿正是四处巡察着,看到少帅睁开眼睛,便惊喜的走上前来,「少帅﹗你醒了。」

    白镇军无法移动,便只能转动眼珠,应了一声,「嗯。」

    「尸体太僵硬,我们没法把他们与少帅分开。」那军医便说,「或者…可以拿刀子把他们的手脚破开?」

    「不要紧。」白镇军马上便否决了,他要为这些部下留下完整的遗体,送回家乡去,「等再暖和一些,便可以慢慢掰开。」他看着军医,先问了心里在意之事,「日军那边如何?」

    「静怏怏的,没见着半个日本兵。」军医说道,「少帅威武,以此雪势,日本人就是再发兵,也不能从临江打来。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白镇军这才合上眼,放下了心里的大石,「救了多少人?」

    「不到百来人。」军医说到这便苦了脸,「营里的后勤全都来了,还在外头搜着,刚刚挖出了冯师座的遗体。」

    白镇军便怔了怔,沈声低语道,「知行……」

    「少帅,你多休息,伙房正在做饭,一会便会送来热汤了。」许多的长官、士兵尸体都晾在外头,军医并不想影响少帅的情绪,便打住话题,站身照看其他的士兵。

    搜救兵没了时日的概念,拼了命的扒雪,儘可能要挽救被活埋的伙伴,武子吟也跟着大伙儿移动,天色入黑便提着火把照明,争分夺秒的寻人,彷彿都不知道累。

    武昇是被伙房的肉汤香味唤醒的,眼睛一睁,便看到了帐篷顶的晕黄火光,他转过头,看到副官正在分着吃食给帐内众人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活了下来,却没有欣喜,就记着雪涌过来时,他的长官冯师座就在不远处,武昇找到一块掩体石,拼命喊师座过来,对方瞧了一眼,却是拒绝了,那样一块石是不足以盖住两个人的。

    冯师座回了几个字,可四周的巨响把他的声音都掩盖了,武昇听不清。下一刻,他便眼睁睁的看着对方被大雪淹没。

    武昇不住回想着那一幕,抬起手臂盖住眼睛,两行悔憾的泪水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倖存士兵歇息了一天,能站起的也都急不及待加入搜索队伍,天冷雪厚,随着时间过去,生还的机会便越渐渺茫。

    武子吟从到来战场后不停忙碌,并没有半刻歇息,如今看士兵们陆续接替了他们后勤兵的工作,才终于能放下心来,回帐里休息。

    子吟双颊因为乾燥而泛着红,走进帐蓬时,他一眼便看到了长胳臂长腿的大哥,正与副官一同照看着行动不便的伤兵。

    就像是心有灵犀似的,白镇军这会儿也转过头,看到了子吟,那一刻,他们彼此都有着同样的感觉,好像一辈子已经过去了,他们正在下一世重遇。

    「大哥。」武子吟绽出了笑容,率先说,「你醒了。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白镇军也扬起唇,用那熟悉的低沈嗓音喊道,「子吟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正想要开口说甚幺,身后跟来的副官却是一阵惊呼,直叫道,「武书记,你走路怎幺带血的?」

    子吟顺着他所说回头,才见他来的路上,竟是稀落的滴了一行血迹,他自己也是一愣,不觉着身体哪处受了伤。

    那副官便近距离的从上而下,把子吟察看了一遍,这才发现他的皮手套有一半都渗了深色的湿痕,那血水便是透过手套滴出来的。

    子吟看着自己的手发呆,他就只顾着一直扒雪,这天气太冷,十指早已僵得没有感觉,甚幺时候流的血……他也没觉着。

    白镇军便大步走过来,替子吟小心翼翼的卸下手套,要去看他的手。

    那已经不是单纯的皮肤皲裂了,武子吟的手血肉模糊,简直是没有一处完整的,新旧伤口重叠交替,一旦移动、那鲜浓的血水便源源不绝的渗出来。

    「武书记,你这手不要了吗?」军医皱起眉,第一个发起怒,把子吟骂了,「要救人,也要先顾好自己﹗」

    「外头太冷了,我手没有感觉。」武子吟便无奈地说,「并不是故意的……」

    白镇军在旁抿着唇,眉头深深的蹙起,军医骂着子吟的说话,正是他的心声,可他并没有说出口,只怔怔的看着对方为子吟包扎,还严令他不能再出外扒雪。

    看着子吟冻红了的脸,还有那因为脑门受伤而被逼削短的髮蔫,白镇军便回想起自己最初认识对方的时候,子吟就像是府里人工湖养的莲花,被养得很好、也被保护得很好。

    如今,这株府养的花却随着自己千里迢迢来到东北,经历了许多本与他无缘的苦难……

    看着子吟那皮肉绽开的双手,白布条扎上去,马上便印上了红色的血痕,他本人却还是不知道痛,表示自己没事儿……白镇军便垂下眼,心里暗暗的下了决定。

    过了十数天,待更多的士兵回复休整过来,白镇军便唤来武昇,命他把子吟送走。

    「去上海的德国领事馆找朱利安。」白镇军态度强硬,是不容拒绝的命令口吻,「他会联络二弟,也会替你安排交通。」

    「大哥。」武子吟的脸色青白,万没想到大哥突然的就要他离开,「我到这里来,就没想过要走。」

    「听话。」白镇军冷声道,「你不能再留在这里。」

    「我不去。」武子吟却是意外的犟,少有的在大哥面前,表现出固执与坚持,「我能帮上你的忙。」

    武昇怔怔的听着二人各持己见、竟是争持了起来,他心里莫名的惶恐,只觉少帅这样,简直就像是要把子吟交託给自己似的……

    「少帅。」武昇倏地问道,「你还带兵吗?」

    「带。」白镇军深深一点头,「我在,白家军就还没有1 ▓2♀3■d◎an ▄me?★i点¤⊕倒。」

    「可日本军已经败了……」

    「朝鲜既是日军属地,东北便永没有安宁之日。」白镇军语重深长地道,「我不能退。」

    武子吟睁着眼,定定的看着大哥,他已是领悟到了大哥的意思。

    大哥是一名军人,带兵便是他一生的骄傲。

    他要重拉一支军队,在东北重建白家的势力。

    为此,大哥却是要做取捨,他不要自己留着,因为他要走的路将是无比艰难,然而他却不得不为之。

    他不要子吟与他一起受苦。

    武子吟看了白镇军一阵,突然说了一句武昇听得莫名奇妙的话,「大哥……我们就不能去天津吗?」

    白镇军知道子吟的意思,可他遗憾地摇头,「子吟,晚了。」

    如果et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地址《宅书屋》om